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2019理论中文字幕

导读:“对对,你不在证道天混,可不知道那边的凶险,若是没有谁保你割据一方,实在没有活路可言呢。”庆白君缩了缩脑袋。我笑了笑,说道:“这些事且先不说了,能不能抗住对方,那是两回事,你们终究不也只是他人庇护之下?而且一个五六极的小主庇护你们,能有多安...

【图】2019理论中文字幕

    “对对,你不在证道天混,可不知道那边的凶险,若是没有谁保你割据一方,实在没有活路可言呢。”庆白君缩了缩脑袋。

    我笑了笑,说道:“这些事且先不说了,能不能抗住对方,那是两回事,你们终究不也只是他人庇护之下?而且一个五六极的小主庇护你们,能有多安全?”

    “这……这话是有理,不对,夏道友该不会是想要让我们改换门庭,入主创世天吧?”帝青子还是相当聪明的。

    “我就说了,夏道友一来,指定是让我们出山了,至于干什么,肯定不会是好事,那都是要命的事。”桑月姑有些郁闷的说道。

    “呵呵,之前你们也说过要暗里助我一臂之力,现在总不能临时改变了主意吧?而且以你们现在的情况,跟着那些五六极的小主能有什么出息?甚至气运也仅仅只能维持你们在证道天苟且偷生罢了,还天天都给各家小主们盘剥,

这日子过得何等的憋屈?不若移驾我创世天,往后专心为我办事,要知道现在有这么一个好机会就摆在你们面前,以后你们可都是八极证道者手底下的仙家了,只要我一日不玩完,你们也一日的富贵荣华!难道不是么?”我笑道。

    几个证道仙听罢面面相觑,脸上或多或少都有犹疑,眼下我的局面如累卵,随时都可能倾覆,当然,他们在证道天道统也小地可怜,现在只要敢放手一搏,也确实是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不由他们不思量。

    妘九天阴险一笑,说道:“不知道代城主可还记得匪巢中央,被称之为远古仙界的填充界面是何存在么?”

    “这个道友说了以后,老夫倒是真的去了解了一些,此

啬耸窍囊惶煊昧行桥桃源笊窳ψ贫吹幕煦缣齑蠼缑妫饬行桥袒剐栌行翘炀抛涌刂疲庑翘炀抛幽芰烤薮螅悼陕蘖行侨海孀ぃ怅簧窬翟蚴切亲又蹋蘖腥盒堑脑靥澹还八祷乩矗饬行桥逃Ω靡埠蛫u道友有莫大的关联才对吧?”孔风君笑道。

    妘九天眼睛明显抽了下,估计也觉得孔风君知道太多了:“代城主说对天城情报知道得不多,看来是随口打发老夫罢了,这不是知道得相当清楚么?不过这也没什么,夏一天行事向来高调,既然知道此物是列星盘,而星天九子是老夫之物,你也应该知道老夫是可以控制列星盘的吧?”

    “这个我倒是想过,加上妘道友之前与我说过一些其中的道道,我也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不过妘道友,这恐怕不容易呀,这么多年过来了,你不也

没有控制住这列星盘么?这瓦解又从何说起?难道是想要把这东西引爆?道友可知,解剑仙门和灭道九派可是坐镇那儿的阵眼,轻易动不得的,毕竟在道友那是关要所在,在匪巢又何曾不是?”孔风君笑道。

    “呵呵,那夏一天虽然封住了阵眼,但没有用,老夫这些年没有动这列星盘,也是不想投鼠忌器,如今到了这关头,老夫也不隐瞒了,重启这列星盘的星天九子,老夫已经重新锻造了出来,只要我们带着宝物移去那边,便可罗列群星,让列星盘将整个匪巢转入创世天内!到时候匪巢可不需我们动手而溃灭当场!剩下的就是我们尽情收割的胜利罢了!”妘九天果然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妘九天的解释,让孔风君不由双目一凝的看向了庄若月那边,估计他也能猜到这个时候我已经来了,而且正注视着这一切,而他面容中的惊骇,其实也是因为迄今为止的一切,都让我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妘九天确实算计着怎么把天城送去证道!确实狡猾狠毒。

    所以孔风君也忍不住说道:“不说远古仙界上的那些门派和仙家,要知道匪巢环形圈不知多少生灵,也一并转入创世天中?那生灵溃灭之多,恐怕超乎想象了吧?妘道友当真要这么做?”

