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红十字会募捐获得滚字

导读:“怎么?朕看典将军也有这样的心思 !甭啦夹Φ馈5湮っ嫔⑽⒁缓臁!案浣材靡话牙础!甭啦嫉馈5湮ぢ冻稣穹苤凵耧サ耐Γ讲潘墒羌耍庋睦鳎灰且幻浣蓟岣芯醯叫难鞯模庑├鹘嶙氨傅骄校谡庵疤寤嵋环故...

【荐】红十字会募捐获得滚字

    “怎么?朕看典将军也有这样的心思啊。”吕布笑道。

    典韦面色微微一红。

    “给典将军也拿一把来。”吕布道。

    典韦露出振奋之色,三眼神铳的威力,方才他可是见过了,这样的利器,只要是一名武将都会感觉到心痒的,这些利器将会装备到军中,在这之前体会一番,还是有着很大的必要的。

    三眼神铳很快就会送了上来,三眼神铳在装填弹药的时候,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这也是三眼神铳为何会这样设计,若是在战场上对阵敌军的话,敌军是不会给予太多的时间去装填弹药的,这等时候三眼神铳能够进攻的特点就会很好的体现出来,利用三眼神铳去进攻敌人,不会说出现三眼神铳弹药用尽之后,难以为继的现象。

    “第一次操控这等利器,两位将军先行适应一

下。”吕布道。

    典韦和黄忠闻言没有推辞,拿过三眼神铳之后,回忆马钧之前讲述的,开始了摸索。

    随行而来的亲卫,则是迅速的在周边开始探查情况,吕布前往山林之中狩猎,而且是临时起意,对亲卫的考验还是比较大的。

    谁也不能肯定,在长安周边会不会隐藏着敌人,若是他们在这等时候向吕布出手的话,所产生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经过巡视队伍之中发生袭击的事情之后,亲卫队伍在保护吕布的时候是格外的慎重的,就算是他们的性命丢失,也不能让吕布受到丝毫的伤害,专业也是亲卫队伍在寻常训练的时候,秉持的原则。

    这一片山林,临近匠作坊,寻常时候是没有人会前来的,因为这里是晋国的机密地方之所在,若是靠近的话,说不定会被当做细作抓起来的。

    生活在长安城内一段时间之人,对于这样的情况是有着了解的。

    嘭嘭之声,在山林之中不时的响起,不少鸟雀受到这般惊吓,腾空而起。

    吕布拿起三眼神铳,向着一只飞翔而来的鸟雀开火。

    但见鸟雀应声而落。

    “圣上好手段。”郭嘉赞道。

    吕布笑道:“若是奉孝愿意学的话,也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

    郭嘉露出跃跃欲试之色,他是文人,并不代表他不想让自己的实力有所提升,三眼神铳的威力,在匠作坊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你负责教会郭尚书操控三眼神铳,奉孝可是兵部尚书,将奉孝教好的话,奉孝会给你不少好处的。”吕布指着一名匠人道。

    这名匠人也就是之前为吕布等人示范三眼神铳之人。

    很长时间没有触碰枪械,但是在接触到枪械之后,吕布有一种亲切之感,虽说三眼神铳与未来世界的枪械比较起来,有着太大的差距,但三眼神铳是热武器,在这一点上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枪法上,吕布乃是不折不扣的高手,比之匠人示范三眼神铳的时候的使用方式,吕布的方式就显得更加的简单随意了,第一枪和第二枪的时候,吕布还是比较谨慎对待的,但是第三枪的时候,完全是抬手就来。

    正在给郭嘉讲授如何使用三眼神铳的匠人见到这一幕之后,目瞪口呆,想要将三眼神铳掌控到这般的程度,那绝对是高手了,而吕布肯定是第一次接触到三眼神铳。

    见匠人微微有些发愣,郭嘉忍不住问道:“怎么了?莫非是本官使用的方法不对?”

    匠人摇头道:“方才卑职见到圣上使用三眼神铳,心中有所感叹,若是军中的将士能够如同圣上这般的精准的话,只需半月,大军就能训练有成啊。”

    郭嘉诧异“莫非匠作坊之前就已经制作出了三眼神铳?”

