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2017地址一地址二

导读:如果是这么简单的一招,恐怕我很快就真的能带小师妹下山了,所以我也立即施展了青衣伞,先打算硬撑下这一招,至少把这招挡在外面 拔蕖⒄小⒖伞⑵疲 背⒔>统恋纳粝炱穑艚幼沤R哺乓跃说乃俣瘸倚脑啻汤矗俣人挡簧霞欤簿圆宦诘诎耸...

【图】2017地址一地址二

    如果是这么简单的一招,恐怕我很快就真的能带小师妹下山了,所以我也立即施展了青衣伞,先打算硬撑下这一招,至少把这招挡在外面!

    “无、招、可、破!”尝剑君低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剑也跟着以惊人的速度朝我心脏刺来,速度说不上极快,但也绝对不慢于第八式的一寸九剑中的任何一剑,甚至出手的瞬间,几乎像是一道闪光亮起,要突破任何防御它的一切存在!

    我心中一凝,虽然不相信这看起来返璞归真的一剑威力能够达到何等程度,但也不敢小巧了敢于撞上我青衣伞的攻击,我的剑也一样的出手,出手的一刻就形成一把撑开的伞,这样的剑气伞是出手的时机和出手的动作形成的一种推挪之力,也是和方寸剑道的剑境推挪有异曲同工之处,是要推挪对方的剑往其他方向而去,好让别人打不中自己,自己的青衣伞剑却能够刺中敌人!

    这是一招攻守兼备,非常具有技巧的一剑,如果尝剑君这一招无招可破真的

那么平平无奇,就朝着我直接攻来,那简直是羊入虎口了。

    然而,事实却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我和他几乎是同时出剑,而我的剑到了他剑头的位置,他的剑却像是延长了一样,直接融入了我的青衣伞中,并且朝着我的心脏位置刺过来!

    我心下连倒抽冷气都来不及,这一剑就继续冲向我,无视了任何的防御和推挪力量!

    我瞬间想起了什么,又瞬间像是抓住了什么!

    这一剑,无视了一切法则!

    这难道是不靠法则外之物就发动的法则之剑!?

    第九式无招可破,居然是我一直以来就想要研究出来,运用于实战之中的法则之剑!

    最难破解的便是法则之外的法则,所以这一招基本破无可破,长剑没有刺入我的体内,甚至在青衣伞之外就给拦住了。

    但那把法则之剑毫不犹豫灌透了我的身体,这一剑让我终究知道了为什么它叫做无招可破了!

    我能够做到的,就是让这一剑离开心脏哪怕方寸之间,不至于让我丧失所有的能力。

    尝剑君收回了长剑,没有继续再攻击,因为这时候陆仙儿已经抱住我,而失去了控制能力,正往镜湖上坠落的我

也停止了下坠。

    给法则之剑击中,这种感觉犹如给人用勺子掏空了身体,这当然很不好受,痛是必然的,甚至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

    “大师兄!”

    “大师兄!你没事吧!”

    “大师兄!”

    一群弟子全都急匆匆的飞过来扶我,似乎看到了弟子们围过来,尝剑君也不打算再战,手中的剑往镜湖一丢,就背起了手。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而陆仙儿在查看了我的心脉后,也立即朝我灌入了一股维持心脉的能量,我也瞬间从无法呼吸恢复过来,这一剑如果是刺中心脉,我已经必死无疑,我这一次败得很彻底,这一式确实无招可破!

    “还有方寸才击中你的命脉,为师能给你做到的也就这么多了,回面壁洞养伤吧,今日过后,不要再提‘下山’二字。”尝剑君淡淡的说道,随后转身就要离开。

    “师父,你还让我留着干什么!”

    就在这时候,陆仙儿却加重了语气,脸上全是不甘。

    尝剑君身形一滞,却是不准备继续理睬的姿态,但陆仙儿却忽然像是破罐破摔了,咬牙说道:“师父!我们之间不可能在一起的!你就算强留下我又有什么用!我爱的也不是你,我爱的是大师兄!我永远都不会爱你的!你除了能留下我之外,还能留下什么?”