    妘九天听到孔风君语气中的惊悚,他当然也不无得意之色:“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匪巢终究是匪巢,那都是夏一天一手建立的贼窝,不灭掉留下来是什么结果,难道代城主想象不到么?匪巢的环形圈界面群中蕴藏了九重天最精锐的仙家,最多的证道境仙家,此数量之多难以想象,若是留下来,如代城主你所说,就算是联合我们双方势力,加上西边那夏瑞泽,恐怕都难以剿灭的!而贼巢强,周边弱,只要把贼巢灭了,剩下的那些残余不过是些一触即溃的存在,到时候我们横扫九重天,很快就能够将九重天改天换日!”

    “何等歹毒!”孔风君一拍椅子扶手,当然

是一副不肯的样子,怒道:“这匪巢的子民,有大半都是我们天城遗留的仙民,如何能够全部送入创世天去证道?到时候我们拿下的天城,还能称之为天城么?”

    妘九天嘴角咧起了笑容,冷笑道:“代城主,这可不像是一个天城城主该说的话,现在应该要取舍一二才行了,相对整个匪巢环形圈而言,九重天的生灵会更多一些吧?你应该知道我们神座是何方神圣吧?我们是证道仙,降临到这里来,就是要抹掉纯道境以上的仙家的,即便是现在多了一层创世天,等同有了一层防护,会让这个范围再松动一些,可上面总归还是不太放心呀,这里证道境界的存在,仍然是很危险的,好比净世热核,如果有道极之宝,一般的证道境就能够制作出来,不是么?所以这里面的危险,代城主应该也清楚吧?”

    我暗道果然如此,这些年来命运之子搅动九重天,让拉升了九重天的阈值,让证道境的存在也变得寻常之极了,所以证道天岂会不怕这些?

    “那岂不是连我们也灭了?你们算计得好呀,利用完了我们,清理了九重天,后面是要用清算我们残留的证道仙了吧?况且这净世热核也是我师父华神君弄出来的……”孔风君脸上阴晴不定,这当然是故意装出来的。

    妘九天一看这孔风君表情不对,也知道对方急了,连忙解释说道:“代城主,莫要着急,我们神座早就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了!”

    “什么办法!?快说!”孔风君显得有些情绪不稳定,我暗道了一声好,这黑子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等了老半天,总算是等到解开对方谜题的时候了。

    妘九天深吸一口气,他一个神座左护法给逼到这境地,也是因为只是道种分身,要是本尊在这里,黑子就直接给秒杀了,所以他也很憋屈,不过谁让对方现在跟兔子急眼了呢?还是得让让步的

且詩u九天说道:“我们决定自证道境以下皆不追究,而且还僻出一些残存混沌重气的区域来方便他们修炼,直至将九重天残余泄漏的混沌重气消耗干净,再证其道……这当然是个漫长的过程,不过等到九重天的混沌重气都没有了,也就自然不存在证道境的仙家了,剩下没有证道的,也是他们道运的问题,而且那时候道劫境都会逐渐没有了,这样一来,就不存在清算之说了不是么?”

    “那我们这些现在已有证道境界了的仙家呢?”孔风君说道。

    “创世天便是你们证道之所在,终究也要给我们神座一个保障对不对?”妘九天苦笑道。

    “那还不是要证道?这要是证道,夏一天就在上面开天,不得清算我们?”孔风君急道。

    看他们忽然沉默下来,互相之间传音,我倒也不着急问他们的决定,坐在了一旁看着,而少梓在我身边也许久了,看几位犹豫商量良久还是摇头不断,她顿时冷冰冰的说道:“现在是我师父照顾你们这些证道仙首批投靠过来,才给了这么大的利惠,你们竟还犹犹豫豫,你们又怎知不是我们师父打过去,让周边的势力一个个跟缩头乌龟似的?到时候若是打到了你们那儿,可就别怪我们不顾情谊了,是你们不珍惜现在的机会移驾创世天!”

    几个证道仙给少梓这么一呛,难免瞪目结舌,甚至也有觉得她小姑娘不懂事的,不过少梓的实力他们是知道的,这剑法通神,已经有了拆剑法则,证道怕就是一般证道仙难以到达的巅峰,所以他们也不敢出言反驳。

    而且少梓的话,确实还真存在可能,安内攘外是正常的举动,谁说创世天就不能反过来侵占证道天的地盘?难不成就该是个受气包?