    匠人摇了摇头“三眼神铳是匠作坊刚刚打造出来不久,而在这之前,圣上是没有使用过的,当时的三眼神铳,并不太稳定。”

    “圣上何许人也,使用三眼神铳自然是不在话下。”郭嘉笑道。

    匠人点了点头,心中则是对吕布有了更多的敬意,他能够为马钧挑选出来为吕布示范三眼神铳的使用方法

,在训练上可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才有如今的成果,而吕布接触到三眼神铳之后,就有着如此厉害的手段,绝对不是寻常人能够具备的。

    郭嘉对三眼神铳的使用还是比较上心的,但是在按照匠人教给的方法使用之后,效果却是差强人意,莫说射中鸟雀,只是见到了两根羽毛罢了。

    典韦和黄忠使用完之后,对三眼神铳的使用方法,有了一定的心得体会,两人本就是武艺强悍的将领,而这样的将领,在领悟能力上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具备的。

    “两位将军感觉如何?”吕布笑问道。

    “启禀圣上,三眼神铳果然是利器也。”黄忠称赞道。

    典韦亦是交口称赞,这样的利器,并不算重,典韦甚至想着以后若是装备到亲卫的身上,该是何等的威风,到时候亲卫的战斗力会得到更大的提升,这也让典韦对吕布口中能够连续很多次在最短时间内释放出去的利器,有了诸多的期待。

    同样的事情,若是其他人说出来的话,典韦不会相信,但是经过吕布的口,典韦就会相信,这也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只要是吕布开口的事情,是能够做到的。

    “莫要像奉孝一般,只是打落了两根羽毛。”吕布笑道。

    典韦和黄忠闻言,大笑不止,就连负责教授郭嘉的匠人也是忍俊不禁。

    郭嘉的表现则是云淡风轻,似乎这样的嘲笑对他没有丝毫的用处一般。

    以往郭嘉可是受过不少吕布的嘲笑,对这方面的事情,郭嘉不会在乎,再说都是熟悉之人,彼此之间开上几句玩笑话,还能够拉近感情。

    “在下是文人,舞刀弄枪的事情可是不擅长,不过在下可是有信心掌控这等利器的。”郭嘉信心满满的说道。

    对郭嘉的聪颖,吕布自然是认同的,若说让郭嘉现在练习武艺的话,肯定是不现实的,但是郭嘉能够操控三眼神铳的话,吕布没有丝毫的意外。

    “两位将军可敢与朕比试一番?”吕布笑问道。

    “有何不敢。”黄忠当先应承了下来。

    昔日为了招揽黄忠的时候,吕布可是与黄忠比试过箭术,而吕布在没有成为皇帝之前,与军中将领比试更是家常便饭,此处没有外人,黄忠也就没有了更多的拘谨。

    “好,今日就添上一个彩头,若是谁输了的话,就负责招待其余人。”吕布笑道。

    郭嘉苦笑道:“圣上,臣就不参与其中了吧。”

    “这可不行,奉孝的家资可是很富有的,俺可是听说了,有不少的使者来到长安之后,就会前往奉孝的府上拜会的。”典韦道。

    郭嘉见此,只能应承下来。

    “比试开始。”吕布道。

    与军中将领比试,在以往是吕布比较喜欢的事情,如今有了这样的机会,他还是比较开心的。

    郭嘉暗中点头,自从后宫的妃子发生一些事情之后,很少见到吕布开心的一面了。

    率先出手的,正是郭嘉,不管怎么说,三声枪响之后,郭嘉还击中了一只兔子。

    枪响声,让

鸟雀盘桓在上空,不敢落下,这等时候想要将鸟雀击落下来难度就更大了。

    郭嘉笑道:“杀死了一只兔子也是不错的,等回到府上之后,在下就用这只兔子来招待圣上与两位将军。”

    典韦撇嘴道:“不用说,本将也知道奉孝的府中有着诸多的好酒。”

    “击杀兔子,不算数。”吕布道。

    郭嘉本就没打算赢,就算是他想要赢,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的,在这种情况下,莫说是郭嘉,就算是熟悉三眼神铳的匠人,想要将盘桓在树林上空的鸟雀击落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让匠人对吕布和黄忠以及典韦的表现有了诸多的期待,方才典韦和黄忠距离这里比较远,两人操控三眼神铳的情况具体如何,匠人可是没有看到的。