    我缓缓抬起头,对陆仙儿这句话彻底的震惊了,虽然隐约中我也知道陆仙儿对于大师兄的特别情

感,但却从未那么直白的从她口中得知。

    这也超出了我对于之前尝剑君口述剧情的掌控了。

    尝剑君说他是陆仙儿师兄,当时为了抵抗大师兄,甚至双双翻脸,可现在尝剑君变成了师父,那那位和我争执的尝剑君师兄在哪?怎么就变成了尝剑君师父了?

    这一切,难道又有着什么样的不同剧情藏在阴霾之下?

    尝剑君转过身的时候,脸色阴沉了下来,而所有弟子连一句话都问不出来,面色都因此变了,一个个都透着震惊和古怪。

    他们也并不知道尝剑君喜欢陆仙儿,却都知道陆仙儿喜欢的是我。

    如今陆仙儿踢爆了尝剑君留下她的原因,大家当然震惊至极,甚至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你觉得我留下你,是因为我要霸占你?”尝剑君强制压抑了自己的内心。

    但却没想到陆仙儿并没有因此作出让步,说道:“师父……算是弟子求求您了,让弟子下山去吧,你若是不放弟子下山,弟子也会想着任何法子下山的,包括你想不到的一切办法,弟子都愿意,都敢去做……而且现在弟子都这样了……你到底还留着弟子做什么?!弟子已经不曾是你的人,以后也都不会是你的了……”

    “你说什么?”尝剑君眼睛半眯,没弄明白陆仙儿的意思。

    喝得微醉的我看着尝剑君摇摇晃晃而来,脸色变得凝重了许多,这时候宴席早已散去,我已经准备带着陆仙儿和孩子进房子里歇息了,虽然想

着肯定会有什么发生,但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种屏息以待的感觉。

    “你不会……也是在等……为师吧?”尝剑君提起酒壶,咕噜噜的喝了一口,这让我恍惚像是第一次看到的尝剑君。

    “师父,这么晚了还不歇息,不知道是李家的酒不够劲,还是师父尚且有什么话没交代弟子?”我淡淡一笑,这声音正好传入了屋中,让陆仙儿早做准备,应对随时发生的可能。

    “呵呵……酒是够劲的……不过为师想来想去,终究有件事想不明白……”尝剑君眼睛半眯着,继续用那日在大殿打量我的目光来打量我。

    “师父有何事需要问弟子的?”我问道,心中暗道这倒是出乎预料,至少他没有立即出手,难道是我多想了?

    “为师想要问你……你真的是为师的大弟子?”尝剑君忽然说道。

    我愣了一下,但很快心中暗抽一口冷气,该不会是尝剑君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大弟子不该长成我这样子吧?还是说现在的他是外面醉酒那个尝剑君附体了?已经看出了我和自己原来李姓大弟子的不同?

    看我一时回答不出来,尝剑君轻笑一声,随后说道:“不是我的弟子,怎么……叫我师父?又如何自称……方……方寸山弟子?何以又在此地呀……”

    我还是没有回答他,而这时候陆仙儿穿着红色的嫁衣,抱着裹在红棉袄里孩子缓步走了出来,行礼后说道:“师父,夜深了您先去歇着吧。”

    “仙儿……你好好看看,这是你大师兄么……是不是?”尝剑君提起手指向了我,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

p>

    “是大师兄,也是仙儿的夫君,师父,若是您喝多了,我唤师兄、师姐们送您回去。”陆仙儿连看都不用看我,她从入山见的大师兄就是我,当然觉得我是。

    “不,仙儿,他不是你大师兄,他是假的……假的!”尝剑君忽然加重了语气,陆仙儿眉间一凝,想要往前一步说点什么,我拦住了她,说道:“仙儿,你先去大殿等我,我和师父说点体己话,然后再去接你。”

