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适合深夜开车的污段子

导读:凌童看到一下就来了两个厉害无比的鬼物,脸都给吓绿了,哆哆嗦嗦的立即就拿出了哭丧棒要应战,结果宋婉仪轻喝一声,一甩手就起了道猛烈的飓风,吹得凌童魂体不稳,滚在地上。我捡起了哭丧棒,挣扎的站起来,一棍子就抽向了凌童的脸。啪 鞍。 绷柰缤吹么...

【荐】适合深夜开车的污段子

    凌童看到一下就来了两个厉害无比的鬼物,脸都给吓绿了,哆哆嗦嗦的立即就拿出了哭丧棒要应战,结果宋婉仪轻喝一声,一甩手就起了道猛烈的飓风,吹得凌童魂体不稳,滚在地上。

    我捡起了哭丧棒,挣扎的站起来,一棍子就抽向了凌童的脸。

    啪!

    “啊!”凌童剧痛得打滚起来。

    “狗货!让你他娘的死命抽我!”我一边怒骂,一边拿着哭丧棒朝他身上所有地方招呼,打得他浑身冒烟,就跟仙人跳舞一个样。

    “主人,别打了,再打他可就魂飞魄散了,那是哭丧棒,摄魂的,每一下都能打飞一缕鬼魂,又不是打狗棍哟,打多了会消失的。”宋婉仪有些担心的看着凌童跟我说道。

    “什么

?你怎么会……”我一听,这宋婉仪怎么能说话了?声音还这么甜美,一看周围的环境,才想起是在阴间。

    “这里是阴间呀主人,还有……您的姿势是不是该……换一换?”宋婉仪也跟我说道,然后看了我全身上下穿着布条装,还一脚得意的耷拉在凌童身上,露出了不雅的东西来。

    这随便动一下,男人的魅力挡都挡不住,她当然是脸色潮红,羞得都不好意思说了。

    “他姥姥的,老子才抽了六十四棍,还没够两倍呢!”我故作凶狠的瞪了凌童一眼,躲过了尴尬,又踹了几脚:“把你那身皮扒了给我!快点!”

    “夏……爷!六十四够两倍多了

……求别……打了……我扒,扒就是!”凌童还要犹豫,看我又抡起棍子,立即就把官服给扒拉了下来,双手捧给了我。

    “哇哇!哥哥光光了,惜君要抱抱!”惜君吃完了一群鬼差,看到我要穿新衣服了,也不管我才刚脱光光,跑过来就要做个好奇宝宝索抱,我立即用官服遮住重要部位。

    那凌童看我丢给他一身原来我穿的狱服,他也懂的羞耻,马上就穿上了,他毕竟身为引渡官,身份还是很重要的,总不能赤身裸体吧。

    官服应该是阴司特制的,打得那么狠,硬是没有留下一点裂痕,怪不得我看那凌童好像蛮抗打,差点没把他魂给打灭了。

    

不过这身狗皮官服穿起来倒相当的帅气,宋婉仪和惜君看到我都眼前一亮,这可比刚才的布条乞丐装好多了。

    倒是凌童现在佝偻着身体,浑身青烟,还不敢站直了腰板,他这要真站直了,那就曝光了。

    “你刚才不是站得笔挺嘛,这身份一倒置你就成这样了?”角色的转换让我心情好了些,摸了摸身上还冒着的一丝青烟,我真想抽死这凌童,下的手也忒狠了点,差点打得我魂都飞了。

    “夏爷,您瞧您说哪话呀……我这也不是迫不得已么,您的事上头也是有明令的,而且前面枷锁大统领还在那等着呢,我哪能假公济私不是……我真不是和您故意作对呀!”凌童真给我打怕了,好容易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接下了个上头勾重犯魂的差事,回去可就是重要的升官加分,这下表现不得反给人表现了,他是窝火兼憋屈,又不得不陪着笑脸。

    “快说!老子怎么才能还阳?勾了魂,总得有还阳的办法吧!”我想着,之前电视不是报道不少人死了几个小时,还能活过来?这肯定是死后在阴间和狱卒老大商量好了,所以还阳是有办法,关键还是条件,况且我才死了多久?

    “还阳是大事呀,除非勾错魂,经由上面城隍爷,二十四司会审,签了同意文书,您才能过还阳道……现在这种情况恐怕难了……要不您老就将就下,在阴司当差吧?您能差遣两名鬼大将,去了城隍那,也必是官职在身呀!”凌童小心的赔着说道。

    我一听,立马就朝他踹了一脚:“滚你这狗货!老子好好的活人不当,还要当你们阴司的鬼差!?要是我还阳不了,我宁可拼了命也拆了你们这小小的县城隍庙!”

