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关之琳高尓夫事件是怎么回事

导读:不过,让靳某人失望的是,经过一番查找后,竟然还是与之前一般模样,也就是说这里没有什么出口,至少现在的靳商钰还是一无所获。“娘的,你个丫丫的,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给人以生的希望,却又不让人好好的走出去...

【图】关之琳高尓夫事件是怎么回事

    不过,让靳某人失望的是,经过一番查找后,竟然还是与之前一般模样,也就是说这里没有什么出口,至少现在的靳商钰还是一无所获。

    “娘的,你个丫丫的,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给人以生的希望,却又不让人好好的走出去!难道是老子粗心,没有找到机关控制的要点所在!还是说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另类的死局!呸呸呸,乱说什么,还是好好的再找找吧!”一番感慨下来,此刻的靳商钰早就在心中生出了几分急躁之意。

    百里决犹豫了下,问道:“师父真愿意教我先前剑法?”

    “为师既然收你为徒,定然教你无虞。”我严肃的看着他说道,百里决少许踌躇,大袖一捞,就把我的这抹神念收了,然后快速朝着他之前指向的地方飞去!

    而很快,就跟陈太仙那边一样,很快一抹黑光闪过,他也跟着消失不见了,速

度快得我察觉我那抹神念时,都差点感应不到丝毫,直至到了刚才他指点的位置,这气息稍作停顿,方才消失不见!

    这次的瞬息移动消失,让我猛然想起了虎婆给杀死的时候,百里决只是瞬间,就来去无踪的一幕,看来那个地方,还真围绕着古神战舰转动着两个隐藏的小世界,而李相濡也是从这里开始他的暗杀活动。

    在百里决和陈太仙消失后,赵茜和陈亦仙都朝着我飞过来。

    赵茜看着古神战舰朝着我们转向,就问道:“天哥,李相濡受伤回去,百里前辈打不过你而给召回,这不难理解,可陈太仙刚才明明是压着我们一头的,却为何也给召回了?”

    

陈亦仙也在犹豫,而我也不清楚什么原因,只能是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不准备继续斗法,而要用战舰追击我们吧!现在百里决帮忙带走了我的一丝神念,我察觉了下,现在他所在的位置,是一处看似虚幻的地方,可我却没有丝毫办法看到这些小世界存在。”

    赵茜沉思起来,但陈亦仙却恍然大悟,说道:“这个不难,一定是和我们的浩劫战舰一样,使用了法阵,我们反其道而行就好。”

    我愣了一下,而陈亦仙就拿出了个圆形的玉环,念了几句咒语,然后朝着我刚才说的地方看去,而这一看,她‘啧’的一声,脸色顿时惨白不少:“不好,对方似乎要发射什么东西过来,眼下有蓄能的准备,看来他们返回,是打算要发射主炮了!”

  &nb

sp; 我也给这话吓了一大跳,连忙接过了陈亦仙的玉环,照着她的办法注入道力看向黑暗之处,而这一看确实看到那边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有一只巨大的眼珠子!这眼珠子黑沉沉的,现在正在缓缓的睁开,而能量的汇聚也变得越来越明显,如果给它全部睁开,恐怕前方一切都在他的轰击范围中!

    “眼珠子背面是基地,前面一定是某种攻击装置!我们快逃,顺带旗舰,也立即以最高速度转向,往边际逃去!”我连忙命令道。

    赵茜结果了玉环,也跟着看了一眼,但和我们不同的是,她连续看了几个位置后,立即转动罗盘计算对方的攻击位置,随后指向了一个方向:“如果我猜得没错,往那边逃,因为这古神战舰有两只巨大的眼睛,按照扩展范围和互相冲突的范围,我觉得往那边是最安全的!”

    “很好!就去那!”我心中大喜,赵茜肯定不会算错,所以把位置换算成了坐标,立即传给了崔奕,让他开动战舰往那边逃,而赵茜同样也往那儿逃去!

    然而,看她们逃离后,我却以反方向朝着眼珠那飞去,赵茜吓了一跳,连忙问起来:“天哥!你这是去哪?”

    “去眼珠子那里!”我说道,而她愣了下,却也没有阻止我,毕竟大家都很了解对方,所以她把玉环丢给了我后,说了句‘小心’,就跟着陈亦仙逃离!