    真

的打起来的话,反正是靠近创世天的小道统证道仙倒霉。

    “少梓,注意下态度,这些都是你的前辈。”我伸手制止少梓继续强迫,这种事还是你情我愿的好。

    “哦。”少梓满不在乎的应了一声,眼睛里却凶巴巴的,这小姑娘霸道惯了,根本不给任何非自己人面子。

    几个证道仙当然没少打探我创世天的情报,毕竟没有一点实力,他们也不敢轻易投靠,这是要命的活,谁都不想道统给别家吞了。

    我也如实相告,这种事说谎意义不大,万一坑了别人给发现了,我这创世仙尊面子往哪搁?所以实话实说的描述了一遍上面的情况,包括最糟糕的情况等。

    或许看到我的认真和诚恳,帝青子很快第一个表态了:“夏道友以诚相待,老夫觉得可以相信,也可以交托性命,这就让道统转移创世天,成为夏道友的附庸下仙。”

    “帝青子道友都答应了,我庆白君也愿意追随夏道友,往后希望夏道友能够给与一席之地,有什么用得上的地方,本君也会鼎力相帮。”庆白君说道。

    “本仙子也答应了,不过关乎性命的事情,还希望夏道友能够垂怜修道不易。”壶丘氏拱手一笑,算是答应了。

    “我也没问题,道友要仙子干什么,尽管说了便是。”桑月姑也同意了。

    “好,既然四位都同意了,那我就有事说事了。”我笑道,这次来找他们四位确实是有事要帮忙,毕竟我不能使用法则来对敌,所以需要借用其他证道仙的能力,像是这几位道统降下来了的,使用道极力量是没问题的,而为了能够让我

极东之行顺利一些,当然想要借助他们的力量。

    所以我也尽量以最简便的方式介绍起了鬼蛊化的事情,还顺道把母虫放了出来。

    帝青子听罢我的解释,顿时惊讶的问道:“你要我们放弃道种,把证道道统力量都移到你的鬼蛊里面?”

    “嗯,如此一来,不但能够让力量快速增长恢复,关键时刻还有许多妙用。”我笑道。

    “虽然是邪门的法术,不过我倒是没问题。”桑月姑摊手说道,而庆白君也点头了:“和道种异曲同工,却又别出心裁,值得一试。”

    壶丘氏也很快确定了自己要加入其中,当然也不无担心:“要带我们潜入极东之地,必须得找个好点的理由,要不然很快就会给识破了,到时候别说是策反他们,怕是想要离开都成问题。”

    “是呀,不过有个优势是真的,大家在九重天最多是使用四极的道统,我们和其他的小主差别也就不大了,像是帝青子这样的道统,压低了道极力量后,反而优势明显。”庆白君笑道。

    “嗯,若是鬼蛊真的有连携法则力量的能力,那我们合作之下,恐怕也比一般的小主强大许多呢。”桑月姑跃跃欲试。

    母虫是主体,而其他的鬼蛊都是子体,他们之间有桥梁作用,如果有必要,我凑了许多证道仙进来,这合作发动的法则力量也会很惊人,这也是我研究出来的优势之一。

    “那我们如何才能成为你这般的鬼蛊之身?”壶丘氏好奇的问道。

    “那就简单了,你们是道

种之体,我这鬼蛊虫皇可是厉害的很呢。”我嘿嘿一笑,随后朝着母虫勾了勾手,并且看向了他们四个:“你们谁先试试?”

