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扑倒老公大人在遗忘的时光里重逢

导读:看其程度,应该死了一天左右。同时,他这“鲜血”真不是红色,而且带着一丝腐臭气息的暗黑色。见到这一切,我只感觉匪夷所思。“博道长,莫非是那个妖道借尸还魂?之前不过操控了这具尸体而已?”风雪寒问了一句。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王前辈的声音:“没错,...

【图】扑倒老公大人在遗忘的时光里重逢

    看其程度,应该死了一天左右。

    同时,他这“鲜血”真不是红色,而且带着一丝腐臭气息的暗黑色。

    见到这一切,我只感觉匪夷所思。

    “博道长,莫非是那个妖道借尸还魂?之前不过操控了这具尸体而已?”风雪寒问了一句。

    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王前辈的声音:“没错,这个鬼三元出了名的妖邪之徒,更是擅长养鬼以及操控死尸。早年齐鲁一带为祸,不呈在这里现身!”

    “王前辈,这妖道邪法高强,我等都不是对手。

    若那妖道没死,接下来回来找我等……”独道长有些惶恐。

    而且独道长刚问出这话,

我们都绷紧了神经。

    我们几个联手,都对付不了那鬼三元的恶鬼弟子。

    如果王前辈等人回去了,这些家伙再杀我们一个回马枪,那可就完蛋了。

    所以皆是一脸忐忑,想看看王前辈有没有什么解决的方法。

    可王前辈却微微一笑,摆了摆手:“别怕,那家伙虽有些本事,但不过过街老鼠。

    你们虽与他有些纠葛,但也没生死大仇。”

    “他已经暴露行踪,接下来恐逃之夭夭,如果不然必然被

围杀此地。那会有时间回来找你们麻烦!”

    听王前辈这般分析,大家悬着的那颗心又放了回去。

    可就在此时,王前辈却忽然望向了一旁的老庙。

    随即接着开口道:“不过在这之前,这庙里的东西,咱们得给它砸了……”

    “呵呵,我还是那句老话,一切随缘吧!”秦云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和赵丽影翻脸,径直的走了。

    或许,在他的心中,对于‘家乡’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怀念和希冀,不希望亲手打破这份美好。

&n

bsp;   赵丽影望着秦云渐渐远去的身影,满心的不甘,恨恨地跺了跺脚。

    因为有着之前的良好表现,秦云接下来的日子轻松了许多,秦进对他的看管松懈了许多,就连夜不归宿,也可以偶尔为之。毕竟,男子游学和交友,都是必不可少的。

    如此看来,秦云的情况与赵丽影简直是两种模式,直看的赵丽影恨的牙痒痒的。

    与此同时,苏州附近的江湖上闪电般的崛起了一颗新星。

    这是一个带着斗笠的江湖人,随身兵器用的是剑。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容貌和年龄,不过听他的声音,应该是一个年轻人。他的显著特征也是一把剑,一把古秦剑。

    他自称夺命剑客,快剑威力无人能挡,曾在酒楼中光天化日下一剑杀死臭名远扬的青山六煞,为的就是一个被青山六煞杀害全家的老人付出的一文钱。

    他说,青山六煞只值一文钱。

    这是夺命剑客的初战,一战即震惊江湖。事后丐帮帮主乔峰亲临,看了青山六煞的伤口,确定他们差不多同一时间毙命。一招毙六人,稳、准、狠俱全,没有丝毫的拖沓。乔峰自认正面对上夺命剑客,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要是偷袭,那么落败的可能性极大。

    乔峰的话传到江湖上后,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无数人在寻找这个夺命剑客。可是,夺命剑客虽然时常的出现在苏州城,却没有几个人敢于正面他。