    凌童一听,脸上一阵青一阵绿,吓得是浑身岔气:这位爷太任性,司

职阴司不好么?能对一群鬼差呼来喝去,好吃的好喝的伺候,别人想当还当不了,都说人间正道是沧桑,现在这年头,人哪有当鬼强?

    不给你还阳还不愿意了?还要拼命?

    “夏爷!我只是小小的引渡官,反正您老城隍肯定要走一遭的,要不先跟我走一趟?”凌童没法子了,他只得眼珠子转了转,想请我这尊大神到城隍那好撂担子,他反正是不愿再伺候我了,没准到了城隍那,枷锁大统领大展神威,和众英勇鬼差一拥而上,把我捆了,到时候还不是阴司说的算?自己也好给这位爷上一堂做鬼要低调的课不是?

    第五十五章 半夜开张

    我有点不知所措,白事儿搞得这么喜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赶紧答应一声赶紧招呼,简单介绍了一下不同烧纸的价格和质量。小伙子不耐烦的摆手,反而问我,你咋想的?白事儿店搞促销活动?

    我反问,不行吗?我都快吃不上饭了。

    心里琢磨着,难道是同行来兴师问罪了?

    消息不应该这么快啊!

    小伙子又笑了,拍了拍我的肩膀,哥们,你有想法,玩的够浪荡,我这也是搞白事儿的,不过你别误会,我是人走了之后一条龙殡葬服务的。

    同行,不过他那属于上家,我这属于下家,不会有同行之间的排斥感。我俩就这么坐下来,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我对白事儿看的很清楚,无非就是那么点规矩,那么点事儿。

&nb

sp;   最后,小伙子被我一个点子彻底干蒙圈了。

    我说,你们定制的棺材不够新意,没有什么根本上的更新,现在都什么社会了,棺材必须有创意!

    什么翻盖,滑盖太普通了,要整就整一个电动机械轨道式的棺材,里面按个假的按摩椅,我这还有小型的移动电话,什么牌子的都可以定制,绝对一比一高仿,如果有年轻人走了,那想法现在多了去了,可不一定是大红大黑棺材,颜色也不够新颖,得玩主题棺材,动漫类啊,恐怖悬疑类啊等等。

    其实,这根本就是胡说八道,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哪是说破就破的。

    不过听我吹完,小伙子的脸已经乐开花了,说没白来一趟,这一行也得有创新意识才可以,总随大伙的想法走是会落后的,被我一顿神侃,这哥们已经对我五体投地。最后走的时候,留了一张名片,还带走了五十块钱的烧纸。

    嘱咐我,如果有机会合作那一定给他打电话!我随手就把他的名片放裤子兜里。

    行!

    这也算开张了!

    白事儿用品的利润高,我和金诺今天的饭辙算是有了!

    最主要的是我找到了当老板的存在感,那是一种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掌控全局的感觉。

    一直到了晚上,也没有再进店里买东西的顾客,中午金诺还回来睡了一觉,累的脸红扑扑的,不过我可没有着急,宣传单这种东西,就是深层次的催眠,不遇到事儿,你永远觉得自己用

不上。

    就比如电线杆子上的某某病广告,大部分人没得这种病总认为是骗人的,可一旦有人患病了,病急乱投医马上就会想到电线杆子上的小广告,甚至还很乐意的上当受骗,总是有着侥幸心理,我这道理相同的,只不过我没有骗,而是营销手段!

    要知道,三甲医院!哪天没有几十台手术,哪天没有几十个重患?迎来送往的,这得是多大的资源量,随随便便就小赚一笔好不好,当初大舅怎么就不知道利用呢!

    金诺毕竟是孩子,忙活了一天也够累的,我陪她玩了一会,她就早早的在我身边睡着了,我把她抱到床上,仔细的盖好被子,这才轻手轻脚的走出卧室。

    躺在老板椅上开始翻看大舅留给我所谓的好东西,嗯......那本破旧的书!

