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

导读:“呵呵,就连一个只有无极境的弟子,也敢站出来指斥我说话了。”李天剑却没有理会洗尘老道,上下打量着我,随后说道:“很好,倒是够胆量,那李天境死了,就由你这弟子当掌门了如何?你也不必为你师父求情了。”“师父对天南功绩卓...

【图】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

    “呵呵,就连一个只有无极境的弟子,也敢站出来指斥我说话了。”李天剑却没有理会洗尘老道,上下打量着我,随后说道:“很好,倒是够胆量,那李天境死了,就由你这弟子当掌门了如何?你也不必为你师父求情了。”

    “师父对天南功绩卓著,我有保护师父之责,如果师父死了,弟子也还当这掌门岂不是是非不明?还请李掌门前辈放过我师父!调查清楚事实再做决定!弟子也相信师父和稚儿师叔是清清白白的,绝对没有任何越矩之事!”我当然不肯作罢。

    而极东胜天冷冷一笑,说道:“还用调查?老夫来迟了,他们早把证据毁得一干二净了!呵呵,李掌门若是下不去手,这奸贼我先杀了练手,后面的还有谁,宁杀错无放过!老夫全都灭了给老夫儿子陪葬!”

    “极东胜天!”李天剑也恼火无比,喝了一声后才稍微冷静下来,最后说道:“极东道友不过是怨气难消,那若不然极东道友给个除了杀人泄愤的方法出来,

如何?”

    “不是你李天剑死儿子!你当然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要不你也死个儿子看看!老夫现在小儿子没了,儿媳妇也没了,你还有颜面让老夫来帮忙?!”极东胜天怒道。

    李天剑咬牙切齿,砰的一声敲碎了掌门位的扶手,随后伸手就止住了极东胜天再说下去,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似乎在下什么决定:“好!好好!本掌门知道极东道友要什么了!”

    我心中一凛,李天境更是吓得快要肝胆俱裂,看着我希望能够在这紧急时刻找到什么办法,因为一旦李天剑睁开双目,恐怕就是杀人的时候了!

    而极东胜天也咬着牙,知道这个时候李天剑

是动了真火,也不敢再故意激怒对方了,就看他什么决定而已。

    “爹!孩儿来迟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造元很快从外面急飞而来,仿佛还急切得不行的样子,甚至忘了顾及这里是禁飞区的规矩,比哥哥和妹妹都快的飞进来,毕竟也好表现自己的听话。

    “来了?好,造元你过来。”李天剑招招手,双目中带着一抹笑容。

    李造元看自己父亲眼中带着高兴,连忙就兴奋的飘到了李天剑的面前,而大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的,毕竟父子想见,总会有那么点话要靠近了说。

    

;但我这个时候却感到了一丝沉重,因此连忙朝着李造元看去,希望李造元能够在我这里停下来。

    “爹!”李造元却没感到有什么不妥,径自到了自己父亲面前,甚至还觉得这件事已经斡旋差不多了,只是收个尾就差不多结束了,毕竟杀殷化一的计划,死无对证。

    然而李天剑这时候面色却沉了下来,淡淡的说道:“造元,今天是爹对不起你了。”

    这话一出,我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而李造元却仍不知是何意,一脸懵懂的问道:“啊?爹,你有什么对不起孩儿……”

    砰!

    一声闷响,李天剑在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巴掌就跟拍碎西瓜似的,把李造元的脑壳都拍碎了,而李造元莫名其妙的兵解后,还惊叫了声‘爹’,这才给抓在手中说不出话来,这让冲进来的李稚儿、李正峰、李迅机三人都彻底的震惊住了。

    “三弟!”李正峰第一个反应过来,但这时候,他刚打算冲过去,混沌境的庞大压力就逼得他无法再前进一步,就连我都给压得透不过气来!

    “三弟!”李迅机也是瞪得双目欲裂,眼中布满了恐惧的血丝。

    “三哥!”李稚儿叫完这两字,立即捂住了嘴巴,这种情况她根本就闻所闻为见所未见!

