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波多野结衣42部免费播放

导读:不过即使以秦云现在的修为,一天也只能服用一颗浑元丹。要是多服用的话,不但没有任何益处,反而会造成大量的丹毒凝聚于体内。要是体内丹毒聚多了以后,就会有着大麻烦,到时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驱除了。运功结束后,时间也已经到了夜晚时分。修为提升到天命阶...

【荐】波多野结衣42部免费播放

    不过即使以秦云现在的修为,一天也只能服用一颗浑元丹。要是多服用的话,不但没有任何益处,反而会造成大量的丹毒凝聚于体内。要是体内丹毒聚多了以后,就会有着大麻烦,到时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驱除了。

    运功结束后,时间也已经到了夜晚时分。修为提升到天命阶段以后,秦云修炼的时间也变的越来越长了。一个不注意,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真是修行无日月啊!

    PS:感谢书友‘顾1688780145’的月票!另外,为明天早上七点半发射的“神十一”祝福!(未完待续。)

    我的脑袋能足足当机了三秒,才从眼前的恐怖景象中回过来神。

    虽说在漆黑的教室突然看见这么一个个鬼影怪吓人的,但我们见鬼见的多了,

倒也不至于过于害怕,先前是因为这些鬼都是死去的同学,我这才惊讶的。

    当然,虽说我并不怎么害怕,但阴森森的也怪渗人的,于是我啪的一声按了一下灯的开关,按完之后,灯果然没亮!我一猜就是。我又按了几下,依旧没亮,于是我只好放弃了开灯的打算,而是借助着月光,打量着鬼同学们。

    此时,坐在座位上的鬼同学们,并未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那空洞而又漆黑的渗人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们。

    他们盯着我,那我也盯着他们呗,于是我们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当然,我不是瞎看的,我仔细一看,发现,鬼同学们的数量有二十来人,并不齐全,我们班级算上叶雨幽有五十七人,现在,我们只有十二人活了下

来,换言之,死去的同学,有四十五人,可如今眼前的鬼同学只有一半左右。

    不过仔细一想,旋即恍然,在对抗赛世界里,除了个别没见到人的(和罗秉毅一起走的那些学生),其他的,死后我们都亲手了结了他们,避免他们变成孤魂野鬼,在不知名的他乡异地,永生飘荡。

    这些学生彻底消失了,所以自然不存在于这里。

    张舒涵,陈明昊,也不在此,因为他们变成鬼后,让我们杀死了。

    剩下的,就是眼前的这些鬼同学了,他们死后,我们无力或者没机会亲手了结他们,这些人大部分都死在对抗赛以前,少部分在对抗赛中死去,而这些人,

是我们没办法顾及到的,比方说和罗秉毅一起走的那些人。

    而在其中,我看到了王一帆,此时他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直勾勾的盯着我,眼中满是恶毒,看来,果然不出我所料,王一帆的确是死了。

    在其中,有许多熟悉的面孔,但不论再怎么熟悉,他们此时,都已经死了,他们,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些同学们了!

    “同学们,我想,你们如果还活着,应该也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没有意识的孤魂野鬼,任班主任控制吧...”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然后喃喃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亲手了结了你们,也好让你们尽早解脱...”

    正当我准备释放鬼气,解决掉眼前的鬼同学时,我的耳朵突然抖了一下,因为,在刚才的一霎,我听到,走廊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而且,这个声音正在逐渐变大,很显然,发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正在朝着这间教室接近。

    听到这声音,我们有些紧张,因为,这声音我们再熟悉不过了,就像是群消息的提示音一般,令人熟悉。在午夜,在校园,在走廊,发出这种脚步声的,百分之二百是班主任无疑。

    的确,不出我们所料,几秒钟之后,那个声音,停在了教室门口,而后,一个浑身灰白,眼珠漆黑的女人,走进了教室。

    当我们看见她的一瞬,即便我们实现有过思想准备,但心里依旧是颤了一下。

    我呼出一口气,然后仔细打量着她,她此时,并未释放鬼气,所以,我也摸不清她的实力,不过从她身上给予我的淡淡压迫感来判断,她的实力,比我强!

