最后一次恋爱文章推荐_最后一次恋爱图文阅读

导读:最后一次恋爱文章推荐_最后一次恋爱图文阅读杨开抬头,直视他的双眸,咧嘴狞笑起来:“前辈既知我是巨龙之身,那应该也知道,即便是在前辈的小乾坤之中,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一旦真的动起手来,我不好过,前辈估计也没什么好下 !痹屏成⒈洌...

最后一次恋爱文章推荐_最后一次恋爱图文阅读

最后一次恋爱文章推荐_最后一次恋爱图文阅读

    杨开抬头,直视他的双眸,咧嘴狞笑起来:“前辈既知我是巨龙之身,那应该也知道,即便是在前辈的小乾坤之中,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一旦真的动起手来,我不好过,前辈估计也没什么好下场。”

    元笃脸色微变:“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不敢,只是跟前辈说一说眼下局势而已。”杨开桀骜一笑。

    古灵儿等人都惊呆了,方才杨开一直表现的彬彬有礼,面对元笃这位长辈也是谦逊异常,如今竟忽然变得这般气势逼人,与方才判若两人,让他们颇不适应。

    转念一想,杨开身为巨龙,确实有资格与元笃平等对话,只不过他六品开天的身份让所有人都下意识忽略了他化身巨龙的恐怖战力,对元笃执晚辈礼也只是是一种礼节而已。

    可若因此而真的将他当成

寻常晚辈来看待,那就大错特错了。

    “仅仅只是如此也就罢了,若是你我争斗余波外泄,我等墨徒的身份定会被琅琊知晓,那后果可就难以预料了!”杨开轻吸一口气。

    元笃满面温色,冷声道:“这一点本座自然知晓,可你若不是墨徒……我等身份一样会外泄,所以无论如何,今日我必须要查探你的小乾坤!”

    杨开眉头紧皱:“前辈何至于此!”

    “你到底在隐藏什么?”元笃大喝。

    杨开越是如此,越是让他感到不安。不过就是查探一下小乾坤而已,反应需要这么大吗?

    除非他不是真正的墨徒,可元笃方才分明也见过他催动墨之力了,这一点让他尤为不解。

    杨开陷入沉默,好片刻,才悠悠一声长叹:“前辈说的不错,我确实要隐藏一些秘密,不过那与我墨徒的身份无关。也罢,真要是打起来,谁也没什么好下场,前辈既然如此坚持,那晚辈就如前辈所愿好了!”

    这般说着,世界伟力催动,小乾坤的虚影在身后浮现而出。

    不过杨开并没有将自身小乾坤完整地展现出来,只是展现出了那有墨之力封镇之地。

    值此之时,他无比庆幸自己当初将石正死后留下的墨之力收入小乾坤封镇,否则面对今日这场景,根本没办法应对。

    最后的结果无疑是引发一场激战,身处元笃的小乾坤世界中,纵然他化身巨龙之身,也绝对讨不了好。

    在元笃等人的视野中,杨开身后那小乾坤的虚影内,浓墨般的力量翻涌不定,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所有人提着的心都放了下来。

    紧接着便是惊愕,不解,震惊!

    小乾坤的虚影收回,杨开望向元笃:“前辈,如此可以证明我的身份了吧?”

    元笃脸色稍霁,略一颔首:“是本座太多疑了,师侄勿怪!”

    杨开摆手道:“前辈也是小心使然,我自然是理解的。”

    两人言谈温和,仿佛方才的剑拔弩张不过是一场错觉。

    古灵儿红唇微张:“杨师弟……你的小乾坤竟已由虚化实?”

    宗玉泉等人也是震惊至极的表情。他们在看到杨开小乾坤的一瞬间便已察觉到了这一点,那小乾坤内的世界凝实至极,与他们的小乾坤完全不同。

    可是……杨开分明只是六品开天啊!小乾坤世界怎会由虚化实,这不是七品开天才能拥有的资本吗?

    怪不得他不想让人查探小乾坤,原来他要隐藏的秘密是这个!