    所有人看着这如同巨大黑暗病毒一样的鬼蛊母虫,不禁咽了口唾沫,最后大家一致把庆白君先推举了出来。

    “为什么是我?这太残忍了吧?”庆白君苦笑道。

    “我们是女仙,帝青子是老仙,唯独你一个男子不先试水怎么行?”壶丘氏笑吟吟的说道。

    庆白君给这句话问得是无言以对,只能是变回了道种的状态,这道种就跟道劫差不多,也是到处脉络,看起来相当的骇人,无论看多少次,我都想一剑砍了。

    母虫倒也干脆利落,瞬间无数的冠状吸盘就冲向了这道种,随后一下将他包覆在其中,不一会果然前方就一片黑暗了,显然是庆白君给感染了,而过了不久,只听到噼啪之声,一枚道劫顿时粉碎成灰白色粉末,嗖嗖从空中落到地面。

    三位证道仙面面相觑,脸上多了一丝惊骇,若不是母虫一副难受的样子瑟瑟发抖,他们差点以为庆白君给吞灭了。

    约莫小半会时间过去,很快一枚类似我诞生时候的鬼蛊就从黑如深渊一般的母虫身体中飞了出来,还伸出了一根根的触手。

    我连忙拿出了一堆蕴含巨大能量的晶石来,这些触手随着汲取能量越来越多,随后又生出皮肉来,终于在最后变成了庆白君。

    “这……这感觉可真不是一般。”庆白君一副古怪的表情,看着自己的手脚,随后试了试几个小法术,都一一应验:“和道种状态是一样的,虽然反哺给还了我

不少力量,加上夏道友的晶石,可要恢复到巅峰,怕还得再恢复一番。”

    “话说变成了鬼蛊,既是某种意义的新生,那岂不是没有道种粉碎之忧了?”壶丘氏忽然的问道。

    其他几位一听,也顿时想要跃跃欲试。

    远古仙界在浩劫中破坏得不轻,不过十数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让春风吹遍这个界面,这里虽然看着荒凉,但也偶尔有些绿地让人感到生机勃勃,一些顽强的生灵也一样活了下来,或者天灾对于它们而言,不过是一个轮回的开始罢了。

    这里毕竟还是远古仙界,九大仙门虽小,但五脏俱全的仍然得以保留,在远古仙界仍旧启用后,他们也陆续的返回了这里,毕竟没有列星盘再汲取他们的气运,这里的气运也就浓重了下来,甚至整体而言比天剑仙门还要好许多。

    这也引来了不少仙家入住其中,只不过都是纯道境往上的仙家,所以人数在这么大的界面里,显得稀少无比,加上修炼的多,出来闲游的少,我和四个弟子一路飞到解剑门,也未见一个仙家,就和我刚刚从创世天下来的时候一样,甚至还以为这里已经没有仙家开辟洞府了。

    解剑门建在了一处横贯九大仙门的一处山谷之中,背靠着一片七十度角的群山建立了好些楼阁,虽然树木不多,但谷中流水如银带,枯山如金云,使得石山和山谷波澜壮阔,有种上古仙家洞府的意境。

    还没进入山谷,弟子们一个不缺的飞来相迎了,谷中虽然看着简朴,仙家也不多,但这精锐程度却比天剑仙门高了不少,走的着实是精英路线,这一幕大有返璞归真的感觉,和天剑仙门的贵气逼人完全是不同的。

    不过剑拆这剑法确实和七式创天剑是两个极端,从这里或许就能够看出些端倪来。

    随口和这里的弟子们照过面后,少梓和香菱以及一大群的解剑门精锐就带着我到处视察工作,估计怕来年我经费给的少了。

    这天剑仙门是天城产业,解剑门也是如此,听说少梓当年为了弄这个顶级剑仙门派,还磨了齐暖暖许久才让她松口开仓放粮,在这里开山立派,我这次来,她怎么能不好好卖弄一番?

    我可没什么时间和她讨论建设门派的事,一边听着她扯这些门中的事情,一边也嘱托安排了香菱办事,除了交代她留意这混沌天遗仙在远古仙界的活动外,也告诉了她妘九天即将来这里干坏事的消息。

    “师父是想要清理妘九天在这里的暗桩吧?我们早前就已经有所留意了,也还翻出过一些疑似洞府,甚至还查阅了好些远古仙界当年曾有的遗址和洞府的地图等,只不过远古仙界太大了,我们弟子并不多,外面九仙门的情况,师父当过他们的盟主,比我们都了解,这远古仙界天大地大的,想要找可不容易,要是这里的弟子再多一点就好了,可惜我们解剑仙门的余粮不多,去年该拨的款,今年才到了七八成。”香菱这狡猾的小狐狸,这办正事的功夫还趁机插播了顺便要钱的行当。