    我朝原来百里决所去的方向飞去,速度也达到了极限,而在眼睛快要睁开的时候,立即转道离开,因为靠得眼睛很近,而这一折转,对方肯定没法子射中我。

    果然不出所料,那两只巨大的眼睛,正是古神战舰的悬浮主炮,眼睛睁开后,嗤的一声,射出了两条巨大的恐怖粒子光束,它呈现的并非是发散性的,而是扩散

后聚拢型的,在射程中的一切战舰和物体,全都会给它所湮灭!

    因为它的主炮相当于小世界一般的巨大,所以发射出来的攻击,自然而然囊括的范围极大,赵茜选择的方位虽然正确,但她同样忽略了浩劫战舰的速度并非真如同真仙那样瞬息千里,这炮击之后,轰隆一声巨响,浩劫战舰的一部分侧翼给当场轰中,瞬间就消融掉了!

    不过毕竟四十八枚一套的互助式反向动力磁场发生器能够免疫光簇,给集中攻击后,反向磁场立即把部分的光束折射了!要不然躲在战舰中的百里家的仙家们,还有崔奕带来的舰员怕也难免折损!

    可即便折射了大部分攻击,这反向动力磁场发生器也在防御的过程里,当场给轰没了好几枚,也可见这种攻击绝对不是单纯的光束粒子,它是蕴含了一定破除磁场发生器的能量!

    至于前方还有一些来不及逃离的其他仙长追击战舰,也在这一下攻击里,彻底毁成了飞灰!看来李相濡绝对不会同情自己的伙伴,也并不怜悯自己的羽翼,一旦他需要达到目的,还是该送死的亲自送走,不会有半点犹疑!

    这两门恐怖的眼睛主炮极具隐藏性,如果我没有陈亦仙的玉环,恐怕还真看不到这东西,也预测不到它的弹道!

    所以说无论是科技手段,还是威力以及机动性,这艘古神战舰,都毫不愧之宇宙航母之称,他攻击战舰的时候,拥有对舰用银梭子舰,而清扫战场的时候,拥有眼球主炮,简直是厉害到不可思议,而且偏偏护罩还相当的坚固,浩劫战舰的主炮也只能做到轰破护罩而已,对它本体无法造成伤害!

    而且一旦进入它的本体,还有无数的激光对付你,简直是一整套的超级战争机器!

&nbs

p;   似乎察觉到了我居然能够看清楚这眼睛主炮,李相濡估计也震惊了,另一枚眼睛那儿,很快我就察觉到陈太仙的气息从那儿冲了出来,要狙击我进入眼睛的背后!

    但毕竟距离还很遥远,而且我寻着我的神念而去,自然不会迷路,很快就从一层黑暗的,如同水纹一样的气膜那冲进去,来到了一处看起来像是道场的地方!

    我脸色微变,真没想到这眼珠子主炮的背后,居然有着和神仙城差不多的景象!

    而百里决似乎没察觉到我的到来,或者说,他竟纹丝未动的样子,因为我并没有感应到他的气息,只能靠我神念的定位来确定他的位置!

    这让我心中警觉的同时,也促使我立即冲入了道场,来到我神念接近的位置,可环视一眼,结果没发现百里决的位置,我心中惊奇,但却没时间去研究这里的一切,毕竟陈太仙很快就要追来了!

    看着道场中巨大的玉盘,还有源源不断窜出的仙气,我想都没想,一剑就将其劈翻了!

    这玉盘原来是有机关的,竟是能够用仙气扰乱气息的同时,也是可以移动的存在,但我暴力无比的一剑,却把这机关破坏了!暴露了其中一个隐藏的秘密通道!

    我毫不犹豫的冲入了其中,很快,就让我找到了一处小世界底层的入口!这里是和神仙城一样的构造,底下是一处刚才看似还生机勃勃,实则现在草木正在迅速枯萎的星球!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这眼球不得不说设计得十分的巧妙,它的动力来源,应该是以活跃星球的地脉作为动力,而主炮发射的时候,仙气盘肯定无法支撑如此庞大的力

量,只能是直接抽取活跃星球的地脉来充能!