    我也惊得瞪目结舌,这李天剑居然对自己儿子说杀就杀,连眨一下眼睛都没有,甚至捏着李造元的魂,看向了极东胜天。

    极东胜天面无表情,只是微抬起头,问道:“李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

?”

    “极东道友,你要我赔你儿子,本掌门赔不出个原样的,你死了庶出的小儿子,我便杀一个庶出的小儿子赔你便了,你说你极东家少了个儿媳妇,好,你还有个大儿子商珺,本掌门就把嫡女稚儿许给你大儿子,这样也算是还你一个儿媳妇了,剩下的事情,咱们两清了如何?”李天剑双目凝着,看得极东胜天这狂莽的汉子也不由背脊发凉。

    这个时候的李天剑,无疑是可怖的,毕竟虎毒不食子,这换到什么生灵身上都能对上,但在李天剑眼中,他看不到半点。

    把李稚儿许给商珺,我脑子里仍然忍不住嗡了一下,我想不只是我,包括李稚儿、李天境、李氏剩下的两兄弟、商珺都没想到这安排,李天剑的想法太过简单暴力了!

    你极东胜天死了小儿子,我杀一个赔给你,缺一个儿媳妇,改嫁给你大儿子也行。

    这一下,极东胜天也咬牙说不出话来。

    “爹……为……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为什么你要杀三哥……你杀了三个,为什么还要把我嫁给商珺……我不嫁……不嫁……”李稚儿颤抖着一边说,一边拿出了锁魂盘。

    李天剑伸出根本懒得解释,另一只手已经把锁魂盘抓在了手中,并且直截了当的捏碎后,把殷化一的残魂抓了出来。

    “爹!你为什么要杀三弟呀!你以为杀了我们,让我们顶罪,就算是给殷化一报仇了么?”李迅机一边怒吼,一边泪流不止,而听到了还要把自己妹妹嫁给商珺,他更是暴怒起来,大声吼道:“他们兄弟阋墙!你觉得另一个就干净了!?”

    

;“闭嘴!李迅机你何必此时迁怒于我!?”商珺这个时候吓得也脸色铁青了。

    “我也去!”我好歹也是天城城主,关心这九重天多一个混沌境仙家与否,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何况要是李子欣真的成了混沌境仙家,问题确实复杂了。

    “一天,你留在这里好了,有更需要你的人在这里,我不会让她真的晋级混沌境的,这李子欣现在的状态就是定时炸弹,我已经和操琴道友说过了,务必扑杀这不安定因素。”李古仙没有犹豫,她也曾是一方雄主,也知道多一个混沌境意味着什么。

    我点头留了下来,现在跟着李古仙上去,顶多是拖累她的速度,但这里却还有一群恐慌李子欣的仙家在。

    好比李稚儿,给自己姑姑威胁,这确实让她出乎预料,要知道当年自家姑姑可是很偏袒她的,即便是在极东之地给我抓住,她姑姑也是主张救她。

    可现在呢?恨不能杀她。

    “妘牧,现在可怎么办?”李天境其实更慌张。

    “师父,不说李子欣能否晋级成功,恐怕比我们担心的应该是李掌门才对,以李子欣如此不稳定的状态,任谁看到都会制止。”我说道。

    “那没办法制止呢?”李天境经历刚才,别说是跟李天剑提亲这种事了,现在还害怕给李子欣杀了,可见晋级混沌境界的可怕。

    “那只能听天由命了,混沌境的仙家,弟子实在不知道阻拦。”我苦笑道。

    李天境神情都变了,而不只是他

涫瞪态B也好不到哪去,现在除了他爹能保护他,其他人当然不具备这能力。

    当然,他立即也看着李氏两兄弟,脸色僵硬下来,传音给了李正峰和李迅机两兄弟。

    结果好像这话触动了李氏兄弟,气得李正峰脸色铁青,而李迅机当即喝道:“我三弟已经死了!你还要我们怎样?”

    商珺看李迅机居然不顾颜面怒喝,也忍不住冷冷说道:“怪就怪李造元胡说八道!要不然岂有我们什么事!今日之后,就各安天命吧!有何事也别找上我!”