    

此时,班主任脚踩着高跟鞋,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在她的手里,还捧着一个黑色的相机,在这相机上,还缠绕着丝丝黑色鬼气。

    她笑吟吟的看着我们,说道:“同学们,这次对抗赛,你们表现的非常的不错,不,简直完完全全的超出了我的预料,你们表现的真的是太棒了。”

    闻言,我们一言不发,而是冷冷的看着她。

    班主任也不气恼,而是继续笑道:“对抗赛开启以前我就说过,你们若是能顺利通过对抗赛,老师就准许你们毕业,既然老师答应你们了,那就一定会做到。”

    我们依旧一言不发。

    见状,班主任只好拿起相机,笑眯眯的说道:“好了,既然要毕业了,那可不能没有一张毕业照,来,同学们,站好,我给你们拍一张合照,虽说人有些不齐全,不过也只能凑合着照了...”

    本来我们依旧是想无动于衷的,不过这时,在我们身后老老实实坐在自己座位的鬼同学们,齐刷刷的站起身子,然后离开座位,朝着我们的方向靠拢。

    见状,我们顿时警惕了起来,不过,鬼同学们停在我们身后一步的距离之后,就不往前动了,而是一排排整齐的排在一起,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抹笑容,即便在我们眼里那更像是阴森恐怖的惨笑、狞笑。

    这时,班主任又继续说道:“好了,同学们,拍个姿势,我们照一张相吧...”

    闻言,还没等我们作出反应,就听那边咔嚓一声,然后一张夹杂着黑色鬼气的方形物品,自那个古怪的相机中掉了下来,黑色鬼气翻涌了几

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后露出了一张照片,精准无误的落在了班主任的灰白手掌之上。

    见状,班主任笑吟吟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笑道:“这是显鬼相机,可以拍下鬼的相机,这是照片,所有的同学都囊括在内,你想要么,叶炎?”说着,班主任伸出了灰白的手掌。

    我眼神闪烁了片刻,最终,还是接过了这张照片,迅速的扫了一眼照片,果然,就像班主任所说的那样,不论是我们十二人,还是身后的二十多名鬼同学,都包含在这张照片上了。

    虽说是毕业照,但这张照片,可是吓人的紧,阴暗的教室里,二十多个皮肤灰白的学生,狰狞的笑着,目光满是怨毒,死死地盯着我们十二人的背后。

    我看了一眼之后,就将照片随手扔在了桌面上,然后一脸谨慎的看着班主任,毕业照拍完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关键了。

    班主任一直笑眯眯的看着我,时不时点点头,半晌后,她才笑着说道:“既然毕业照拍完了,那么,也该来说说毕业的事儿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事得说...”

    “叶炎同学...”班主任看向我,笑道:“既然你夺得了五百万分数,那么,想必你应该知道,狩猎者的存在吧?”

    闻言,我挑了挑眉,然后点点头,说道:“知道。”

    “呵呵,既然知道狩猎者的存在...”班主任说:“那么,不知你对狩猎者的身份是否感兴趣?你先别急着拒绝,不如先听我说完。首先,你的任务并不是很重,你只需要参加以后的对抗赛。抛去对抗赛的时间,其他时间你可以自由支配,我绝不插手。”

 &nb

sp;  “而且,只要你答应为我工作,当我手下的狩猎者,你其他的十一名同学,不光可以顺利毕业,我还可以让他们进入阳城最好的高中,不要怀疑我的能力,这一点我完全可以做到。”

    我当然不怀疑她的能力,不过,那又如何?狩猎者的身份我再清楚不过了,说的好听点,就是为鬼师谋取利益的工具,说的难听点,就是鬼师的狗。

    而狩猎者的职责,就是和下一届的新生一起,参加下一届对抗赛,来夺取更多的分数。

    身为老生的狩猎者,实力足以碾压几乎所有新生,因此,狩猎者夺取的分数通常非常高,而分数高,就可以大幅提升鬼师的实力。

    班主任的意思显而易见,她想让我为她工作,去当狩猎者。

    都颜的耳朵里,不停地灌进那凄厉的风声,鬼哭狼嚎一般,在现在的他听来,这不是风声,而是刚才战死的手下们的哀号,他甚至能听到赛巴达在哭喊着:“大酋长,救我,救我!”