    除此之外,夺命剑客的轻功也是独步武林,多少想要跟踪他的江湖高手,最终都是一无所获。

    随后,江湖中又传出了几件事情,让‘夺命剑客’的名声彻底的响彻江湖。

    苏州城西一个农户家的小丫头,被江湖上的几个武林人士糟蹋了。事后夺命剑客知道后找那农户讨要了一碗饭的赏钱,吃下后连夜追赶。居然凭着一己之力,于凌晨时将那几个武林人士全都除害。而且,事后人们发现,那几个武林人士的命根子也全都被削掉了,死无全尸。

    这对于武林人士来说也是有些害怕的。因为老人们常说,如果死无全尸的话,少了什么下辈子投胎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如果是手和脚的话,武林人士也许没有什么担心。可是事关男人的尊严,恐怕没有一个人不会担心。

    还有,苏州城南街有两个幼年乞丐惊吓到了当地武林大户人家邱云天的宝马,被邱云天一脚踢死了一个,另外一个也是奄奄一息。夺命剑客听到消息后,两个乞丐都死了。他将两个乞丐的讨饭碗拿走,然后转身就去找邱云天的麻烦。当天就硬闯邱府,在众目睽睽之下,于邱府的府门前击杀了邱云天。

    此类事情传到江湖后,漫骂者有之,害怕者有之,钦佩者有之,不一而足。

    不过从那之后,‘夺命剑客’的大名便不在不局限于苏州城内,开始向整个江湖传播了。

    同时,夺命剑客也是一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他放浪形骸,在苏州最大的赌场至尊坊赢过钱,在最好的酒楼楼外楼醉过酒,进入过最贵的青楼梦云院花魁如仙的闺阁。

    他放言说,人活一辈子,就要骑最快的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美丽的女人,握最锋利的兵器,杀最厉害的高手。

  

  这话引得无数的江湖人为之追捧。

    他可以为民请命,屠戮苏州附近祸害百姓的山贼。也会接下杀手生意,为自己赚取大量的金钱用来维持奢华的生活。

    他可以为了一个承诺一追三百里,就是为了将黑马马贼团赶尽杀绝。也可以一连一个星期准时出现在城楼上,丝毫不理会他人,身上没有丝毫杀气的静静地观赏着日出日落。

    他,就是夺命剑客,江湖第一怪人!

    ………………

    一连一个月的时间,秦云都在肆意的妄为,做他以前一切想要做又不敢做的事情。他此举不单单是为了心中埋藏已久的心愿,更是为了心中的‘放下’。以赤子之心去承受一切,最终还是以赤子之心去完成一切,对心灵来了一场完美的洗礼。

    通过一个月的‘江湖生活’,秦云的心灵受到了洗涤,原本大受触动的心灵终于臻至了圆融的境界。他的武学修为突破瓶颈,剑道再度开始突飞猛进,十步一杀剑术也终于达到了圆满的境界。

    不同于无名的‘不杀’,秦云十步一杀剑术的核心是‘放下’。相比于无名一生欲要报仇,最终以‘不杀’为核心突破。秦云的心中魔障是两世为人都孤独的恐惧,心中隐藏着对世间亲情的怨恨。如今遇到秦梦暄,又经过了一番心灵的自我挣扎和怀疑,秦云终于可以暂时‘放下’了。

    秦云睁开眼睛,望着湖面静静的出神,眼神中锋锐的剑光闪烁,身上的气质却是越发的平淡柔和。一旁的婢女望着秦云潇洒的神态暗暗的脸红:少爷好象又英俊了,身上的气质也越发的飘渺了,跟仙人一样。

 &

nbsp;  不提秦云在这里惹的小姑娘春心动摇,另外一边也有着两个大美女正在因为秦云而伤神。

    “你说这个突然出现的夺命剑客是谁?是原本剧情中的人物,还是别的系统传人?”高媛媛眼神闪着亮光,幽幽地说道。

    “应该是系统传人吧,这个世界的原住民能够说出那些话来。再说,不管是影视剧中,还是小说中,都没有出现过这种厉害的人物。我最近一直钻研小说和影视剧,那些话好象是古大小说中出现的。”赵丽影迟疑地说道,语气之中不是很肯定。

