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老湿机影院一分钟免费观看

导读:而李破晓明灭的护身罡罩意味着灭的瞬间要直面我的攻击,所以他上半身衣服只顷刻就到处都是口子了 捌葡蟾纾忝皇掳桑俊绷в袼P牡奈实溃抑约绦醋牛彩窍胍卸侠钇葡枘У搅耸裁闯潭取!拔摇皇隆!崩钇葡鋈涣街谎劬Σ辉偈茄丈饕欤...

【荐】老湿机影院一分钟免费观看

    而李破晓明灭的护身罡罩意味着灭的瞬间要直面我的攻击,所以他上半身衣服只顷刻就到处都是口子了!

    “破晓大哥,你没事吧?”璃玉霜担心的问道,我之所以继续看着,也是想要判断李破晓疯魔到了什么程度。

    “我……没事。”李破晓忽然两只眼睛不再是颜色各异,居然恢复了过来,似乎他在用化道法强行压制天剑十二篇的副作用,而身上的能量也很快散去了。

    当然,发现了我的目光还瞅着他,李破晓也和我四目相对起来,那双眼睛里丝毫没有退让,而几个证道境都看着我们这一边,也不知道心中都想着什么。

    地面,到处都是大天剑造成的破坏,如今这把剑蒸腾着恐怖的混沌之气,这一片区域肯定是没办法居住了,而且还不断的生成类似结晶一样的物质,这东西我用来提炼过,确实是对幻剑天最为有利的

物质,当然,现在我继续加强幻剑天也不容易了,因为灭神剑可撑不住这么猛烈的幻剑天粒子。

    “夏大哥,我们也走吧。”清微欣也注意到了我在观察他们,但显然现在分成了两个阵营,继续留下来,指不定会出什么矛盾又打起来,所以双方留在这的意义就值得重新考虑了。

    “呵呵,我就说这些太清一脉的家伙不值得相信,现在果不其然吧?夏小友,我们且暂避风头,我们这边人也不少他们的,太初和太素这两师兄妹前些日子去了太清仙界的遗落遗址探宝了,否则今日若是在这里,我们也能与他们分庭抗礼,不至于出那么大的事情,我已经召唤他们回来,虽然一时之间赶不回来,但至少现在我们先保全自己再说。”清微太上传音给我道。

  &nbs

p; 我点了点头,心中也知道清微太上不打算跟璃玉霜这一脉死磕,毕竟现在双方实力还是有差距的,对方要保李破晓,很可能也是有害怕一统的原因,或者说李破晓对他们而言才算是正统,我在他们心目中还不够格。

    这想法其实并非不正常,这里是三仙界,三清遗脉根深蒂固,我是外来者,虽然身具三脉传承,可都不偏倚,就算正宗又如何?等于那一脉都不亲,三清知道这点,不给我外挂用也正常。

    李破晓却是太清的传承,太清愿意留他也不会助我,这就是派系之间的问题。

    我走当然可以,可关键是大天剑此刻变成了悬顶之剑,李破晓一旦控制这把剑在我休息的时候,忽然悬顶轰下来怎么办?他杀灭我

的心思一样如我强烈,要不是有证道境拦着,恐怕刚才他也动手了。

    当然,现在他受创这么严重,能不能用大天剑不好说,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和清微仙宗的离开这里。

    双方人马很快各退一步,纷纷朝着原来的地方回去,这一路上我横竖想着也是心中窝火之极,这天河老道,玉松老道,李太上确实该杀,刚才攻击我已经是有想杀我的意图了,偏偏我当前实力堪忧,现在我切换回了原来的脉络后,浑身都有些软了下来,脉络负担过重,让我的开天之泪都暂时歇菜了。

    好在我们这边的仙家不算多,还有刚才我的英勇无敌给了他们强悍的印象,否则现在随便这里任何一个仙家,都能够轻松的干掉我,这也是我如今催悲的状态。

    回到了何掌门的小仙门大殿,大家心情都很糟糕,特别是清微太上,一脚踹飞了挡路的石头,随后咬牙说道:“奇耻大辱,老夫这么多年来,还未受过如此待遇!给一个小辈!给一个小辈欺辱成这般!”