    反观此刻的袁天,一经得到对方的默认之后,整个人也是显得很是兴奋。而这种兴奋不是真正的兴奋,是那种带着诸多不安的兴奋!

    但见他稍稍的稳了稳心神,便是再度大胆的猜测起来。

    “什么,竟然是真的!难不成,如风公子的身份更加的吓人!你,你到是快些讲啊!”

    “小天,你先不要着急!有些事情,之所以没有告诉你们,也是公子的意思!当然了,不告诉你们是怕你们有压力!”某一刻,就在绝仙子看到袁天的反应很是剧烈之时,口中也是快速的解释着什么。

    不过,现下的袁梅山庄三人组却是没有太直接的回应,只是用着惊奇的眼光扫视着眼前的一切。

    也许是感受到了局面变化的比较尴尬,所以站在一侧的段部老者也是向前一步插了一句话。

    “哈哈哈,丫头,你看你,好像说的太过于复杂了!其实,其实对于小天他们来说,就是想知道最后的结果!直接说,有些事情早晚都是要讲的!当然了,若不是咱们遇到了现下的局面,到是不应该讲出来的!”

    “让段老担心了!好,那丫头就直接说了!小天,还有各位,你们所认识的伊如风公子,其实只是一个化名而已!他,他的真实身份便是华域之主靳商钰!”

    “华域之主,靳商钰,姐,你真是我亲姐啊!怎么会是这样!如果如风哥真的是靳商钰,那,那他不就是建造另类靳城的靳城之主吗!这,这怎么可能!段老,您也说句话吧!”

p>

    “小天,你,你有这样的反应也算是正常的现象!不过,如风公子还真就是靳商钰公子!想来,老夫的身份,你们都知道,那便是段部之人,之所以老夫出手相助,就是因为我早就知道伊剑子已然是靳商钰的属下之人,甚至连那金不凡也是成了靳军的一份子!“

    “这,这个,原来是这样!”

    “好啦,小天,还有几位,事情就是这样的!咱们之所以能够组成一支混编战队,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因为靳商钰的存在!罢了,老夫既然是为了靳公子的安全而来,那就会对他的属下之人以礼相待!”说到最后,此刻的段部老者也是露出了一抹十分无奈的神色。

    毕竟能够让其说出这些话,已然是因为局势的变化,否则他根本不会讲出来。

    反观此刻袁梅山庄三人组的变化,却是很让人吃惊的。

    虽然一开始那袁天不太相信绝仙子的话,可经过段部老者的解释后,他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两位老人家,你们都是我爹派出来专门护卫于我的,可,可现在小天要告诉你们,如果这一回能够逃出生天,我要去靳城!”

    “公子,你,你不能够这样做啊!要知道,咱们山庄还是需要你来继承的!如今虽然是大危之局,只要咱们同心协力,相信会有奇迹出现的!”

    “是啊!老夫请公子三思而后行啊!如果你真的投奔了靳城,那,那以后咱们山庄也是要面临更多的敌对之人!”

    “两位老人家,难为你们了!不过小天心意

已决!别说咱们只是一个小小的山庄,就算是一方大势力,想要在这乱世中生存下来也是难事儿!所以还请两位老人家把这里的事情通报给我爹!”说到最后,此刻的袁天也是缓缓的对着身侧的两大强者拜了下去。

    面对这样的袁天,段部老者与绝仙子等人也是没有想到,不过感受到袁天的真情流露,最终他们也是没有多说什么。

    到是此刻的袁梅山庄两大护卫有情绪变的比较急躁。

    “公子,你,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只是山庄中的护卫,怎么能够受得起公子的一拜!”

    “两位老人家,袁天现在已然不是山庄中的少庄主了!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就是小天的长辈!”

    “公子,你这又是何苦呢!罢了,老夫也不说什么了!只要咱们能够活着就好!至于你怎么选择,我们两个老家伙只有随着了!”