    都颜的心烦意乱,手中的大刀开始胡乱挥舞起来,仿佛在砍那些不停地缠着他的冤魂厉鬼:“滚开,都给老子滚开,离老子远点!”

    “啊”地一声惨叫,都颜的心中一动,却是在他身边紧跟着的一个亲卫,给他这一刀砍中,顿时身子成了两截,五脏六腑哗啦啦地从躯体上流出,染得整个马背都是,而那已经惊魂半天的马儿,终于支撑不住,口吐白沫,一下子就跪了下来,再也无法起身。

    现在跟着都颜逃跑的还有二十多个亲随,从那大营溃逃时,最开始有百余骑,可是跑着跑着就有人掉队,也有人寻思着跟着

大将逃跑目标太大,干脆偷偷地溜号,只有这二十余个一直跟着他的,才是最忠心的部曲,但是都颜这一刀直接杀了跟着他最紧的一个家伙,余者全都大惊失色,哪还顾得了其他,纷纷四散而逃,这一片空地之上,居然就只剩下都颜一个人了。

    都颜气得大吼道:“回来,都给老子回来!”可是没一个人回头,他抄起马鞍上的弓箭,对着一个逃兵就是一箭射去,那小兵一声惨叫,给这一箭从后背穿到前胸,直接从马上栽倒下来,而其他人则纷纷伏在了马背之上,转眼之间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都颜长叹一声,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一身大将的铠甲,尤其是那被五彩六色的羽毛所装饰的那个象征了部落头人尊贵身份的头盔,有点太拉风显眼了,在草原仇杀的时候,他是不会穿成这样的,今天若不是认定了这一战毫无难度,他又怎么会摆出如此拉风的造型呢,而现在,逃亡路上,这身拉风打扮反而成了最要命的东西了。

    都颜咬了咬牙,跳下马来,向一边的草丛中跑去,在这个时候,只有先换了装,才谈得上安全!

    可是都颜刚刚脱下自己的头盔时,就听到一声凄厉的破空之声,从自己的身后响起,他的脸色一变,刚要准备伏身,脑袋却是一凉,感觉后脑壳给狠狠地砸了一家伙,紧接着,就是两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八十步外,两骑飞速而至,檀凭之跃马挥弓,弓弦还在微微地震动着,他哈哈一笑,指着草丛边上倒在一边的都颜的尸体,笑道:“寄奴哥,又射死了一个,太爽了,这是第九个啦!”

    在他身边的刘裕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你这一箭太快了,我都没来得及叫你停下,难道你没发现,这个人就是都颜吗?”

    檀凭之刚

才没看到都颜手里拿着的头盔,直接就是一箭发出了,这会儿听到刘裕的话,才脸色一变,连忙策马上前,看着倒在地上的都颜的尸体,左手之上,那个羽毛头盔已经浸泡在了白色脑浆和红色血水混合着的液体之中,他恨恨一拍马鞍:“奶奶的,果然是都颜这小子啊。亏了,亏大发了!”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何无忌,魏咏之等人也纷纷骑马而来,何无忌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都颜尸体,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射杀敌军大将,没让他跑了,是都颜本人,不是什么替身吧。”

    刘裕摇了摇头:“都颜太狂妄了,连替身都不带,从头到尾我都在盯着他,只有他一个人穿成这样,刚才他下马大概是想换装,这才给瓶子一箭放翻。可惜了,没有生擒,要不然也许可以问出一些秦军的军情呢。”

    何无忌笑着跑下了战马,一刀砍下了都颜的首级,递给了檀凭之:“瓶子,这是你应得的,可得收好了!”