    清微掌门连忙赔笑脸:“爹,你消消气,李破晓这小子不是一般仙家,大家都明白看着呢,不会真把你当成废物的……”

    “哎哟,连你都说老子我是废物,别人指不定把我当什么了!”清微太上气得跳脚,最后大刺刺的坐在了原来何掌门的宝座上,结果他也因此看到黑着脸的我,吓得连忙站起来,把我扶到位置上,说道:“夏城主,这位置应该你来坐才对,嘿嘿,看老夫这证道境习惯了高高在上了,哪想过还有你这高仙?来来来,休息休息。”

    “不了,我现在要立刻闭关一趟,接下来你们恐怕要想办法防范这大天剑随时轰下来了。”我也不打算坐下了,眼下需要立即休息一趟才行,要不然怎么应对接下来

的大天剑危机,要知道我列星盘都凑不成,这星天万法只能算是一半。

    “什么?那把剑会朝着这轰下来?”清微太上大吃一惊,不过很快也点头说道:“确实,刚才那小子不惜大损修为召唤大天剑劈你,现在也可能凭着小命丢一半轰到这来。”

    “清微太上,您老别吓小的呀……”何掌门一脸的担忧,心中当然怕得要死。

    清微掌门则说道:“我看不至于吧?这李破晓之前不是一直喊我们灭魔么?我们这好歹顶玉仙界半边天,他们若是轰杀了我们,自己都没办法处理接下来延绵不断的复仇,怎么灭魔?”

    “呵呵,你真当这家伙需要咱们?他要让我们灭魔,有的是办法,比如借由大天剑开一条路让魔头过来,我们在这笼子里还不是困兽犹斗?”我冷冷一笑。

    “爹,夏城主说的对,要不然他也不至于那样和对方以死相搏了。”清微欣似乎很明白我的想法。

    “那我们怎么办?”清微掌门问道。

    “你这傻孩子,当然是走呀!我们现在就会清微仙宗,对了,我让大家先避开,不能在洞府里呆着了!”清微太上连忙说道,大天剑的厉害我是见识过了,现在只有李破晓能控制的前提下,几乎可以说指哪打哪,范围几乎是他能想到的地方,因为这东西能够瞬移空降,所以我并没有反对化整为零的意见。

    “嗯,一路返回清微仙宗,他们这么做,一定会有后手才敢如此决定,我们要防范于未然。”我淡淡的说道,他们决定不惜和我作对都要救李破晓,原因当然不简单,我也必须做出点准备了,而这一次,我要释放出星天万法!

 

   一枚星子要完全发挥全部力量都要一条证道级别的脉络,其九子连横的力量不亚于大天剑,我得想方设法的用上它们。

    御剑种我当然也会,这替换方式简直是钢丝绳上跳舞!稍有替换错误,很可能就会烧死他!

    李破晓可谓是小心之极,瞬间到了我和他之间可攻击的范围时,并没有一剑轰落下来,而是释放了一次镇剑种,强行想要定住我的身体,然后才攻击我!

    但我可不是之前的我了,在劫天魂回溯到了脉络核心后,十八条脉络彻底归脉络核心来控制,也就是双核驱动十八条脉络,衍天功的效果下,再想办法将他们合二为一!

    所以我现在的主脉络不再是原来的九脉,而已经成了劫天魂的脉络!

    也就是说如今的我底线就是道劫化境,和李破晓一样的修为,至于由主脉络变成了副脉络的另外九条脉络,则成为了副脉络,但即便是副脉络,其强大程度也不仅仅是锦上添花那么简单!

    强大的脉络瞬间让我浑身都脉络膨胀,现在我的样子,肯定如同创元法一般的可怕,当然这意义是不一样的,承载主要九条脉络的还是开天之泪,只是核心转换了位置罢了!

    砰!

    几乎是同时的,镇剑种互相抵消了,而李破晓冲击到了我面前,一击直接和我对轰一起!

    但接下来小天剑应声而断,我冷冷笑着,剑朝着李破晓的脑袋猛然划过去!

    李破晓

大吃一惊,下一刻就消失到了很远的地方,而小天剑再次凝聚,而我也甩了甩因为这一击震得剧痛的手,道:“有点进步了,这觉醒天剑十二篇,倒也厉害。”

    其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身上已经是热血沸腾了,不是我不愿意主动出击,而是十八条脉络还没能严丝合缝的绑在一起,同时激活,转换和控制十八条脉络,还区分它们的主次,这需要一个过程!