    “不一定,我上个世界中也出现过这种情况。一个完全没有出现过的超能力者,所拥有的超能力却不在主角之下。毕竟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影视剧和小说只能够着重提及几个人,不可能将所有的武林高手一网打尽。”高媛媛眼中闪着智慧的神采,反驳地说道。

    “我还是认为这是其他系统传人,这种风格完全跟金大的风格不相同。”赵丽影说道。

    “三七分吧,有七成的可能性是其他系统传人。”高媛媛微笑着说道。

    高媛媛的话让赵丽影哽了一下,她瞪大了眼睛:“那你还那样说。”

    “所有的一切都不能够疏忽,这样才能够尽量的少犯错。我们现在可不是在拍戏,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不得不谨慎。”高媛媛神色转为严肃地说道。

    “好吧,好吧。”赵丽影最怕高媛媛这样,连忙讨饶道。“那媛媛姐你说会是哪个系统的传人呢?可千万不要是愤怒,痛苦和恶人系统的传人啊!”

    “应该

不是。按照这个夺命剑客的行事风格,与中立一方的力量系统历代传人的情况非常相象。”高媛媛思忖道。

    “那还好。”赵丽影拍了拍饱满的胸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你说,这个突然出现的夺命剑客一直在苏州城游荡,没有离去,会不会就是你的那个哥哥?”高媛媛的直觉十分的敏锐,绕了一大圈,还是将最大嫌疑人的目标对准了秦云。

    不得不说,有时候女人的直觉真的相当可怕!

    ps:感谢书友蓝颜景宸、心嗅薔薇、匳神的打赏!

    第六十章 打磨蜜蜡

    这块蜜蜡原石需要精心打磨,才能绽放它的光彩,而且咱们涉及阴阳的人,是需要一灵来守护的,你大舅的意思如果我猜的不错,是想让它收灵,和你一起成长。

    也就是所谓阴阳先生专属守护灵!

    我一听马上来了兴趣,这我还真没听过,所谓的收灵,又是什么鸟东西?

    余生说,所谓收灵,就是拥有一份机缘,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保护灵,灵分很多很多种,但一般的等级区分是邪灵,魂灵,命灵,真灵四大等级。

    你这块蜜蜡原石,应该能打磨出一块平安无事牌,在一般人眼里,这就是一个祈求平安无事寓意的物件,但是在我们阴阳师眼里,这更是一件可以收纳灵归属地的宝贝。

    这回能明白了吧?

&nb

sp;   我眼睛彻底亮了,

    哎呀我去!

    人家都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这所谓的灵虽然我还没有听明白到底是什么,但听起来就很牛逼的样子有没有?

    我又问余生,再多说说灵,我多了解了解,嘿嘿。

    余生说,也没什么值得多了解的,你已经入门了,有了自己的修行法门,有了自己的打坐方法,所谓灵物,等你拥有了自然你就明白了,灵可以保你安全,还有很多妙不可言的作用。

    我马上问,那你有没有灵?

    有。

    什么等级的?

    余生严肃认真的看着我,缓缓的说,命灵,王命灵!

    以后不要随意问别人的灵,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我虽然不知道这到底什么意思,但是应该不差劲,瞅余生这装逼劲儿应该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命灵,王命灵,等级挺高啊,看来有点小瞧余生了。

    天黑下来,余生带金诺去附近的广场玩了,我一个人在五金商店买了一大堆的砂纸,接了一大盆水,开始在网上搜打磨蜜蜡的教程,把蜜蜡原石扔在水里,拿刷鞋刷子疯狂的刷了一阵,拿在手里端详,可还是无从下手,余生说无事牌就是一个牌子,牌子很好打磨才对,就是一个长方形,可我就是不知道怎么下手,而且就这一块,

如果磨坏了就彻底完犊子了。

    按余生这流氓说的,这玩意很值钱,虽然我不懂到底值多少钱,但他都说值钱,按他的价值观,应该是价格不菲。

    对于我这种一穷二白的苦逼来说,一定要小心翼翼才是。

    我自己坐着愁了半天,也没个办法。

    直到余生回来,看到我对着石头使劲,无奈的笑了,让我带着金诺去休息,余生来帮着我搞定。

    看来余生可以啊!无所不能,这难道就是上天派下来。

    我的作弊器加刷钱刷装备的外挂?