    而何无忌身后的几个跟班则笑着下马,去脱起都颜身上的盔甲,与那些只着皮甲,甚至干脆裹了些兽皮的普通匈奴士兵相比,这个大酋长身上的装备,可要值钱许多了。

    刘裕环视四周,不停地有飞箭破空时的那种呼啸声响起,间或有一两声惨叫,那是分散追击的晋军骑兵们,在格杀那些落单逃跑的匈奴溃兵,刘裕点了点头,对何无忌说道:“好了,敌将已被斩杀,敌军基本上被全歼,余者溃散,我们今天大获全胜,也可以收兵回营了。”

    魏咏之的三片兔唇翻了翻:“不再杀一会儿吗?还能再射杀几十人吧。”

    刘裕摇了摇头:“没这个必要了,就让那些个逃兵,把这失败的惨状传回去吧,让恐惧象瘟疫一样,在敌军的军营里传播,动摇他们

的军心,打击他们的士气,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回去休整一下,饱餐一顿,然后马不停蹄地继续进攻!”

    半个时辰之后,三阿空营,刘毅睁大了眼睛,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什么,继续进攻?寄奴你疯了吗?我们就一千多人,侥幸伏击消灭了敌军这五千骑兵,已经是大胜了,就靠我们这点人,如何能继续攻击敌军的大队人马?”

    刘裕微微一笑:“可是敌军知道我们只有一千多人吗?那些逃回去,侥幸不死的敌军溃兵,一定会说我们大营里有千军万马,而他们是苦战不敌,将军才会命令他们突围的。连都颜都战死,你觉得敌将会觉得我们有多少人?”

    刘毅咬了咬牙:“不可能每个敌军逃兵都会这么说的。”

    刘裕点了点头:“以秦军军制,主将战死,逃跑的士兵是要受到军法处置的,想要逃过军法,只有夸大敌军的力量,再说了,有哪个秦军士兵看到我们的人数的?他们只知道自己全军覆没了。而作为敌军主帅,在前军尽墨的情况下,决不会再发动攻击,这时候一有点风吹草动,一定会没命地逃跑!”

    何无忌叹服地点了点头:“寄奴所说的,深合兵法,这时候确实是乘胜掩杀的好机会,只是刘将军说了,要我们打完这仗后等他的大军来援,我们这时候私自出兵,是不是有违军令?”

    连庚一走,我肚子滚烫得难受,挣扎着摸了下魂瓮,嘴已经念不出咒语了,手只能和鸡爪一样扭成几个麻花样的形状,叫出了所有的鬼将。

    媳妇姐姐咋不来救我了?