    但即便是这样,我甩手叫苦的状态,还有李破晓蓄势不攻的谨慎心态,还是让所有的仙家震惊到无以复加,因为地面因为我们冲击,居然荡起了一阵涟漪,震动把地面都压实了似的,竟然片片龟裂。

    我轻松的神态,让几位证道境眉心都凝在了一起,我当然知道他们不敢趁机找我麻烦。

    星球的力量因为九条证道境脉络成为了主要脉络而得以输送到了我身上,这股强大的力量,让开天之泪变成了跟星天万法一样强大的剑器,这时候的我身上开始遍布灭道九歌的符文,一道道各色的光在我的皮肤中显现,看起来和李破晓同样骇人!

    “该轮到我攻击了,提醒一下,这是灭道九歌,不是你的天剑十二篇,要是觉得你的破晓金身能够挡住一剑,你大可试试,不过要是被灭道了,可就别怪我了。”我深吸一口气,随后砰的一声,地面当场给我震塌了,而我也如同火箭弹一般冲上云天!

    “落!剑!步!”我怒吼一声,以快得离谱的速度直冲李破晓!

    砰的一声,李破晓再次剑断,整个人都给撞得退后到一旁,与此同时,他也知道了我的力量爆发后,实力已经不亚于他,甚至在剑器之间的对决中,我的开天之泪稳稳的压住了没有实体的小天剑!

 &nb

sp;  李破晓不拿出大天剑来,现在想要赢我谈何容易?

    我这是凭着脉络受伤,恢复变慢的代价和他斗剑,斗不斗我就已经吃亏了,如果这次不拿到点甜头,我其实不是亏到姥姥家了!?

    李破晓再次凝剑,这样的剑他可凝聚无数把,因为小天剑本身就不过是剑气本身,当然,这一次他总算是把乾坤道剑也拿了出来,或许他也知道再断一次剑,绝对有可能给我杀掉,剑崩可不是开玩笑!

    “落!剑!式!”冲到了李破晓上空的我,毫不犹豫又辗转俯冲,成了原来他攻向我的第一招!

    “小!剑!法!”李破晓也没有犹豫,立刻报以了反击,小天剑密集呼啸过来,我的落剑式虽然快如流星陨击,但李破晓的小天剑同样快速而且霸道绝伦!

    砰砰砰!

    连续几道剑气甚至直接打到了我的灭道九歌护身罡罩上,不过在我的冲击力下立刻就瓦解了,当然,我损失也不小,好在我的九条证道境脉络皆有星辰指引,内部的能量也是造化之造化在供输,所以我几乎有着难以想象的可怕能量保障我的消耗!

    中个几道小剑法剑气真的不算什么!

    轰隆!

    李破晓瞬间拿着剑和我对拼在一起,但却给我压得直冲地面,最后撞上了地面后,一路压塌了了半米有余,而地面在无法前进之后,还推着李破晓直冲好几米,不过这家伙知道不能力敌我的强势,立即又再次避开了我的攻势。

    这时候他总算是

知道我现在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大了,而看向了手中的道剑,他也不禁凝了下眉,因为剑下三寸的地方已经裂口了,这一击毁了他的道剑!

    我冷笑看着李破晓,同时也看到了对面主动退后不知多远仙家们的表情,他们正在给震惊和恐惧支配着,我们两个都没有证道境的实力,可表现出的能力,连证道境都在汗颜!

    其实之前给夏瑞泽压制了一趟,我就在无法之境中潜心领悟再次遇上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好了,而现在我唯一能做的,似乎也就是反噬劫天魂而已,只有切换脉络的控制权,我才能获得远超之前的力量!

    也确实如我所愿,对抗李破晓这家伙,就要化身更为极端的存在。

    李破晓知道还用对付清微太上那一套对付我将最后落败,所以面对比他爆发还强大的我,他再次激活了余下的所有天剑脉络,下一刻,他几乎已经不像是个正常的仙人了,除了没有长角,他身上都是诡异的异变,包括身上的能量光芒也呈现出了各种各样极端的颜色!