    当我把金诺哄睡着回来在看到余生之后,我知道我刚才所有的美好幻想太幼稚了,这傻子余生也在对着石头使劲呢!

    刚磨了几下,就在那用眼睛使劲。

    到底能不能搞定啊?

    余生说,看来还得你自己来,我觉得是我缘分不到。

    以前磨过挺多的牌子,现在磨你这个,想给你节省料,可无从下手!

    我一脸鄙视的看了看他,噘嘴推开他,一边去打坐吧,看哥们的。

    结果可想而知,我脑袋上又添了个大包!

    我坐在小凳上看着盆子里的石头,一脑袋浆糊,看一会拿砂纸磨了几下,按照自己的想法磨,其实到后期都已经又困又累处在一个恍惚状态中了,可我还在磨,我就想,我今天非得把它磨出来,倔脾气一上来,谁也阻止不了,压根就没换姿势,傻了吧唧的就坐在小凳上,腿麻了,手被水浸泡的掉皮,我都没注意,聚精会神的看着蜜蜡,砂纸偶尔把手上的皮肤磨破,我也感觉不到疼痛。

    不知不觉,我进入了一种状态,在打磨石头的时候,进入了打坐的那种似幻似梦的境界,手偶尔在动,眼睛也不知张还是闭。

    这种状态里,我磨着手里的蜜蜡,也没有了形状的概念,甚至最后拿出钻头打眼我也没有任何的记忆......

    “小哥,起来做饭吧,我都饿了。”金诺把我推醒的时候,我发现我还坐在小板凳上,手里拿着打磨完的蜜蜡,没注意蜜蜡,我转头看了看金诺,答应了一声起来。

    “啪”

    我结结实实的直接摔地上了,我这俩条腿一点知觉都没有。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我凑!

    完犊子了,我腿折了。

    余生伸手拉起我,没说话直接动手在我腿上用力的拍打着,逐渐有了知觉,我这才明白,昨天一晚上没动,我这双腿回血困难已经彻底麻痹了。

    余生虽然手上给我按摩腿,但是眼睛却是看着我手上的蜜蜡,越看眼睛越惊讶,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我顺着他的眼神,看了看手上的蜜蜡。

    我凑!这他娘的是我自己磨的?

    “我给你五千!卖给我得了。”余生贼眉鼠眼的望着我手上的蜜蜡商量道。

    “老板,五万,不讲价,你要就拿去!”我注意到余生眼神里全是羡慕嫉妒恨,明显就是想

占为己有。

    “你他么怎么不去抢啊,还五万,这玩意再贵也没这个价啊,不卖拉倒,小爷我还不要了。”

    “要不......你再给加点?”

    “滚蛋,不要了!我买了也用不上,估计你大舅是根据你的体质选的。”余生说完就去逗金诺了,我则是没有注意到,他怎么知道是我大舅留给我的,我从来没说过这店铺的老板是我的大舅。

    余生的话我没有细想。

    望向手上的蜜蜡,已经让我彻底的打磨出来了,艳丽的金黄色,光泽如蜡,色泽如蜜,光芒内敛而不张扬,整体是一匹猛兽伸背待攻的形状。

    拿近了详细观察,其纹路让我惊愕的闭不上嘴,俩种颜色,金黄和乳白交织在一起,刚好形成了猛兽肌肉流线的点缀感,能感受到充满了力量。

    蜜沁蜡内,蜡包裹蜜,质感简约而不简单。

    我用手轻柔缓慢的抚摸着,那些年代久远亦或者沉淀已久的质感,我很清晰的知道自己和他在交流着,至于交流的内容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境,指月之智,妙不可言。