    “我不走,有什么要说的,我都要听!”陆仙儿咬牙说道。

    尝剑君呵呵一笑,接着说道:“你不敢让仙儿在这里……不敢说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弟子……因为你本就不是我大弟子!我这些日子以来……想了又想,想了又想……终于想通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仙儿会跟着你走……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又有了孩子!果然……你就是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你!”陆仙儿忽然听到尝剑君歇斯底里,当然有些忿不过,她现在心中只有孩子和我,甚至连陆家的事情,她都甘愿暂时压抑住了。

    “仙儿……他不是你大师兄……他本……他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我们应该是在一起的呀……仙儿!”尝剑君忽然一脸悲情的说道。

    陆仙儿一脸的震惊,一副你又来了的表情:“你胡说八道什么?无论他是不是我大师兄,他都是我丈夫!”

    此时此刻,陆仙儿已经没有了身为弟子的心了,对她而言,尝剑君就是个疯子。

    我对陆仙儿说的话很是感动,当然,一些事还是得解释清楚的,不过要等到今晚过后。

    “师父,仙儿是仙儿,她只喜欢我,所以无论我是否是你的大弟子,其实都是无关紧要的,还请您放过仙儿了好么?”我劝解道。

    噌!

    尝剑君瞬间拔出了一把长剑,这把长剑黑黝黝的,一看就是那把历经不知多少岁月沉淀,才成为了掌门重器的开天化石剑!

    剑指着我,尝剑君一步步的朝我蹒跚走来:“你不止不是我的大弟子……你也不是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人……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对仙儿出手……你根本不是这里的仙家……你……你……如果没有你,仙儿爱的一定是我才对……不错……一定是这样的,都是你忽然出现……小师妹才不爱我的……”

    “师父!我不是你的小师妹!我是大师兄的小师妹!你的小师妹是我娘!我娘也只喜欢我爹,他们都给你杀了!”陆仙儿大声叫道,希望能够叫醒这思绪混乱了的尝剑君,在陆仙儿看来,如今他连我都认不出来,还将她误会成了自己的母亲,那尝剑君必定是疯了。

    而疯子是很有可能杀了她一家的。

    果然,尝剑君神情微微一凝,很快脸色沉了下来,说道:“这件事难道不该问问你大师兄?他既不属于这里……便有杀了你父母的嫌疑!”

    “还请不要将此事套在我身上,如果是我杀的,那这么多弟子作为人证,难道皆有参与此事?”我反问道。

    陆仙儿当然不会相信,所以说道:“大师兄是没有不在场的证据,不过师父你不一样也没有么?你每一次下山,都有可能杀了我父母,而且从师兄、师姐们替我带口信回陆家开始,你下山的次数也比

大师兄多得多!如果由你和大师兄中选一个凶手,我毫不犹豫会选师父!”

    这句话几乎是不留情面了,我也从未想过陆仙儿这么不给情面,不过这未尝不是一种逼对方狗急跳墙的办法,在没有证据,也苦无突破口的时候,这样的办法通常最为有用。

    陆仙儿年纪虽轻,可绝对算得上聪明,所以她这不是冲动,而是非常有技巧的战略。

    果然,给自己喜欢的弟子这么怀疑,尝剑君确实也愣住了,估计从未想过他和陆仙儿会走到这一步,眼下形同陌路,等于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呵呵……小师妹……”

    尝剑君忽然笑了起来,随后提起了酒壶,毫不犹豫的灌乐几口酒,似乎接下来就要说点什么重话了。

    “要摸摸宝宝么?”陆仙儿轻抚肚皮,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呃……”这顿时让我一瞬间恍然失神,面对她这样的少女,我确实没那么强大的抵抗力,也怪不得让尝剑君对她如痴如醉了,不过话说回来,现在也不是做这个的时候,我想了想还是镇定了下来,说道:“仙儿,山是如你所愿的下来了,可接下来你又有什么打算?”