    “云剪清风雪剪天,月华荡尽几尘仙,呈来百十亿万剑,我取一剑荡云天!”而这一次他没有继续跟我短兵相接,他知道要对付我这同等强大的存在,必须要用上剑歌决胜负!

    看着迟迟不发的雷霆一击,周围担心着李破晓的人确实不少,好比是左老头,眉间深凝,只要李破晓完蛋了,他又岂能不死?这可以说是生死之忧了。

    而璃玉霜当然忧心忡忡,眼看着李破晓剑歌还未释放就受了伤,修为还在不断的掉落,再这么下去,怕是化境都保不住了,我的剑歌却仍旧持续不停,简直如同在噩梦中醒不来一般!

  &n

bsp; 我漫步在李破晓的周边,手中的开天之泪看似随意的拉动画着各种诡异的长线,实际上这真是星海画图中最为精妙的一步,一旦合纵连横,这张星海之图就会冲天而起,到时候无论图中有什么生灵,都将会被星辰毁灭!

    李破晓深知这一点,所以这一击也想要稳扎稳打的砸落到我身上,只是他现在也知道再拖一分,就会给我消灭掉一分能量,因此接下来他面临的只有一个抉择,要么是重伤我,要么就是破坏我的剑歌!

    而李破晓是悍勇的,最后果然没有选择后者,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态,让他悍然的轰落了这一剑!

    “乾坤道!真!剑!戮!仙!”李破晓仿佛瞅准了我一般,下一刻剑境忽然四面八方的朝着我集中挤压,我凝了下眉心,也知道李破晓捕捉到了我的身形,所以这一击,已经不存在拖泥带水!

    我知道现在稍有不慎,立即就是殒落当下的结果,所以在身体凝滞的瞬间,我也启动了星海绘图,接下来,所有我描绘出的的线都相互连携,紧接着哧哧哧的贯通声音响起,一道道光芒全都轰向了李破晓!

    李破晓也毫不犹豫的一剑斩向我,这道冲天的剑柱光若极光,呈现出了五颜六色的灿烂光辉,冲落我身上的时候,我浑身上下顿时感到一凉,显然这是护身罡罩被直接斩灭了!

    我的开天之泪往上架住了轰落的一剑,但我仍旧在地上半跪,这恐怖的威力当然让我感受到生死一线,然而李破晓又如何?

    星海绘图的攻击同样以巨大的绘图射出凝聚成点的攻击,整个剑境的攻击呈现出了金字塔一般的形状,作为金字塔的最高点,李破晓承受了剑境带来的无限冲破攻击,这股恐怖的力量不是谁能够承受的,就连证道境,我觉得也足够让其飞灰湮灭!

    李破晓的咆哮怒吼甚至是面目狰狞,都说明了我这星海绘图的强横,脉络重创是最基本的结果!

    我面对擎天落剑,勉力抵抗的同时,身上的衣衫也震碎了,一条条的剑气血痕,让我终于尝到了许久都没有尝试到的剑歌伤害,许久没有经历过剑歌对轰死战,让我回溯了这种生死一线间的惊悚!

    我皱了下眉,随后身上的伤势很快恢复完全,从而抵御接下来的攻击,因为李破晓这看似一剑的攻击,实际上并非如此,他引动的真剑戮仙是连绵不断的攻击压制,崩天裂地的剑气威压会不断的朝我轰下来,一条线的区域,如果是换成了低位面的界面,会给他一剑把星辰毁灭了!

    当然,这里是混沌天的界面,自然不会带来太大的声势,不过看了下地面,一道狰狞的剑痕仍然划开了十多里的地面,而且深入了四五丈之深!

    李破晓被星海绘图击中,身上虽然没有如同给星天梭类似的攻击打出无数窟窿来,但伤势让修为明显兜不住了,灭道诀带来的攻击太过残酷,明显是李破晓不能承受的。

    “夏一天!哪里修来的魔道法门!”李破晓咬牙切齿,在这一次攻击后,我们双方很明显各有巨大的损伤。

    但我的伤势是可持续恢复的,只要不是灭道诀这类攻击,就算修为脉络同样要折损,可效果就大打折扣了,甚至相对灭道诀带来的伤势,这真的不算什么。

    在场的人都看着我们这一次剑歌收尾,李破晓很显然吃了一亏,当然,我也难免有些狼狈!