    “那也是大家觉得小小门派,花那么多钱的缘故,不过不给钱就不干活了?”我鄙视的问道。

    “办呀,就是大办和特办的区别!我说师父,你就去跟齐师娘那边吹吹风呗,我们真的很缺钱,门派虽然小,但都是精锐呀,精锐就得花钱,花钱了才能办大事咧。”香菱怂恿道。

    “这种事我怎么好去给你们开特例?行罢,有钱才能使鬼推磨,这事就按照特事去办,我给你这次特事的钱,谁干活,干多少,就拿多少钱,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摇摇头,这孩子不干门派的时候没那么势利,现在怕也是给逼上梁山了,所以就摸出了一乾坤袋的私房钱,直接丢到了她手上。

   

 后面一群的精锐长老们知道我们一边视察,一边悉悉索索的传音,就是不知道说什么罢了,看到我给了香菱什么,却都明白了似的,有的还互相捅肘子,脸上笑开了花。

    少梓也眉开眼笑,介绍起这基础设施的时候更卖力了,还把花了多少钱采购材料,欠了韩珊珊多少的人情和银两都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这让我不得不感到此行凶险,这弟子是要趁火打劫呢,早知道就传音通知好了,这来刮一层皮,有点不划算了。

    不过看在这里弟子和睦,两个弟子又是正儿八经的做事业的份上,我倒也不介意给多给点,毕竟这些年南征北战,我祸祸了不知道多少的财富,还好当时李破晓没开我储物袋看里面有多少值钱的东西,要不然估计这小子能当场吓成夏瑞泽。

    当然,虽然重要宝物都给我留了下来,但这可比整个天城价值的财宝并没有呆在我的储物袋多久,就给媳妇姐姐刮去了十之七八了,估计又是去补贴天城哪里去了,问过了也是灾后重建,还有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的反问句,这明确就是告诉我,剩多少才是我的,多的都补家用了。

    然而就算是还剩下十之二三,也不能否定我是天城第一巨富的现实,所以给香菱那些也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之所以不给多点,那也是因为给多了他们会好吃懒做,不过我也算是见识了眼前的解剑门,当然也决定给它成立个设立基金什么的,自己先捐一笔钱进去,找个懂财务的运营下,以后不说能解决整个解剑门的财政,提供吃吃喝喝还是管够了。

    拿了钱后,香菱就跑了,估计是急着干什么去了,我倒也没有留她,和少梓到了掌门殿,问起了近年来远古仙界的问题,当然,除了解决妘九天在这里设置暗桩的事情外,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在这里解决。

    “壶丘氏,

庆白君,帝青子,桑月姑,我提这几位仙家有些事。”我说道。

    这四位当年一战,也逃到了天城来了,因为即便是道种,也不能否定他们就是道劫之身,这身份尴尬下怎么解决?杀又不好杀,因为多少是我留下的暗子,没准哪天就用上了,所以这几位证道仙就干脆留在了远古仙界,并且受解剑门管制。

    庄若月看着黑子犹豫,以及我的慷慨激昂,沉默许久的她忍不住说道:“大师兄,他说的没错,我们旧天城想要重新拿回九重天,目的不也是为了黎庶安好,而我们也有能出力的地方么?现在他为我们点出了一条明路,我们为何迟迟不能答应?难道我们的真正目的与天下社稷在背道而驰?”

    我心中暗笑,这庄若月可能看不清这黑子,但我却知道他想什么,什么黎民苍生,什么天下社稷,这些对他而言根本不重要,重要的其实是块台阶,我只是粉饰这块台阶,好让他能够下来容易一些,漂亮的话谁不愿意听,谁不想听?

    只有庄若月这样的小姑娘才会觉得自己大师兄高大上,他们在乎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自身的利益!

    黑子欲言又止,好一会才咬牙点头,说道:“夏一天,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其他我都可以不在意,不过你若是敢坑我,总有一些事会不如你意。”

    “呵呵,那就取决你怎么干了,如果干得不好,我一样撤了你,这些事情都是相对的,所以妘九天和夏瑞泽怕比我更难说话,所以这是你这一生最好的选择。”我冷笑道。

    庄若月目瞪口呆,不知道我们两人节操竟急转而下,一个比一个阴狠。

    “哼,说说,你想让我做什么?”黑子问道。

    “拖住你曾经的弟子夏瑞泽,我也好对付妘九天。”我冷冷说道。

    “我没有把握,这小子一向狡猾,而且现在没有底线,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况且我现在的实力,也拖不住他这极西剑魔,这世上能拖住他的,除了你,也就是李破晓、李古仙他们了。”黑子咬牙说道。