    “小天谢过两位老人家!”这一刻,当听到袁梅山庄的两大强者如此言语,袁天也是再度拱手一拜。

    而在此刻,段部老者终于是开口说话了。

    “哈哈哈,好好好,看来还是靳大公子的能力强啊!竟然能够在无形中收服了小天公子的心!好事儿,这是好事儿!那,那不知道其他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哈哈哈,段老哥,你应该知道的,我们两个家伙早就是公子的人了!之所以没有点明一些事情,就是因为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现在大家都把事情说透了,我们两兄弟也是可以表明自己的身份了!”

    “好好

好,看来靳公子就是厉害啊!竟然可以得到你们这样的厉害人物!不过,咱们之间的事情解决了,但最为重要的事情还在这里,那,那就如何寻找新的出口!毕竟活着比什么来的都重要!”说到最后,此刻的段部老者也是再度哈哈大笑起来。

    而接下来的时间里,这支混编战队也是变得更加和谐起来。因为他们终于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

    这边,段部老者与绝仙子等人终于是将靳商钰的身份挑明了,而此刻的其它石室内也是发生着让人无法想像的景象。

    虽然有人在争夺宝藏中失去了生命,而在现下之时,生死对拼的根本原因就是让人可以活命的清水,亦或者是一些不太整洁的干粮。

    当然了,在一间无名石室间,也是有着不太紊乱的局面,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羯人元弘。

    “貂儿,看来咱们想要离开这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来来来,再喝点水,希望咱们在清水用完之前能够离开这里!”

    “呜呜呜……”

    “你,你竟然还想着把水留给本尊!貂儿,你真是比我的亲人还要亲啊!”某一刻,就在一间无名石室间,那元弘感受到飞云貂的情感变化后,口中也是道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然而,就在这一人一貂感慨万千之时,元弘也是突然间将自己的耳朵贴在了地上。从其表情上的变化也是能够猜得出,定然是发生了大的事情。

    “貂儿,你,你快些动起来,好像是有情况!若是有人破开石室,是敌是友还不知道呢!所以咱们两个必须全面警戒!”

    “呜呜呜……”

    “好好好,貂儿,你站立的地方就是声音最为明显的区域!但愿咱们能够因此而找到真正的生还之路!”看到身边的飞云貂已然占据了最好的位置,此刻的元弘也是缓缓的喃喃自语着。

    “这么打法,不像是李盟主的风格吧?只敢用剑法拖延时间么?”我冷笑回应,我的无限天剑还不如李古仙那样的层次,能够每一剑都达到极致,所以无法做到稳稳的占据主动。

    “哼,也就这时候能够逞一逞口舌之快了!”当然,李相濡也不敢使用剑歌来对付我,因为他知道我的双重掷咒得到了李古仙的真传,如果用剑歌来对轰,吃亏的绝对是他!

    “不止是口舌便利,李盟主如果再拿不出办法来,我可就用杀手锏了,为了对付你的剑法压制,这些天来,我可没少花时间研究对付你的办法,结果,我确实绞尽了脑汁,把自己以往所学所用,都转了个遍!而自从重拾了当年的旧办法后,却发现,还真有一招,能够对付李盟主你的龟缩战法。”我冷笑起来,袖中的手指已经快速的捻算法诀。

    “呵呵,鬼皇如此说我,是否言过其实了?谁又会以己之短,攻他人之长?本盟主虽然对胜负看得不重,但有时候,却是压上了天下苍生的福祉,本盟主是不得不小心应对呀。”李相濡阴险之极,剑法更是不断压制我。

    “很好,李盟主的话,深得我心,那要不要尝试下我的无声掷咒?虽然不是双重掷咒,但胜在不需要太多的契合剑法,调动剑歌组合,虽然简单,但也是有点威力的!”我面露狰狞之色,而手中的剑诀已经施展而出了:“抬首乘晨风,运剑有神威,高举三尺物,百剑皆垢尘!乘风御剑!”

    “什么!?”李相濡脸色大变,没想到我居然这个时候颂唱剑歌,本来他的与剑相濡也不过能压制我的无限天剑,但我忽然就用无声掷咒,他整个人就懵住了!

    

;毕竟我刚才还在施展剑法,转眼就以另类的衔接方式来攻击他,无论换成谁,都一下子难以接受过来!

