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秦浩林冰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嘿嘿,你担心我了吧?”我笑嘻嘻的问道,蓝苒微眯双眼,说道:“有话快说。”“孙三当家请我去看剑,说会优惠我一把,我这不是进来禀明一声再去嘛,总不能让你时时牵挂不是?”我靠近她笑道。“没事找事,爱去就去,我才不会担心你,对了,你进来,该不会是...

【荐】秦浩林冰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嘿嘿,你担心我了吧?”我笑嘻嘻的问道,蓝苒微眯双眼,说道:“有话快说。”

    “孙三当家请我去看剑,说会优惠我一把,我这不是进来禀明一声再去嘛,总不能让你时时牵挂不是?”我靠近她笑道。

    “没事找事,爱去就去,我才不会担心你,对了,你进来,该不会是找我要钱的吧?”蓝苒一副看透我的样子,很快从袖袋里摸出了一大袋的天道散来。

    “这么多?蓝前辈这是区别对待我吧?”我一脸感动,蓝苒脸上微红,轻哼道:“胡说什么?之前比赛断的佩剑,你加入我地黄,总不能不赔你一把,至少也得比之前的要好吧?而且说过了到孙家后给你换一把的,如今不过是兑现承诺,什么叫区别对待?”

    “蓝前辈……蓝首领……蓝姑娘……苒儿……你待我真好。”我连换称呼,伸手去接这袋天道散,但蓝苒直接就缩手回来,嗔怒道:

“叫我什么?”

    “苒儿?”我笑嘻嘻的说道,蓝苒瞪了我一眼,手背直接磕到了我的额头上:“看你是不想要天道散了吧?还不谢过首领?”

    “多谢苒儿首领。”我嘿嘿一笑,一把将一大袋的天道散抓了过来,蓝苒气得想要站起来踹我,我连忙跳开,说道:“你别站起来了,赶紧打坐休息吧,放心吧,外人面前我不会乱叫的。”

    “在这也不许!”蓝苒生气的说道,我连忙说好,关门就出去了。

    孙达练一看我手中提了这么一大袋,就知道是天道散了,说道:“呵呵,真想不到蓝首领对侄儿如此器重,要是小女也能够如此,我就老怀宽慰了,

可惜呀,小女这性情,哎……”

    “孙叔叔何忧?小侄对孙姑娘可是一见如故,看在叔叔的面子上,必然时时在蓝首领面前美言的。”我笑道。

    孙达练两眼一亮,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还一边拉着我飞向他的府邸,一边说道:“小侄就是会说话,叔叔这不也是担心嘛,不过蓝首领也算颇为照顾小女,听闻小女加入了地黄后,可是能有什么办法进入无止境?”

    “正是如此。”我笑道,孙达练高兴之极,又道:“那这剑……我可就不能收钱了,这样吧,小侄一会你觉得哪把剑趁手,便直接取了用便是?”

    “这如何能行?”我一脸的吃惊,随后狡

黠一笑,把手中故意提着的天道散直接放到了孙达练的手中:“不给钱,孙叔叔怕是要用一把普通好剑来打发小侄了,所以这钱叔叔还得收下,这要是不收下,我哪好意思挑好的?”

    孙达练哈哈一笑,说道:“啧啧啧,你这孩子,跟你说话就是舒服,光这点,姓商的得差你十万八千里,那这钱叔叔可就收下了?”

    “赶紧收下,小侄也能把孙叔叔的藏剑阁当自己的家。”我笑道,孙达练拍拍我的肩膀,忙又客气一番。

    到了孙达练的府邸,孙寒希看到我之后,表情难免有些古怪,孙达练把我的来意说了一通,怕是误会了我和她是好朋友什么的,我倒是乐得这误会,反正这孙寒希不爱说话,总不能说不认识我吧?

    倒是让我意外的是,孙达练带我去藏剑阁的时候,孙寒希也跟过来了。

    这一路上孙寒希仍旧是一副不说话的表情,双手还挂握着那把天锁横月,这女娃太不可爱了。

    进入了藏剑阁后,我对琳琅满目的剑早就习以为常,韩珊珊实验室比这规模大不知道多少倍,就是下辖剑阁都秒杀这里。

    当然,孙家有这规模,我惊呼几声配合,也等于是间接先拍马屁拉关系。

    孙达练当然不敢把这些通货给我,引我进入更里面时说道:“斩剑孙家,制剑、试剑、炼剑,我这一房,则以试剑名震极东之地,所以论及藏品丰富,比不上老大和老二一门,不过能够进入我藏剑阁的剑,无不是能够抵住一个品序试剑之剑斩击的剑器,所以别看数量不多,却是同级精锐。”

    我扫了一眼,一副深以为

然的样子,随后看向了孙寒希手中的天锁横月,说道:“可还有能抵受住天锁横月的剑?”