    “我们找你?呵呵,别把自己当回事!”李迅机咬牙切齿。

    李正峰面无表情,商珺也一甩袖子离开了这里,估计打算自己想办法去了。

    “李子欣前辈误会了大家,也未必能够晋级混沌境,且看看长辈们如何的处理此事好了,毕竟我们这些晚辈,其实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我苦笑道。

    众人皆以为然,我传音给了李稚儿,说道:“你也不要太自责,你杀的人十恶不赦,固然你姑姑恨你,但你却为世间除去了一恶,至于你三哥遭逢不测,也是大家预料之外……”

    “三哥……可是……可是爹还要我……嫁给商珺……这……”李稚儿眼中欲哭无泪,岂止是一身麻烦,她现在刚刚摆脱了殷化一,却又成了商珺的未婚妻,这简直给李天剑弄得名声全无了。

    “谁都想不到这点,但只要没有任何关系,又怕什么?小姐姐,你不是只喜欢天城城主么?”我问道。

    “可是……

摇乙丫挥辛臣恕业仁前盐倚砀艘蠡唬职盐倚砀松态B,即便我和他顺顺利利,可也是三次嫁人了,我没办法接受……真的,妘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知道么,我没脸活下去了……”李稚儿忽然哭诉起来。

    我也是愣了下,其实我也没想到李天剑会无耻到这地步,这殷化一和商珺是什么人?一个无耻之尤,早把李稚儿当成了工具对待,另一个还杀了弟弟,是无情之人,对她肯定也全无兴趣,但她爹却这么安排,难免让人唏嘘。

    “你是被动的一方,若是天城城主知道,定然不会因此拒绝你……”我苦笑道。

    “妘牧……我真的很看不起我自己……”李稚儿的想法却并非如此,这屡次三番下来,她早就给折腾够了。

    “等这里的事情都解决了,我保证一定如实禀报天城城主!”我安慰道。

    可惜李稚儿没有立即回答我,好一会却忽然无奈笑出声:“要是姑姑真的成了混沌境的仙家,并且为了报仇杀了我……我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什么?”我不免震惊,但李稚儿没有再说别的,快速的飞离了大殿。

    我立即想要追出去,但李天境拉住了我,传音说道:“妘牧,快给师父想点办法!”

    “师父,什么什么办法?”我无语的问道,李天境连忙传音说道:“不能不防李子欣还有极东胜天,就算李掌门既往不咎,杀了儿子填坑,可说的好好的,未必极东胜天和他姘头不寻仇。”

    “有道理,这么说来,大家都是死路一条呢。”我沉凝说道,这吓得李天境

都说不出话来。

    “妘牧!你平时馊主意那么多,不管如何,你今天必须也想点办法出来!”李天境咬牙说道。

    我其实也懒得理他,现在安慰李稚儿都来不及呢,哪有时间管他,而且刚才我已经救他一命了,现在不能全都让我来处理。

    不过馊主意的话,我也不是想不到,所以说道:“师父,这样吧,咱们既然没办法控制李子欣进入混沌境,那就控制她复仇的步骤,你的存在感相对商珺和李氏兄弟,毕竟没那么明显,李子欣要报仇,最先杀的我看应该是商珺,毕竟他杀的是自己的弟弟,可谓是恶贯满盈,至于咱们,想办法隐藏起来,帮凶和主谋毕竟不同嘛。”

    “这……”李天境想了想,随后说道:“如何让李子欣必杀商珺在先?”

    “烈火烹油,散播商珺设计自己弟弟的消息呗,咱们毕竟没有得到真正实打实的利益,但商珺不同,现在他拿到了第十四剑门不说,还得到了李掌门赐婚,要死也是他先死,师父何必忧心?”我笑道。

    李天境给我这么一说,顿时兴奋起来:“哈哈!你这么一说有道理!我们只需要把这消息放出去,是这商珺操控的一切,那李子欣还不找他麻烦了!?”