    陆仙儿给我拉回了现实,也想起了自己一家灭门的惨状,但此时这里的时间已经过去可不是十天半个月而已,而是两个月都过去了,所以她比想象中的坚强,说道:“我也不知道该从何调查起,不过我却有个疑点,心中一直不能介怀……或许这也是一个方向,只不过怕是大师兄难以接受……”

    “哦……我都可以,反正

我现在也沦落到这地步了,不过找你这意思,难不成还能又跟师父牵扯在一起?”我心中其实也有些感到怅然,离开一群接触了好些天的师弟师妹就算了,其实带入这大师兄的身份后,我心中也难免有些和这身份重合;好比有时候会想,尝剑君会这么悲痛,其实和从小就带这大师兄和小师妹上山,悉心培养不无关系,我们这么做,其实和背叛无甚区别了,如果设身处地的去想,谁都很难接受如今的局面。

    “大师兄,其实我说我怀疑师父……你会不会还相信我?”陆仙儿觉得我对师父的忠诚度是很高的,毕竟我是大师兄,又是整个方寸剑道的中流砥柱,现在和她一起,终有一天还会回去。

    “谁对我就相信谁,况且我相信你不会骗我,毕竟你也不舍得骗腹中孩子的爹吧?”我苦笑道。

    陆仙儿认真的点头,随后说道:“大师兄……我当然不会骗你,只是害怕你不相信我罢了,毕竟我利用了你,让你如今莫名其妙就这么当了孩子的父亲……也从来不问你喜不喜欢,自顾自就这么做了,这样的我,其实并不那么值得你喜欢的,对么?”

    “有些事情确实会因人而异,这点我自己也是随心了,恰巧你正是我愿意如此的人,所以其中或许有必然,也或许有令你也难以想象的原因。”我由衷叹了口气,其实很多事情无论是谁解决起来,确实很大程度会因人而异,这是本性的问题,有时候问题的正义与否,邪恶与否已经不重要了,直觉将会引导这件事的走向。

    包括陆仙儿自己,恐怕也受直觉影响。

    “我不知道大师兄为什么会这么想……不过我打心里觉得自己和师父距离开始疏远,是他开始无意中叫我……小师妹开始……而且一旦教我练剑,亦或者讲解经典之时,皆会偶尔忘情唤错我的身份……而且有时候他还偶尔自称自己师兄呢……”陆仙儿忽然说道。

    “小师妹?这怎么可能……”我心中诧异,如果是一次两次,那也就罢了,屡次三番,难不成这尝剑君真的有人格分裂?

    “一开始我也觉得师父不过是口误,可久而久之……我也会觉得这样很不好……而且自从有一日他知道我喜欢……喜欢大师兄,并且还拒绝了他的爱意……他那时候反常得不像是师父了,还口口声声叫我师妹……那时候恰逢他还喝了一些酒,还说了一些胡话我那晚上并没有跟你说起的话……其实现在想想,我开始有点后怕了……。”陆仙儿余悸未消。

    “师父说了什么胡话?”我惊奇的问道。

    “他说……他说……”陆仙儿从凝眉辗转到犹豫,最后看我脸上疑惑更重,她才说道:“师父说……要是没有我父母该多好,这样我不用回陆家了,永远都不会离开方寸山……”

    “什么?!师父居然说出这样的胡话来……”我吃了一惊,这话有点像是情侣之间的气话了,不像是一位剑道大宗师该说的话。

    “所以我有些怀疑,是不是师父他老人家……”陆仙儿脸上忽然有些悲苦。

    我叹了口气,说道:“仙儿,我们且先不妄下定论,你家里出事之后,下山的师弟、师妹都给我暗中让小师弟委托了一遍,好让他们下山后好好调查一下你们家的事情,或许他们有些收获也说不定,我们可能是误会了师父了。”

    “最好是如此了。”陆仙儿点头,随后跟着我一路朝着陆家飞去。

    此时事发过去许久了,陆家原来的府邸已经变成了废墟,好些地方甚至杂草野蛮生长起来,完全变成了另一幅样子,陆仙儿看着原来的家园此刻如此陌生,呆立很久都说不出话来。

    知道我们两人来了这里,提前下山过来帮忙调查的师弟、师妹一共三人聚集

在了我们身边,一直沉默的等待小师妹回过神来。

    我看向了他们,也问起了最近这段时间他们调查到的各方面情况。

    “大师兄,我们后面那批下山来调查的弟子都来了,可前面给小师妹送信让伯父伯母来领小师妹回家的弟子,却不见了踪影,我刚刚从那师弟的原籍回来,也查不到那位师弟回到原籍的丝毫消息……恐怕那位师弟已经凶多吉少了。”一位弟子说道。