    孙达练一副我说笑的表情,笑道:“有倒是有,不过能够抵住天锁横月的,必须是我孙家的其余两把神剑,这两把剑,现在藏于老大和老二府中,骆贤侄该不会是要为难叔叔吧?”

    我嘿嘿一笑,心道我还真想为难你,照我的规格,确实只有天锁横月这等可比肩双地至尊的剑才能入眼,其他的剑,怕还扛不住我一套八字剑歌呢!

    “老大,炼剑篇作用还是有的,旁的剑祭炼千年的功底,用咱们孙家的方法,三五百年都差不多了,而这等祭炼手法,别家怎么可能会有?”孙达练联合自己二哥抵抗大哥,也是为了稳固家中地位。

    “大哥,你看看,三弟都这么说了,你还敢说只值六、七两?虽然比造剑篇差了那么点急功近利,却也值个近小半斤吧?”孙达开气愤的说道。

    小半斤是个笼统的数量,只要是五两以下都算,这意思大抵是自己拿个五两半什么的,自己的二弟还有,但要多了,可就不利团结了,所以孙达天凝眉看了两个弟弟一眼,也觉得自己不好过分,说道:“行行行,我这炼剑篇,五两半,你这个四两半,这可以了吧?”

    其实我听说孙家祭炼神剑竟能够五百年祭炼上千年的功底,已经是吃惊地不行了,毕竟这种是水磨工夫,虽然各家都有缩短祭炼的本事,但却没有这么厉害的。

    祭炼的年限,其实是个能量单位,好比吃仙果增加个几百年的修为之类的法力概念,而且,如果是祭炼一千年真的要二十四小时都祭炼,那本就不可能,仙家也要游历天下,冥想别的法术,怎么可能都放在祭炼宝剑上?所以影响

这个时间成本值的,正是祭炼的法门和剑的品序。

    剑的品序越高,祭炼法门需要越强大,而品序越低的剑,用高级的祭炼法门,这祭炼年限单位增加越快,好比一把祭炼千年的仙剑,用孙家法门,怕几十年都出来了,而一把神剑,确实是需要三五百年也说不定。

    当然,影响这个年代值的,还有祭炼时的力量,如果祭炼的法门足够强大,剑能够抵受的能量越高,理论上也不是不能提升速度,所以说,这是一门非常深奥的功夫,别说是半斤,在我心中能够稍微增加一些的,怕几斤我都能够接受。

    可惜,孙家不知道我底子会厚到天下第一的程度。

    “这一斤……还请两位前辈自己分一分,我只管收,却不敢去品评它们哪一个重要,至于那《炼剑古法旁门心得汇总》,在下虽然也想要收了,可先天之精可没有多余的了,只能是……唉。”我苦叹道。

    孙达开知道自己这本炼剑篇四两半是跑不掉了,哪还顾得着剩下那本卖多少?能卖出去一份就挣一份的钱,所以连忙说道:“这《炼剑古法旁门心得汇总》固然不错,当然比不上炼剑篇,这样吧,一两的先天之精骆贤侄应该还有吧?”

    我犹豫似的看了一眼孙达练,一副怕是要凑一凑的表情,吓得孙达练连忙说道:“贤侄呀,别说你只是认了我家寒希为义妹,还没娶我家寒希,就算你现在把老夫娶了,老夫也不能白给你试剑篇呀!你可有余下五两先天金精给叔?没有的话,这义妹也别认了!”

    “当然有余下,不过试剑篇听说是最难学会的,小侄恐怕只能拿出三、四两赌赌运气,就看看有生之年能否学会了……”我一脸尴尬,几位继承者都是第一次见自己的父辈怎么疯狂,当然,对于先天

之精,他们也是非常在意的。

    “四两!最少了,这已经是叔给你最优惠的价格了!少于这个数,你就是把叔骗得嫁给你,也休想!”孙达练一脸的悲壮。

    “行!不管怎么说,这三篇重要的传承都免不了,贤侄就先买下这试剑篇……”我连忙先取出了四两先天之精,交到了孙达练的手中,孙达练也二话不说,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牌子交给了我,还说道:“贤侄呀,叔也不会亏待你,出了试剑篇,叔还把历年来的心得体会都写了个副篇,可不像是二哥这古法旁门心得汇总都另收你钱,你是赚大了,明白?”