    “那师父,我现在可以去安慰师叔没?”我笑道。

    “当然要!你也得这么和她说说,免得你师叔胡思乱想。”李天境连忙说道。

    “不是……我说师父,如今李掌门都这么说了,你还敢对师叔心存觊觎?而且话说回来,你也没敢跟李掌门提起想迎娶李师叔的事情呀……弟子现在都觉得此事不知道该

不该继续下去了……”我诧异的问道。

    李天境脸色一变,这事当然重要,所以他忍不住犹豫了起来,随后由衷说道:“妘牧,你这李师叔……似乎命运有些颠沛呀……这嫁给谁,谁就马上要倒霉的样子,这是何故呀……”

    “师父的意思是……”我一脸的疑惑。

    李天境想要拍我脑袋,当然给我躲开了,不过不妨碍他说道:“你李师叔或许是传说中的不祥之人呀……师父考虑了许久……”

    “师父难道要打退堂鼓?”我吃惊的问道。

    李天境当然早有这心思了,为了李稚儿,他简直是跟坐过山车似的,心里落差七上八下的,如果再这么下去,他老命都要吓掉半条,所以难免有了退意。

    我这么问也是给他两条路选,如果他不愿意退出,此刻仍然继续追求李稚儿,那我也不必保他了,让他自生自灭算了,但如果他知难而退,我倒是不介意拉他一把,毕竟人无完人,这也是一条回头路。

    李天境叹了口气,苦笑传音道:“为师何尝不想娶回美人,又把天剑仙门拿到手中?可我的好弟子呀,师父也知道你努力了……但你也看到了,李掌门根本不会考虑到为师……他宁可考虑那商珺,为师除了天境门,在李掌门眼里,可谓什么都不是……除非有一天李掌门死了……”

    我认真的看着李天境,随后说道:“师父,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你是正人君子,还是个阴险小人了,大家都说你异常的险恶,觉得你十恶不赦,但我觉得,你好像只是做了眼下该做的事情,这似乎透着几许无奈,几许悲哀……”

    李天境听完,忍不住拍了拍我的肩膀,苦笑说道:“你这孩子,为师何尝猜得透?你能够说出这番话,为师也不瞒你了,为师又何曾次次都是正确的?一路磕磕碰碰过来,也做了许多的糟心事,违心事,更是有许多的恶事……可为师也是因为有其他的事情所左右,也很无奈呀……”

    我倒也没办法说他什么,挣扎求存罢了;但要给李天境完全洗白,这不存在的,李天境的恶,其实也是他本身的一种原罪。

    “那师父,现在……”我问道。

    “保命要紧!”李天境连忙说道。

    我点头赞同,这符合李天境的性子,在好色和小命二选一里,他的自私占据了绝对。

    追着李稚儿返回了别苑,站在门口那就能听到她哭得一塌糊涂,可见这姑娘的委屈。

    她本来以为殷化一已经是自己人生最后一道坎,可谁能想到只是噩梦的一部分?

    他父亲不过把她当成了联姻的道具,嫁给谁,成为谁的妻子,那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起到什么作用罢了!

    我敲了敲门,可李稚儿没有丝毫要开门的意思,我无奈之下,也只能返回偏房,这时候除了我的本尊,还有谁能够安慰她?

    想着现在没准李天境还要处理李子欣的问题焦头烂额,根本顾及不到这里,所以我决定这次用本尊来安慰她。

    而且之前给了杜青霄七天之期考虑,虽然时间没有到,可现在计划赶不上变化,李天剑回来了,七天之约的最后一天再出来,李子欣的问题早就解决了,李天剑一旦放松下来,这窥天镜肯到处乱瞄,我再跑出来岂不是自投罗网。

    本尊站在了李稚儿的身后,这小姑娘哭得可谓凄惨,我拍了拍她的后背,虽然没有拍到实处,但敏感的她瞬间

就感应到了我的存在,连忙转过了头。

    我笑呵呵的看着她,说道:“李稚儿,你都哭成大花脸了,知不知道这样很丑?”

