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不死5200文章推荐_长生不死5200图文阅读

导读:长生不死5200文章推荐_长生不死5200图文阅读维尔吉利奥的回答非常细致,但基本属于没有鬼用的内容,全程马赛克的痴汉笑,以及各种需要屏蔽的狂热之爱,最后马超不堪这种污言秽语,带着王女艾德拉离开了罗马,回到了汉室。临走的时候温琴...

长生不死5200文章推荐_长生不死5200图文阅读

长生不死5200文章推荐_长生不死5200图文阅读

    维尔吉利奥的回答非常细致,但基本属于没有鬼用的内容,全程马赛克的痴汉笑,以及各种需要屏蔽的狂热之爱,最后马超不堪这种污言秽语,带着王女艾德拉离开了罗马,回到了汉室。

    临走的时候温琴利奥和维尔吉利奥这种认为马超拥有着和自已一样崇(bian)高(tai)的爱,抱着马超就要给马超灌输如何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罗马骑士。

    最后不用多说,马超将温琴利奥和维尔吉利奥打的满头是包,鼻青脸肿,你们才是变态,我不是,我是一匹来自大西北的孤狼。

    后面基本就没有什么说的了,马超带着王女一路走走停停,很快就回到了中原,而等马超回来的时候,马腾当场崩溃了,要知道马腾一直想着改善自家的血统,减少羌人的成分,毕竟自家可是马援之后。

    结果还没改善呢,自家大儿子出去散心了

一年,就给自己带回来一个既没有三书六礼,也没有明媒正娶,还怀了他孙子的外国人!

    外国人啊,这可是外国人啊,虽说是一个白富美,但这不符合马腾的三观啊,对于马腾来说,他想要一个关西豪门,或者关东大户的嫡女,漂亮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身份。

    调和一下他们西凉马家的羌人血统,提高自家的身份地位。

    虽说这个计划并没有完成,因为各大世家能称之为嫡女的也就那么多,相互之间内部消化都不够呢,想想看陈群,明明只比荀彧小一些,但是陈荀两家结亲的时候,却只能将荀彧的女儿安排给陈群……

    要是有其他适合的,何至于此,陈群表示自己难道不要脸吗?然而这不是没有别的选择了吗,只有一个荀彧的女儿,只能这么联姻了。

    因而马腾想要的合适的嫡女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之前马超英武非凡,外加行军作战又有一手,血统的小问题,看在那身非凡的武力上还是能找到合适的嫡女,结果马超将自己的亲卫军弄丢了。

    之后长安就流传马超可能智商方面存在一些问题,于是完蛋啦~

    总之就是马腾完全没有找到合适的,还在尽可能的寻找的时候,马超给马腾带回来了一个外国儿媳,马腾没当场因为激动异常,脑溢血已经是因为自身实力够强了。

    以至于马超回家这段时间,差不多全程就是马超面对马腾小受大走,至于艾德拉,马腾倒是没有挑事,养不教,父之过,哪里有公公收拾儿媳的,而家里又没有主母,别的不说,先锤马超!

    自然艾德拉从来到长安,每天就看着自己夫君被自家公公追得上蹿下跳,而自家一应吃穿用度绝无短缺之礼。

    一开始艾德拉还觉得可能是自己的问题,但是天天如此,艾德拉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穿着狐裘坐在门口,看着在院子之中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提起长枪追砍自家夫君的公公,不由得偏了偏头。

    然而就在马腾撂话说是今天一定要将马超腿打断的时候,一道恢宏之中夹杂着金铁杀伐的气势传递了过来。

    马超当场站定,而马腾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枪横扫,却没收住手,打在马超的脑袋上,当场金戈交鸣,然后马腾的长枪直接凹了一块。

    马超怨念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将凹了一个包,卡住自己脑袋的钢杆薅下来,“爹,您呆在家里,封闭家门,我去看看。”