    我彻底沉醉其中,双手像抚摸爱人一样抚摸着那些细腻的纹理,我用心去感受倾听品味,是否我的前生或者来世,曾经拥有过。

    我忘却了前生,来世忘记了我,但是这一块蜜蜡静静握在手里,看着故人一次次的轮回,似梦里那混沌的沉醉,清晰不明却又记忆深刻。

    

恍惚之间很熟悉,却又牵不住丝毫的头绪。

    我的痴,我的呆,我的癫,我的狂,我的爱恨情仇,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最终是否会让它清晰的看到,感受到,或终究不过那枯井的上弦月,等待着下一次的轮回。

    “哈哈哈!跑啊,你到是跑啊!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一个死胡同!”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我可是……”

    “老子管你是什么人呢!快把银子交出来!另外,我们也是看到了,你可是个大美人!脱,快脱!否则老爷我可要霸王硬上弓了!”

    “你!你们!救命!啊!”在一处街巷的深处,两名长相凶恶的男子正把一个面蒙白纱的女子按倒在地。

    随着嗞嗞的两声响动,倒在地上的女子,身上的外套已经被撕成两半。

    “哈哈哈!快让哥哥看看你的面容!瞧你这身条,一定是个大美女!老爷我就喜欢这样的!”

    “你们,你们会后悔的!”

    “后悔!有这么美的女人陪,谁还会后悔!你就认命吧!啊!谁!”就在其中一个男子伸手去揭那层白纱的时候,一只大脚已然将他踢飞。

    而就在他倒地的瞬间,另外一名男子也是被人一拳击倒。

    “妈的,是谁在坏老子的好事儿!哦,原来就一个人啊!兄弟上,让他也尝尝咱们的厉害!”吃亏之后,那两人起身便从腰间掏出了两把明晃晃的匕首。身形更是一闪,便攻向了来犯之人。

    来人当然就是快速赶过来的靳商钰了。

    就在刚才,他亲眼看见两个青年男子正在欺辱一个弱女子,靳某人再怎么说也是经过现代社会的教育,哪能见死不救。所以才有了刚才英雄救美的一幕。

    “妈的,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动起刀子了!不过老子才不怕呢!”看到两名凶神恶煞般的劫匪一齐攻向自己,靳商钰躲都没躲,直到两人快要临身的时候,他才轻轻的一扭腰,尔后双拳齐出,重重的击打在那两人的面部。

    只听得两声沉闷的击打声过后,那两人早就双手捂脸,怒目而视。

    “你,你是谁,竟然把我们哥俩的门牙都打掉了!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家的!”

    “妈的,老子管你是谁呢!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干这种勾当,爷爷我今天也照样要废了你们!”说话间,靳商钰早就身形一闪发起了攻击。

    接下来的一幕,即便是受到惊吓的蒙面女子都吃惊了。因为靳商钰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像一条飞蛇一般的游走在两人的中间。而那两人却是惨了,虽然手中有匕首,但却每每在关键时刻被对方躲开。

    “妈的,我叫你干坏事!小小的年纪就不学好,还学人家欺辱良家妇女!找死是不是!”

    “大侠,饶命啊!你要是再打的话,估计就会出人命的!”

    “出人命怕什么!老子今天就是要弄出个人命来!”

    “大爷,公子,不是,那个大侠啊!就留我们一条狗命吧!”就在靳商钰将两人全部打倒在地,还一个劲儿的拳打脚踢,刚刚还盛气凌人的劫匪,早就苦苦求饶了。

    其实,也不是靳商钰的武功有多好!虽然他在现代社会中也是经常锻炼身体的,但也不至于以一敌二。

    “妈的,看来我的脑子里一定有问题!为什么一到了关键时刻,总会让对方的招数变得缓慢起来!不对,妈的,难道是那个叫做什么‘未来芯’的智能芯片也跟着老子一起穿越了!”就在两名劫匪哭爹喊娘的时候,靳商钰也是在心中仿佛想到了点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后面一路小跑的冉玉媃也是刚刚来到,口中还断断续续的喊道:“那个,钰哥,别打了,你看那地上全是血!再打就真的要出人命了!让他们走吧!反正这位姑娘也没有事了!他们也算是得到了惩罚!”