    边境和李相濡一战,对方知道我的双重掷咒的厉害,自然会选择用剑法压制我,这一点我何曾没想过?所以早有这个觉悟的我,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断研发突破的办法,而现在使用的招数,则来自于当年我惯用的无声借法,只是如今我的道体,要借法还不如自己释放,因此,无声掷咒的办法才孕育而生!

    当然,这无声掷咒还并非真正的剑歌,因为蓄力的时间漫长,施展时不断汇集的能量强度,也很容易给对方发现,加上一心二用的副作用极有可能让对手抓住,故而根本上,有时候还不如转现使用无限天剑来的管用,不过对付李相濡这种对手,有时候灵机一动,出其不意的来一下,却可能收到极好的效果!

    像是现在这样,忽然的剑歌发动气浪,让李相濡脸色一瞬间变得死沉,立即后退想飘然远去,但我这剑歌用手法释放后,用纳灵法骗过他的力量,也在这时候发动而出!霎那时间后,一层层的剑气蔓延开来,我如迎向辰风,浩劫神剑高举,随后斩落而下!

    漫天的剑影忽然轰落而下,有备打无备,永远都是占尽了便宜,李相濡没来得及念起剑歌,只能是硬生生要接我这一剑!

    轰隆!

    下一刻,李相濡果然硬抗了!

    可即便是五字剑歌,剑影威力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硬扛下来的,下一刻,李相濡防护罩直接给我劈毁几次,而道体也在一瞬间多了数十道剑痕,可他仍然不得不继续的以剑相博!

    直至我的剑影落尽,李相濡闷哼一声,才得到一时间

的喘息,而我又怎么可能让他轻松愉快的恢复完全,立刻冲过去对他劈头盖脸的来了一套天剑无限!

    砰砰砰砰砰!

    李相濡根本不能抵御如此快速的追击,怒喝一声后,飞快的往后面逃起来!

    但就在我无比愉快的追击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响,把我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扭头一看,是我没有关注的浩劫旗舰,给银梭直接命中了舰后身的动力装置,据而引发的爆炸!

    而因为一座动力炉损毁,旗舰的速度难免慢了下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谁都能够想到!

    轰隆隆!

    果然,速度一旦慢下来,无法摆脱银梭,势必成为它们的靶子,在四大世界里几乎没有天敌的战舰,居然在处女航中,给横空出世的古神战舰击沉了!

    因为战舰内部装载的巨大能量,引发的猛烈的爆炸直接把周围一片区域都笼罩了进来,震得空间都恍如瑟瑟发抖!而好几枚银梭因为在爆炸范围内,也给这恐怖的爆炸中炸的失去了动力,漂浮在宇宙中再也无法动弹了。

    不过即便是毁坏再多的银梭,也抵不上鬼神界在这艘战舰中投入的心血,我脸色铁青,看着战舰毁坏,心如刀绞一般难受!

    “哈哈哈!哈哈哈!鬼皇!看来你的浩劫旗舰,也不是四大世界中无敌的存在,在古神战舰面前,始终也难堪大用!”李相濡虽然给我突袭受了伤,但一看到浩劫战舰沉默,难得无比的狂喜起来,对于这喜怒不形于色人,这等性情简直不可思议!

    我脸色难看,但就在我担忧崔奕和太叔倩母女,以及揭露李相濡的证据之时,爆炸烟雾中,浩劫旗舰的主舰从其中冲了出来,带着四十八枚一套的反向动力磁场发生器,直接潜行进入了空间里不知所踪了!

    我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来崔奕是壁虎断尾而已,用副舰来掩护主舰的逃离,估计谁在这个时候,都不敢下定决心。

    浩劫战舰除了主舰上有人,副舰却是无人控制的,所以只要主舰无损,就是最大的胜利了,我面露笑容,看向了脸色从欣喜转为难看的李相濡:“看来,古神战舰要对付我鬼神界的小苍蝇,似乎还是不够灵活,居然让我们逃了。”

    李相濡双目饱含怒火,但他身上伤势不轻,不敢继续和我对剑下去,我冲过来的瞬间,他就朝着古神战舰逃去了!

    我只是作势要追而已,实际上我不可能放下赵茜和陈亦仙,看到禁奴还在和她太仙道的老祖宗对轰剑歌,我毫不犹豫的转向赵茜那边!

