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口述最爽的性经历在阳台 爽到昏过去的性经历

导读:女口述最爽的性经历在阳台 爽到昏过去的性经历,白雅怕极了苏桀然,刚好还有年假都没有休。 她请了假,手机都关机了。 走到医院门口,两位陌生的男人拦着她的去路。 白雅有种不好的预感,厉声道:你们想干嘛?这里可是有摄像头的,绑架我,你们也跑不了。 夫...

女口述最爽的性经历在阳台 爽到昏过去的性经历

  女口述最爽的性经历在阳台 爽到昏过去的性经历,白雅怕极了苏桀然,刚好还有年假都没有休。

  她请了假,手机都关机了。

  走到医院门口,两位陌生的男人拦着她的去路。

  白雅有种不好的预感,厉声道:“你们想干嘛?这里可是有摄像头的,绑架我,你们也跑不了。”

  “夫人,苏部长吩咐,要是您从里面出来,就接您回去。”

  白雅没想到苏桀然就连她想提早走都算好了。

  “我恐怕现在没有空,我跟朋友有个聚会,晚点回去。”白雅拒绝道,经过那两个男人。

  那两个男人握住了白雅的手,冷声道:“不好意思,夫人,苏部长吩咐,不管您有什么借口,都送去别墅。”

  白雅几乎是被架着走的。

  她非常害怕,挣扎道:“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愿回去,你们跟绑架有什么区别。”

  她挣扎压根没用,被带到了停车场。

  她看到尚中校从车子里出来,立马打招呼。“尚中校,尚中校。”

  尚中校诧异的看向她。

  “他是特种兵,你们快放开我。”白雅厌恶的对拽着她的人说道。

  男人们面面相觑,松开了力道。

  白雅挣脱出来,快步朝着尚中校跑去,“你来看顾首长吗?”

  “送饭过来。”尚中校回答道。

  白雅看那两个男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她,恐慌道:“一起上去吧,我正好也去看他。”

  她往前走,那两个男人居然一直在她的身后跟着。

  她的眉头紧紧地皱起。

  她一直跟着尚中校去了顾凌擎的病房,低着头瞟了一眼顾凌擎。

  他和他奶奶说这话。

  女口述最爽的性经历在阳台 爽到昏过去的性经历,她想起最后的场景,脸不自觉的绯红起来。

  之前是她落荒而逃的,现在算不算羊落虎口。

  顾凌擎深邃的目光看了一眼白雅,当做没有看见。

  “首长,您要的饭。”尚中校恭敬的说道,把饭放在床头柜上,摇起了顾凌擎的床。

  白雅不敢上前,站在门口,拘束的站着。

  “你可以走了,不用在这里陪我。”顾凌擎对着他奶奶说道。

  “你呀,既然和苏家那丫头情投意合,赶紧的把她娶了,给我生几个重孙,我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了。”顾凌擎奶奶催促道。

  “我心里有数,我的事情自己会解决。”顾凌擎冷酷的说道。

  “都看你解决了很久了,还没解决的了。”顾凌擎奶奶抱怨道。

  顾凌擎看向尚中校,“送我奶奶回去吧。”

  白雅无由的紧张起来,握紧了拳头。

  外面是苏桀然,里面是顾凌擎,她一个都惹不起啊。

  尚中校送顾凌擎奶奶出去。

  奶奶看了白雅一眼,还以为是看护,没有在意,就走出了房间。

  顾凌擎目光专注的锁着她。

  白雅不敢抬头,咬着嘴唇,拧着手。

  顾凌擎轻笑了一声,“你准备一直不说话?”

  白雅害羞,解释道:“外面有两个男人要抓我,我到你这里躲躲。”

  顾凌擎拿起手机,拨打电话出去,“外面有两人跟踪白雅,去处理一下。”

  白雅睨向他。

  他又帮了她一次。

  “过来。”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站在原地没有动。

  想出去,又怕他们还没有处理完。

  “要我过来抱你?”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耳根子都红了。

  她朝着他局促的走过去。

  站在了床前。

  顾凌擎睨着她,也不说话。

  他天生的王者,带着极大的压迫感。

  “刚才吓到你了?”顾凌擎口气柔了几分。

  白雅点头。

  “我下次温柔点。”顾凌擎有些懊恼的说道。

  下次?

  还有下次?

  白雅心跳的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顾凌擎手机响起来。

  他接听。

  “首长,已经解决了,把他们送去警察局,打了招呼,一周都不会放出来。”

  “嗯。”顾凌擎应了一声。

  白雅听到了手机里面的漏音,“我先走了啊,改天来看你。”

  她几乎又是落荒而逃的。

  顾凌擎无奈的看着她的背影。

  苏桀然的别墅。

  他拿着手机听着里面的汇报,一道阴光放出,充满了萧杀,命令道:“让米勒那边搞些动作。这阵让顾凌擎太闲了。”

  “是。”

  苏桀然阴鸷的转身,看向地上跪着的小黑。

  “苏部长,饶命,我也是听森哥的指使而已。”小黑哀嚎的说道,明晃晃的链子上都是污浊的血迹。

  苏桀然打量着小黑,目色更为冰冷,“下药后,我女人和顾凌擎发生什么了没有?”

  小黑不傻,赶忙说道:“没有,他们被救出来的时候,衣服都是整齐的。”

  女口述最爽的性经历在阳台 爽到昏过去的性经历,苏桀然戾气消失了不少。

  他就知道白雅不会让别人碰的,要碰,早就碰了,就算下药了,她还是会为他守身,看来,他真该把自己的雨露分给这个女人了。

  “苏部长,他怎么处理?”苏桀然手下问道。

  “先把他关起来,好戏还在后头。”苏桀然阴鸷的勾起了嘴角。

  他扯开领带,给妇产科主任拨打电话过去,“我是苏桀然,今晚我想给白雅一个惊喜,麻烦你帮一个忙。我刚好有两张去夏威夷旅游的机票,改天叫人送给你。”

  *

  白雅刚从医院出来,妇产科主任喊她道:“白雅,紧急事件,你负责的32床的高血压孕妇要生了,她丈夫指明要你回来接生。”

  白雅愣了一愣,妇产科主任怎么知道她在门口的。

  事情紧急,她来不及多想,着急朝着妇产科跑去。

  等她从手术室出来,苏桀然拦在了她的面前,勾起邪魅的笑容,似乎等她很久。

  白雅一惊,没有理会,强行过去。

  苏桀然抓住她的手。

  “放开!”白雅烦躁的回头瞪他。

  苏桀然扬起一笑,把她公主抱了起来。“感动吗?我亲自接你去我们的婚房。”

  “我不感动,玩够了吗,苏桀然。”白雅害怕的瑟瑟发抖。

  苏桀然俯视着她,更加的邪魅,“我会好好玩的,你如果表现好,我就不计前嫌,我还会让你怀上我的孩子,从此以后,你苏太太的位置,可以稳如泰山了。”

  她才不要生他的孩子,她才不要跟这个恶魔再扯上任何关系。

  “救命啊,救命啊。”白雅极度恐惧,扯开嗓子喊……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ent/20201016/18633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