    这确实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秘密,古往今来,开天境唯有晋升上品,小乾坤才会由虚化实,这是无数先贤历经无数岁月踏出的道路,至今没有人例外。

    杨开却偏偏打破了这个人所众知的常识。

    “怪不得同为六品,杨师弟的底蕴却如此雄浑!”宗玉泉露出了然的神色。

    之前他们都以为杨开是因为身负龙族血脉的缘故,所以在同品阶之中堪称无敌,但整场试炼中,他可从未

动用过龙族的力量,只在最后关头被数百开天境围攻的时候才化身巨龙逃走。

    他所依仗的,是自身小乾坤的底蕴!

    由虚化实的小乾坤,底蕴自然非等闲六品可以比拟。

    杨开略一沉吟道,随口解释道:“其实我也不知我的小乾坤为何会如此与众不同,当年我晋升五品之时便是如此了,这些年我也曾有过猜疑,估计是与我精通空间法则有关。”

    宗玉泉等人倒吸一口凉气。

    晋升五品时小乾坤就已化作实体,简直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畴,对杨开的解释,他们也没有资格去怀疑什么。

    毕竟空间法则他们也不懂,谁知道是不是精通空间法则便能让小乾坤生出这样的变化。

    “此事乃是我最大的隐秘,还请诸位不要外泄才好。”杨开叮嘱道。

    元笃颔首:“师侄放心,此事只局限于我等几人知晓,再不会有旁人洞悉。”

    杨开转头看他,神色挣扎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道:“前辈,其实圣灵之力固然对墨之力有些克制和排斥,但并不代表圣灵就没办法被墨化。”

    元笃笑了笑:“你已是墨徒,这一点我自然知晓。”

    杨开摇头道:“我并非说我自己,而是……另有其人!”

    元笃神色一愣:“师侄见过别的被墨化的圣灵?”

    古灵儿等人都好奇望来,墨徒彼此之间都是知根知底的,琅琊的墨徒中,可没有什么圣灵。

    杨开摇头道:“也不是什么圣灵,而是比圣灵还要强大的存在。”

    元笃微惊:“什么存在比圣灵还要强大?”

    杨开盯着他的眼睛:“巨神灵!”

    嘶……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就连元笃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摇头道:“不可能的,巨神灵何等强大?墨虫拿他们是没有办法的。”

    杨开指着自己的双眼道:“万事皆有可能,我亲眼所见!”

    元笃心头砰砰响,嘴唇都有些发干:“在哪里?”

    对他这样一个墨徒来说,若是有一尊巨神灵被墨化,那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巨神灵这般强大的存在,就算是各大洞天福地也得仰望向背,若真有这么一尊被墨化的巨神灵,那他们墨徒的实力必将狂涨,就算不小心身份暴露,也可依仗那巨神灵之力与洞天福地周旋,到那时候,他哪里还需要这般小心翼翼,躲躲藏藏。

    却不想杨开话锋一转,惋惜摇头道:“可惜那巨神灵已经死了。”

    “死……死了?”元笃满面振奋化作期待,巨大的心理落差让他差点没吐一口血出来、。

    “巨神灵也会死?”宗玉泉匪夷所思道,这个种族可是站在这浩瀚乾坤最顶端的种族了,谁又能杀了他们?

    元笃失魂落魄了片刻,忽然又收敛了思绪,开口道:“那巨神灵纵然死了,尸身也必定不朽,内藏的墨之力也不会消失,师侄,你是在哪看到那巨神灵的?”

  &

nbsp; 杨开道:“前辈可曾听说过圣灵祖地?”

    元笃略一沉吟,恍然道:“本座听说那破碎天深处,有所有圣灵所谓的祖地,不过没有亲眼所见,也从未有人与本座证实过,难不成,此事是真的?”

    杨开点头:“是真的,我就是在那圣灵祖地中,见到的那巨神灵。”

    将那墨色巨神灵之事透露出来,杨开也是有所考量的,一来是消除元笃的疑心,二来这么一尊被墨化的巨神灵对墨徒来说绝对至关重要,甚至对那隐藏在背后的墨族来说也无法等闲视之。

    只要这个消息能传递到墨族那边,杨开就可以借此去接触一番,找到那墨族的藏身之地。

    “数十年前,我曾前往破碎天历练,期间遇到了一些事,得罪了一些人,更被一位唤作晟阳神君的八品开天强者追杀不停,我走投无路之下,只能不停地朝破碎天深处遁去。”

    “晟阳神君!”元笃眉头一扬,“此人我有所耳闻,确实是八品!”