    “我会让李破晓拖住他,你去拉住他的道劫大军,还有那些混沌天遗仙,等我剿灭了妘九天,回过头来的时候会让你退后。”我说道。

    “这就是我的投名状吗?”黑子反问道。

    “和聪明人说话向来就是这么简单。”我倒也不意外,黑子想了想,继续说道:“那妘九天那边,我该怎么说?我那些弟子,又该如何让他们心向你们这些匪巢?”

    “那我可就管不着了,你是聪明人,不会连这点都想不通。”我冷笑道。

    黑子看向了庄若月,对我说道:“那我不会让七师妹嫁给这妘九天,还会一怒之下,将他的道劫分身杀了。”

    “嗯,然后告诉大家,你是看不上他这样的诡计?”我不免拍手称道。

    “不错,到时候和妘九天闹崩了,整个天城势力也不得不往你们靠拢了,当然,你一面派出援兵来驰援我们,做出回护姿态,一面攻打妘九天,摆出大义旗帜,只有这样的以德报怨,才能让我顺利的把这里的师兄弟姐妹们拉拢在一起,与你们同仇敌忾,到时候夏瑞泽来攻,自然也就有投桃报李的一幕了。”黑子沉凝说道。

    “呵呵,我会满足你的要求,这样的剧本我很喜欢,老实说,你智商在线我还是很满意的,以后在我身边做事,也是不错的选择。”我嘿嘿一笑。

    “那就劳烦创世仙尊赏口饭吃了。”黑子拱手一笑,豁出去后,这家伙又一次没皮没脸起来,这家伙向来也是这样的人。

    庄若月瞪目结舌,根本没想过自己大师兄居然是这样的人,满身的阴谋诡计。

    似乎看到庄若月的震惊,黑子对我说道:“创世仙尊,小师妹心系与你,既然她不选妘九天,那以后就累得您照顾了,也算是我们这旧天城势力的一点保证,以后就算是有什么事,也还有周旋之地,是不是这个道理?”

    “就算没有此事,只要为我尽心尽力办事,也一样有周旋余地,并不局限于裙带关系。”我倒是觉得这可不是拿出来商量的事,顺其自然才是根本。

    庄若月脸色一红,其实她也没想到我们进展那么迅速,毕竟没多久之前,我们两人还争得面红耳赤呢。

    黑子看了一眼庄若月,似笑非笑的说道:“全凭创世仙尊安排,我们皆是您的子民,您说什么便是什么。”

    “哼,少跟我来这套,不过合则两利罢了,行了,我得回去准备了,等到你击杀了妘九天,鲲鹏会接她返回天城。”我抬起头来,看向了庄若月:“还是你要继续留在这呀?”

    “我……”庄若月顿时犹豫了下,不过很快有些不满的说道:“我住习惯了那边,朋友皆是那边多些,自然是要回去!不准么?”

    “也不是不准,这一来一回,我家胖鸟怕有意见。”我笑道。

    庄若月气得白了我一眼,说道:“它才不会有意见!你才会对我有意见!”

    我笑了笑,说道:“不开玩笑了,我这鬼蛊,怕还得寄生在你这里,可不能一气之下把它捏死了。”

    “你若是再惹我,我可不敢保证……”庄若月一副详装生气的表情,但我却没打算在这逗小姑娘,直接钻入了她的心房中,其实留着鬼蛊在这里而不是放弃,也是为了威慑住黑子,毕竟庄若月在,也等于是带了个监控,黑子也会贯彻落实自己的保证,而且一旦庄若月刺激这鬼蛊,我也会以念头返回这鬼蛊。

    等待了一阵,发现没什么问题后,我的一念神识也回到了御书房中。

    睁开眼睛,这里已经是傍晚了,我心中回笼了下整件事,随后把李稚儿招来,一同前往军部界面,要动手当然得和一群老伙计们见见面,动员一下,而且除了对东西用兵,也得做好内部的清剿准备,这妘九天打算玩中间开花,我不能不当一回事。

    远古仙界现在有少梓的解剑门,还有我的弟子们入驻看守,却还埋下了这么大的隐患,这件事少不得要调查一番,所以我这次的剿匪行动怕不会那么顺利。

    圆慈和珂儿现在不知道有没有找到证道宝物,为了能尽快找到目标,鲲鹏还亲自带他们先到了极东,已经有几天了吧,如果能够证道成功,我也能够道统下降了,到时候动刀兵都是抬举这些乱臣贼子了。

    少女看到我飞在她身旁不吱声跟了好一会,忍不住问道:“何事?”