    “你……呜呜……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嘲讽我嘛……”李稚儿气得又扭头趴在了桌子上,这一下哭得更是可怜了。

    我当然知道她其实是心情好了些,只不过想要和我撒娇罢了,所以问道:“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

    “我三哥……三哥给爹爹打死了……呜呜……他还要把我再许配给商珺,我恨死他了……”李稚儿哭诉道。

    “我把你带离这里如何?”我也不打算再让小姑娘受苦了。

    李迅机看到自己弟弟给爹杀了,也是忿不过这件事这么解决,但给商珺这么一喊,也清醒了许多,咬牙切齿不敢在说什么,毕竟这个时候李天剑双目的寒光,就仿佛要把这蠢儿子杀死一般恐怖,这也是吓得李迅机不敢说话的真正原因。

    三兄弟合力商珺杀死殷化一这件事,李天剑会猜不出来?正是因为猜到了,所以才会故意拖延时间,让自己的儿子擦干净屁股他再回来,可结果回来了,儿子们确实是找到了理由,可关键是极东胜天不甘心。

    所以现在李天剑也不得不狠下心来弃车保帅。

    可总不能让他把三个儿子都杀了吧?

    极东胜天目光也阴郁的看着商珺,他能够从李子欣嘴里得知殷化一这小儿子怎么死的,又怎么会没听到悲痛欲绝的李子欣控诉这里面的因果关系?<

/p>

    两个儿子没有一个是善茬!但现在难不成还要惩罚大儿子不成?要怪,也是怪自己太过溺爱小儿子了,让大儿子备受冷落!这才导致了今日之祸!

    可他能不溺爱小儿子么?那可是他和李子欣剩下的儿子,李子欣在天剑仙门也是有着庞大势力网络的,况且还是李天剑的亲妹妹!他寄人篱下,也有寄人篱下的为难!

    可谁成想会酿成这悲剧!?

    “呵呵,兄弟阋墙?好呀,原来是大儿子设局杀了小儿子,不错呀,真有极东家血脉的样子,都不是省油的灯,要想知道真相,那还不容易?这里有两道虚体,一道是你极东胜天的小儿子,一道是你李道友的小儿子,咱们用搜魂术问一问不就知道真相了么?如果是大儿子杀了自己的弟弟,那还留着这等杀弟孽畜干什么?!直接一巴掌灭了就好,留着也是祸及家门,家门不幸呀!”极东葵这个时候阴测测的笑起来,那双眼珠子里幽幽闪着凶光。

    她就是想让极东胜天的私生子全死光!

    商珺听罢,脸都吓得惨白无血了,但这个时候他一句话都不敢说,他知道这位师父恨他,一直不喜欢他,而从小的时候也就知道他是私生子了,现在知道他这么狠,估计更是讨厌他了。

    “极东葵!你疯了么?你是不是真的那么想我绝后!?”极东胜天怒火冲天。

    “绝后?呵呵,不知道多少年前,你对老身发过毒誓,说以后要跟老身不留子嗣,夫妻简简单单的生活的,现在,不过是老天在让你遵照自己的誓言!这是你极东胜天的报应!”极东葵怒吼起来,那双眼睛瞪得血红,吓得极东胜天也忍不住倒退一步,这妻子的狠戾他当然是见识过了,心中不得不说本能忌惮。

    我暗道极东葵够歹毒的,这一搜魂,别说是三兄弟和商珺、李天境罪行直接抖出来,就连我和李稚儿的定计,怕都要一清二楚了。

    李稚儿也愣住了,李正峰、李迅机也傻眼了,估计李迅机也为刚才自己逞一时之怒漏嘴非常后悔呢,但现在后悔药没得吃了,所以大家把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李天剑的脸上。

    李天剑如果说要搜魂,那大家这次都要完蛋。

    “极东道友,此事不管如何,我杀了小儿子还了你极东家的债,还把女儿许给了你大儿子,此事咱们告一段落,剩下的无论如何,既往不咎!可好?”李天剑的狠戾就在于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除此之外,他根本不在乎是否正确。

    极东胜天虽然霸道,但这个时候也知道是李天剑的底线,人家儿子都杀了,再狠狠不过别的,所以为了防止把大儿子的丑事抖出来,让大家下不了台,甚至以后大儿子还要娶李稚儿,这杀弟的名头可不能背,所以眼下他最需要的是快刀斩乱麻,把李造元的魂和自己小儿子的残魂送去轮回!