    我一脸感动,连忙说道:“三叔,多谢你了。”

    孙达练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长辈应该做的表情,而孙达开脸上有些挂不住,说道:“半两给你……算是贱卖了……毕竟我三弟女儿跟你沾亲带故,我又不沾亲……”

    我连忙掏出了一斤半两,干脆之极的递给了孙达天和孙达开:“小侄如今已是两袋空空,只想要几位前辈到时候造剑之时,能够如传授自家孩子一般传授小侄便好。”

    孙达天接过了先天之精,连忙说道:“放心,我孙达天说到做到,既然骆小侄如此的真诚,我绝对不留余力,倾囊相授!”

    “嗯,贤侄放心便是了,不过那其他的材料,应该还有吧?”孙达开也跟着保证,只不过那是顺便的,主要还是材料的问题。

    “前辈们尽管放心吧。”我说道,心里当然知道他们的势利,只不过把越高级的材料给他们,他们也将发挥出更深邃的用法,也是对我又好处的,毕竟读万卷书,有时候还不如行万里路。

 &nb

sp;  孙家三兄弟三兄弟立即就去嗑药准备了,毕竟恢复不是一时半会的,现在大半天都过去了,我不能让周臣继续看门,蓝苒还是得自己亲自来守护才行体现出责任感。

    从后山回来后,我就直奔蓝苒的后院,周臣上下打量我,说道:“倒是没想到骆小友你在哪儿都混得风生水起,连孙家三兄弟,竟也待你如贵宾一般。”

    “呵呵,周老说笑了,孙家那是看在蓝首领的面子上,还有之前那点先天之精。”我笑道。

    “倒是贪财的三兄弟,不过骆小友你这旁门左道虽然好,却容易耽误了修炼,还要谨慎取舍,不要因此荒废了正事。”周臣也不免提点,并且看向了商珺别院的位置。

    我连忙感谢一番,并一副恭送他离开的样子。

    感受了下,蓝苒的气息恢复很快,这半天时间,竟把气血理顺了,这已经是一大进步,不过想要完全恢复,怕殷化一他们跑回这里汇合,都未必能够。

    我开门看了一眼蓝苒,发现她确实还在恢复之中,也就不再打扰她,毕竟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把孙家的造剑篇、炼剑篇、试剑篇都一一消化掉。

    这孙家造剑的本领虽然不能说天下第一,但其成长性和可能性确是独步天下,特别是给了对胃口的人时,发挥的效果也是难以想象的。

    造剑篇所需要的剑法,我已经具备了,剑法的高度甚至还远超孙达天,而打造兵器用的工具也有了,那就是沉天锻铁,那可是孙达天赖以为生的‘锤子’,用它来舞剑,什么金属都能打成面粉。

    

;至于炼剑篇需要使用到剑歌,我自称九重天第二,怕第一也无人敢认领,所以炼剑篇所用来造剑的部分,我肯定也能独自胜任,至于祭炼部分,这需要积年累月的针对性练习,我并不强求能够立即达到。

    而试剑篇就更考验技巧了,也是目前我需要全心全意主攻的方向,没有这个,锻造出的剑弱点太多,根本不堪使用,不过即便这个没办法的一时间掌控,我其实还有备选。

    那就是孙寒希了,这姑娘居然比她父亲孙达练还夸张,如果不请她来监督炼剑,那岂不是暴殄天物?

    除了帮两个弟子造剑外,其实我也想要给自己造剑,因为萧剑岚独自制造出了紫剑,对我的冲击力太大了,劫天神剑的无力感,我不希望再去体会,即便无法制造出紫剑这等神兵,如果通晓孙家这三套法门,凝聚神剑剑胚的时候,应该也能根据炼剑篇让劫天神剑弱点减至最少。

    “二哥,看你这话说的,我是亲眼所见,岂可能是假的?”孙达练还是兴奋难抑,仿佛着先天之精都成他的了。

    “骆贤侄,这先天之精真的在你手中?”孙达天咽了口唾沫,我暗道一窝的狐狸,真是难得孙寒希竟是个闷葫芦了,不过眼下这情况我敢说没有,怕要给群殴了,所以立即把刚才的先天之精取出,并倒入了玉盒里面,也方便让这窝狐狸‘欣赏’。