    “没事,就是想要跟风几度,识香辨人。”我笑道,少女双目半眯下来,没听懂什么意思,我倒也爽快,说道:“姐姐未曾告知姓名,这意思不是让我闻香识美人么?”

    “哼,你小小年纪,竟如此懂得恭维,想来平日里就没少祸害身边道友!”少女白了我一眼,但想了想,还是说道:“你也别跟着我,往后有的是你讨厌我在一旁的!你也不用再问,也不要叫我姐姐,管我叫嬅茸仙子便是了!”

    “嬅茸姐姐,倒是好名字。”我故作他想,旋即趁机了解道:“话说回来,嬅茸姐姐,都说你是新晋的混沌天证道者,不知道姐姐证道的法则是何法则?竟在这证道困难的时代里证道成功?师父都说我是没有什么好法则拿出手的仙家,这要是证道,大浪淘沙,必定给其他的道统吞噬了,而现在证道创世天,又绝非是什么好事,怕是再强大的道统,也会给这创世天的时间法则给吞噬了。”

    嬅茸给我这么一捧,倒也没有那么讨厌我的问题了,看我这难题确实像那么回事的样子,对她这聪明的人而言,当然具有挑战力,所以她想了想,认真说道:“我的法则也很偏门,也正是如此,或许才证道成功了,挤入了万千道统中的一环,你的道统法则若是拿不出手,兴许也是比较异样的道统也说不定,倒也无需介怀,况且证道了又如何?我也并非是想要证道而证道,而是所在混沌天挤迫开始之时,迫于无奈而转入了证道天中,跟随我一起的伙伴们,竟无一人证道成功。”

    “哦……那既是说着急了,谁成想创世天会很快就出来了,若是姐姐那时候才跟道友们证道,许现在一定快乐的生活在创世天吧?还有一事,那姐姐恨天城和天城之主夏一天什么的么?毕竟神座可是以天城为目标。”我问道。

    “呵呵,我才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我不恨你说的那个人,至于神座以什么为目标,这是大人物的事情,我还管不了。”嬅茸油盐不进的说道。

    “那倒也是,不过和姐姐说话,倒是听出了姐姐对很多事并非那么热衷的样子,却为何愿意跟随百月护法?”我问道。

    “这证道天有证道区域之分,亦有门户之见,守一方的翎羽,让自己被庇护其中而不受外敌干扰,难道不正常么?去何处不是如此?而下了这九重天来,那也是神座决策的,既来之则安之,我既然奉命百月护法,便要为其出谋划策,她强大则我受其庇护,你作为未证道者,自然是不懂的。”嬅茸当然还是看低了我一层,这意思是我只是散仙自私自利呢。

    “姐姐说的倒是很有道理,那姐姐怎么看九天仙君和皇道仙君?”我继续试探道。

    “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个?”嬅茸轻哼道,看来还是和我不熟,不愿意跟我说这些,这么一来,还真不是一时半会能拿下这女子的。

    我其实也不急于一时,皇道君那边需要时间去研究鬼蛊皇,我也还要布置一些作业,这都要时间来发酵,至于嬅茸这女子想要监督就监督好了,我也决定明牌和百月、妘九天、皇道君他们玩。

    我们很快也就来到了西仙陵,我也让帝青子他们去布置了整个西仙陵的防御方案,而不用我专门去找这嬅茸聊天,她自己就在我布置了这周边的防御后,果断的找上了我。

    “姐姐,怎么了?你不是四处在看我们布防么,这么有空来见我呀?”我坐在原来百花仙子的王座上,笑吟吟睁开了眼睛,看着花容月色,穿着一身古典裙子的漂亮女子,忍不住暗叹这证道女仙里,确实这女子也是有着罕见出彩的姿容。

&nbs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fangchan/20201018/18697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