    而此时此刻,我却发现赵茜道力损耗严重,在短暂的时间内,已经到了随时道体崩盘的态势,看来二劫真仙和一劫比起来,实在是强大太多了,况且一个是浸淫剑道多年的真正剑仙,一个严格意义上说,只是个伪剑仙的仙家,差距毫无悬念的体现了出来!

    轰隆!

    我毫不犹豫的冲入了战团,一剑磕在了贪天魔剑的剑身上面,一场能量的浩劫,猛然扩散而出!

    “天哥!”赵茜惊喜的叫道,然后立刻收起了焚天火焰,毕竟我冲入战团的同时,就等同于置身火焰当中了!

    “你先离开这里,去辅助陈姑娘也好,这里交给我就行!”我当即说道,现在让她逃,想必她也不会走。

    果然,赵茜点头后,立刻就去了陈亦仙那边,准备从中滋扰对手的剑歌!

    “徒弟!”我大声的叫了一声,但百里决愣了一下,怒道:“黄口小儿,胡乱叫唤什么?谁是你家徒弟!我乃是百里家百里决!在古仙界,得仙家尊称一声百里一剑!你要做我师父,还早了一万年!”

    我心中一笑,暗道果然如此,陈太仙是这样,他百里决也是这样,李相濡肯定是做了什么手脚,把他们的记忆都提前了,而且,现在的百里决,也并非是真身。

    江北,六合,北府军建武军营。

    刘裕安坐帅帐之中,帐内只有刘穆之一人坐在下侧的长史位置,他平静地看着刘裕,缓缓说道:“桓玄终于动起来了,前锋吴甫之和皇甫敷,桓振继之,桓玄自率中军在后,战士八万,战船四千艘,顺江东下,已破豫章,现在兵锋直指历阳。”

    刘裕点了点头:“桓玄本来也是怕我们北府军,怕司马元显主动去荆州,所以开始是坚守不动,但司马元显一连十几天都不行动,桓玄就是傻子,也能看出他跟北府军之间貎合神离的事,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呢。说穿了,桓玄能控制和指挥得动的,只有一个历阳的司马尚之而已。打掉了司马尚之,那北府军是战是守,都不好说了。”

    刘穆之看着刘裕,笑道:“那你是战是守呢,寄奴?”

    刘裕叹了口气:“穆之,对你我也不用隐瞒了,现在我看得很清楚,在这个世道上,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宏愿,不能只抱着那些高尚的道德和原则,初心不可丢,但一定要有实现自己愿望的能力才行,之前二十年,我之所以屡屡地给算计,陷害,甚至累得那么多兄弟受苦受难,不是因为我的坚持有错,而是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权力,去支持我实现自己的理想。这次的天师道之乱,连呼风唤雨上百年的黑手党也给打击得一蹶不振,失去了土地,人口,也就失去了一切。而这个乱世,给了我越过世家大族和藩镇军阀们出头的机会,我再也不能错过了。”

    刘穆之点了点头:“你能想通了这一层,那一切就好办了,我就怕你这回又抱着迂腐的忠孝仁义的观点,再次失掉大好的机会。内战不是你发动的,但是你可以利用的,这次,我希望你能掌握整个北府军,进而掌握天下!”

    刘裕摇了摇头:“如果趁这个时候逼宫刘大帅,会造成北府军内部的分裂,甚至是流血,我要夺权,不代表着我要跟我的兄弟们刀兵相见,这是底线。胖子,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但现在对我来说,还不是时候,我需要在北府军中建立一次次的功勋,让更多的人,尤其是宿将老将站在我这一边,最后让大帅看清楚形势,主动地相让才行。”

    刘穆之的眉头一皱:“恐怕不容易,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成为黑手党镇守的梦,哪有点退的意思?”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那就要他彻底断了对黑手党的指望才行。实际上没了有三吴之地的黑手党,已经没有了正面控制天下的力量,光是在朝堂中玩点权术手段,却无军队支持,可以说一无是处。这点,我现在终于看明白了,只要我能让北府军不为之所用,那黑手党在朝中的势力,也最终会瓦解掉!”

    刘穆之笑了起来:“所以,你就准备在这里看着桓玄消灭司马尚之?然后让刘牢之消灭司马元显?”

