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一个妈妈三个爸爸国语

导读:“什么?”“你完全可以选择换一种方式追求自己的幸福的,可为什么偏偏是拿我当筹码?”乐乐抿着嘴,都特么快笑出来了,这时候作为受害者的她竟然还能笑出来,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小欣歪着脑袋接着说:“哪怕你把我生下来了,为什么这么自私的守着秘密,哪怕你...

【图】一个妈妈三个爸爸国语

    “什么?”

    “你完全可以选择换一种方式追求自己的幸福的,可为什么偏偏是拿我当筹码?”乐乐抿着嘴,都特么快笑出来了,这时候作为受害者的她竟然还能笑出来,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小欣歪着脑袋接着说:“哪怕你把我生下来了,为什么这么自私的守着秘密,哪怕你告诉他也好,最起码我能低声下气的生活下去。”

    马建国终于小月风情万种的一股风给吹倒了,此时正躺在地板上,狠狠的盯着小强,那眼神,绝对带有杀气!

    夺妻之恨,也就罢了。

    特么的养了十九年的孩子不是自己的,苦苦憋屈了十年之久,放哪个好老爷们身上也承受不了!

    男女承受力可是大不同的。

    小欣先是

笑然后哭,又哭又笑,五官都特么纠结到了一起。

    本来还是风韵犹存,现在可倒好,整个一娃娃被踩了脸,又脏又扯。

    乐乐盯着小欣,盯着自己的母亲,看那意思是想从眼睛里读出点台词,我就纳闷了,眼睛里能有啥台词?

    那儿唯一能有的就是眼屎!

    “我是你的妈妈,我想给你带来幸福的生活,我要让你开心快乐的生活下去,我也不想,真的不想这样的。都是他,都是他!”

    小欣指着被余生抽掉牙的小强,眼神里充满了怨恨。

&nbs

p;   “一开始就错了,一开始就不应该生下我。”

    乐乐就像广播里的主持人,话语里没有过多的感情,依旧很淡然。

    转身看了看身后金诺,环视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笑了。

    “我昨天想了一万种可能,但现在并没有什么感觉,真的没什么。诺诺,我们走吧。”

    “黑梅,你竟然将增气丸送给了你的学生!”黑沙皱着眉,愤怒的说道:“吞了这东西,的确是能短时间内大幅提高实力,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难道你就不怕撑爆他的身体么?”

&nb

sp;   “呵呵,撑爆又如何?”黑梅冷笑道:“我只要他能成功把分数得到手就行了,至于他是死是活,我为什么要管?反正这样的棋子,我很快又能再度培育出一个。”

    “黑梅,你为了提升实力,可当真是无耻至极啊...”黑沙一脸嘲讽的看着黑梅,语气之中满是讥讽。

    “嘁。”黑梅冷笑一声,不可置否的道:“事实上,就算他此次不死,他也活不久了,他在成长下去,说不定会威胁到我,所以,适当的时候,我会亲手了结他,当然,看在他帮助我这么多的份上,我会让他没有一丝痛苦的死去。”

    黑沙一脸厌恶的看着黑梅,道:“可以,你尽情的这么做吧,这次新生,算是栽在你这混蛋的手里了,不过,若是上级追查下来,那你定要负大半的责任,到时候,我看看你能否像现在这样泰然自若。”

    闻言,始终一脸淡然的黑梅,脸色终于变了变,她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也并未多说些什么,既然事情已经做了,那还谈什么后悔?反正上级追查下来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只要这次萧强能取得大量的分数,那自己的实力说不定更能提升一步。

    她已经实现嘱咐过萧强,若是有机会,就在杀光新生之后,顺便横扫了老生,而这机会是什么意思她和萧强自然是心知肚明,那就是吞服增气丸之后。事实上,吞服了增气丸的萧强,短时间的确具备了相当强大的力量,那股力量,足以站在本届对抗赛全体学生的顶点,不论是新生,还是老生。

    若萧强能够赶在身体承受不住之前,杀光全体学生,那他这次能获得的分数,必然会达到一个极端恐怖的地步,想到这里,黑梅的呼吸急促了许多,如果真能如她盼望的这样,那她获得的好处,将会让她的实力瞬间提升到超越黑沙的层次

,说不定甚至能一举突破至二星鬼师!

    “真是令人陶醉的力量啊...”