    第二个出手的乃是典韦,典韦不仅擅长使用双戟,飞戟亦是典韦擅长的,飞戟为暗器,能够成为操控暗器的高手,典韦在使用三眼神铳的时候,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响声连续响起,两只鸟雀为典韦击落。

    黄忠笑道:“看来典将军有些故意承让了,仅仅是击落了两只鸟雀。”

    典韦道:“如此的话,本将就要看看黄老将军有着什么样的手段了。”

    或许是感受到同伴的死亡,鸟雀盘桓在更高的地方,距离地面足足超过了五十步。

    击杀天空的鸟雀,与正面击中目标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这对于一名将领来说,不仅是本领的考验,更是眼力上的考验。

    但见黄忠,弹无虚发,将三只鸟雀击中。

    “汉升不错。”吕布点头道。

    就连负责教授郭嘉的匠人也是不住的点头。

    “圣上,该您出手了。”黄忠提醒道。

    吕布笑道:“朕若是出手的话,岂会有你们胜利的机会,朕可是不会有丝毫留手的。”

    当年吕布与黄忠比试箭术的时候,并没有比试到最终的地步。

    现如今的情况不同了,黄忠是晋国的将领,为晋国的发展做出了诸多的贡献,这种时候就算是让黄忠离开晋军,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吕布出手,给人以截然不同的感受,但见整个三眼神铳仿若与吕布融为了一体。

    连续三声,三只鸟雀应声而落。

    “圣上威武。”黄忠称赞道。

    在使用三眼神铳击杀鸟雀的时候,吕布在速度上更快,而最后出手,是有着很大的难度的,想要将鸟雀击落,考验更大,仅是从这些方面来说,吕布就是胜出的。

    “怎么样,朕的身手还说得过去吧。”吕布笑问道。

    “圣上的身手简直是厉害极了。”典韦不住的赞叹。

    吕布出手的时候,给人以极为凌厉之感,关键是吕布在出手的时候,似乎是没有利用三眼神铳上的瞄准,这就更加值得深思了,这些三眼神铳都是要带回去给军中将领学习的,在三眼神铳上肯定没有问题的。

   &

nbsp;为何吕布能够做到不需要瞄准就能准确的击中鸟雀呢。

    黄忠从吕布的出手上看到了更多值得思考的问题。

    吕布的枪法之精准是毋庸置疑的,未来世界的吕布可是特种兵,对于枪械的掌控,也不是寻常人能够理解的。

    黄忠和典韦在接触到三眼神铳之后,能够在短时间呢i有着如此的成绩,也是值得称赞的。

    不过在枪法的水平上,比之吕布还是有着较大的差距,真正的神枪手,是经过千锤百炼的,黄忠和典韦都是有着这方面的天赋,若是加以训练的话,以后在枪法的造诣上肯定能够达到很高的地步,想要成为吕布这样的神枪手,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若是吕布在枪法上都比不过典韦和黄忠的话,才是最为奇怪的事情了。

    使用三眼神铳的时候,让吕布找到了以往的感觉。

    当晋国有着更为精良的枪械之后,在以后的战争中,必定能够有着更大的作为到时候莫说是贵霜帝国,就算是贵霜帝国和安息帝国联手,想要战胜晋军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三眼神铳在战争中能够起到不小的作用,但是依靠三眼神铳战胜更为精锐的军队,还是有着难度的,贵霜帝国之中,有着不少精锐的骑兵,且贵霜帝国的军队经历的战事不在少数,他们在对阵敌军的时候,肯定会展现出顽强的战斗力来。

    想要在对战贵霜帝国军队的时候,以更小的代价获取更大的胜利,需要好生谋划一番的。

    不过现如今摆在晋军面前的是如何攻破康居和匈奴,只要将康居和匈奴牢牢的掌控在手中,对以后晋军的征战会有着莫大的好处。

    三眼神铳的出现,能够让晋军在征战的时候,不需要调用更多的兵力就能完成击败敌军的壮举。

    而当晋军出动人数更少的军队的时候,能够起到的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试想晋军若是想要攻占匈奴和康居的话,肯定会调动更多的军队前来的,人数少的情况下,能够更好的隐藏晋军的目的,这对于征战是有着很大的好处的。

    三眼神铳发出的响声,可是让守护在暗中的亲卫有些紧张,他们不明白山林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得到典韦的命令之后,亲卫很好的执行了他们的任务。