    刘裕点了点头:“司马家的野心,我也一直在警惕着,以前西朝的时候就弄出个八王之乱,后面我也亲历了孝武皇帝如何想利用我来重夺权力的事情,他们没有这个能力,却想着控制天下大权,不惜酿成今日之乱,现在的这个司马道子,司马尚之,荆扬对立,不也是历代的司马氏皇帝,为了离间天下大世家,挑起内战而弄出来的吗?某种意义上,他们和黑手党也没有区别,只不过一个是掌权,一个是想夺权而已。”

    “而黑手党现在想要通过控制司马德宗这个傻子,再次掌权,他们的方法就是想操纵和控制司马元显,但司马元显显然脱离了他们的掌握,居然动起他们吴地庄园了,如果再放任这样的狗咬狗继续下去,那大晋的内乱,就会永无休止,无论是我的北伐雄心,还是百姓的安居乐业,都是不可能了。所以,我必须借着这次的内战,把司马元显,司马尚之,一并消灭掉,永绝后患。”

    刘穆之的眉头一皱:“你是想通过桓玄做到这个?可是桓玄更加危险啊,他若入京,你的性命都未必能保全。”

    刘裕正色道:“只能让桓玄消灭司马尚之,绝不可放他进京。司马尚之一灭,大帅应该就会对司马元显下手了,可这样一来,大帅再次成为叛将,又不可能拿出足够的好处给将士们,就会和北府军离心离德,到这个时候,外有强敌,内无靠山,黑手党会转而扶持我来掌握北府军,逼大帅退位。那时候,我就终于可以强兵在手,做我想做的事了。”

    刘穆之笑道:“说到底,你还是想跟黑手党合作了?”

    刘裕叹了口气:“这次我当上建武将军,其实已经是跟他们合作了,我不知道现在妙音是什么身份,但至少谢家能跟他们保持接触,如果我现在要拔掉整个黑手党,那就要与谢家,与整个大晋的高层为敌,在这个强敌环伺的时候,这样做并不合适,打仗要知进退,在朝堂之上,以后也需要跟你的敌人短暂地合作。胖子,这点我以后需要你多多出力帮忙了。”

    刘穆之微微一笑:“这点就交给我吧。还有羡之也能帮上你,这回他给刘牢之直接派去了豫州那里,在司马尚之和庾悦的身边负责联络,或者说,是负责监视前方的军情。如果你真的要坐视司马尚之失败,至少不要折了羡之。”

    刘裕微微一笑:“放心,羡之早就跟我说过此事了,他有准备,有脱身之法,而且,我相信,他是有办法左右战局的。”

    正说话间,帐外传来了刘道规的声音:“大哥,前方紧急军报!”

    刘裕点了点头,沉声道:“进来吧。”

    刘道规满头大汗地跑进了帐内,手里拿着一卷黄皮小轴,递向了刘裕:“豫州徐羡之急报,司马尚之前出抵抗桓玄,全军覆没,本人被俘,而留守历阳的司马休之也弃城逃跑,豫州全境,已入桓玄手中,现在荆州军已经兵进历阳,距离建康,不过五百里啦!”

    靳城,作战室内,看到李肇与葛风的另类反应,靳商钰也是有些措手不及。

    “那个,两位老哥,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啊!”

    “商钰,你,你不会是真的要弄一个迎新庆典吧!”

    “老哥,这,这个,其实也就是府中之人小聚一下,放心,不会劳民伤财的!”

    “你,你什么意思!不会是不想请我们两个过去吧!”

    “你个丫丫的,原来是想参加啊!早说啊!老子还以为你们两个不同意,说咱浪费钱财呢!”某一刻,就在靳商钰明白眼前二老的心思后,整个人也是放松了许多。

    而坐在一侧的文硕则是没有反应过来,毕竟他也没有想到,这么重要的事儿,靳某人竟然没有告诉葛风等人。

    一时间,虽然气氛有些小尴尬,但众人还是比较高兴的。毕竟这一回的靳城至少有一些过年的氛围了。

    “商钰啊,你怎么不早说呢!其实,我们正愁没有事儿做,总觉得年关的味道不浓!现?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keji/20201017/18655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