    “那个,你们听到没有,还不快滚!至于你们是谁家的奴才,千万别说出来,否则连你们家的主子一起揍!”

    “是是是!我们这就走!谢谢大爷饶命!”看到靳商钰已经停止了击打,那两人想都没想,带着一路血迹就是个跑啊。

    而此时的靳商钰这才缓过神来,几步来到那个面蒙白纱的女子面前,随口问道:“那个,你,你没事儿吧!怎么能够一个人出来呢!再说了,这里可是个死胡同啊!”

    “谢,谢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本想到街上买点生活用品!没料想被这两人盯上!情急之下,就胡乱的奔跑,最后就来到了这里!”

    “哦,是这样啊!那你家住哪里啊!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那个,谢谢公子的好意!现在离家里已经很近了!我一个人回去就行!”看到靳商玉要送她回家,那蒙面女子也是弱弱的回绝了。

    而靳商钰也没有多想,毕竟人家一个女子,恐怕也有自己的苦衷。然而,就在此时,冉玉媃也是凑了过来,还主动为那女子掸掉一些泥土。

    “这位姐姐受惊了!瞧瞧,这帮浑蛋把衣服都弄坏了!来,我这里有一套新衣服,姐姐不嫌弃就拿去换上吧!那个,钰哥,你还不转过去,难道还想看点什么啊!”

    “妈的,你个臭丫头,说什么呢!不过,貌似老子还真的回避一下!”本想说几句,但一想自己一个大男人,总不能看着人家姑娘换衣服吧。

    于是,靳某人又看了一眼蒙着白纱的女子,便带着两个拎包的中年男子向巷子外面走去。

    而美女玉媃则是站起了身形,又把一块绸布撑了起来,也许这就是最为原始的更衣间吧。

    “姐姐,你穿这套衣服真是太好看了!”

    “妹子,你叫什么名字!姐姐今天还真的谢谢你们!”

    “哦,那个,我叫冉玉媃,刚才救你的是我钰哥,叫靳商钰!这都是举手之劳的事儿,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只不过,今后再出来可不能一个人了!”看到刚刚换好衣服的蒙面女子如此问话,冉玉媃也是如实的回答了。

    就这样,二女收拾完毕后也是缓缓的走出了那个死胡同。

    “小女子谢谢靳公子的救命之恩!”

    “那个,言重了!以后多注重点就行了!”面对人家的再次致谢,靳某人也是客套的回答着。

    不过此时的靳商钰却在心中暗道:“妈的,这妹子也太美了!你看那眼睛,明动丽人,总有一种勾魂摄魄,让男人欲罢不能的感觉!怪不得那两个劫匪把持不住呢!呸呸呸,这什么思想啊!龌龊!”

    就在靳商钰心里胡思乱想之际,那蒙着一层白纱的女子,已然缓缓的沿着街道走远了。

    萧文寿吃惊地张大了嘴:“什么,更快的生财之道?”她的脸上先是现出一份喜色,转而变得警觉了起来,“小裕,不要走歪门邪道啊。你有这一身功夫,不是让你去当山贼强盗的。”

    刘裕哑然一笑:“娘,你怎么会往这里去想?”

    萧文寿叹了口气:“那你要娘怎么想?你又不是识文断字,可以给人写文书或者是写墓志铭,就剩一把子力气,要想快速来钱,除了做贼,还能如何?”

    刘裕哈哈一笑:“不,娘,这回在那次的平虏村,孩儿倒是想到了一条生财之道啊。您可能还不知道,那平虏村,开起了一家金满堂赌坊呢!”