    三眼神铳,对晋军以后的征战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让更少的人知道这等利器的存在,才能做到出其不意。

    这方面的道理,典韦自然是明白的。

    虽说典韦对亲卫的忠诚有着绝对的信心,但是人在知道一些情况的时候,难免出现走漏的事情,无意之间的提及,就可能会泄漏更多的东西,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不了解真正的情况。

    “既然奉孝输了,朕与两位将军就前往尚书府,品尝一下奉孝珍藏的美酒。”吕布笑道。

    郭嘉拱手称是,故意装作一副比较为难的模样,引得三人大笑不止。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着长安城而来。

    吕布这次前往匠作坊,对晋军以后的征战方式的改变,是有着重要的影响的,而开元元年,也将会在史册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三眼神铳的出现,对于未来的战事肯定会产生莫大的影响,只要是有着一些眼光的将领,在见到三眼神铳之后,就会有着这样的看法。<

/p>

    吕布所在的队伍,一路前来尚书府。

    郭嘉在城内可算是名人了,以敢于收受他人的好处而闻名,当然,郭嘉在军中和朝堂上也是有着响亮的名头的。

    兵部尚书,在晋国也是地位显赫之辈了。

    但是郭嘉在寻常行事的时候,表现的有些狂放,或者是说郭嘉对于一些礼节方面并不是很注重,虽说现在的郭嘉有了很大的改变,在单独与吕布见面的时候,还是会表现出来的。

    对于这些方面,吕布并没有严格的要求,郭嘉也是能够与他说得上话之人,寻常的官员见到吕布的时候,哪个不是恭敬有加,生怕在言行上出现失误而犯下错误。

    皇帝在有些时候也是很寂寞的,他们需要沟通,吕布在成为皇帝之后,明显能够感觉到这方面的事情,但是吕布不想要成为孤家寡人。

    “让朕好好的看一看,尚书府,究竟是隐藏了多少财富。”吕布笑道。

    其实郭嘉暗中收受其他官员的好处,是得到了吕布的同意的,执掌督察院的田丰,对这样的情况也是了解的,若不然的话,以田丰的性格,恐怕早就闹起来了。

    晋国的法纪严明,多少官员就是因为违背晋国的制度而受到了惩处,即便是放到晋国重要的官员的身上,也不能得到改变,若是有的官员因为地位的显赫而没有受到惩治的话,就是给其他官员一个不好的榜样。

    熟悉情况的,对郭嘉这样的举动,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但是不了解内幕之人,会认为这是吕布对郭嘉的纵容。

    吕布是晋国的皇帝,自然不需要在这样的事情上多做解释。

    至于说晋国不明白真实情况的官员,想要通过给郭嘉送来好处,得到地位上的提升,迎接他们的将会是督察官员的惩治。

    而在晋军统治西域诸国之后,前来长安的西域诸国使者就更加的多了,他们想要在城内走动也是缺乏门路的,若是他们打探消息的话,往往就会找到郭嘉的头上,谁让目前李肃不在城内呢。

    金银珠宝和一些物资,郭嘉交到了国库之中,酒水的话,郭嘉则是留了下来,谁让郭嘉是好酒之人呢。

    “既然来到了在下的府邸,其他的不说,酒水方面肯定管够。”郭嘉豪爽的说道。

    典韦道:“圣上,末将可是听说,在奉孝的府邸上有着当年并州酿造出来的第一批晋酒。”

    “二哥,不能这样吧,在下的府中可是只有两坛了。”郭嘉大喊大叫道。

    所幸的是大厅之内只有着他们四人,若是让府中的下人看到堂堂晋国的兵部尚书竟然会是这般的姿态,不知会有着什么样的想法呢。

    关键这还是在吕布的面前,意义上就更加的不同了。

    在皇帝的面前,但凡是晋国的官员肯定是要小心翼翼的,唯恐因为言行上面的失当而得罪了皇帝。

    “奉孝有什么好酒尽管拿出来,朕那里可是珍藏了不少的佳酿。”吕布笑道。

    提及吕布珍藏的佳酿,郭嘉露出了笑意,在座的皆是好酒之人,珍藏一些美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吕布是晋国的皇帝,得到的美酒自然不是下面的官员能够比拟的。