    古灵儿一脸震惊佩服,他们这些人还在琅琊安心修行的时候,杨开居然跑到了破碎天那地方,更被八品开天追杀过,这是何等惊心动魄的经历。

    大殿中,李元望双手抱着一个热气腾腾的水杯,吹一口气,饮一口茶,刺溜一声,惬意!

    三大副掌教之一的高庭斜眼看他:“掌教,这么搞……是不是有些不太像话啊!”

    李元望传递给众多六品开天的讯息,他也收到了,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今有虚空地之主杨开目中无人,乖戾嚣张,来我琅琊惹是生非,令本宗颜面大跌,命琅琊众六品火速将之擒拿,不限手段,不限人数,但凡擒杨有功者,奖入五光界历练一场!”

    收到这讯息的时候高庭就有些发懵,原本这一场闹剧不过是弟子们之间的小小误会引起的,这数日下来,杨开也不知躲藏在什么地方,避开了风头,眼看着原本追击他的众多开天境各归其位,各司其职,这一场闹剧便要偃旗息鼓。

    谁知在这关键时刻,李元望来了这么一手。

    这掌教的命令传达下去,琅琊六品岂能不上心?更何况,那最后的奖励还是进入五光界历练的机会!

    只怕整个琅琊的六品全都要出动了,说不定还会牵扯到七品,五品……

    “哪里不像话了?挺好的!”李元望头也不抬,继续喝茶。

    高庭叹息道:“掌教,事情闹大了,怕是不好收场啊。”

    “无妨无妨无妨!”李元望笑着摆摆手,“就是要将事情闹大了才好,水混才能摸鱼嘛……”

    高庭闻言,若有所思,片刻后颔首道:“我明白掌教的意思了。”顿了一下道:“不过掌教,你确定没有公报私仇的企图?你应该知道那传言不过是误会吧?”

    李元望呵呵笑了笑:“当然知道,小盼儿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

    高庭无语地望着他,心说你这样讲的时候要不是咬牙切齿,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我还真信了!

    这明明就是趁机打击报复啊!掌教确实知道那是误会,但这样的传言对顾盼的声誉却是有损的,自然要给那小子点教训。

    李元望忽然正经起来,开口道

:“我这么做,一来是要把水搅浑,让那小子方便行事,二来也是想要琅琊弟子知道什么叫人上有人,天外有天。”

    高庭违心道:“掌教英明,那咱们就静候佳音吧。”

    那巨大湖泊之下,杨开静气凝神潜伏着。这数日下来,他已经察觉不到有开天境强者的气息从上方掠过了,估计这一场风波算是过去了。

    不过保险起见,他也没有立刻露面,准备再躲个几天再说。

    然而就在这时,上方忽然一大群强横的力量波动掠过,神念铺展开来,一寸寸搜寻着。

    杨开眉头一皱,这明显是在寻找自己啊,怎么还有人坚持不懈?烦不烦?

    暗自庆幸,幸亏没有贸然现身,否则又是一桩麻烦。

    继续潜藏着。

    很快杨开就发现了不对,按道理来说,自己躲藏了这么几天,琅琊那边应该偃旗息鼓才是,大家毕竟没有什么生死大仇,就算之前自己揍了几个人,但你们不是打回来了吗?也算是扯平了。

    能修行到六品开天的都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一场激战下来未必会结仇,反而有可能惺惺相惜。

    谁知琅琊这边没完没了。

    不但如此,原本风波渐消的局面忽生变故,开始有更多的人在搜寻自己的踪迹了。

    那湖泊上方,不时地便有强大的气息掠过,而且基本上都是成群结队,少则两三人,多则四五位,个个都是六品!