    清微欣还打算冲过来制止我们继续酣战下去,但清微太上果断的拦住了她,这场战斗就算靠近,都危险之极!

    我森然一笑,说道:“在你和夏瑞泽斗个你死我活的时候,怎么?想学么?拜我为师我就教你

?”

    “魔道!我灭了你!”李破晓面带狰狞,而身上的天剑十二篇觉醒更加明显了,我一看不对劲,收起了嬉皮笑脸,冷冷的说道:“李破晓,入魔的是你,难道你自己没发现么?这天剑十二篇在你屡次三番的觉醒下,如今你的化道法还能控制么!?”

    李破晓咬咬牙,随后冷哼一声,下一刻天地气息顿时又再一次给他调动起来,而这一次的声势简直是惊天动地,周围的仙家都面面相觑,显然可以预见下一次剑歌到底会多强!而且他们也是时候又要退后了!

    “八字剑歌么?看来我的存在碍着你了,不过我也是时候该除魔卫道了,至少在剿灭夏瑞泽这真正的魔头之前,先宰了你这小魔头祭旗!”我深吸一口气,这李破晓就算用化道法来压制天剑十二篇,但这东西改变性格的真髓却不是谁都能说压制就压制的!

    当时我的弟子韩玄一,不正是因为吞了阴阳道体而变得疯狂么?而李破晓眼下就是这样,只是他身为局内人没有发现罢了,我也不是没有试过吞噬这天剑十二篇,连我都难以避免陷入致幻的境地,即便李破晓又能如何?

    而且他不是吞了一篇,是吞了完整的天剑十二篇!

    “破晓大哥!住手!”璃玉霜似乎决定了什么,立即飞上来想要制止李破晓继续发动剑歌。

    但还没飞到李破晓那边,天河老道就已经站在了她面前,拦住了她继续向前:“璃玉掌门,现在不是靠近的时候,眼下有必要分出个胜负,你也看到了,大家都指着他们做抉择,还是说你觉得感情更加重要于我们太清仙盟的存亡?若令尊尚在,恐怕不会希望你现在过去吧?”

   &

nbsp;一招毁天灭地的剑灭天道果然可怖,但这是大天剑召唤而来的破界攻击,并不具备第二次破坏性的攻击,既然给我的天剑决歌和星天万法,还有几位证道境存在破解了,想要再次启动这样的攻击不会太容易。

    我松了口气,脸色阴沉的看着李破晓,而他此刻消耗也非常大,召唤天剑可不是小问题,那是极其耗费能量的活,估计他也可一不可二,就连我,现在用过了一次星天万法,手都忍不住有些抖了!

    但这时候我不可能给李破晓半点休息时间,瞬间一个落剑步直取他的面颊!

    李破晓果然不能再召唤大天剑攻击我,只能是长剑一挥,砰的一声和我的剑交击在一起,但他的力量明显弱了许多,给我一击推出去很远,一路退到了很远才挽回了颓势!

    “找死!”李破晓咬牙一挥,随后小天剑继续和我对轰起来,但我一击不成,立即轰出了星天梭,九枚星子在我周边乱飞,不断如浮游炮一般攻击李破晓,一道道的剑气轰得他左挡右支,想要反击几乎不可能!

    “找死的是你!李破晓,你敢动用大天剑,今天我就灭了你!”我也怒火中烧,刚才那一剑要不是我硬抗下来,加上几位老家伙帮忙让它软着陆,如果笔直落下,这界面肯定要给轰碎成两半!

    “若非有人助你,你已经死过一回了!”李破晓冷哼一声,我近距离能看到他嘴角颤动了下,那诡异的笑容和眼睛的深凝,都不是他平时的表情动作,这家伙有点反常,或许已经不是李破晓本人了。

    “以万千生灵为代价么?!”我怒道,手中的剑更不容情,除了星天梭不断的攻击他之外,落剑步也逼得他离不开我的攻击范围,这一次我已经下了决定,不灭掉他,势必后患无穷!

