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的甲板就要崩塌了,水淹到了我身边人的脚边(2)

导读:我问他们medical van(救护车)什么时候送我回家,他们说,现在医院已经没有medical van了,全都拿去接送重症了,我得自己打车回家。于是我自己走到街上试图拦截一辆出租,这是凌晨5点的纽约上城,我的衣服没穿够,...

纽约的甲板就要崩塌了,水淹到了我身边人的脚边(2)

  我问他们medical van(救护车)什么时候送我回家,他们说,现在医院已经没有medical van了,全都拿去接送重症了,我得自己打车回家。于是我自己走到街上试图拦截一辆出租,这是凌晨5点的纽约上城,我的衣服没穿够,全身都在颤抖,我烧的有些糊涂,甚至分辨不清东南西北,我真的害怕我在出租车来之前就倒在这街上。我在纽约出生,长大,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家境不错,工作生活都比较顺利的人,我没想到我这一生竟然会有今天这样如此无助的时刻。6点半我终于回到家里了。我在我的床上啜泣,我决定,直到康复,说什么,我都再不要离开家门,在外面,除了无助,还感觉很屈辱。

  23日白天,我的私人医生终于给我回了电话,我的烧退了一些了,但我咳嗽的完全无法说话,医生给我说,纽约现在医疗系统已经完全超负荷运转了,现在得全力拯救危重病人,他也没办法了,他让我继续吃泰诺退烧,在家自愈。我说,我理解,放心,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朋友Katie的陈述)

  过去的这周, 我一直在努力的昏睡,几乎不敢打开手机,每隔两天,数字就翻一倍,这些数字,已经从遥远的武汉,变成了我身边人恐怖的亲身经历,变成了我自己时有时无的咳嗽。而纽约现在情况如何呢?尽管有越来越多认识的人在网上爆料自己出现了症状,没能被测试,或者放弃测试,自己在家忍受着,给医院和社会节省资源;尽管地铁是空了,时代广场也是真的没人了,可是报纸上说公园还是可以去的,于是就看到了有朋友在ins上直播的中央公园人满为患的场景,他们都是这个城市里暂且健康,还继续葆有侥幸心理的人。我真切的希望,在接下的两周,他们还继续幸运,继续健康。

  进入隔离第十三天的我,在自己和朋友的状况都逐渐稳定的情况下,我又能苟且在这里敲字和开玩笑了,但我和我的朋友都知道,经历过这次危机后的我们,都已经变成了新的人。

作者同学传来的图??超市里很多东西都被抢完了,只有“千年”皮蛋没人抢

  今天我和我在武汉困了两个月的好朋友章鱼粥在微信上聊了聊天。

  “好消息好消息,经历一周的精神危机,我终于买到厕纸啦。”

  “哪里买到的?”

  “我这段时间真是什么办法都尝试过了,costo、BJ、wholefood、亚马逊全都断货,亚洲网上超市要从国内发货,结果付了款一周都还没发。最后有同学给我支奇招,说囤货的人都是去这些大超市,但说不定那种犄角旮旯的印度人小卖部里,还有卖一卷一卷的。我倒没敢出门巡街,用平时点外卖的软件seamless试着搜索了一下,啊,真的有,就在我家附近那家,平时臭烘烘的,卖五颜六色汽水那家店,还在正常卖厕纸!!我赶紧下了单。20分钟就送到了。我平时从来不愿意踏进去半步的店,我现在真的好爱它。印度超市万岁。外卖小哥万岁,他们真的应该上《时代》周刊。”

  “哇,大家可能并不是缺厕纸,而是缺安全感,一卷一卷的没安全感,要20卷20卷的,超大的才可以!不过我真的麻木了,以前我有个同学是在非洲长大的,她说那边艾滋病大家都觉得挺正常的,不像我们东亚国家恐艾。我感觉我现在就是这个非洲人。”

  “真的,我记得国内春节刚爆发那阵子,有武汉学生的家长跑来纽约住几天,在各种群被人肉曝光,说赶紧跑,说某某楼有武汉来的家长。现在觉得每个人或许都可能已经得了。惨的是老年人,没有直接伤害也有次生伤害。年轻人也就都那样,轻症没什么问题。”

  但我也知道,这是来自两个有亲身经历的灾区人民的对话。如果换作你,你的身边出现了被感染的人,你会去为他们做点什么?你会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把药片和食物送去他们的门口吗?你会分给他们你的口罩和厕纸吗?你会保护好别人的隐私吗?你会理解海外留学生不管回不回国都是有道理也是有权利的吗?你会告诉他们,接触过感染源或者自己已经被感染了,都不用紧张害怕或者隐瞒,因为大家可以一起解决吗?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我也希望,任何的加油和保重,最后的结论不会变成对各国体制好坏的简单评判,因为此刻还能说话写字的我们,都是幸运的人,我们只是放了一个长假,我们不能替代那些受辱者,受伤者和逝者发言,永远也不能。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全球多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keji/20200403/12661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