    极东之地的贫乏超乎我的想象,孙达天哆哆嗦嗦的捧着这先天之精,两行老泪不迭的掉下来:“天呐……父亲呀,您在天之灵看到了么?这是先天之精,而且这么多……当年你寻遍极东之地却不得一毫,那把剑也就锻造出了雏形你就仙游了……”

    “老大,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孙达开连忙伸手去接盒子

,却给孙达天转身间接拒绝了,一副老大我都没摸够你凑啥热闹的表情,把孙达开钓得是郁闷不行。

    孙达练一脸的慎重,说道:“大哥,骆贤侄想要用这个换你手里的沉天锻铁,还有二弟手中的陨星百炼。”

    我瞪大眼珠子,暗骂老子什么时候跟你这么说了?不过按照这天锁横月的质量,另两把应该也不差才对,而且锻造有风险,一次不同一次,先天之精也不是万能的,锻造一次就需得放一次,放了就不好拿出来了,所以成品也是相当昂贵的,一两的先天之精也算能接受,虽然要肯定要亏一些。

    孙达天一听这话,故作沉凝轻咳的看了一眼老二,说道:“老二,你知道我最近正在打造剑器的关键时刻,若是有了这先天金精,出好剑成品能增加不少的可能,你手中的陨星百炼,要不然拿出来?”

    孙达开一听,沉吟道:“老大,我这陨星百炼,可是祖宗流传下来的,到我这已经祭炼一千七百年了……前途还不可限量呢……”

    “老二。”孙达天顿时露出责怪的表情,说道:“虽然祭炼多年,可底子终究有限,而且此刻正是检验它的时候了,这检验的事,不若交给骆贤侄去吧,听闻他剑力超群,恐怕我的沉天锻铁都是备选,你的陨星百炼也一并和我的沉天锻铁交出去,换了先天金精吧,如何?”

    “那我用何剑?”孙达开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不是不舍得,说那么多,他心里早就痒得跟什么似的了,现在就差老大一口允诺,只要说给他新造一把耐炼的神剑,他分分钟是答应的!

    “二哥,老大炼剑,当然我们都有份不是么?”孙达练连忙是趁机把自己带上,是他先发现了我有先天之精,那就是绝对功臣,怎么能少了他?

    孙达天鄙视了自家三弟一眼,打算说点什么,不过想了想,觉得先搞定这先天之精再说,就先把自己的沉天锻铁拿了出来。

    我一看这沉天锻铁,脸色都微微一变,这东西绝对称得上是很好的神剑了,不但黑沉沉的,样子还跟打神鞭类似,这要是出剑,怕什么剑碰上都得给打折了。

    我现在也算看出来了,这老大是专门打铁造剑的,所以手中兵器叫沉天锻铁,别说是剑能给打折,什么金属在这根剑棍下,都能跟面粉一样打成绕指柔。

    “沉天锻铁,用了何等稀有的硬金,却费尽方法都不能打扁成利剑,无奈出炉后,触之金铁皆崩,时至今日,终于要易手了,骆贤侄,以后好生待之呀。”孙达天把这黑沉剑棍交给了我。

    “多谢孙叔叔割爱。”我连忙接过来,顺便挥动了下,果然感觉这东西非常趁手,材质也是相当不错的。

    老大都做出了表率,老二孙达开也不敢藏剑了,立即拿出了一把纤薄而能量巨大的神剑来,这把剑光彩夺目,果然是祭炼了快两千年,光是上面的力量,怕不是一般神剑能比的。

    老二是孙家炼剑者,这点毋庸置疑了,这一门专门祭炼神剑,手段高超,让这陨星百炼越来越强大,而且易手后,竟没有丢去分毫能量,可见孙家炼剑成精了,这绝对是用水磨工夫赚钱,也不知道他们收费如何?

    看我们收了两把神剑,三兄弟内心的高兴自然不言而喻,毕竟这算是赚了一笔了,而孙达天是个狂热造剑者,摸了摸玉盒,笑吟吟的跟周臣说道:“周道友,我们斩剑孙家和天玄地黄也算是一家了,情谊摆在那儿,只要你在这里的一天,把孙家当成自己的家一般自由就好,在下这手底下还有一些事得去处理,怕就不能陪道友了,要不让寒希带您到处在岛上参观下?”