    感受到体内磅礴的鬼气,萧强的脸上泛起一抹病态的红晕,他双臂展开,陶醉的说道。

    “你做了什么?实力怎么增强到这种地步了?”王少炎面色骇然的看着实力正在不断暴涨的萧强,眼中流露了一抹震撼之色,半晌后,他回过了神,脸色难看的道:“是那个黑色药丸?!”

    “呵呵,看来你还不蠢,本来我是不想用的,因为我东西我只有一个,我舍不得。”萧强眼神冷漠的看着王少炎,森然说道:“不过,为了杀你们,也值了,只是,为了偿还我的损失,得拿你,以及所有新生的命来偿还...”

    “大言不惭。”王少炎冷笑了一声,然后道:“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何实力暴涨到如此地步,但我想,你实力的提升,应该只是暂时的吧?等你这药效结束,那你还是一个废物!”

    “呵呵,你觉得现在的你,还有资格说这话么?还想等药效结束?你高估你自己了,在我这药效结束之前,我足够杀死你了。”萧强面无表情的盯着王少炎,缓缓说道。

    “痴人说梦!”王少炎冷笑道,不过话虽这么说,他现在并未轻举妄动,而是一脸凝重,全神贯注的看着萧强。

    正当这时,萧强动了,他猛地挥出一拳,这一拳,夹杂着汹涌的鬼气,以一个惊人的气势,狠狠地砸向了王少炎。

    见状,王少炎脸色微微一变,而后双手立刻挡在了面前,与此同时,萧强的拳头也重重的砸在了王少炎的手上,这一拳直接将王少炎掀翻在

了地上,还没等王少炎缓过来劲儿,萧强抬腿就是一脚,重重的踹在了王少炎的身上。

    “噗嗤!”王少炎直接搽着地面滑了十几米,而后才缓缓停下,他从地上艰难的爬起,而后一口鲜血就是狂喷而出。

    “炎哥!”

    我一脸震惊的看着萧强,从刚才开始,我就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这萧强的实力怎么就突然暴涨了这么多??不过,虽说我不清楚他实力为何暴涨了许多,但我却能感知出他此时的实力已经远超了王少炎一大截

    “不用担心我,先想办法解决掉你们面前的对手!”王少炎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对我说道。

    闻言,我只能点了点头,然后使出全力对付眼前的敌人,若是连他都解决不了,那我定然是无法帮到王少炎的。

    “梁慕,你去帮他们三人解决掉那群新生吧,王少炎这边,我一个人就够了。”萧强看向那个同样一脸惊骇的看着自己的梁慕,淡淡的道。

    “啊?哦哦,好。”闻言,梁慕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先前萧强和王少炎的战斗他看得一清二楚吗,王少炎根本就是被压着打,所以梁慕此时并不担心萧强不是王少炎的对手,于是他猛地冲向我们这里。

    我们这边压力本来就特别大了,现在又加了一个实力更强的梁慕,我们的压力就更大了。

    见状,江辰喊道:“我来对付他!”说完,江辰和身边的徐雪说道:“这人就交给你了。”

    江辰和徐雪先前虽说对付的是三人之中最强的壮硕

青年,但在他们二人的联手之下,壮硕青年节节败退,而现在更是凄惨的不成样子,已经奄奄一息,马上不行了,所以就算是徐雪一人,现在也足以应付的了他。

    “呵,竟然主动迎上来,小子,胆识不错。”手持长剑的儒雅青年梁慕笑了笑,阴冷的说道。

    “江辰,能应付的了他吗?”我问道。

    “难!不过缠住他应该不成问题,但也顶多五分钟,可能我连五分钟都撑不到。”江辰面色凝重的盯着面前的梁慕,说道。

    连实力最强的江辰都这么说了,那恐怕眼前的梁慕,没人能对付的了了,当然,这个没人对付的了,是指单打独斗,虽说一人应付不了,但若是两人,三人呢?这总可以了吧。

    于是我和林淮说道:“林淮,能帮我拖住这混蛋一会儿么。”

    “好,交给我吧!”林淮笑了笑,说道:“虽然不知道你要去做什么,但现在开始,这小子动不了你一下。”