    什么情况啊!杨开一脑袋雾水。

    想了想,杨开取出一枚传讯珠,准备问问顾盼。

    他与顾盼是有联络方式的,毕竟打过几次交道。

    神念涌动,讯息传递出去。

    竹楼中,顾盼望着公孙日华和公孙月华这兄妹二人,哀求道:“日华师兄,月华师姐,你们就让我出去吧。”

    公孙日华和公孙月华皆都摇头,公孙月华道:“不可以的师妹,我们两人如今的任务就是看好你,不让你与那小子有接触,免得又吃了什么亏。”

    自从当日顾盼被这兄妹二人劫走之后,两人便一直跟在顾盼身边,形影不离,如今顾盼连出这竹楼都做不到,更不要说去打探杨开的消息了。

    她根本不知道杨开这几日到底遭遇了什么,只是前些日子有强大的能量波动传出,不过很快便消弭,随后大批师兄师姐成群结队地开始搜寻,尤其是自己这灵州,被诸多师兄师姐重点造访,不时地便来查探一番。

    听公孙月华这般说,顾盼哭笑不得:“月华师姐,我与杨师兄真的没什么的,你就信我一次好不好?”

    公孙月华道:“不是我不信你,只是那小子如今惹了众怒,诸位师兄弟颜面受损,非得将他找出来报了这仇不可,而且掌教那边……”

    公孙日华忽然轻咳一声。

    公孙月华连忙闭口不言。

    顾盼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忽然有些不妙的感觉:“师尊那边怎么了?”

   &

nbsp;“没什么,哈哈哈哈,师妹别担心。”公孙日华连忙摆手。

    便在这时,顾盼神色一动,开口道:“师兄师姐,我想沐浴一下,你们先出去吧。”

    兄妹二人对视一眼,公孙月华道:“那我们就在外面,你乖乖的,回头我做好吃的给你。”

    顾盼既要沐浴,他们自然没理由再待在这里。

    顾盼重重点头。

    等两人离去之后,顾盼这才关好房门,开了禁制,取出一枚传讯珠来。

    然而不等她神念沉浸其中查探个明白,旁边便忽然伸出一只芊芊玉手,将她的传讯珠夺了过去。

    顾盼大惊,抬眼望去,却见公孙月华正笑吟吟地望着她,伸手在她脑门上一点:“顾师妹你也会跟师姐撒谎了啊!”

    顾盼愕然不解:“师姐你不是出去了吗?”

    公孙月华微微笑着,手拈着那传讯珠道:“这是与那杨开联络的传讯珠吧?”

    “不是的师姐,你快还给我!”

    公孙月华摇头道:“若是与他联络的传讯珠,那就不能还给你了,得罪了顾师妹!”

    说话间,公孙日华破门而入,兄妹二人心有灵犀,月华将传讯珠朝兄长抛去,自己则拦下顾盼。

    然后公孙日华坐了下来,神念涌入探查那传讯珠内的讯息。

    少顷,公孙日华抬头道:“是他!”

    公孙月华道:“他说什么?”

    公孙日华道:“他在问顾师妹,琅琊这边的局势,看样子他躲的很深,这几日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怎么了。”

    “问问他在哪?”

    公孙日华微微颔首,神念涌动,传了一道讯息过去。

    湖泊下方,杨开静待了片刻,察觉到顾盼传讯回来,连忙查探,不过下一瞬,表情便古怪起来。

    略一沉吟,杨开回讯。

    竹楼内,传讯珠微微波动,公孙日华连忙查探,不过很快便挠头道:“他什么意思啊?”

    “怎么了?”公孙月华狐疑望去,顾盼也一脸紧张的神色,生怕杨开不知情况,真将自己藏身的位置给暴露了。

    公孙日华一脸深情,徐徐道:“这江山如画,不敌你眉间一点朱砂,覆了这天下也罢,终究不过一场繁华。”

    公孙月华黑着脸道:“我是你妹妹!你跟谁说话呢。”

    公孙日华连忙解释:“他说的!”

    顾盼诧异至极:“杨师兄这么说的?”

    “没错啊!”公孙日华不住颔首。

    公孙月华促狭地瞧了顾盼一眼:“还说你们之间没什么,这酸的掉牙的情话都说出来了,不过这小子人虽然不怎么样,嘴巴倒是挺甜的。师妹你太单纯了,怪不得能被他哄骗得手。”

    顾盼表情古怪:“日华师兄你之前跟他说什么了?”

