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一区

导读:这等情况,着实是让成律微微有些意外,匈奴和康居之间,可是没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有也是匈奴人对不起康居,之前在乌孙的战场上,康居与匈奴可是联盟的关系,但是在战争结束之后,匈奴人从乌孙获取了好处,康居却是一无所获。甚至匈奴的单于还振振有词的说,...

【图】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一区

    这等情况,着实是让成律微微有些意外,匈奴和康居之间,可是没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有也是匈奴人对不起康居,之前在乌孙的战场上,康居与匈奴可是联盟的关系,但是在战争结束之后,匈奴人从乌孙获取了好处,康居却是一无所获。

    甚至匈奴的单于还振振有词的说,这是匈奴人应该得到的,虽说不知道当时晋军为何会有着如此的举动,但成律对匈奴人是不会有着好感的。

    不过成律也清楚,当前康居值得慎重的是晋国的军队,晋军的实力在战场上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如果晋军对康居有着想法的话,对康居来说才是最为不幸的事情了。

    这也是康居王回到康居之后,立即补充军中将士的重要原因,所幸的是晋军对康居仿若是没有兴趣一般。

    康居方面巴不得这样的情况能够持续下去呢,更多的战争对国家的发展是没有丝毫的好处的。

    康居在乌孙的战争之中之所以动兵,也是因为之前乌孙的军队进犯过康居,乌孙的覆灭对康居来说是有着好处的,只是没有想到晋军强悍到了这般的地步。

    乌孙的覆灭,与晋军可以说是有着直接的关系,否则仅仅是凭借康居和匈奴的军队,想要将乌孙王彻底的击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乌孙王在乌孙形势危急的时候,尚且能够率领军队战胜匈奴和康居的军队,乌孙军队的实力之彪悍可见一般,但是乌孙的军队在遭遇晋军之后,只能以失败落幕,就连乌孙王如今也不知所踪。

    乌孙的覆灭,对康居来说是很大的警醒。

    见识到长安的繁华之后,成律的心中也是有着诸多的疑惑的,乌孙和大宛在匈奴和康居的君主眼中能够称的上富庶,但是比之晋国的话,差的太远了,而晋国的都城长安,距离乌孙和大宛有着很远的而距离,就连气候上也是有着诸多的差异的。

    为何晋国的皇帝一定要将乌孙和大宛占据呢,这样的举动背后是不是有着其他的用意呢。

    这一切都是未知数,但是在面对晋军的时候,康居方面必须要更加的谨慎。

    康居的国相前来晋国,不仅是为了得到晋国的友谊,还要为康居的军队购买更多精良的兵刃,若是有可能的话,探查清楚晋国对于康居的态度也是有着很大的必要的。

    康居能够有如今的局面,康居王也是付出了诸多的努力,以往有着乌孙王率领军队在边境肆虐,现在乌孙王被消灭了,却是换成了实力强悍的晋军,康居国相突然觉得康居的命运着实是有些悲哀。

    为晋国这般的算计,为匈奴这般的欺负,康居王的想心中也是有着很多的郁闷的,实力比人要差,康居王又有什么样的办法呢,即便是吃亏了,也要派遣使者来到长安。

    贵霜与晋国结交的事情,对康居王来说也是不小的刺激,贵霜帝国的实力,在康居王的眼中是强悍的,也是有着很大可能战胜晋军的存在,如果晋国与贵霜保持着紧密的联系的话,一旦晋军进攻康居的话,贵霜帝国又会有什么样的举动呢。

    康居虽说相对而言比较贫瘠,但是在康居王的眼中,这些都是他的治下,不能为敌军所攻破。

    豪华的宫殿,宫殿外守卫森严的将士,宫殿内络绎不绝的宫女,给匈奴和康居的使者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他们在各自的国中,都是有着一定地位之人,但是晋国皇帝的生活,的确是让他们震惊。

    “圣上,康居使者和匈奴使者已经到了殿外。”一名宦官上前低声道。

    吕布微微点头道:“让二人进来吧。”

    须臾,阿汉齐和成律进入殿内。

    “匈奴左贤王阿汉齐见过晋国皇帝。”左贤王以匈奴人的礼节行礼道,当即有官员上前将左贤王的话语翻译了一遍。

    随着晋国在周边国家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肯定会有更多国家的官员前来晋国拜会,而语言上的不通,肯定会有诸多的麻烦,于是专门负责翻译的官员应运而生。