    猛烈的攻击不断的让李破晓受挫,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而他的表情却反倒又变回了原样,而且似乎他有了退意,攻击不再如刚才那样的凶猛,数度挥剑逼退我之后并没有攻击过来,反倒是一副我想要杀他,他却不想要继续打下去的样子。

    李破晓的攻击不但变得有些应付性,觉醒的嚣张气焰居然也明显的削减了下来,我暗道这样反倒难缠,立即毫不犹豫加强了攻势。

    结果这个时候,李破晓忽然又诡异的热血沸腾了,而且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瞬间就朝我打了一记化道法,我当然早有防备,同样以化道法抵消了他的攻击,但他也开始猛攻起来!

    我只能是继续和他对轰,他的小剑法和我的天剑无限互相交错起来,攻击很快划破各自的护身罡罩,不过经过远古仙界一行,我的护身罡罩远比他来的坚固许多,李破晓就算有破晓金身,却也挡不住我的攻势,而一旦受创,身上的脉络也同样损伤不小。

    他刚才早就给我消耗了不少的力量,现在已经濒临掉落化境,而我只要再加把劲,这次一定可以将他灭杀!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一把青幽幽的神剑猛然朝我飞过来!我立即一挥开天之泪,砰的一声把这把长剑直接磕飞到了一旁!

    我凝眉看向了剑飞来的方向,发现原以为站在我这一边的天河老道忽然出手攻击了我!

    “活得不耐烦了?”我冷冷的说道,而李破晓却趁机用大剑法轰了一发光束给我,我只能是用九脉天剑轰了回去,李破晓再次给我逼退,但天河老道一个化道法,直接封住了我的快速移动追击!

    而这时候,李老头和玉松也动了起来,虽然不确定他们是对付我,但我面临的是四方的包围!

    远处的清微欣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这些家伙想干什么,连忙说道:“爷爷!快去帮夏城主!”

    “帮个屁呀!你这是让爷爷去送死呢!他们有四个!”清微太上脸色一变,但说归说,还是拔剑站在了远处给我掠阵。

    我凝眉咬牙,但李破晓的攻击还是不间断的攻向我,我一边快速后退找到有利的位置,一边看向了一眼周围,目光甚至扫过了璃玉霜,只是她的神情我并没有看懂。

    深吸一口气,我沉声说道:“他召唤天剑几乎灭界,如果不是我,你们灭界在即,焉能轻松如意?现在反过来攻击我,是不是有些过了?”

    “呵呵,道不同不相为谋,要怪就怪你不是我们这边的。”天河老道冷冷一笑。

    而玉松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们也不跟你废话,只要我们这几个老家伙还在,今天你是没办法杀李小友的,趁着现在我们还没有下定主意杀你,回你的天城去吧,这玉仙界不用你天城来插手。”

    我凝了下眉,随后说道:“难不成你们就可以指点玉仙界的未来该怎么走?天剑降临势必生灵尽灭,你们区区几个人,决定一界命运,不觉得想法滑稽?”

    “那也是我们的事情,小子,你若是不走,现在我们几个就联手杀了你,如何?”李老头眼中露出了一股狠意,身上红光闪闪,这是随时都会发动纳灵法的迹象。

    我暗道这些家伙忽然改变了策略,可能是有什么人影响了他们,让他们一致对外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再打下去我切换的脉络也会撑不住,还不如先行离去好了,既然他们不把大天剑当一回事,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说一界的命运还由不得我来决定。

    砰!

    李破晓仍旧想要强攻我,而这时候清微太上也忽然出手了,我当然十万分的留意他,生怕他也莫名来攻击我,这种阵仗我也不是没遇到过,小心驶得万年船!

    结果让我欣慰的是,这清微太上只是逼退了李破晓而已,这也解了我撤退的危机,毕竟几个老家伙围着我,我想要突围也不容易。

    我很快后撤到了清微太上那边,而李破晓还想追击过来,却给天河老道拦住了,而璃玉霜也围了上来扶住了满身是伤的李破晓,询问他的情况。

    璃玉霜心中担心李破晓,连忙说道:“天河太上,若是因此让破晓大哥受伤,对我们太清仙盟而言,却也是一大损失!”