    《万法归宗之正气诀》

    那么好吧,看这名字小母牛倒立,确实挺牛逼的。

    看了一会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实在是晦涩难懂,我这文化水平有的字都不认识,还如何读明白?基本上里面描述的都是什么正义之气,如何培养由内而外的正气之类的,所谓的主角光环,武功秘籍,学了就天下无敌之类的貌似不现实,我这人对学习太懒惰了,能翻开读态度已经算好的了,按大舅的话说,学不学是态度问题。

    “砰砰砰!砰砰砰......”几声连续的砸门声把我从老板椅上震的差点尿了,这根本就是砸门,根本不是敲门!

    “谁啊?”

    我大吼问着,大半夜砸我店门

,这要是不买东西,我就卸你一条腿!虽然我这小体格白给,但是心里的确生气,我都听到小金诺被吓醒了,在里屋呜呜的哭,给我心疼坏了,毕竟此时就我和金诺相依为命。

    “我买纸人!开门。”声音很响亮,内容简单明了,听着很年轻。

    我赶紧打开门,开玩笑,这可是买卖。

    从他兜里把钱掏出来放我兜里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

    我就为了创新,白天刚换了一批新扎的纸人,还进了俩个泳装洋妞呢,满足一切客户的所有需求,这也是我开店服务宗旨!

    店铺内的灯很亮,来人看的很清晰,一个年轻小伙,衣着简单,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最显眼是眼眉是立起来长的,三角眼很突兀,这倒是让我有了兴趣。

    “现在这里多少个纸人?我全要了。多少钱你算一下,快点。”年轻小伙说话依旧很简单明了,话语急促,看状态也是很着急。

    “好嘞!”

    哎呀老天爷!

    我就愿意做这买卖,全要!

    这俩字的含金量太高了,我赶紧满脸堆笑,端起标准商人的气质,随手拿起计算器,开始高速的计算。

    “今天您来着了,正好店里搞活动,打完折刚好三千。”我端着计算器笑着看着他。

    年轻小伙一皱眉,白事儿店搞活动?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说完从兜里掏出钱,查清楚直接放在了我手里,纸人都是折叠存放的,没拆开的情况下其实也就俩大兜子,刚好一百个纸人,男人拎起兜子转身就要走!那我能让他走吗。

    必须要个联系方式啊,万一再有生意呢?

    我伸手拉向年轻小伙,年轻小伙以不可思议的姿势腰和右腿一动躲开了我的手,我惯性思维的紧跟一步,想再拉,中年男人猛地回头看向我,身体移动的速度我连看都没看清就到了店铺门口。

    “你想拦我去路?”

    “不不,您别误会,我想要个联系方式,以后万一您还有需要呢?我这还有促销活动呢。顺心用品,让您顺心。”我这话唠看到现金的那一刻就兴奋起来。

    “哼!没时间和你扯淡,如果你要知道我的联系方式,带着家伙式跟我来。”年轻小伙说完这句话,径自走向黑暗!

    休哥可能放下这么大的顾客?我蹦起来把钱拿起,以掩耳盗铃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进卧室,安慰了小金诺几句,让她继续睡觉,小哥明天就给你买蛋糕吃。

    小金诺天生胆大,听我这么一说,转头接着睡。

    女鬼媳妇厉害,这个我知道。

    但也没有想到,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一挥手便直接镇压了四只厉鬼。

    这完全有些超乎我的想象,这道行强大到离谱。

   

; 除了我和师傅一脸惊愕外,就算是站在门口的那只恶鬼,也是满脸写着不可思议。

    刚才还很嚣张的他,这个时候竟有些不知所措。

    恶鬼盯着慕容言一阵惊愕之后,不由的往后倒退了一步,然后有些恐惧的开口道:“你、你到底是何人?走马江湖永生口,你我、你我井水不犯河水……”

    可这厉鬼话音刚落,慕容言便是一个闪身,直接出现在了厉鬼面前。

    而且不等对方有任何反应,猛的一抬手,直接就掐住了他的脖子。

    嘴里更是冷冷的开口道:“哼!动了我的人,还进水不犯河水,不知死活!”

    话音刚落,慕容言手上猛的一用力。

    随即便听到那恶鬼不断发出惊恐之音:“不、不要,不要……”

    慕容言丝毫没有仁慈,听到这么一句,反而冷笑出声:“去死吧!”