    惜君担忧坏了,拉着宋婉仪来帮我,她觉得宋婉仪诡计多端,肯定能够帮上我。

    我有种灵体出窍的感觉,示意了下宋婉仪,她连忙帮我拿出了一堆的符纸,摆在了我面前。

    哆哆嗦嗦的指了了那一叠定魂符,宋婉仪了然,可不会用呀,我就指着台上的水壶,示意帮我烧符就水喂我喝下,我实在太渴了。

    惜君拿出了几张符,伸手点着就放到了水杯里,要给我喂服。

    结果一道青光就射向了水杯,水溅了满地都是,惜君头发都炸了起来,嗤牙欲吼。

    “小鬼,别闹腾,一个时辰内不能喝水,喝了水必死无疑!”连庚在外面发出沙哑的声音。

    惜君扁着嘴,委屈的看着外面,好像是给外面人的话吓住了,宋婉仪也不知如何是好,外面的人居然没走,这让几个鬼将都感觉失去了主心骨,束手无策。

    我浑身燥热,额上冒着大汗,热得都快要死了,真后悔没有拿了那本书就走人,还花了两亿多买了块狗屎,给老头强迫吃了。

    这下不吃,人家老头还不愿意了。

    “妈蛋,连老头,老子如果出点什么事……咳咳……”我喉咙干的没法子说下去,蜷缩起来,从包裹里拿出了阴阳令来。

    “你要是想死,就赶紧借道阴间,我也不想多管你闲事,两个亿我玄丹门还没看在眼里!”连庚这老头口气很大,在外面先嚷嚷起来了。

    我热得在地上打滚起来,嘴里想叫叫不出来,偏偏脑袋开始清醒起来,这药效正在转移,从头绕到了身体。

    我身上毛孔好像炸开了,兀然的开始冒出泥浆一样的东西,又黄又臭,这味道也是够醉人了,我自己差点没熏昏过去。

  &nb

sp; 惜君本来还想要靠近抱着我,但味道太过呛人了,连鬼都躲开了一边。

    泥浆结垢,成了一层黄黑色的皮,在浑身燥热后凝固起来,我一动,掉下好几块,掉皮的部位红灿灿的,看起来是血的样子,偏偏我没什么痛觉,别人看我,肯定像是蛇脱皮似的,不人不鬼。

    我心中一慌,惊得面色大变,传闻就有种药,吃了的人会掉皮掉脂肪,最后还清醒的时候,肌肉也一块块的掉下来,最后给取出做成了人肉干,该不会这就是吧?

    “嘿嘿……”连庚在外面阴险的笑起来。

    “老匹夫!你敢把我做成肉干,我媳妇和师父不会放过你的!”

    “臭娃子,别胡说八道!”连庚刚笑罢就气得骂了一句。

    等我能够稍微活动起来的时候,一个时辰也差不多到了,江寒堵在了门口,警惕着外面的环境,我的衣服已经不能要了,臭烘烘的凝结得跟铠甲似的。

    宋婉仪是个好女鬼,不怕臭也不怕脏,给我摆弄着身上的衣物。

    “婉仪,我的皮是不是都没了,浑身都是血溶溶的。”我摸着身上的皮肤,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脂肪都给蒸没了。

    “主人,不是皮掉了,是脂肪和身体里的杂质都挤了出来。”宋婉仪说道。

    宋婉仪没必要骗我,我心下稍安。

    “成了?”外面连庚闯了进来,结果给江寒给拦住了,他倒也没急着进来,在外面

叫到:“水送来了么?”

    几个倒是应了,然后外面就有了走路的声音,好几个人的扛着纯净水桶进来了。

    “这老头难道不是卖假药的?”我看着皮肤底下的红色,一时明白了过来,应该是刚才扩张气孔时溢出的血迹,并非是皮掉了。

    “喝水。”连庚指挥几个道士扛水进来,抬手看着金色的大表,露出阴险的笑容。

    那几个道士只是看了我的鬼将一眼,却没有任何好奇,把六大桶水摆在我面前。

    我浑身虚脱,眼眶都感觉凹陷了下去,就往一桶水爬去。

    宋婉仪抬起手,那桶水就自己飞了过来,往我身上倒,我张开了嘴巴,水灌入了喉咙里,喝一会咳一会。

    有了水进肚子,我的汗水再次冒了出来,起先还是浓稠的汗水,等发汗够多以后就清澈起来,看来真的很有用。

    我浑身臭得厉害,但水分进入身体后,我全身上下都轻飘飘的,感觉自己能凭空飞起来了似的。

    “老头……不,连药师,这药是真货?”我看着连庚,心中高兴坏了,这脱胎换骨的感觉,和以前大不一样,难怪孙重阳不逃命就算了,逃起来比兔子还快,看来道门真有那么那么点绝招。

    “继续喝!喝光六大桶!这次喝不完,还得死!”连庚根本没理会我说什么,又开始命令身边的道士喂水。

    “啊?”我咕噜噜的又跟灌汤包子一样给灌着水,好几次喝不下,眼都翻白了,但连庚这老货根本没在意似的。

    一边喝一边吐,肚子最后还疼得厉害。

    看到旁边有公厕,最后干脆蹲里面去了。

    今天算是一辈子最窘迫的时候了,又是两个小时过去,六桶水没喝完,就喝了四桶,不过连庚这老头也高兴起来,没再指挥几个道士灌水。

    怪不得媳妇姐姐没阻止我了,原来老头没恶意,只是想要让自己的药丸起作用而已。

    “多谢连药师,唉,小子太没见识了,您可要多担待一些……”我马上过去要抱他大腿。

    可连庚最后一句话,直接把我石化当场:“啧啧……太好了,这次总算没吃死人!”