    这些官员需要做的就是学习其他国家的语言,尽可能的将他们的语言彻底的掌握,甚至于这些国家的一些习俗也要做到了解,这样的话,他们能够帮助君主更好的理解对方使者的意思。

    “康居使者成律

见过晋国皇帝。”成律亦是上前行礼道。

    “赐座。”吕布淡淡的说道。

    阿汉齐和成律道谢之后,这才来得及打量吕布,但见端坐在上首位置上的吕布,给人以不怒自威之感。

    与吕布的目光碰撞之后,阿汉齐急忙将目光投向了别处,成律也是如此。

    从吕布的身上,他们感受到的是强悍的威势,仿若没有什么事情能够为难得到眼前的君主一般。

    吕布身上的龙袍,更加衬托出吕布的威仪。

    “匈奴和康居能够派遣使者前来,朕甚是欣慰啊。”吕布道。

    “匈奴与晋国乃是友好的关系,匈奴人将一直是晋国的盟友。”阿汉齐起身道。

    吕布点头道:“朕的治下亦是有着匈奴人的,你们的单于能够在乌孙的战场上配合朕,朕对匈奴人很满意。”

    阿汉齐得到吕布夸赞之后,满意的坐了下去。

    “圣上,康居虽说地处偏远,但是晋国军队的威名,还是能够为更多的康居人知道的,圣上在乌孙战场上取得如此的胜利,让康居上下敬佩有加。”康居国相成律道。

    吕布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康居人对晋军恐怕更多的是仇视和敬畏,若说尊敬的话,根本是谈不上的,因为在乌孙的战场上,正是晋军让康居方面吃了不小的亏,这样的事情放到任何一名君主的身上都不会好受的。

    康居王发兵进攻乌孙,这就说明康居王也是有着一定的野心的,正是因为晋军,让康居王在乌孙的战场上经受损失之后,没能得到太多的好处,劫掠虽说让康居的军队有着不小的收获,但是相比较康居方面的损失来说就不算什么了。

    晋军从乌孙的战场上得到了多少的好处,不仅占据了乌孙最为富庶的赤谷城,就连大宛也落入了晋军的掌控之中。

    以后在面对晋军的时候,康居的军队肯定会更加得慎重的,因为晋军实在是太过可怕了,这些人不仅有着强悍的实力,更是有着过人的谋略,若是与这般的对手交锋的话,会出现什么样结果呢。

    “康居王的心思,朕已经知道了,康居与朕联合进攻乌孙,朕对康居王还是比较认同的。”吕布道。

    接下来的时间,就变成了匈奴使者与康居使者的对垒,这等情况,让郭嘉等人暗中感觉好笑,他们皆是在展现着各方的优势,说白了就是想要在这等场合打压对方。

    能够在此时出现在殿内的官员,乃是晋国的核心官员,而了解吕布下一步行动的贾诩、郭嘉等人,则是在暗中思量着,究竟如何能够引发匈奴和康居之间的交战。

    康居和匈奴使者的关系不好,这对于晋国下一步的谋划来说是有着很大的好处的,若是匈奴和康居的关系不错的话,想要让双方互相交锋,是有着很大的难度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康居和匈奴的使者为了在吕布的心目中占据更大的分量,彼此之间互相竞争,这样的事情,是有着诸多的好处的。

    让双方的使者继续竞争下去,他们难免会仇视对方。

    吕布见时候差不多了,轻咳一声道:“匈奴和康居君主之意,朕已经知道了。”

    “朕也不是好战之人,每次的征战,会有

多少军中将士折损疆场,而战争对一个国家也是巨大的消耗。”吕布道:“去岁朕之所以领兵进攻乌孙,是因为乌孙人在对待晋国商人的时候很不友好,甚至一些部落为了利益,向这些手无寸铁的商人出手,这样的举动绝对是难以容忍的。”

    成律和阿汉齐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暗暗的记在了心里,等回到所在的国家之后,他们肯定是要提醒自己的君主,以后在对待晋国商人的时候,要更加的客气一些,不要让晋国的商人感觉到危险。

    事实上匈奴人也正是这么做的。

    商人在君主的眼中是弱小的存在,但是也要看这些商人背后是什么样强悍的存在,晋军的战斗力,已经不需要证明了,乌孙和大宛的战场上,晋军的表现,足以让所有人震惊了。

    以后若是有国家对阵晋军的话,难免会将乌孙和大宛战场上的情况考虑到其中,这对于他们对阵晋军是有着好处的。

    不能正确的认识对手的实力,对一场交战来说才是最为不幸的。

    “国与国之间的联盟,关乎重大,朕会与朝中的官员商谈,等到商谈出结果之后,会命人告知两位使者的。”吕布道。

    “圣上,在下还有一事。”左贤王道:“晋军的实力强悍,在下也是没少听说的,想要前往军中一看,不知道圣上何意?”