    “可有查出他最后走失的地方或者最后去了哪里的消息?”我心中咯噔一跳,之前有让弟子借用陆家势力让陆仙儿下山,恐怕这一举动让尝剑君动怒了。

    “我们一路问了许多的人,不过这里仙家串门不多,各洞府又相当分散,问了附近好几家,都说不知道此事,他们是知道陆家给灭门了,大家都有义愤填膺,可偏偏又没有人主持公道。”一个女弟子说道。

    “陆家算是这里最大的修仙世家了,连他们都给抹去,其他仙家能怎么办?”另一个弟子无奈苦叹。

    女弟子却说道:“我们学艺为的是什么?自然是要惩恶扬善……”

    “师姐,那可是灭门陆家呀……而且一夜之间,一个都逃不了,那至少也得是师父那样的实力才能做到吧?”另一个弟子诛心之语脱口而出。

    而现在的他,就是当时镜湖下和他激斗时候的我,即会醉剑,也会九式奇招!这家伙完全带入了我,也应该是最接近外面尝剑君的版本了。

    想不到外面的尝剑君居然是方寸剑道那个时代爱喝酒的大师兄,而真正的尝剑君,则是杀

死了陆家满门,害得陆仙儿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

    哐!

    两把剑交锋发出了沉闷的金铁爆音,我这一次并没有再用醉剑,为了预防万一,今晚我用的剑法也是最接近自己的,当然,醉剑已经给我融入了骨子里了,此刻剑法已经心随我动,一招一式皆如自然,这是此处法则内剑仙能够达到的至高境界了。

    我们两人在空中对撞,爆发出了一场场的波动,此刻陆仙儿也在联合其他的弟子疏散人群,随后尽量远离这片空域。

    夜空干净如洗,天上连一片云都不曾有似的,大家无论多远都能够看到我们在这里决战。

    尝剑君这一次和镜湖比试的时候不一样了,他此时只能是杀了我,因为他觉得我就是一锅好汤里的老鼠屎,是一个程序里面错误的代码,因此他要为这个世界进行纠错。

    而这也虽然和外面的尝剑君所说的剧情并不吻合,但剧情的脉络却诡异的吻合了,也就是细节不同,但却没办法影响主线!

    砰!

    我逼得尝剑君急退,但他又如同毒蛇一般挥剑而来,这速度就如同张弓射箭,没有一丝迟凝,而他的九式奇招也用得异常的纯粹,无论是影响我的移动,封印我的剑气,解除我的攻击剑气,都信手拈来,可谓是九式奇招的典范。

    当然,我的法则之剑也发挥了它该有的能力,每一次释放强大的法则剑威,都能够把一大片的区域打成白地,这可不只是破坏了剑气这么简单,而是在将梦境扫成灰烬,也就是直接影响了梦境。

    这说明法则之剑比这里的法则都厉害。

    所以一旦我们使用大范围的攻击招式,肯定会有毁灭梦境的时候,而且,现在我们要杀死彼此,可不是一剑两剑击中对方就够的,尝剑君和我都知道,给对方近身只有一种结果。

    那就是陷入无招可破的境地。

    至少他也知道我不可能给他近身,即便是近身,也不会让他最后一剑打中脉络核心,因为这样一剑就足够了。

    所以最后我们两人都要陷入使用剑歌的境地。

    “要避开……我的无招可破……没那么容易……九式奇招既是剑招……也可引剑歌……我看你如何避开。”尝剑君也并没有继续跟我缠斗下去,大家至少在空中交锋百余剑,可甚至还没有击中过对方一剑,这就是顶级剑仙,互相知己知彼后得出的结果!

    这么打下去,恐怕三天三夜都未必分得出胜负,所以剑歌才是最后决战的条件!