    妈蛋呀!这老头把我当成试药了怎得?我心中暗骂,但实在没敢骂出声,我阴阳眼扫了老头一眼,这实力,真不知道是厉害还是不厉害,气焰居然跟开了花似的好看,只是连庚这老货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你马上修为就要提高了,效果很好!对了,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肚子里正有一团能量,噌噌的给自己拔高修为?”连庚的笑容让人难以恭维。

    我不敢忤逆他,生怕又整出什么幺蛾子,什么一团能量,我是完全没感觉到就是,赶紧还是先去阴间弄血云棺秘籍吧。

    “没有?”连庚看我表情,似乎有些不信。

    领头的道士直接看着师祖,脸上露出又是无效的表情。

    “半点感觉都没有!”我没好气的说道,确实是让身体好多了,但两亿四千万,有点不值当。

    “啊?”连庚这下是惊讶了,随后颓然的跺了跺手中的拐杖。

    看他发愣想着什么,我赶紧带着鬼将离开这里,几个道士看连庚都不拦我,也同样没敢再折腾下去,让我离开。

    “小家伙,你修炼一下试试!我在这里等你!”连庚仍不死心的叫住我。

    “嗯,好,我去修炼了再来!”我心里暗骂,来就真见鬼了。

    到了公寓区,陷阱没人触碰,房间也没打开的痕迹,我开了灯跑进去洗了个澡,然后给古籍下册拍照,上传到了邮箱里,接着收拾好一切,没有刻意去躲避摄像头,我来到了会场的边缘。

    面对高耸的墙壁,我有种能跳过去的感觉,不过我纵身一跃,也只是比之前跳得高了一些,最后失望的我,只能让江寒扛着我跳过了墙壁。

    随后叫陈善芸带我去了之前十方大海的小岛屿上方。

    借道阴阳后,我出现在了阴间的小岛。

    迫不及待的拿出了血云棺下册,我心情激动得难以自抑,三本古书全在我手上了!只要这第三本确实是真货,我就能起手制作小血云棺!

    打开手机,我从上册开始看起,一路看到了下册,花了两三个小时,可看完之后,我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结合三本书,我发现这些东西不是白给的,这些老谋深算的家伙,如果真要按照古籍的做法,我就是去当炮灰!

    操纵和开启血云棺,就需要五阴俱全的人在里面做引子,否则就需要大耗精血和寿命。

    我身负五阴之体,如果由我去控棺,那便能够省下他们很大的功夫,这就是几个老家伙要把古籍变相的让给我的原因。

    外婆那口大血云棺,确实和周善说的那样,乃是三种古老的道统秘术结合而成,而其中的巢祖里的那口鬼棺需要的主魂王胭,一样也是五阴俱全,这就验明了血云棺的制作,真是有人结合了击中秘术而改良出来的。

    而外婆所的买椟还珠,敢情珠子就是我自己!这些人是要我自己去填棺材的!如果我坚持救出外婆,那自己会不会成为血云棺里的王胭?

    给人算计成五阴之体,难道当初就是打着要我去给棺材当珠子的?

    我心中一惊,就觉得自己的身世似乎要涌上来了!但回头一想,线索似乎又不够,直接断在了母亲那里,看来母亲也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回去后,就该把一切我说知道的事情给她说清楚,希望到时候她不在有所隐瞒,将她所遭遇的事情还原出来。

    秦云和千年恶鬼两相对峙,气势凝而不发,身体中更有着一股恐怖的力量隐隐的渗出,让千年恶鬼不敢妄动。千年恶鬼不是没有怀疑过秦云是在千年恶鬼,可是它想到这一个月来的波折,还是不敢冒这个险。

    修行的时间长了,懂得也多了,顾虑也就越来越多了,不像初修行时那样不知天高地厚。

    秦云面无表情的望着千年恶鬼,心中却是异常的煎熬。千年恶鬼猜测的没错,他确实是在硬撑着这股气势。他现在之所以还能够站起来,还能够挥出那一拳,完全靠的是九转丹的功效。