    在吕布的面前,左贤王可是不敢有丝毫的托大,在自称上也是比较恭敬的。

    “圣上,本相也想要前往军中。”听完随行官员的翻译之后,成律急忙道。

    吕布的眉头微微皱起,通过翻译之人听到成律的话语之后,左贤王暗中冷笑,敢于在吕布的面前自称本相,胆子倒是不小。

    吕布可是晋国的君主,是晋国的皇帝,在晋国有着绝对的地位,如果康居方面得罪了吕布的话,对以后康居的形势来说绝对是不利的,甚至成律回到康居之后也是要受到惩罚的。

    不过这样的事情越多,对匈奴来说就更加的有利,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匈奴与晋国的关系是远超康居的,从双方从晋国购买的精良兵刃上就能看到这一点。

    大军实力的提升,才能有着更大的影响力,之前康居方面对匈奴可是有着诸多的不满,等到匈奴的实力提升之后,还需要担心康居人的报复吗。

    若是有着可能的话,左贤王肯定是希望匈奴人的实力更加的强横,能够恢复以往匈奴人的繁荣。

    沉思片刻之后,吕布点头道:“可以。”

    “多谢圣上。”乌孙使者和匈奴使者纷纷道谢。

    前往晋军之中,才能够对晋军有着更加清晰的认识,之前虽说双方与晋军是盟友的关系,对晋军的真实情况却是很少有着了解。

    但是匈奴人认为,此时的晋国就是大汉最为强盛的时候,而康居人对晋国则是真正的陌生,若不是有着乌孙战场上的事情,他们甚至不会知道有着晋国的存在。

    晋国距离康居太过遥远,但是现在,晋国的军队已经能够威胁到康居的安全,若是不将晋军的战斗力考虑到其中的话,以后康居人来说会有更多的麻烦。

    而匈奴使者的到来,更是让成律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因为之前匈奴人就与晋国有着联系,甚至匈奴人在乌孙的战场上获取了不少的好处,有了这样的合作之后,匈奴与晋国的关系会更加的密切。

&

nbsp;   “奉孝带着两位使者,明日前往军中吧。”吕布道。

    郭嘉拱手称是。

    郭嘉,郭奉孝,乃是晋国的兵部尚书,在晋国官员之中也是有名的存在,这段时间一直打探晋国消息的成律和阿汉齐,自然是听说过郭嘉的名头,在晋国若是能够与郭嘉保持着紧密的联系的话,对康居和匈奴来说绝对是很好的机会。

    但是在长安城内人生地不熟,想要见到郭嘉一面,是有着诸多的困难的。

    有着郭嘉陪同前往军中,对阿汉齐和成律来说就是很好的机会。

    相对于成律,阿汉齐有着更多的信心,因为呼厨泉是晋国有名的大将,其与郭嘉熟识,对他来说有着更多的便利,通过呼厨泉的引荐,能够让匈奴从中获取更多的好处,阿汉齐在思量着,今日回去之后,就要前往郭嘉的府邸之中拜会。

    之前因为其他的事情耽搁了,现在前往的话,也是不错的。

    之后匈奴的使者和康居的使者,倒是说出了一些事情,不过这些事情,皆是得到了其他官员的解说。

    等到匈奴使者和康居使者离开皇宫之后,吕布道:“现在看来,匈奴和康居之间也是有着一些矛盾的。”

    郭嘉道:“若是能够更好的利用双方的矛盾,定然会让康居和匈奴之间有着战事发生的。”

    户部尚书糜竺听到这样的话语之后微微一愣,因为晋军占据乌孙和大宛的时间并不久,想要做到对乌孙和大宛的稳固肯定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但是从郭嘉的话语之中,他感受到了其他的意思。

    殿内的无关人等,已经离去,此时留在殿内的,乃是吕布和晋国的核心官员。

    吕布沉声道:“匈奴和康居的存在,对朕统治乌孙和大宛是有着不利的地方的,而在晋国的临近国家之中,有着实力强劲的贵霜帝国,从消息上来看,贵霜帝国对大宛一直是有着想法的,如果等贵霜帝国的形势彻底的稳定下来之后,难保其不会进攻大宛,在这之前,朕觉得有必要将匈奴和康居击破,这样的话,有着战事发生之后,晋军就能全力应对贵霜的军队。”