    “呵呵,老夫也不是年轻仙家了,也不爱到处乱走,孙道友若是有事,尽管忙去便是,老夫自

便就是了,这不是还有二当家和三当家在此么……”周臣笑吟吟的说道。

    结果孙达开和孙达练都很不给面子,两兄弟尴尬一笑,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也……”

    “呃?难道两位也没空?”周臣诧异的问道,两兄弟点点头,这要是不看着老大打铁造剑,岂不是亏大了?那可是先天之精,别自己手上那把给老大放少了,那就亏大了!

    所以别说是纤毫不能少,就是千分之纤毫都得斤斤计较!

    “哈哈……好吧,老夫这不是还有骆小友作陪么?”周臣笑呵呵的看着我,心中当然好奇我怎么会有这等神物。

    结果让周臣心中郁闷的是,我也没给他面子:“周老……我其实也想要看看造剑,这不是图个稀罕嘛,看看热闹,嘿嘿……”

    开什么玩笑?韩珊珊锻造的神剑虽然不错,但大多是慵懒的炼宝仪复制品和改良品,所以她那个绝对弄不出如双天至尊这样的神物,顶多算是改良派,毕竟这家伙太懒了,对新奇玩意还好说,对剑摸得太多了,早发腻了,眼下满世界找新鲜,才不会管炼剑的事情。

    所以孙家这么有底蕴的锻造世家,我怎么可能放弃掺一脚?

    “难道……骆贤侄想要学造剑?”孙达练听罢不免诧异,包括孙达天和孙达开,也有些愕然。

    孙达天继续说道:“贤侄,这造剑是个枯燥的过程,就算是看热闹,也看不出什么来,我们斩剑孙家造剑的手法也有别其他家族,那是因为有独特的心法口诀,以及对各种金铁的独门掌控,你要是真要看,不懂心法口诀,怕只能真如你所

说是看热闹了。”

    我暗道果然如此,刚才看到那把逆鳞锉,我就知道这孙家锻造手法简直堪称神奇,现在算是坐实了我的猜想,也让我更加好奇了。

    韩珊珊不打算认真造剑,我自己打造算了,毕竟我家的弟子少梓和香菱都还缺趁手兵器,别家的剑她们不稀罕用,师父打造的总可以吧?

    “孙前辈,不知道能不能看看?”我一脸的诚恳,孙达天和两位兄弟互看一眼,孙达练拿我的手软,连忙说道:“大哥,骆贤侄是自己人,和寒希熟络得很呢,咱们让他看看有何不可的?况且又不是传他功法。”

    孙寒希一脸躺着中枪的表情,但她无可奈何,这个时候,懒得和长辈们费口舌,免得越描越黑。

    孙达开也连忙说道:“不错,大哥,这先天金精也颇为稀有,不过骆贤侄既然有此等神物,没准也看别的仙家入炉过,我们第一次照着古方使用此等神物,也可找他参考一番看有何见地?”

    “要不男女之间的关系?”我试探性的问道。

    “你想的倒是很美……”蓝苒一脸的笑意,直接站了起来,随后起脚就朝我踹过来,我连忙后退避开,她也懒得跑来追我,说道:“再敢调侃我,可怪不得我下次真的踢你。”

    我一脸笑意,说道:“苒儿,你好好祭炼神剑就祭炼,怎么换舒展筋骨了?要不我给你压压腿?”

    “你来,我保证不踢你。”蓝苒又跨前一步,我只能是全身而退,这姑娘不好逼得太紧,免她生厌,所以我笑道:“行,我投降还不行?”

    “真不知道我是欠你怎么的,净跟你胡闹。”蓝苒这才站住,对我是一脸的无奈,随后提起了手中陨星百炼,对我说道:“算了,剑我就收下了,毕竟无论你我是上下关系,亦或者别的什么关系,为了大业得成,我都无法拒绝这次的交换……不过话说回来,殷化一这一回来,我们就要走了,你在孙家还有什么花花肠子,就赶紧去办吧,趁着我现在还需要恢复,等恢复完了,可就没理由拖下去了,我身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所以没有为你浪费时间的理由。”

    “哦,知道了,我还真有一件事,要看看孙家前辈从头到尾造神剑,那苒儿,我这就不守着你了,但你若是想我了,记得传音唤我,我随叫随到,知道了么?”我温柔的说道。

    “滚。”蓝苒白了我一眼,走出来把门关上。

    蓝苒的重要事情,当然是要救自己的堂妹蓝苋,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蓝苋离着她只有那么一步之遥罢了。