    “损失?我们太清仙盟确实今年多了个李小友,所以实力多少是涨了不少,不过去年就不是太清仙盟了么?”天河太上沉声问道,显然是要用冷水泼醒眼前的女掌门。

    璃玉霜瞪目结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但还是说道:“可是……可是破晓大哥得到了我太清仙尊的亲自指点……”

    “呵呵,我们哪一位太清道统仙家,又谁不得太清仙尊点化?璃玉掌门还请稍安勿躁,即便你冲过去,事情不见得变好,甚至可能会更坏。”天河太上淡淡的说道。

    而玉松太上也很快飘过来说道:“璃玉掌门,天河太上说的对,眼下他们以剑法对攻,剑境之强甚至也是我们首见,可见两者既是生死之中摸爬滚打过来的,若是在剑境起落之间稍有差池,我们都要成为其中牺牲品,所以还是等他们分出身负为好。”

    璃玉霜还是很担心,但眼下已经没有办法进去了,两位证道境不会让她插手其中,除了她是太清仙盟的独苗外,最重要的是我和李破晓最好只能活一个,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促进太清仙盟回归大一统!

    无论是我活下来,还是李破晓活下来,都会让两股势力结合,到时候无论是哪一方高兴与否,都不重要了。

    嗡!

    “追星斗乾坤令万剑,御神罡千里剑疾行!”李破晓长剑一挥,瞬间身后一个巨大的太极盘显现,而身上就暴起了无数的星火!

    天空骤然间虹光乱闪,而在他长剑快速划出咒诀的时候,法力也如同追星逐月一般形成无限仙剑,以太极为中心,高速的旋转起来!

    李破晓脚踩星斗,如御神罡,剑亦千里疾行!

    我心中凛然的同时,也把身上的力量释放到了极致,十八条的脉络这一刻全都拧成一股绳,准备下一刻就咏唱剑歌,但就在这个时候,李破晓忽然也皱了下眉,嘴角微微扬起了一道弧线,随后忽然一挥手,周围的剑境居然烟消云散了!

    这一下,我心中忽然感到了一阵怵然,李破晓很少取消剑歌,几乎是一往无前绝不犹豫。

    现神威于此明正神,灭凌云孽障尽往生,这是下一句剑歌该有的决绝,但现在,他犹豫的了,或者说又有了什么古怪的想法?

    “忆……云山偿酒醉当年,负尘世烟波旧时光……”李破晓嘴角冒出了两句诡异的剑歌,我一听之下,脸色骤然间变了!

    不是因为这招剑歌不符合他此刻该有的决意,而是这首剑歌不是他该用的,这是天剑的原主人,那位在证道天下游荡了几千年的剑仙的剑灭天道!

    所以这一瞬,我甚至手心忍不住沁出汗水来,李破晓这是想要干什么?

    取消的剑境下一刻又再度攀升,而高耸的云山上,李破晓缓缓的转过身,随后摇摇晃晃的走了上去,而下一刻,烟波缥缈,时光如倒流一般,这一刻,我仿佛看到的是那老怪的背影,但偏偏却是李破晓自己在往天空而去!

    那蹒跚的脚步,如老仙醉酒,却不是李破晓该有的精神面貌,他并不喜欢饮酒,从认识他的数十年里,只有在他最卑微的时候,见过他醉倒了一次!

    这一位,到底是那天剑老仙,还是李破晓本人!?

    如果是那位,恐怕我不得不这时候做出决定,用出最强的剑歌来应对这场异变!

    看似缓慢的脚步,速度却非常快,因为在我的眼中,每隔一个时间,他就变换更高一层,仿佛要直上天道去了!

    “三十年只身白云留,望不尽青山到白头……”我瞬间出剑,下一刻白云升腾,青山在我脚下轰隆拔地而起,我很快攀升,速度一样神鬼莫测,而周围,也到处群山罗列,望不尽的青山,所去如年漫长!

    所有仙家都在青山之中,这范围之大,包括清微太上那边的仙家,李氏父子那边的上清一脉,甚至是璃玉霜带领下的仙家,都不由自主的将防御罡罩开启到了极致!

    我拉开了架势,长剑上很快力量开始浓缩,多因果互噬永远都是我最为强大的实力体现之一,一击生灭,就是这道剑歌的最终目的,对决,只剩下一人就够了!

    李破晓到了最高点的时候,缓缓的抬起了头,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嘴角依旧含笑,那种藐视天地的情绪,仿佛能够深切的感染到我?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keji/20201024/18924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