    熟悉这一事情的郭嘉、贾诩和沮授尚且好说,糜竺、顾雍则是面露沉思之色。

    晋国从战争中的确是获取了不少的好处,但是战争一旦开启的话,对晋国来说会是不小的考验,正如吕布所说,贵霜帝国的实力不容小觑,当初若不是晋军以出其不意的手段攻破大宛的话,说不定贵霜帝国已经发兵进攻大宛了。

    然而想要夺取康居和匈奴岂会是这般简单的事情,匈奴为游牧民族,可不是那般的容易对付的。

    晋军稳固草原用了多久的时间,即便是晋国的官员有了这方面的经验,也是需要时间的,而且康居地处偏远,统治起来很不容易。

    但是当他们想到,连贫瘠之地的西羌,因为进犯晋国,如今已经成为了晋国的治下,他们释然了。

    吕布是一个不会满足于现状的君主,虽说晋军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吕布不会停止继续征战的脚步,在攻破匈奴和康居之后,就能让晋军在西域诸国之外有着更大的影响力,稳固了形势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说不定晋军有着与贵霜帝国争锋的实力。

    “圣上,若是征战匈奴和康居的话,关乎重大,当早作谋划。”顾雍道。

    吕布

点头道:“元叹所言甚是,朕在这方面会有所准备。”

    顾雍其实想要劝说吕布暂时停止征战的脚步,但是他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因为吕布一旦决定的事情,是很难更改的,去岁晋军虽说刚刚经历战事,但是战争之后,对晋国的影响并不是很大,而商人的大肆前往匈奴、康居和贵霜经商,为晋国带来的利益也是巨大的,一些商人得到的物资,甚至囤积在了贵山城和赤谷城。

    这样的举动已经很明显了,从长安运送物资前往贵山城和赤谷城有着很大的难度,但是将商人从贵霜、匈奴和康居经商获取到的物资放到贵山城和赤谷城,不仅方便了商人,同样方便了晋国。

    在敛财的能力上,顾雍对晋国的商人是不会有丝毫的怀疑的,当初吕布在对阵诸侯的时候,能够得到屡次的胜利,不仅是因为晋军的战斗力强盛,与晋国的底蕴雄厚亦是有着很大的关系的。

    正是因为商人的支持,让晋国变得富有,甚至在一场场交战之后,对于治下的百姓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这也是晋国的高明之处了。

    稳定治下的同时,让军中将士在对阵敌军的时候不断得到领土,而国中稳定的形势,能够为晋军的征战提供很大的支持。

    “到时候晋国在征战方面会有着完全的准备,若是没有更好的准备的话,朕是不会发动这场战事的。”吕布道。

    顾雍和糜竺闻言,则是宽心了不少,贾诩等人亦是如此,军队征战,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有着很大的影响,若是这方面的事情不能得到妥善的处置的话,仅仅是后续所带来的影响,就会让一个国家的发展,陷入到很大的困境之中。

    国虽大好战必亡,而吕布率领晋军取得太多的胜利之后,并没有变得骄傲和猖狂,在应对战事的时候有着更加谨慎的态度,这一点上是为朝中的文官武将所认可的。

    事实上晋军在每一次的交战之前,都会有着周密的谋划,现在晋国稳定,实力强盛之后,更会如此。

    “粮草物资方面要多做准备,若是准备充分的话,朕有信心,仅仅是凭借万人的军队,就能横扫康居和匈奴。”吕布缓缓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吕布的话语对在场的官员来说是很大的冲击。

    正是因为逢纪的话,让袁绍决定了出兵河内的心思,相比于并州军而言,黑山军就不足为虑了,这也是冀州军趁机攻占河内、河东的机会,箕关险要,只要河东守军能够拖住并州军进攻的步伐,冀州军就有极大的可能成功,待占据河内河东之地后,再收拾张燕也为时不晚。

    “命高览率领一万兵马,田丰辅助,严防黑山军,调动三万兵马聚集在邺城,不得走漏消息。”袁绍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要等并州军攻打箕关之时,给予并州军致命一击。

    “喏。”众人齐声应喏,许攸更是挑衅的看了田丰一眼。

    贾逵得知袁绍调集大军,准备发兵河内,道谢之后,急忙返回河东,他要将这个消息告诉河东之人。

    冀州大军调动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并州,此时在高都已经聚集了并州军三万兵马,为了快速攻占河东,吕布甚至动用了一直隐藏在匠作坊的百架霹雳车。