    否则还真是后患无穷了。

    “好!李师兄做事光明磊落,此事老夫自然是认了,那既如此,送他们去轮回吧,让他们下辈子投胎做人,重活一遍,至于其他的事情,无论如何,咱们都既往不咎!”极东胜天大声说道,仿佛这声音能够压过两个虚体带来的冰冷一般。

    “哈哈,极东胜天,老身都不得不说你简直是英明了,把一个杀弟的儿子留在身边,不知道你心中可会有一丁点寒冷?可会每每看到他就想起自己的小儿子殷化一?恐怕每次见他,都忍不住看向他那双沾满自己小儿子血的手吧!简直是太有趣了!”极东葵忽然大笑起来,这歇斯底里的笑声,把大殿传得陡然都冷了几度。

    “极东葵!你够了!要疯你换个事疯!珺儿并未杀化一!化一死在了魔门八宗手中!”极东胜天咬牙怒道。

    极东葵当然不怕自己男人半分,越是气急败坏,对她而言就越是开心,她估计也没想到来到这里,会看到这么有趣的一幕,因此更加的疯狂起来。

    但还没等她继续说下一句,李天剑也懒得再废话了,要立即把彼此两个小儿子送入六道轮回去,毕竟夜长梦多。

    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一道光以极快的速度狂飞而来,就算是我,也感应到了这道气息来得是疯狂,因为她早就无视了禁飞令了。

    “住手!大哥!胜天!难道你们真的要让子欣这辈子都伤心欲绝么!?”李子欣一脸的惨然,那种死了儿子的绝望和痛苦,在这女人脸上能够轻易的看到。

    当然,我并不可怜她,因为殷化一咎由自取。

    李天剑皱了皱眉头,压根没有半点犹豫,一开轮回之门,立即要将这殷化一和李造元送进这大门之中。

    光芒很快闪过,李天剑伸出手,把两道虚体瞬息打入门中。

    “化一!儿子!”李子欣即便急冲而下,想要制止把自己儿子送进轮回,但显然还在外面的她根本来不及制止。

    “爹!不要送我轮回!爹!杀殷化一的是商……”

    李造元着急的喊起来,甚至不惜暴露和怒吼,但李天剑又怎么可能让他说多余的话,毫不犹豫就把他的虚体再次打散,封口后送走了。

    看到李天剑也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极东胜天也不能再说什么了,而这时候也容不得他说什么,因为李子欣又哭又闹的扑到了大殿的地上,甚至还打算再开启轮回之门要‘救出’自己的儿子。

    “化一!呜呜……”李子欣哭号起来,而极东胜天抱住了李子欣,不让她上前哪怕一步,脸上也出现了悲伤之色。

    极东葵却冷冷笑起来,说道:“偷来的孩子终究活不呀,不过李姑娘你也不用担心,你不是还有个儿子可以认么?他叫商珺,是你那野男人的大儿子,也是没有娘的,你可以当他娘呀,虽然是他杀了你的小儿子,但你爱极东胜天爱的要生要死,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我暗道极东葵实在是太恶毒了,这话也不知道得有多恨李子欣和极东胜天才说得出来。

    不过这确实把李子欣刺激的不轻,李子欣一把推开了极东胜天,双目中带着一丝的呆滞,但嘴角却全是愤恨,吓得极东胜天也一脸的茫然。

    “子欣……”极东胜天连忙要把李子欣重新抱入怀中,但李子欣却摇了摇头,不断的后退。

    极东葵哈哈大笑,对李子欣说道:“你再生一个呀,再生一个不就好了么?你如此的年轻,你家的野男人也很精壮,不生多可惜呀?不过生下来了你可要小心点……小心大儿子再杀了小儿子哟……”

    李子欣听罢,惨叫一声,一口血喷到了极东胜天的脸上和脖子上……

    “对!不是他们还有谁?”极东胜天勃然大怒的确认,倒是极东葵热衷于看这场好戏的样子。

    李天剑看到这位老伙计要跟自己翻脸,当然不愿意让这次破阵黄了,沉凝后说道:“此事我定然为极东道友讨还个公道,也不至于让化一这孩子平白死去!”