    公孙日华道:“也没说什么,就是问问他现在怎么样,我也没敢问他在什么地方,怕打草惊蛇。”

    “原话是什么?”顾盼追问道。

    公孙日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原话!”公孙月华也是一脸好奇地逼问。

    公孙日华清了清嗓子:“杨师兄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顾盼不禁松了口气,公孙月华点头道:“也没什么。”

    公孙日华道:“……想你的小盼儿!”

    顾盼脸色瞬间陀红,跺脚不已:“日华师兄我以后再不理你了!”

    “有什么问题?”公孙日华一脸不解。

    月华略一沉吟,摇头道:“没问题吧?”

    “哦?又传讯过来了。”公孙日华叫了一声,连忙查探讯息。

    “这次又说什么了?”公孙月华连忙问道。

    “他说,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嗯,这相思门是哪家门派?”公孙日华一脸茫然。

    “笨蛋!”公孙月华毫不留情地抨击自己的哥哥,“这还是情话,啧啧啧,这小子嘴巴跟抹了蜜一样,顾师妹,可得小心这样的男人,嘴花花的家伙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顾盼坐在床边,已无力辩解什么。

    不过心中稍安,杨师兄如此回讯,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否则绝不可能这般轻佻。

    琅琊域不知多少年没有这般热闹过了,一座座灵州之上,皆有开天境巡视游弋的身影,这些开天境成群结队,神念四散,仿佛是在寻觅着什么,而且他们即便是在巡视之中,也时刻保持着警惕的神色,个个世界伟力萦绕周身,随时防备偷袭。

    不知情的底层弟子们抬头仰望,满面好奇。

    “咱们的开天境在干什么呢,琅琊域有外敌入侵了吗?”有人问道。

    有消息灵通者叹息道:“倒也不是什么外敌,只是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客人?什么样的客人竟让这么多开天境都一起出动了,我之前看到了周师叔,还有乐莽师叔他们,个个都行事匆匆,神色凝重。”

    “虚空地之主,杨开,有没有听说过?”

    “有些耳熟啊,好像在哪里听过。”

    “自然耳熟,他出身的星界,如今便有一颗世界树,几十年前咱们琅琊不是选拔了一批高资质低修为的弟子送去栽培吗。”

    “原来是他!”

    “这位来客可不简单,好像击败了咱们许多开天境的师叔,掌教那边传令,以此人为目标,琅琊所有六品齐出试炼,但凡能将之擒拿者,皆有奖励!”

    “这岂不是说,那杨开要以一己之力面对整个琅琊的六品开天?”

    “是啊!”

    “那他恐怕凶多吉少了。”

    “所以才说此人不简单,试炼已经开始有十多天了,这位虚空地之主至今逍遥自在,反而咱们琅琊的开天境,已有不下百人败于他手!”

    “嘶……真的假的!”

    “我也希望是假的,但事实如此,啊……是古师叔!”说话的弟子忽然抬头朝天上望去,目光痴迷地望着上方一道领头飞来的身影,大声叫道:“古师叔!”

    众多底层弟子也跟着大喊,古师叔三个字顿时掀起一阵滔天浪潮。

    那上方,一位容貌美丽的女子领着几个开天境正急速掠过,听到声音朝下方看了看,然后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

    底下一群弟子顿时疯了:“古师叔对我笑了!哈哈哈哈,古师叔对我笑了,便是今日死了也无憾了!”

    “放屁,古师叔明明是对我笑的!”

    “这位师弟,你眼睛瞎了!”

    “师兄你眼睛才瞎了!”

    众多底层弟子热情洋溢,可见这位古师叔在琅琊之中的人气之高,也不奇怪,这位唤作古灵儿的师叔不但人长的极为漂亮,而且性情温柔无比,极为乐于助人,宗内许多底层弟子都受过她的恩惠,她的人气不但在底层弟子中居高不下,即便是在开天境中也是如此。

    不知多少师兄弟对其暗生情愫,却又不敢去表白心迹,唯恐唐突佳人。

    底层弟子们疯狂之时,琅琊开天境强者们也快疯狂了!

    自五日前,杨开忽?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news/20201016/18632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