    上百辆蒙着黑布的马车,被军中的士兵严密保护着,与袁绍手中的床弩一般,霹雳车也是并州军的绝对机密,匠作坊打造的百架床弩,亦是被运往军中,并州军要通过这次的战斗,再次彰显并州军的威名,可以想象,一旦床弩和霹雳车展露在世人的面前,将会令诸侯何等的震惊。

    霹雳车可以说是攻城的利器,而床弩则是守城和野战的利器,并州军同时拥有两者,有着绝对睥睨诸侯的实力。

    “主公,袁绍聚集三万兵马,所图者恐怕是河内。”贾诩担忧道。

    吕布笑道:“聚集三万兵马又能如何,镇守荡阴的乃是张辽,虽有五千兵马,却能令袁绍大军不得寸进,将五十架霹雳车送往荡阴。”

    言语之间,吕布对张辽有着绝对的自信,镇守荡阴的五千兵马,可是并州军的精锐,有着城池和霹雳车之利,若是不能抵御袁绍才是真正的有问题了。

    贾诩听到吕布这样讲也放下心来,用霹雳车守关,绝对能给冀州军带来极大的死伤。

    “高都如今已经聚集了三万兵马,此番本侯与文和前往,奉孝镇守晋阳,严防城内宵小之辈。”吕布道。

    这也是贾诩第一次跟随大军作战,以往都是贾诩与李肃坐镇大本营,但是有了陈天和顾雍的加入之后,贾诩的压力缓解了不少,这两人皆是处理政务的高手,贾诩也得以脱出身来,治下越来越大,内政就需要专门的内政人才去处理,而并州的顶尖谋士,只有贾诩和郭嘉两人,以后的战场上,肯定少不了谋士从中出谋划策。

    箕关守将乃是裴炎,裴炎是裴家之人,也是河东军中数一数二的存在。

    裴炎奉命驻扎箕关,当即命令军中士卒加固箕关,盘查过往行人,但凡是遇到并州的大商队,一律不允许进入,并州稍微大一点的商队,拥有的护卫就达到了上百人,百人的力量,在这样的战场上,起到的作用或许不大,但若是这些人突袭之下,对于箕关的危害绝对是巨大的,生性谨慎的裴炎,直接拒绝了所有并州商队进入河东。

    这些年,河东也因为晋纸、晋侯赚取了不少的钱财,一般情况下,对于并州的商队是不排斥的。

    “军爷,您看,草民也是河东之人,前往并州经商,这不刚刚带回了并州的美酒,准备在城内出售,若是不能进城的话,您让草民怎么活啊。”一名商人苦苦哀求道。

    “怎么回事?”手按佩剑的裴炎一脸凝重的走了过来,早有士兵将这些商人密密麻麻的围住,正在排队进关的百姓见到这样的场景纷纷避让。

    “将军,此人是河东的商人,从并州经商而回,随行的护卫有五十多人。”一名将领上前解释道。

    “河东的商人?先搜查一下马车。”裴炎冷哼道,这种情况下,莫说是河东的商人,就算是卫家的商人,他也不会让其进入关内。

    “将军,这是草民的一点心意。”这名商人也是心思伶俐的主儿,经商多年,见到这样的情况也是比较多了。

    裴炎冷声道:“本将军乃是箕关守将,任何人没有命令,不可进入箕关,否则以叛逆论处。”

    商人闻言,只好讷讷的将伸出去的手拿了回来。

    “将军,马车内全是酒。”将领上前道。

    “将军,小人从并州而来也是不易,还望将军能够通融。”商人苦着脸哀求道。

    “这些护卫是震远镖局的?”裴炎问道。

    商人见事情有转机,急忙说道:“将军,这些护卫都是一路从河东跟随草民前往并州的,震远镖局的护卫太过昂贵,草民也是付不起价格。”

    “你可以进入箕关,但是这些护卫,将身上的兵刃全部收缴之后,才能入关。”裴炎道。

    “多谢将军,多谢将军。”商人不停的道谢,待裴炎走后,却是将钱袋递到了盘查行人的将领手上。

    将领隐晦的接过钱袋,眉开眼笑,看向商人愈发的和善起来。

    隆隆的马蹄声陡然响起,刚刚走进关内的裴炎感受到地面的颤动之后,大惊失色,在箕关的周围,能够拥有这等数量的骑兵,只有并州的兵马了,最近并州的斥候频繁出现在箕关之外,亦是引起了裴炎的警觉。

    “快快关闭城门?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keji/20201018/18697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