    “谢了兄弟。”我点点头,然后立刻奔向徐雪,现在徐雪对付的那个壮硕青年虚弱的狠,我若是腾出手来和徐雪联手起来,迅速击杀他不成问题。

    “你怎么来了?”见我过来,徐雪有些诧异的说道。

    “迅速杀了这个小子,然后你去支援江辰。”我言简意赅的说道。

    “好。”徐雪也是痛快,直接点了点头,攻势更加的迅猛。

    这壮硕青年在先前和王少炎的战斗当中

,本就消耗了大量的鬼气,然后还受了点不轻的伤势,然后又让江辰和徐雪缠上了,这就又消耗了不少鬼气,而他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重,现在,我又再度出手,和徐雪一起联手对付他。而经历了三波攻击的壮硕青年,终究是敌不过我们,最后死在了徐雪的长剑之下。

    杀死那个壮硕青年之后,徐雪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赶去帮助江辰了,而我也回到了林淮身边,一起应付冯晋。

    我能看出来,冯晋迟早要被我们耗死,而叶雨幽和萧雨婷那边,也是略占上风,至于江辰那边,由于有了徐雪这个强力军的加入,短时间也不会轻易溃败。

    但是,这依旧说明不了什么,此次战斗的胜负,决定权不在我们这儿,也不在众多新生那儿,而是在于萧强和王少炎之间。

    而现在的情况,显然已经糟糕到了极点。

    因为,不远处的王少炎,伤势越来越重,看样子是支撑不了多久了。等他倒下之后,再也没有人可以抵挡的了实力大增的萧强,而到时候,我们新生的命运只有一个...那就是全军覆灭!

    实力大增的萧强,必定不会放过我们这些新生,到时候,必定是血流成河。

    眼前,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死局...

    空旷的草地上,错落有致的十间小草屋,看上去,就让人想起“世外桃源”的美妙。而眼前蓄势待发的十名军士,则在整个画面中显得格格不入!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妈的看来这句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某一刻,就在

靳商钰三人看到那个不算太大的庭院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是想起了这句曾经的名言。

    当然了,这“曾经”也就是现代社会而已,再怎么说,这可是大晋朝,说白了,这句名言还没有诞生呢!

    “不好!有人来了!保持警惕!美女,快到哥的身后!”

    “大哥,不会是那些军人出现了吧!”

    “就是他们,看来他们就驻扎在茅屋的后山之地!”就在靳商钰与追风快速的交流着的时候,从茅屋的两侧已然飞射出十条身影!

    从他们的身法上来看,就知道这些人不简单,根本不是普通的军士!

    “来人止步!”

    “哦,我们是来拜见陈老的!还请几位通报一下!别别别,我们就站在这里!快把手中的家伙辙下去,怪吓人的!”

    “拜访,恐怕是来逼宫的吧!说,是谁派你们过来的!”

    “妈的,真是气死个人!老子都说是来拜访的,你们却这样的无礼!真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不成!”就在对面的人一点情面不给的时候,靳商钰的心里早就起了怒意。

    不过,就在靳商钰想要发作的时候,他的身后也是传来了大美女段云烟的声音。

    “钰哥,别急!也许他们是误会咱们了!不如说清楚,也许还不至于发展到动武的份上!”

    “好!丫头,什么时候,你竟然这

样的会说话了!”

    “说什么呢!本姑娘什么时候不会说话了!”看到靳商钰竟然这样说,段云烟也是狠狠的在靳商钰的腰间掐了一下。弄得靳某人痛的想喊出来吧,又怕对面的人笑话,最后只好强忍了下来。

    不过,这样的画面是逃不过追风的眼睛,所以可想而知此时靳商钰的尴尬之态。

    “你们,你们三个在嘀咕什么呢!还不快说,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个,这位军爷,你们可能真的是误会了!我们就是外地的老百姓,听说这里就是陈老的家,想过来拜访一下!毕竟像他老人家的这种大善之举,已然是很少见了!”

    “哦,小丫头,你说你们不是晋阳城来的人!”

    “军爷,当然不是了!说白了,我们就是仰慕陈老的为人,才大老远过来的!难不成,我们想见见这位大善人还有错吗!”

    “那到是没有错儿!可,可咱们家主人的性格就是这样的!直说吧,他这些天是不见客的!不管是谁!”见段云烟一口一个“官爷”的叫着,那些站在茅屋之前的军士也是变的缓和起来。

    但从他们的话语中也是能够听出来,人家这位大人物根本就不想见客!

    看到这样的情景,靳商钰在佩服段云烟的机智的同时,也是笑呵呵的说道:“几位!难不成你家主人现在身体不舒服,还是说他有什么不方便见客的原因!可否告知一二啊!”