    说完,只听“砰”的一声,本被掐住脖子的恶鬼,竟然在下一刻炸开,直接化作一阵光华,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看着慕容言,当场抽了一口凉气。

    我这媳妇儿猛啊!这等手段和道行,看来我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但惊讶之余,也很高兴。

    因为厉鬼总算被除了去,这样我们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同时间,本来聚集在我们门口的那群夜猫,也在这个时候炸开了锅。

    随后纷纷往四周逃窜,不一会儿便消失得七七八八。

    我也没理会这些野猫子,而是高兴的对着慕容言道:“尸妹,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杀了那恶鬼,我们还真不好对付这恶鬼!”

    话音刚落,师傅也附喝道:“姑娘,多谢了!”

    慕容言听我和师傅开口,扭过头来。

    然后对着我二人摇了摇头:“此事并非那么简单,而且我刚才,也并没有真正杀死他!”

    慕容言一脸凝重的开口,很是严肃。

    可是我和师傅却有些纳闷儿了,那恶鬼在我们眼前,不是魂飞魄散了,怎么还没死?

    我当场便提出了疑惑:“他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魂飞魄散都不叫真正的死,那、那怎么才叫死!”

    可慕容言依旧摇头:“他也没有魂飞魄散!”

    刹那之间,我和师傅都露出狐疑之色。

    一时间有些难以理解,刚才不是魂飞魄散,那是什么?难道我们都眼花了?

    正当我和师傅心中疑惑,一时间没明白慕容言这话的意思时。

    一声低沉的猫叫忽然至屋外响起,声音刺耳,带着一丝疼苦。

    我们就站在门口,此时听到这个声音,也本能的扭头望了过去。

    

;可就是这一望,我和师傅脸色又是一僵,一时间只感觉头皮发麻,全身发凉。

    因为我们发现不远处路灯下,正站在一只大黑猫。

    而那大黑猫正张大了嘴巴,不断的往外呕吐,发出“呕呕呕”的呕吐音。

    其实这不算啥,最为诡异的是,那黑猫嘴里吐出来的东西,竟是一个人的手……

    那野猫子张大了嘴巴,好似嘴都撕裂了一般。

    那人手如同婴儿的手臂,从老猫子的嘴巴里,一点一点的伸了出来,显得很是费力。

    但没一会儿,那手臂便全的伸出,并且扶在猫脸之上,然后又见到大一颗细小的脑袋,又从那野猫的嘴里冒了出来。

    直接将野猫眼珠子都挤得凸起,好似要掉出来了一般。

    但随着那人头和手臂伸出后,那小婴孩趴在地上,迅速往前爬。

    那野猫也是不断发出“哇哇哇”的声音,不断的往外吐。

    这个过程很快,不到五秒,那小婴孩儿便被吐了出来。

    而这还不是最诡异的,当那小婴孩儿出现之后,更缓缓站起,对我们发出“咯咯咯”的诡笑。

    不仅如此,随着那诡笑声在空旷的街道中回响,他的身体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

    这个过程非常的快,还没等我

们反应过来。

    之前还是小婴孩儿的家伙,此刻竟已经变成了一只男性白衣鬼。

    而且那模样,分明就是之前被慕容言杀死的恶鬼。

    旁边的那只大黑猫,也是“喵”的一声,直接跳入了恶鬼的怀里。

    那恶鬼一脸诡笑,抚摸着怀里的黑猫,并且阴冷的盯着我们三人。

    “怎么、怎么会这样!”师傅惊讶无比,就算他这种**湖,也都没见过,甚至没听过这类事儿。

    此时见“魂飞魄散”的恶鬼,以这种方式“重生”,只感觉诡异到了极致。

    师傅都搞不清楚,我更是一脸的惶恐惊愕,完全摸不着头脑。

    但不等我们开口,那站在街道下的恶鬼却忽然对着我们三人开口道:“想杀我,没那么容易。你们的命就先给留着,三日之后,我必重新来取!”

    说完,那恶鬼忽然一挥手,街道里出现一阵阴风,然后那恶鬼的身体竟凭空之间消失了。

    见到这样的一幕,我彻底惊呆了。

    我虽然知道,我认知的这个世界光怪陆离,但也很明白,魂飞魄散便代表着永远消失。

    可这死而复生的恶鬼,实在是令我有些不知所以。

    咽了口唾沫:“尸妹,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不仅我疑惑的望着慕容言,就算是师傅也疑惑的望着她,想从她那儿得到答案。

    可慕容言也是微微皱起秀眉:“我也说不好,刚才我杀死他的一瞬间,并没有感觉到消散,而且凝聚!至于其它的,我一点都不清楚。”

    慕容言对这事儿也知之甚少,但可以明确的是,这个家伙拥有“死而复生”的能力。

    至于其中原因,目前我们还不得而知。

    慕容言说完这么一句之后,眉头却忽然皱了一下,嘴里好似嘀咕了一声;不好。

    然后一扭头,急忙对我们说了一句:“这三天内你们好好待在屋里,若有事儿,唤我灵牌即可!”