    “也好,便领教一下师父你的九式奇招剑歌!”我冷冷说道,他也知道我的剑是法则之剑,毕竟毁坏的梦境就足可证明,所以也是被迫逼入这样的境地。

    否则一剑能砍死的小鸡小鸭,何必用上重炮?

    尝剑君长剑一挥,剑气如龙,漫卷气息直冲云天,而脚底下,方寸山轰隆升起,天边乌云盖顶,大雪铺天!

    “方寸山……雪后咽声……芳踪远……不候云歌,千里离情难聚首……一夜酒……不问孤独!方寸剑道,一!剑!孤!独!!”尝剑君最后一声清哮,如同杜鹃啼血,有种绝天下感情于一壶酒的残酷快感,而剑歌念罢,天空崩云,山上积雪滚滚落山,剑气迎面而来的感觉,如狂风暴雨泼面而来!

    我虽然没有他那悲绝的其实,不过对于剑歌,我也绝对倾注了剑心,我将剑一横,两指轻轻滑过了剑刃,剑上十八道脉络尽数激活,整把黑不溜秋的剑顿时爆发出异样的神采!

    “剑在手行在青苍,心在身兴时别恋,纵连群山又能赋,一曲剑歌却难和!天一道!一曲剑歌!”我并没有使用方寸剑道,而是用了自己的剑歌,因为在剑歌上面,我并不觉得自己比谁要弱了!

    剑歌起时,群山顿时在我背后轰隆而起,前方区域已经给尝剑君一把搜刮殆尽,我当然不会再去跟他争抢,而这一招的剑境主要是在大后方,大后方群山千里堆垒,山高万丈巍峨,天空云层卷有千层,整体大有崩天之势!

    这就是一曲剑歌带来的效果,而这一剑浓缩了剑上的法则力量,一旦轰出去,势必裂地开天,让这梦境当场破坏,所以别看这群山巍巍,实际上早就暗潮汹涌,我在这梦境中,早就肆无忌惮了。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看了一眼抱着孩子的陆仙儿,心中也不由叹息和失落,我也知道这是我的弱点,即便是梦中,可也仍然难以取舍。

    “你果然……果然……果然不是我方寸剑道的弟子!”看到我使用的剑歌并非方寸剑道独有,尝剑君也明白了什么,脸色阴郁如同寒冬夜雪,而剑境中的气浪更是翻腾连续,滔天之势不亚于我这曲剑歌!

    双方从蓄势待发,到瞬间一剑轰出,不再有任何的迟凝!

    回想之前和尝剑君第一次斗剑,我们便用过这两曲剑歌来应对彼此,但此刻的他不再是他,而我的剑法也经过方寸剑道这些年的历练,变得越发的纯粹,已经将棱角抹去,更是随心所欲,打到了与天地同歌,与天地同剑的程度。

    两曲剑歌终于撞击在了一起,前方的世界仿佛逐渐粉碎,在战场之中,就像是两股能量正在重新定义新的世界,而我的剑歌因为带着新的法则之剑的能量,所以破坏力恐怖至极,把天地打出了无数的窟窿,而这些窟窿之中,却诡异的出现了雷云,出现了一些黑暗星辰,甚至还能够往黑洞中看向下方,竟是一片大海!

    我深吸一口气,这是梦境外的世界,因为李家周围是苍茫群山,而大海是之前我和梦雪君、太华君他们到达的海外!

    “弟子已经有了大师兄的孩子!”陆仙儿斩钉截铁的说道,而我瞪大眼睛,一脸的震惊,并且看向了陆仙儿:“不……不能吧?”

    “能的……大师兄……对不起,仙儿是真的有了……”陆仙儿对我说道。

    我一脸不信,虽然这不信可能会打击到她,可我真的有点冤枉了,我这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有我的孩子了?

    尝剑君如遭雷亟,整个人都彻底愣在了湖面上,包括一群弟子,也都半句话都说不出来,除了睁目结舌,仿佛他们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是那晚上……罚酒?”我试探性的问道,只有那天醒来,我发现自己是中门大开的状态,难道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陆仙儿就拿我来造小孩了?这简直是推翻了我的认知。

    不过如果这样的话,那这天剑老仙岂不是我的子孙后代了?还有那天剑老仙的母亲什么的,不都是我的后代子嗣?这简直是乱了关系谱了!