    “这个,其实,我家主人一切都好!只不过,这些天,他在这里闭关研究书册!反正是一些很是深奥的东西,我们也不太懂!还请三位退去吧!”

    “什么,他竟然在这里搞创作,不会吧!难道,难道真的是他!”

    “大哥,你说的是谁啊!”

    “这个啊!你们可能还不知道!看来有意思的事儿要发生了!”就在那追风还想追问的时候,靳商钰也是若有所思的说道。

    其实,此时不仅仅是追风与段云烟吃惊了,就连对面的十个军士都有些吃惊了。

    因为靳商钰的话太过诡异了,至少对于他们来说是这样的。

    “那个,既然你们家主人不方便见客,那,那你们总可以把他的名字说出来吧!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大老远过来的,总不能让我们一点收获都没有吧!”说到最后,靳商钰也是把眼神投向了茅屋前的军士。

    也许是看到靳商钰三人的诚意,也或许是段云烟的主动示弱,总之就在靳商钰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对面的军士中,也是有一人缓缓的说道:“这个吗!其实,其实我家主人也是不想太多的人知道他的!但你们既然这么有诚意!不妨就告诉你们吗!”

    “这位军爷,咱能不能不这样啊!直说吧!我们都听着呢!”见人家把话说的这么长,站在靳商钰身旁的段云烟也是笑呵呵的说道。

    “好吧!既然这位姑娘这么着急!我就说了,其实我家主人就是当朝的治书御史大人,姓陈名寿!这一回,你们可以走了吧!”

    “妈的,还真是他啊!这也太那个了吧!陈寿,这可是《三国志》的作者啊!真是太激动了!不行,怎么可以走呢!遇到这个大人物,要是不上前请教一下,那才叫失误呢!”一经证实这个大人物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大文豪陈寿,靳商钰也是从心里的激动。

    

毕竟,作为一个现代人,特别是一个对于三国历史还很追捧的理工男,要是真的遇到了《三国志》作者的本人,说什么也要见上一面的。

    不过,靳商钰突然间的情绪变化,也是让追风与段云烟很是不解。

    这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因为在他们的眼中,一个小小的治书御史又算得了什么,说白了,不就是管理书册的小官吗!

    然而,他们怎么能够知道此时的靳商钰的心里变化呢!

    稍稍平稳了一下心情后,靳商钰也是再度开口说道:“几位,太谢谢你们了!竟然真的是老子的偶像陈大人!看来老子的判断是没有错的!麻烦你进去通报一下,就说朝廷督办使、四品奋武将军靳商钰求见陈大人!”

    “什么,你竟然是朝廷的人!还是督办使!不可能,为何之前不说!难不成这里还有什么阴谋!”

    “阴谋!我靳商钰能有什么阴谋!刚才不说真话,你们把我们说的话当成了真话,现在老子以诚相相待,你们反而说老子说假话!看来这世道,就应该说假话啦!陈大人,不会,你也在这里研究着一些假话吧!要是真的是这样,那后世之人可就吃大亏了!”说到最后,靳商钰也是把眼神投向了那十间不算太大的小草屋!