    说完,还不等我和师傅答话。

    慕容言好似有很着急的事儿一般,急匆匆的就冲出了房间。

    刚走几步,身子便凭空消失在了街道里……

    我突如其来的声音直接打断了林薇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林薇怔怔的看着我,明亮的大眼睛微微有些睁大,显然对我先前的惊天一语感到的无比的震撼,半晌后,她才不解的问道:“不是她?那是谁啊...”

    我的脸色此时有些凝重,我一字一顿说道:“王威!”

    林薇捂住了小嘴,表情震撼的说道:“怎么会是他?他好端端的杀人干嘛啊?”

    “是不是特别难以理解?”我说道:“同为朝夕相处三年的同学,怎么可能会去痛下杀手呢?”

    “嗯...”林薇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王威他早就死了!”

    “王威死了?”林薇震惊的说道:“可这几天他不是好好的吗?”

    “对。”我说道:“这几天他是好好的,但是“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我这么说你可能很难理解,我给你看一个东西吧。”说完,我掏出了我的手机。

    我们班同学的手机,不论有无信号,不论在哪,唯一不会出问题的地方就是班级QQ群,就是班主任发作业的那个群。

    我翻开了作业群的消息记录,一直翻到这周三,然后把手机递给了林薇,说道:“你看看本周三的内容,作业是死亡撕名牌,你看看其中的这俩句话啊。”

    “一会每人背后都会贴一个写有自己名字的名牌,我将其称之为阳牌。而你们的影子背后也会出现一个名牌,我将其称之为阴牌。然后你再看看最后一句话,此次作业,必须获得阴阳俩牌,否则将会受到惩罚。”

    林薇仔细观察了一会,很快,她的眼中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明白了?”见状,我说道:“上面说,此次作业必须获得阴阳两牌,那么,人既然能去抢影子的阴牌,影子为什么不能抢人的阳牌呢?反正只要获得阴阳两牌就可以了。所以说,王威其实早在周三就已经死了,这几天一直和我们生存的..是影子啊!”

    林薇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问道:“影子可以夺阳牌我明白,但你是怎么确定现在的王威就是影子的呢?他几乎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还是和以前一样沉默寡言啊。”

    “这就是那个影子最聪明的地方,它选择了王威这么一个平常就不爱说话、不合群的人,这样的人,本就不会受到太多的关注。”我捂着额头,咬牙切齿的说道:“该死的,我竟然直到今天才发现,那个影子...隐藏的太深了。”

    “你是说你今天才发现的?”林薇问道。

    “嗯,其实我直到王婷婷死之前,我都没有丝毫怀疑。”我点了点头,说道:“但当我看见王婷婷死之后,我的心里就产生了一丝疑问,王婷婷真的是被夏小陌啥的吗?会不会是被人杀的?我这么想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蔡欣死后,我的手机就接到了来电,按理说下一个死的人应该是我,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变成王婷婷了?而且后来我们和夏小陌的战斗你也看见了,夏小陌刚见面第一个目标就是我”

    “不过那时我也只是怀疑而已,但我也因此留了个心眼。后来我们遇见了段军,罗鸿玮,王威之后,我不是挨个用打鬼棒测验了一下么。那时我虽美名曰测验,但我的打鬼棒使出的力道还是蛮大的,嘿嘿,那王威自以为隐藏的挺好,但他真的以为我没看见他嘴角的血迹以及脸色的苍白么?”

    “其实我早就该怀疑了,王威当时在学校的时候,根本就没打算要打鬼棒。你想想,我们即将面临的是周末作业啊!稍有不慎就会死人的,可却有人能如此淡然的说不要打鬼棒,这本就不正常,只可惜当时的我没能注意到这一点,否则王婷婷和姜一男也许就不会死了。”

    “叶炎..这不怪你。”林薇轻声安慰道:“你这么早就发现异常已经很了不起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提醒我,我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嗯...”我点了点头,说道:“其实...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善良的,夏小陌再可怜,我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装什么圣母。如果不是因为王威的存在,我当时肯定就痛下杀手了,所以说我之前说什么同情啊、可怜啊,这都是故意说的,一是为了麻痹王威,二是为了赢得夏小陌的好感。”