    马腾先是讪讪一笑,之后陡然反应过来情况不对,又想起来一个月前宫内流言说是,长公主于未央宫练兵,被人强行解散,之后更是有不少的老臣进行说教,而现在这是……

    “超儿!”马腾联系清楚前后因果,刚想开口的时候,马超已经化作电光朝着气势传来的方向飞了过去,当即马腾大声的呼喝,结果马超已经消失不见。

    “速速去通知义弟,让他将家将带齐!”马腾大声的对着自家的护院招呼道,这些人都是他的铁杆。

    说起来马超如果不去的话,马腾这次肯定是装死,谁输谁赢和马腾没有半点关系,但是马超去了,那马腾无论如何都得去,就马超那冒失的性子,马腾寻思着,马超不闯祸都不可能。

    政院,陈曦慌了一瞬之后,看向刘备,陡然冷静了下来,而后面无表情的敲了敲桌面,慌什么慌,刘备都不慌他慌什么。

    贾诩则是略带思虑之后,就看向刘备,而刘备则是皱了皱眉头之后,就放心了下来。

<

p>    郭嘉则是抱着头,很明显用脑过度了,而刘晔则是面色微变,而后则是又恢复了镇定的神色。

    “公主这是又搞了什么?”刘备听到门外虎卫军移动时发出的铠甲碰撞声,以及那沉闷的脚步,扭头对贾诩询问道。

    造反,说笑呢,先不说刘桐会不会做这种事情,单就说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出于对刘桐的尊重,刘备和陈曦都没有往刘桐那边安插人手,唯一有可能安插人手的贾诩,如果是真出事了,不可能不知道,如果连这都无法保证,贾诩也别干了。

    “大概不是公主,而是淮阴侯吧。”刘晔翻了翻白眼说道。

    未央宫练兵一事,刘晔也是有所耳闻,为了家国考虑顺带着也就深入了解了一下,自然也知道事情的本质,因而现在出现了这种情况之后,刘晔开动自己的精神天赋,几下就明白了是谁的锅。

    站在刘桐的立场上,刘桐完全没有干掉刘备的意义,把刘备干掉了,就现在皇室这大小猫四五只,谁来当顶梁柱,刘桐自己?开什么玩笑啊,长公主监国可以,摄政可以,但想要登基,那真就想多了。

    这样下手对自己没半点好处,还埋下汉庭分裂的隐患,刘桐傻吗?完全不傻,相反,刘桐的智力在后汉一众皇帝之中都能处于中上。

    “我还想着谁谋反一下,我去认个人。”刘备笑了笑说道,看着已经一身甲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许褚,摆了摆手招呼道,“去通知其他人,告诉他们只是上林苑那边有演练,不必在意。”

    “是,主公!”许褚抱拳施礼,然后走了出去,朝着未央宫方向飞了过去,既然刘备说是没事,那就绝对没事。

    刘备非常的自信,他确实是没在刘桐那边安插人手,但是刘桐的禁卫军是他精挑细选的精锐,之前赵悦那波禁卫御林军就不说了,在赵悦去贵霜之后,刘备重新又安排了一群作为未央宫的禁卫军。

    这些人刘备不说个个都认识,但每一个都肯定是眼熟的,其中的军官每一个刘备都能叫出名字。

    因而刘备完全不慌,外敌打进来,将他刘备打翻在地,那是实力的问题,但是内乱要是能将他刘备掀翻了的话,那也真就白瞎了刘备这十年的努力。

    “看样子应该是练成了啊。”陈曦摸了摸下巴说道,他也就慌了一瞬,之后就反应过来,我方大佬就在身边,想要造刘备的反,得了吧,别做梦了。

    如果说在百姓的满意度上,刘备比之刘桐并不占什么优势,但在军队之中的认可度方面,刘备甩除了塞维鲁之外的所有人十条街。

    “什么东西?”刘备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又搞什么了?”

    陈曦干笑了两下,给刘备解释了一下自己的猜测,刘备闻言不由得摇头了摇头,“你们啊,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没有报备的意识,也没有通知的想法,这要放在其他朝代,今天搞不好就要兵戎相见了,你们也真是心大。”

    话是这么说的,但刘备也没有追责的意思,韩信没办法追责,陈曦追责也没有意义,告诫两句就可以了。

    “我觉得我们这边情况还行,但是其他人那边的话……”贾诩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头疼的说道,他们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但想想那些老爷子之前在未央宫教育刘桐的情况的,要糟啊!