    实在是意料之外,色鬼竟然还有这点手段,这会儿附了晴明雪的身,想撕符逃跑。

    等我们所有人反应过里来,准备去追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了。

    因为那家伙忍受着符咒的克制疼苦,硬是借助晴明雪的身体,一把就扯下了符咒。

<

p>    符咒刚落,这色鬼猛的拉开门栓,然后拼命往外冲。

    “站住!”我大喊一声,急忙往前追去。

    风雪寒和杨雪也是怒不可言,没想到最后时刻,竟被这色鬼摆了一道。

    也迅速跟上,沿着楼梯口往下追去。

    此时虽然是白天,但那色鬼躲在了杨雪的身体之中。

    阳光对他的伤害,这会儿降到了最低,加上这会儿已经五点。

    如果再拖,等太阳下山,那情况就会对我们非常的不利。

    不仅如此,我现在还有一点担心的。

    那就是这家伙一旦逃跑进了影视城,另外找到某个阳气低的人附身,那么我们想要再找,可就不容易了。

    所以,必须在这个家伙逃如影视城,混入人流之前,提前将其抓住。

    楼道里不断响起急促而且沉闷的脚步声“咚咚咚”,我们几人拼命往前追。

    色鬼控制着晴明雪不断在前面逃,距离不算太远,五米上下。

    没一会儿,我们便追到了落下。

    色鬼没有任何犹豫,和我猜想的一般,直接往影视城的方向逃窜。

    我们三人也是卯足了劲的在后面追,吴惠惠显然跟不上,这刚下楼她便跟丢了。

    因为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没有开发的老街区,巷子非常的多。

    这色鬼在跑了一段之后,直接就钻到了旁边的一条小巷之内。

    见到此处,我们没有任何犹豫,也迅速的跟了进去。

    但是,等我们沿着小巷追进去的时候,却发现晴明雪倒在了地上。

    而她先前手里拿着的金身娃娃,这个时候也不知所踪。

    来到晴明雪身前,我检查了一下,发现那色鬼已经离开了晴明雪的身体,带着金身娃娃不知所踪。

    “小雪、小雪!”杨雪在旁边喊着,同时掐了晴明雪的人中。

    这里是个三叉路口,两边都空荡荡的,无法寻得那色鬼的踪迹。

    我扫了一眼,对着老风便开口道:“老风,你追这边,我这边!”

    风雪寒根本没废话,一点头,随即便和我分开,直接追了出去。

    可是在毫无准备的前提下,闷头想在这种地方去找到一只鬼,又谈何容易?

    结果在这些老巷子里转悠了半天,也没可见到那色鬼的踪影。

    我清楚,这八成是跟丢了。

    想在茫茫人海之中再次找到这家伙,已经不太现实了。

    “该死!”我暗骂一声,一脚踹在旁边的树上。

    棋差一招,没想到在那种情况下,还让这色鬼给逃了。

    而且我们还是低估了这色鬼实力,在一定程度上,我们也有些大意轻敌。

    以为这色鬼道行不高,以为他根本破不了我们的符咒,这才导致他最终抓住机会,通过附身这种手段,撕掉符咒给逃了。

    就在我郁闷无比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

    拿起一看,发现是杨雪打来了。

    见是杨雪,心头又是一震,莫非杨雪那里有线索了?

    结果电话刚一接通,便听到杨雪急促的开口道:“丁凡出事儿了,你快回来!”

    “出事儿了?什么情况?”心里“咯噔”一声。

    杨雪却显得焦急异常,再次回答道:“有人、有人在摄晴明雪的魂,你们快回来……”

    “啥?摄魂?”我正脸都变了颜色,这色鬼没抓住,现在晴明雪又出了事儿。

    我哪敢怠慢,一声惊讶之后,又急忙开口说道:“好好好,我立刻就回来。你先用符咒给她镇住,千万不能让摄魂者得逞!”

    说话的同时,我已经往之前来的路跑了回去。

    等我再次回到刚才的地方时,发现晴明雪双眼翻白,正躺在地上慑慑发抖,一抽一抽的。

    而杨雪,则压了一道符咒在晴雪的胸口,同时单手结印,另外一只手点在上面。

    隐约之中,我好似能感觉到晴明雪的魂魄想要离体,但一直被杨雪的符咒之力压制。

    杨雪见我回来,急忙开口道:“丁凡你回来得正好,快起一道符咒,压住晴明雪灵门,不能让那家伙得逞!”

    “哦,好、好!”急忙回应,都来不及问详细情况。

    但我今天出来,也就几道随身符咒而已

    现在拿来压灵的符咒?没办法,只能咬破手指,用血起咒。

    时间紧迫,我的速度很快。等画好符咒,甩手就拍在了晴明雪头顶上的灵门。

    只要压住这里,就能稳住杨雪的三火,三火不灭,人的三魂七魄就离不了身。

    “丁凡,我数三声,同时起咒。先稳定小雪魂魄!”杨雪秀眉微皱,急忙开口。

    “好!我数一二三。”

    杨雪没开口,只是微微点头。

    “一、二,三……”

    单手结印,随着那个“三”字落地,我和杨雪嘴里,同时喊了一句咒令:“急急如律令,敕!”

    此言一出,只感觉左手掌心的符咒微热,我和杨雪手中的两道灵符奏效。

    而现在施术者道行也不高,在我和杨雪合力之下,本来还在翻白眼的晴明雪,这个时候平静了下来。

    见到这儿,我和杨雪都不由的松了口气儿。

    晴明雪虽然没醒,但此时的她三火稳定呼吸平稳。

    目前也只不过是短暂的昏迷了而已,只要休息一阵子就没事儿了。

    与此同时,风雪寒风尘仆仆的跑了回来:“怎么样?”