    萧文寿疑道:“赌坊?那是什么东西?”萧文寿在京口活了几十年,没见过赌坊这东西,对这个概念几乎一无所知。

    刘裕正色道:“赌坊嘛,就是让人对任何事情下注,结果按结果定输赢的地方。这回孩儿跟那天师道的人打赌,赢了几千钱,就是做这个的。”

    萧文寿眉头一皱:“原来是赌博啊,这个咱可不能沾。上次你的那次赌博,娘这里还在心里打鼓呢。万一输了怎么办,一百五六十钱啊,不知道要卖多少双草鞋才有呢。”

    刘裕笑道:“娘啊,你有所不知,这么多年来,我天天练武,也练得耳聪目明,反应速度远远快于常人。所以,那天徐道覆用大石来砸孩儿的时候,别人看起来是飞石如流星,但在孩儿这里看来,却是慢慢悠悠,随便一扭腰,就躲过去了。”

    萧文寿点了点头:“你的反应速度确实快过常人,但这对你赌博有用吗?”

    刘裕二话不说,一伸手,“啪”地一声,一只苍蝇直接在他的两指之间化为一滩血水,他摇了摇手,把这苍蝇的尸体弹了出去,笑道:“看到了吧,娘,这反应速度和眼力价,去赌博的时候,怎么可能输呢?”

    萧文寿还是摇了摇头:“到时候会赌什么,还是那种丢石头互砸吗?”

    刘裕笑道:“不知道,明天孩儿去看一下就清楚了。那赌坊之中,听说要么是扔那种色子,要么是玩樗蒲这些东西,总之玩法很多,但是只有眼明手快,下注及时,才可能赢钱。”

    萧文寿的眉头一皱:“小裕啊,赌博之事娘虽然没有见过,但以前你爹在时,说过的,这种事情有可能会赌得倾家荡产。听说很多成为大户人家僮仆奴隶的人,就是赌输了钱没法还,才只能走这一步的。小裕啊,咱家的家底不丰厚,现在你没了里正的差事,还是找点正经事做吧,可别走歪路啊。”

    刘裕笑着摇了摇头:“娘,从小到大,孩儿何时让你失望过?你放心,孩儿会很谨慎的,每天只带十钱去赌,输了也没什么大碍。孩儿有这自信,靠孩儿的这双眼睛,这只快手,一定可以很快赚够大钱的。”

    萧文寿叹了口气:“你要赚这么多钱做什么?以你的本事,无论是入山樵采还是卖草鞋,再要么是打渔,都不会穷了我们刘家啊。”

    刘裕咬了咬牙,他思量再三,终于还是开口道:“娘,因为孩儿还是想从军报国,沙场建功,为了我走的时候咱家不受欺负,孩儿必须要迅速地赚钱!”

    萧文寿睁大了眼睛:“什么,你,你真的是要从军去了?”

    刘裕点了点头:“不错,那天讲武大会之前,孩儿曾经见到了一个大叔,名叫孙无终,听说是广陵城那里谢将军手下的军将,以前孩儿始终下不了这个决心,就是因为怕这样白身从军,捞不到军官之职,要当小兵,那建功立业就无从谈起了。”

    “但是这个孙将军,却是很看好孩儿,听刘穆之说,那天孩儿在比武的时候,他和两个高门贵女可是一直在大槐树下观战的。孩儿夺了这魁首,只要去投奔他,那一定是会有前途的!”

    萧文寿的双眼圆睁:“你真的有这门路?那个什么,什么孙军将肯引荐你?”

    刘裕自信地点了点头:“是啊,胡虏南侵,谢将军出镇江北,就是要招募精兵猛士抵御外敌的。孩儿自信这身功夫一定能出人头地,但这需要有人能引见,能让孩儿的军功得到承认。要不然拼死拼活却是不能给录功,只分点战利品就回家,又有何用?”

    萧文寿叹了口气:“你要从军,我们全家都会支持,但为什么要走赌博这条邪路呢?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刘裕笑道:“今天孩儿当面顶撞了刁刺史,只怕孩儿一走,他会想办法来欺负娘和两个弟弟,所以我必须要?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ent/20201021/18794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