    “刚才你应该也看到了,夏小陌的致命伤是王威造成的。我们用打鬼棒打在夏小陌身上,夏小陌只是会感到疼痛,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而王威用打鬼棒打在夏小陌身上,却直接把夏小陌的双臂给打散了,虽然这其中有些依靠人多和偷袭的成分在里面,但也说明了王威的实力。”

    “你仔细想想,王威能用手去拿打鬼棒,就说明打鬼棒对他造成不了致命的伤害,可能只是会产生一些疼痛罢了,也就是说,仅凭我们几乎是无法杀死他的。如果我们刚才直接杀了夏小陌,确实能立刻完成作业。但是,我们迟早要去鬼公交车站,所以不论如何我们都会与王威相遇的。而以我们现在的实力,遇见他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所以我只能想办法去赢得夏小陌的好感,有她的帮助,我们才会有一条活路。”

    “原来是这样...”林薇有些震撼的说道:“此次作业最凶险的地方不是夏小陌,而是一直隐藏在我们身边的王威啊!叶炎,你真是太了不起了!竟然能发现到这一步。”

    “喂喂,孩子们,听大叔的话,以后少看点小说动漫,你们看看你们,都被洗脑成啥样了,这都胡言乱语一路了。”前面的出租车司机实在忍不住了,语重心长的说道。

    “嘿嘿,知道了大叔。”我笑道。

    “哎,现在的孩子啊...”前面的出租车司机仍在唉声叹气。

    林薇此时显然很开心,一是因为刚才的谈话解除了之前我阻止她杀夏小陌而造成的隔阂,二是为叶炎聪明的头脑感到高兴。

    “叶炎,对不起...刚才是我误会你了...”林薇拉着我的手,小声的说道。

    我故意板着脸,故作伤心的说道:“刚才是谁打算不理我来着...”

    “哎,别生气了。”看我似乎有些生气了,林薇有些慌张的轻敲自己的头,说道:“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都怪我太笨了...”

    其实我哪生气了,我故意逗林薇玩呢。

    我笑眯眯的说道:“让我抱抱我就不生气了。”说完,我就凑上前,双臂一展,就要抱林薇。

    “这里还有外人呢...”林薇脸色通红的说道,不过她也没反抗,而是乖乖地靠在了我的怀里。

    “嘿嘿,没事。”我说道:“就抱抱。”

    “现在这孩子啊,哎!...想当初我那会儿,哼哼...”前面的大叔又开始唠叨了。

    很快出租车就开到了学校。

    我并没有立即下车,而是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王威的影子之后,才把秦阳背了下去。

    我和林薇匆匆的跑到一个草丛里,趴下警戒着周围。

    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那三个秦阳的狗腿子已经被王威杀了,现在的王威只要找到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概率会杀了我。

    按照之前夏小陌的说法,只要秦阳出现在校园里面,她就会感觉到。

    我现在只祈祷夏小陌能赶在王威发现我之前找到我,否则就只剩下拼命一途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紫衣女子深深的看了秦云一眼,脸色渐渐的开始转为正常。她费了好大的力气,这才将自身的情绪压下,可是语气还是有些颤抖,深情地说道:“小云,我是你姐姐啊!”

    “轰!”

    秦云只觉得脑子一轰,像被雷劈中似的,一片空白。他傻眼的望着紫衣女子,眼神一片虚无,半晌之后才呐呐地说道:“你……你……你说什么……你是我姐姐?怎么可能……我是孤儿,哪里来的姐姐……而且,我们一点都不像……”

    秦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思,心中一片空白,完全无法自主,只是一个劲的想要推脱。他现在过的好好的,不想意外的情况打破现在的生活。可是身体中隐隐传来的亲切感,却让他有些明了,这个紫衣女子或许真是自己的姐姐。秦云现在六神无主,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想要逃避。

    虽然秦云两世为人,可是今世之前十八年未觉醒记忆前给他造成的影响也相当的大,秦云此时真的有些手足无措。

    “唰”的一声,紫衣女子瞬间跨过数十米的距离,出现在秦云的面前。速度之快,比之秦云简直超出了百倍。她抓住秦云的手臂,仿佛生怕这个好不容易找到的弟弟再次消失,激动中带着几分期盼地说道:“小云,你真的是我弟弟,你不是孤儿!我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ent/20201018/18694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