    但瞬间想起了这不过是南柯一梦,我又松了口气,还好这只是个梦,不过这噩梦还是快些结束好了,最好是现在就把尝剑君吓醒、惊醒什么的,我也能够脱离这苦海了。

    “你们……你们瞒着我……做了这苟且之事……好……好呀……”尝剑君双目血丝瞬间红了大半,整个人受到的精神刺激可想而知。

    我也感受到了这尝剑君的决意,那种伤心欲绝的感觉,绝对是不是能够装出来的,他深爱着自己的弟子,也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要留住陆仙儿,可谁知道会挽留来这样的结局?

    自己心爱的弟子为了要下山,不惜以贞洁,不惜以怀上别人的孩子作为要挟,这破罐破摔实在太过彻底了,就算是尝剑君自己,都从没敢这么想。

    不说是他,就是我,也自始至终没敢相信那晚上陆仙儿是抱着这目的来的。

    我真不知道她是傻,是天真,还是聪明了,她知道这样做尝剑君肯定会绝了和她一起的念头,不过却不知道这样做,也绝了自己的后路了?

    但现在她已经做出来了,那意味着就不可能有翻转的余地了。

    所以说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而且忽然间我开始觉得,尝剑君现在做什么,我恐怕都能接受,比如追杀我,比如现在当着弟子的面羞辱我们,诸如此类。

    “师父……我是真心喜欢的大师兄的……就算是不为了下山,我和大师兄也情投意合……”似乎给尝剑君此刻双目中的腥红吓了一跳,陆仙儿也难免有了些慌乱。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样的剧情发展,远比我输了这一局生死战来得具有冲击力,我甚至是第一次从败仗中这么快走出来,只因为这场战斗最后的输家反倒是尝剑君。

    而且这一输,估计尝剑君就此输了一辈子。

    “情投意合……好一个情投意合……为了下山,就这么情投意合么……不守门中清规,竟……这么作贱自己……”尝剑君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双目通红,眼睛就像是滴出血泪来。

    一群弟子都吓得不敢说话,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这一场战斗,或许早就已经注定是尝剑君败了,没有什么比陆仙儿拿出最宝贵的东西还具有胜算的。

    尝剑君最重视的,就这么给挥霍掉了。

    陆仙儿是尝剑君最看重的弟子,我又何尝不是?甚至还是他钦定的掌门继承人。

    “我曾经想过……以后等你大师兄继位掌门,便带你一同游历天下的……你却如此不……自爱……”尝剑君喃喃低语,几乎像是碎碎念一般。

    我叹了口气,却也想不到劝他的理由,而陆仙儿虽然有自己选择感情的理由,可这办法确实偏激了些,当然,这不代表她就是错的。

    她的性格其实就是这样,换了个选项,也不代表她会低头和接受,她是宁折不弯的性子。

    所以只能说尝剑君不够了解她。

    我或许占了对她了解的便宜了,不过我确实低估了她为了下山所作的一切。

    既然如此,现在尝剑君给出什么样的结果,我恐怕都能接受了。

    “呵呵……下山去吧,不要再回来了,你们既然那么想,以后你们……你们都不是方寸剑道的弟子了。”尝剑君一挥手,随后就消失在了我们面前。

    见无波镜湖泛起了涟漪,我就知道那是尝剑君的眼泪落在了镜湖上了,可见他已经伤心欲绝了。

    现在不下山是不可能了,陆仙儿也不可能不下山。

    “大师兄,我们走。”陆仙儿拉着我的手,异乎寻常的坚决,我知道女子一旦下定决心离开,就绝对不会回头,所以心中只能叹了口气。

    一群师弟、师妹都飞过来,心中可谓是五味杂陈。

    “大师兄……怎么会这样……”

    “是呀……大师兄,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nb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fangchan/20201018/18699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