    九转丹,系统中目前最好的一种灵丹,能够治愈大半分的伤势,也能够恢复一定的内力,而且最重要的是见效速度极快,入口即可。只是价格不匪,足足花费了秦云三万点欢乐点。再加上他又花费了五千欢乐点兑换了一张蜃龙符,用以恐吓千年恶鬼,如今他身上的欢乐点已经不足四千了。

    而九转丹虽然功效非凡,可是秦云身上的伤势实在太重,九转丹也无法让他痊愈,只是暂时恢复了一定的战力。等到那拳挥出去后,他又变回了原本的状态。所以别看秦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其实他心中虚的不得了。

    千年恶鬼虽然有所怀疑,可是它毕竟是一个鬼,不知道修行者中有如此多的神妙。再说,就算是本世界的修行者,也不知道这世上居然有着蜃龙符这种神妙的符箓。对于打不死的秦云,不知不觉中,它的心中已经多了一份畏惧,让它下意识的想要避开秦云。可是就这样离开,它又心有不甘。于是,双方一直对峙起来。

    太阳越来越大,已经渐渐的有些伤到千年恶鬼的根基了。它脸色变化不停,最终恨恨地望了秦云一眼,直接飞走了。

    这次,他不在是潜藏在哪个角落侍机以动,而是直接往罗沂山飞去。

    它暂时罢手了!

    此次出来之前,千年恶鬼没有想到会拖延这么长的时间,更没有想到秦云会如此的难缠。等到它下次出手的时候,一定会做好万全的准备。

    “终于离开了!”

    直到千年恶鬼的身影消失了许久,再也没有回来过,秦云的神经才总算是松懈了下来。他只感到眼前的画面逐渐模糊,便再也没有了任何知觉,直接昏倒了过去。

    ………………

    郭北县。

    山道旁边,一块陈旧的青石碑歪斜着矗立,表明这里已经进入郭北县境内。

    在这乱世之中,郭北县虽然不算一个秩序良好的县城,可是表面上还是不错的,没有闹出青天白日当街杀人的情况。最起码在方圆十几个县城内,郭北县的情况算是最好的。因此,郭北县中人口来往众多,也算是一个繁华的地方。

    可是此时的郭北县不远处的官道上,却有着一伙江湖人士在争斗。准确的说,是一个厉害的剑客正在以一人之力追杀着一大群的江湖中人。在那剑客的不远处,还有一个书生样的同伴正束手站在一旁。

    “快跑啊!”

    “追上来了。”

    “后面的快点挡住……”

    被追的那群江湖中人起码有十余个人,各个虎背熊腰,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看他们的煞气,就知道他们都是真正凶神恶煞的亡命之徒,每个人身上应该都有着不少的人命在身。

    可就算如此,这十余个人凶神恶煞的亡命之徒,面对着那个剑客一人之力的追杀,丝毫不敢回去拼命。他们只是疯狂的向前奔跑,没有丝毫的斗志,一点也没有亡命之徒的那股凶悍的劲头,他们只是希望能够逃出那个剑客的追杀。

    “哪里跑。”剑客是一个手持长剑的中年男子,身影如风,快步的追了上来。

    “嗤!”

    剑客连续斩出几道剑气,最后面的五个人直接毙命,有两个被斩掉了头颅,剩下的三个直接被腰斩。断裂的尸体倒在地上,鲜血很快就染红了一大片土地。

    这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一边是天命阶段的大高手,一边是十余个只有凡尘和脱俗境界的江湖中人。虽然是亡命之徒,可是也抵不住剑客的剑法。这些亡命之徒没有一个是一合之敌,剑客的每一剑挥出,就有一个人身首异处。

    “啊!”随着最后一个亡命之徒死于剑客的剑下,鲜血飞溅了出来。

    剑客望着满地的死尸,浑然不顾身上的血迹,恨恨的啐了一口道:“居然敢抢本大爷的钱,实在是活腻歪了。该死!”

    随即,剑客转头望向书生同伴,高声喊道:“怎么样,书生,没有吓到你吧?”

    书生无奈地一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ent/20201018/18698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