    极东胜天冷哼一声,说道:“若是公道就是拿几个替罪羊出来顶罪,我看就不劳李掌门麻烦了,老夫马上就找几个人随手宰了便是!”

    “道友何必如此蛮横!”李天剑气得面色铁青,这极东胜天的意思很明确,要么现在就给他答复,要么他就给李天剑个决断。

    “怎么?还是说李道友打算什么都不做了?”极东胜天冷笑道。

    李天剑只能愤袖一甩,说道:“好,你要个交代,无非就是现在给你个交代,我便带你去一趟天剑山第一仙门,把关乎此事者全部拿过来当堂审讯,好叫道友知道此事真相!”

    极东胜天给李天剑这么一说,反倒是有些惊讶了,毕竟这话颇有不顾自己子嗣安危的意思,但极东胜天还是说道:“我倒要看看李道友如何审讯的!若是不给老夫个交代,别说这大阵老夫少陪,怕这事也没完!”

    李天剑懒得回答,很快冲出了天剑城朝天剑山急坠而下。

    极东胜天也追着下去了,极东葵当然不好继续留在这里,也跟着自己丈夫去了。

    “现在不是让极东胜天随便杀人的时候,如果有嫌疑就能杀人,我们的人恐怕也不安全了。”我淡淡的说道,这指的是李天境,他还有不少的用处,断然不能这个时候死。

    “那我们赶紧走吧。”李古仙点头,随后气浪一卷,带着我直奔天剑山的第一仙门。

    这第一仙门原来是李天剑办公住宿的地方,因为仙门日益变得激进和庞大,李天剑又破阵心切,直接搬到了天剑城,所以这第一仙门才成了李古仙的地盘。

    这其实也是他想要跟李古仙提亲,故而给的一些保证,可结果是李古仙根本不打算嫁给他,这件事也就此拖延了下来,或许也是他太清楚李古仙的性格了,不敢硬逼。

    不多时,我们已经沿着这巨大的天剑冲下了第一仙门的大殿那边,还别说,李天剑的辐射力还是可怕,我们刚刚落脚第一仙门,给传召的那些人已经陆续朝着这里飞过来了。

    其中就有吴小君、商珺、李天境、洗尘老道等重量级的人物,至于李氏三兄弟应该还在半道上,故而没到。

    “吴小君!还有多久才到!?”李天剑凝眉看着吴小君。

    吴小君连忙站出来说道:“回掌门,已经通知下去了,三位公子正在加急赶来……”

    “吴小君!这一界面我不在,李师妹不在,便是你来负责,殷化一出事这么大的事情,何以你竟不知晓么!?怎么做这一界代掌门的?啊?”李天剑顿时先行问罪吴小君。

    吴小君知道是这件事,早有决断的站出来说道:“掌门,此事我是知晓的,可当时殷师弟和别人斗法之事离着我们天剑山还有一大段的距离,等到我带着师兄弟姐妹过去驰援的时候,殷师弟已然给打死了……”

    “你没有来得及驰援?还是故意不救!?”极东胜天脸色阴郁,立即站出来一步,但李古仙也果断往前一步,显然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吴小君。

    看到李古仙处处因为袒护制止自己发泄怒气,除了极东胜天窝火,李天剑何尝不窝火?

    “前辈,事发突然,未及驰援。”吴小君其实也心生害怕了。

    “呵呵,连一个人都保护不了,本掌门要你何用?”李天剑两指一捏,一把飞剑立即光辉璀璨的出现在手中,瞬息一射,急冲吴小君的脉络核心!

    我几乎没看清楚他出手,但李古仙速度极快,砰的一声就用剑打飞了这枚飞剑,但手中的剑仍然抖动不已,可见这一击的可怕!

    “李师兄,吴小君有救人之心,本是好事,何故责罚?若是这样都罚,以后谁还敢去救人?”李古仙生气的说道。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keji/20201024/18914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