    我把手中的神剑拿起,轻轻的将剑拔出,剑身和剑把相接的位置,有剑痕浅显刻画上‘纤慕’两字,我凝眉用试剑篇的基本观剑法看这两个字,心中顿生一抹怒意,暗道这两个字本来应该是没有的,毕竟哪位铸剑大师会傻到把自己的得意之作手贱划上两个字?这简直是硬生生的让剑多了两个不稳定的弱点。

    “苒儿,纤慕这两个字,你拿到剑的时候就有了?”我隔着门忽然问道,里面的蓝苒并没有半点迟凝,说道:“是呀,有什么问题么?”

    “嘿嘿,没什么,倒是不错的名字。”我笑着掩饰,心下却暗道这应该是商珺自己画上去的了,表现出对蓝苒的爱慕之心,只不过为了不表现得那么明显,所以故意刻画若隐若现,好叫蓝苒发现的时候,也不会太过厌恶他的激进态度。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商珺浪漫的手段,不但把一把本应弱点不多的神剑,硬生生弄成了一把在我眼里等同次品的剑器,还完全没让蓝苒发现,亦或者蓝苒发现了也没太在意,以为这本就是剑铭罢了。

    我冷笑看着这把剑,随后若无其事的挂在了腰间,自己还在剑把上打了个同心结,反正怎么吸引人怎么来。

    而商珺和殷化一那边,平静了一会儿,果然这两货的气息就动了,商珺在前,殷化一在后,气势冲冲的朝着我这儿飞来,经过一天一夜的恢复,商珺果然又有些进境,不过要完全恢复,估计每个一年半载或者别的神药仙药,怕是不可能的。

    我这次倒也没打算让蓝苒帮我,所以去的是靠近周臣那边,孙老三府邸的方向,一来向要问问孙寒希她爹准备得怎样了,二来少不了也要挑一下外交关系,蓝苒虽然已经对商珺有些厌恶,但积年累月下来的信任,还是让她在换剑的时候考虑上了对方的心情。

    看到我往孙达练的府邸飞去,原来飞行中的商珺和殷化一迟凝了下,但似乎乐见我离开蓝苒的保护区,故意等着我站在了孙老三府邸门口,他们才跟着落地。

    商珺站在我身后,第一眼果然就盯着我手中的剑,冷冷的问道:“你敢盗取蓝苒的纤慕!?”

    我回过头,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眼,说道:“人可以没眼光,但不能蠢,你觉得蓝苒有可能让纤慕不知不觉落到我手中?”

    商珺脸色难看到极致,怒道:“那为什么她的剑会在你手中!嗯?!”

    “为什么会在我手中,与你有什么关系?这把剑又不是你的,你这么关心有何企图?”我故意问道,看到商珺如此气恼,殷化一大抵是知道了矛盾点,就说道:“蓝首领的爱剑,我们天玄地黄谁人不关心?骆道友若是不说出个理由来,怕一会引来什么后果,可都是咎由自取了。”

    “殷化一,你这小辈说这话,是不是太拿大了点?这里有你这跟班什么事?赶紧后面玩泥巴去!”我不耐烦的摆摆手,气得殷化一咬牙切齿,怒道:“商前辈,连理由都拿不出来,怕剑真是他偷的!”

    商珺一步步的走向我,双手已经握紧了拳头,怒道:“再不说,今日便让你知道在天玄地黄犯上,到底会有什么结果!”

    似乎发现了我们在门口暴露的气息过分强烈,孙寒希和孙达练很快就带着一群家臣飞了出来,并且看着我们起争执的一幕。

    我看时机成熟,就果断示弱说道:“商前辈,还请稍安勿躁,我说就是了……这是蓝苒首领自愿跟我交换的,毕竟陨星百炼为孙家打造,天下难得一见的神器,更加适合她的身份,总不能我一个小辈用的剑比她还要好吧?而且蓝苒首领也不会白要我这把剑,就将手中原来的剑转给了我。”

    这老实巴交的解释,孙家的人一听就能明白,这是半送半交换过来的,可不是偷来的剑。

    但在商珺的眼中,显然问题不是交换那么简单!