    听老风开口,我长出了口气儿:“压了回去,现在无碍了。只是让那色鬼给逃了!“

    “艹!”老风也忍不住骂了一声,显得有些憋屈。

    以前我们对付的,都是些修为强大的厉鬼凶魂。

    可今天,却被一只修为不怎样的色鬼给玩儿了。

    咬了咬牙:“我们把这色鬼想得简单了,这家伙肯定是一名鬼修。刚才摄魂的事儿,八成是他搞出来的。为的就是将我们吸引回原地,防止我们继续追踪他!如今他已经得逞,必然逃出了我们的追捕范围,想要通过现在这种方式再抓住他,已经很难了。”

    “难道这事儿就这么算了?”老风气不打一处来。

    我却冷哼一声:“算了,这怎么可能。不抓住这家伙,咱们这脸就没地儿搁……”

    一股臭气从昏倒过去的姬臣身下传来,看来黑毛犼下爪太重,打得人屎尿都漏出来了,我不能即刻离场,要接受评委调查,所以只得掩住了鼻子。

    几个评委都询问我是不是故意的,我只能老实说出了他下巴脱臼,我自己问过他投降的事情,还说要是我故意的,这小子早就没命了。

    评委又调出了视频,调查之后才放过了我,所有观众都给这场战斗震撼住了,撒纸成兵,养鬼为将,这都是极为厉害的本事,算是大会开赛前的一场精彩大战了。

    担架很快就上来了,几个医生把姬臣抬上了担架扛走了,我看着惨兮兮的姬臣,为他捡了一条命庆幸,不过以后再来,我就没那么客气了。

    下去那票据结账,我再次身家上亿了,这开门红让我心情澎湃,赵茜赢了也很兴奋,拿着一张金晃晃的卡片在我眼前晃了下:“多亏了天哥,我这次赚了好多,回去又能给你做生意了!”

    “什么生意?”我愣了下。

    赵茜笑了笑,说道:“就是伯母的店铺呀,她说想要扩张了,叫我帮她想法子打理下。”

    “哦,原来这样,那真是麻烦你了,可你要是太忙,就算了吧。”我觉得母亲也不用做这些事了,事情差不多了我就把她接到四小仙道观去,让她享清福。

    “我不忙呀,我的风水工作室好久不开业了,我也要去做些什么生意才行,要不然就坐吃山空了。”赵茜说着,却看向了已经开始播放赛事的显示屏。

    “开赛了?”沿着赵茜的目光看去,显示屏上已经有了赛事的名单,赵茜的名字赫然排在了第一位,我吓了一跳。

    赵茜也有些战战兢兢的样子,连手里的卡都差点掉了下来。

    “赵茜,你排第一呀!”李庆和明知故意的说道,他也把款项结清楚了,赚得脸都红了。

    张小飞哭丧着脸,他不大淡定,还觉得赚少了:“天哥,你下次上场前提前给个准信呀,我好把全副身家都压进去,我刚给老祖宗电话了,她现在正变卖房产要我压你。”

    “这……好吧,以后我开赛你们压我好了。”现在盒子和古籍都没见着,交易会也没开始,比赛还是要赢下去的,这次有了上亿的资金,我还得再赢下去才行。

    “茜,你如果觉得赢不了,就直接宣布投降就好了,千万别逞能了。”我再次的提醒她,怕她意气用事。

    赛前的走秀开幕式已经在昨晚举办过了,人家世家的根本不带我们散修玩儿,自己办过了,现在九点了,直接就是开场。

    巨大的屏幕快速的在八个场景中切换着,最后停留在了一片森林中,这场对决是在森林的场景中。

    原来并不是要像刚才那样斗法对轰,还是有遮掩物的,照顾了一些靠智慧和诡道取胜的世家。

    “好,那我过去了。”赵茜点头后,把金卡给了女侍者,低声了说了一个数字,具体多少我没听清楚,不过看女侍者的表情,应该是不少的,也不知道下的是谁。

    连对手的没研究过,就知道自己能赢?还是她要赌自己输?可按照双方的实力,赵茜比对方差了一筹,赌注比例并不高,赢不了几个钱。

    赵茜下完了注,在服务员的引领下上了一辆车子,并前往比赛的场地。

    会场外围是八个赛场,有森林,有沙地,也有人造的废墟,楼房,甚至河流,乱葬岗,一应俱全,这样的场地必然会有了许多不可预见的?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guonei/20201024/18930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