    但是想要品尝到吕布珍藏的美酒,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现在有了吕布的许诺之后,郭嘉肯定会前往皇宫一探的,为了美酒,郭嘉的脸面有些时候是很厚的。

    并没有太过精致的菜肴,但是四人开怀畅饮。

    觥筹交错,你来我往,吕布也没有端起皇帝的架子,与三人喝起酒来也是极为豪爽的。

    一坛坛的酒水被搬了上来。

    四人皆是喝的酩酊大醉,典韦在喝醉之后,与吕布和郭嘉说了很多的话,有些事情,也是典韦压抑在心中很久的事情。

    当典韦提及巡视队伍之中发生的事情的时候,也是悲伤不已的,作为吕布的亲卫统领,刺杀成功这样的事情,是他所不能原谅自己的。

    有着黄忠和郭嘉在一旁劝说,典韦也好受了很多。

    巡视队伍之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但是在事情发生之后,不能总是沉浸在其中。

    典韦是一名优秀的将领,保护吕布多年,未曾出现过太大的过错,仅此一点,就值得军中的将领和朝中的文官敬畏了。

    亲卫统领,必须要时刻保持着警惕,寻常时候,典韦甚至不敢过多的饮酒,因为他有着职责在身。

    今日的典韦也是彻底的放开了。

    次日,吕布悠悠醒来,貂蝉在一旁伺候。

    见到貂蝉伏在床榻上睡着了,吕布想要小心翼翼的起身,不惊动貂蝉,不想一个不小心,将貂蝉惊醒。

    “啊,圣上,您醒了。”貂蝉睁开双眸之后,急忙起身道。

    吕布笑道:“有劳蝉儿了,朕不过是喝醉了罢了。”

    “圣上以后切莫这般饮酒,当以身体为重。”貂蝉道。

    吕布笑道:“朕也是难得有放松的机会啊。”

    通过吕布的言辞,貂蝉似乎是察觉到了更多的东西,吕布的一名妃子和皇后先后离去,这样的事情对吕布可是不小的打击,在皇后仙逝之后,至今皇后的位置仍旧空缺着。

    朝中的官员也曾在吕布的面前提及这件事情,皆是为吕布推脱。

    对于严兰,吕布是有着深厚的情感的。

    今日的吕布,给人的感觉很不同,仿若是从以往的悲伤中走出来了一般。

    “只要圣上能够好好的,哪怕是让臣妾付出再大的代价,臣妾也是愿意的。”貂蝉道。

    吕布拉住貂蝉的玉手道:“蝉儿这般乖巧的女子,朕能够得到,乃是朕的福分也。”

    “只要你们能够好好的,就是朕最大的欣慰了。”吕布将貂蝉揽入怀中,低声道。

    感受着吕布温暖的胸膛,这一刻貂蝉无比的安心,之前看着吕布伤心,貂蝉的心中也是很难受的,恨不得为吕布承受这份痛楚,所幸的是吕布能够从这样的悲伤中走出来。

    温存良久之后,貂蝉面色微红的说道:“圣上,天色已经不早了。”

    “无妨,朕今日身体不适,就陪伴蝉儿。”吕布笑道。

    自从成为晋国的皇帝之后,吕布的生活在一些臣子的眼中或许是安逸的,实施情况却不是如此,一国之君,终究是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处置的,而有些事情的处置上,必须要小心谨慎,否则的话,就会有更多的问题出现。

    在对待晋国百姓的时候,吕布的态度是宽厚的,就是因为吕布如此宽厚的态度,会引发更多的问题,但是吕布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让百姓过上更加稳定的生活之后,对于晋国的整体发展才是最为有利的,或许在最开始的时候,会有着一定的困难,当晋国真正取得发展的时候,也就是晋国的底蕴变得更为强大的时候到了。

    晋国的发展模式与以往朝代是有着很大的去区别的,正是因为发展模式的不同,之后在取得的成就上,也不是以往的朝代能够比拟的,晋国之所以能够如此快的从战争中得到缓和,与晋国的策略也是有着很大的关系的。

    不去惊扰百姓,百姓需要缴纳赋税,但是赋税在百姓的承受范围之内,随着晋国商人的越来越多,百姓也会有更多赚取金钱的门路,这样的情况也是吕布最为乐意看到的。

    百姓富有之后,国家才会真正的强大。

    难得享受这般舒适的日子,美女在怀。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guonei/20201024/18930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