    加上看到我刚才示弱,他继续紧逼的走向了我,伸手就说道:“把纤慕给我。”

    我暗道这小子果然是脑子给搜魂术弄坏了,所以后退一步,说道:“剑现在是我的,商前辈想要借去看看无可厚非,可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商前辈还打算抢不成?”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怕商珺和殷化一早动手了,孙达练却跟我很要好,看我在他府邸前面给逼得连连后退,他脸色果然一板,站出来说道:“商前辈,骆贤侄已然说过,剑是交换而来,你这处处紧逼,可是为何呀?”

    “处处紧逼?你懂什么?”商珺已经怒火上头了,双目甚至对孙达练一寒,拿起了无止境的气势,想要把对方喝退,但孙达练可不是一般苍茫境,他还有个大哥剑法是相当强横的,所以果断往我跟前一站,怒道:“商前辈,你想要没来由教训下属,我孙达练可不管,但这骆贤侄可是我家寒希的义兄,也就是和我有一衣带水的关系,你在我们家门前撒野,也要看看这里是哪家的门口!”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孙达练,暗道这孙老三果然重情义,现在都把我当这里一份子了。

    商珺这时候已经忍不了了,看我不给剑,如果自己拿不到,面子肯定丢爪哇国去了,所以瞬间启动,手直接抓向了纤慕!

    我连忙后退,准备拔出了长剑来,但孙达练已经提前一步,一把锋利长剑出鞘,砰的一下,当场斩断了商珺手中普通的仙剑,这一下,让商珺都有些懵了!

    殷化一当然不会什么都不干,化一神剑出鞘,打算冲过来帮忙,然而,孙寒希却一瞬间持剑拦住了殷化一,并且眉间隐隐闪现杀机。

    她手中的天锁横月很长,但坚固程度堪称一绝,就算化一神剑,怕给逮住了弱点,也是要给斩断的。

    “呵呵,孙妹妹的天锁横月当然是极品神剑……”我笑道,现在不能拿天城神剑要求极东之地,这里资源匮乏,孙家已经是很可以了。

    孙寒希微微皱眉看了我一眼,一副谁是你妹妹的表情,我故作不知,暗道反正我跟你爹现在是好朋友了。

    “谁说不是呢?为了让寒希这孩子能够获得这把剑,叔叔我可是在老大面前磨破了嘴皮子,而且也是这孩子真的很出色,否则老大可不肯给。”孙达练捻着八字须得意看着孙寒希。

    我也欣慰的看着她,笑道:“孙妹妹果然是人中龙凤,哥哥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孙寒希白了我一眼,仍然没说话,我继续跟着孙达练一路走到了尽头,孙达练非常高兴的站在尽头的墙壁前面,指着挂在上面的三把剑,说道:“正中央那把,别看它浑身尖刺,密集如加长的锉刀一般,其实它大有来历,乃是上一代斩剑孙家家主,也是我爷爷用来打磨神兵的攻击,一般的剑器见了它,锉几下怕都要带上划痕,所以取名逆鳞锉,专治天下名剑。”

    我一副咋舌的表情,伸手就想要去取来试试,结果孙达练笑着一拍我的手,说道:“贤侄住手,此乃是我孙家十大神剑之一,你要的剑摆在那呢。”

    我沿着他的手指看向了摆在逆鳞锉下方的三把仙剑,脸上透着一丝苦恼,说道:“孙叔叔,你又不给我逆鳞锉,又非要介绍它,这不是让我眼馋么?你觉得钱少,加钱我也买,大不了除了首领给的那些天道散,我还能拿出一些来,只不过数量嘛,您别跟首领说,毕竟是我在天之境的时候存下来的私房钱。”

    “啧,小伙子别眼高过顶,孙叔叔是这漫天要价坑你的人么?剑和人不一样,你人可以娶个跟蓝首领一样比天下女子漂亮,比天下女子厉害的女子,可剑不能这样呀,剑必须和人能搭对上,什么叫趁手兵器?若是人比兵器弱了,岂不是如孩童持重剑,给剑压着发挥不了实力?所以呀,孙叔叔也是为了找到适合你的剑对不对?”孙达练轻咳一声,然后随手提起了一把仙剑丢到了我手中,道:“这把我就觉得很适合你,来试试。”

    孙寒希当然知道自家父亲眼界实在不怎样,对我也是一脸同情,我的剑法确实压她一筹的,不过现在她还不打算说破。

    我拿起了手中这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guonei/20201018/18696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