    “那就不用管了,让他们去堵住长公主,好好闹一闹,我是管不了某些人,但有人能管得了。”说着刘备看了一眼陈曦,陈曦干笑连连,得,他已经知道刘

备打的是什么注意了。

    没办法,不管是刘桐,还是韩信,亦或者陈曦都属于无法管束的类型,真要让刘备去管还不知道谁管谁呢,还不如让那些老爷子去闹,闹了长公主和丝娘,丝娘就会去敲韩信,韩信回头自然会敲陈曦。

    毕竟韩信这次是给陈曦干活的,转这么一圈,所有人的压力都传递到了,刘备觉得非常合适。

    另一边事态的进展也如刘备所估计的那样,在许褚出现表示这是其他原因,并不是他们担心的事情,虽说并没有明说,但也让一众老爷子们安心了。

    安心了的老爷子们表示这来都来了,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好,于是乘车到了上林苑,看到刘桐拐带着玉玺,以及一大堆骁勇的将士,确定不会动乱了之后,老头们在刘桐悲恸的表情之中围了上去——殿下,您这是要逆天啊!

    朱儁寻思了很久之后最后还是没敢声张,毕竟人家韩信连陈曦那一关都过去了,自己没有必要戳穿这么一个西洋镜,再说就现在中垒营的表现而言,光从外表看来也确实是符合陈曦的要求的。

    “先来十个团啊,这东西可能有些不合适啊……”朱儁看着陈曦发过来的命令有些犹豫,但不管怎么说,既然陈曦需求,那就先上马,回头造出来不行洗掉就是了。

    反正士卒的素质和意志强度达标了,洗天赋那就纯粹是各家军团长自己的问题了,而朱儁对于这一方面充满了信心。

    另一边陈曦清楚的感受到了大佬所说的菜和自己的菜完全是两个层次这一概念,韩信成天说自己不练兵,自己练兵菜得根本上不了台面,结果逼一逼之后瞬间就出货了啊。

    更重要的是出货之后,要加强,只要说通了韩信这一关,对方很快就能给上马他想要的其他玩意儿了,这哪里是菜啊,这就是神啊!

    “文和啊,我寻思着需要你去帮我做件事了。”陈曦敲着桌子有些犹豫的说道,他这边去找就有些太直接了,还是迂回一下的好。

    “找长公主和丝娘?”贾诩秒懂,说实话,不仅仅是陈曦被韩信镇住了,贾诩也被韩信给镇住了,深刻的感受到了凡人和仙神的差距,以前觉得皇甫大佬已经很厉害了,现在才明白什么叫做厉害。

    “嗯,是这样的,你之前也看到了吧。”陈曦一副忧国忧民的哀叹状,“明明有着这样的潜力,居然被封印着不用,这对不起家国啊,我寻思着逼一逼对方,这潜力就变成能力了!”

    贾诩闻言点了点头,他们俩都没想过是韩信在造假,而且双天赋的划分从一开始就不太符合汉室这边的情况,以至于他们在看到韩信只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就能让那群穿皮甲的士卒,穿上一身盾卫的重甲在水面上走,简直对韩信敬佩的五体投地。

    因而等将中垒营送走之后,陈曦回过头来就寻思着需要开发韩信这个宝藏,相比于皇甫嵩那个优秀的乙方,就现在的情况看来韩信其实更为优秀,最多是这个家伙不想干,但这不是问题,优秀的甲方将乙方拐上船也属于应有技能之一。

    “我寻思着我们现在需要一个像十四一样的玩意儿,你懂的。”陈曦对着贾诩一个眼神,贾诩点了点头。

    如果说以前陈曦还觉得韩信可能是真的操练不出来,但是现在陈曦已经换了一个思考角度——兵仙怎么可能有解决不了军事问题,有的话,只能说是对方不想干。

    “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了,顺带快过年了,去问候一下长公主看看对方有没有什么需求,打好关系,能花钱或者能从产业上直接搞定的事情不要管多麻烦,先接下来,我来解决,

其他的……”陈曦站起来非常郑重的对着贾诩说道。

    “没问题。”贾诩点了点头,他也认同陈曦的推测。

    贾诩在午后就进宫去拜见了长公主和丝娘,去的时候,丝娘和长公主在抄书,前者抄女诫,后者抄淮阴兵法,更重要的是有一个老爷子在旁边看着,总之都是挺惨的。

    不过眼见贾诩来了之后,老爷子招呼了两句,就将位子腾了出来,他们这些人,已经不怎么接触那些实质性的工作了,甚至连旁听的兴趣都没有,最多也就是有点维护汉室平稳的兴趣,其他的都随着岁月的流淌,身体的衰弱,精力的衰退放弃了七七八八。

    贾诩给刘桐带来了年节前的问候,并且问询了丝娘和长公主的需求,并且在这个程度上给与了相当的增幅,总之就是长公主和丝娘大赚特赚,以至于略微有些不太明白,贾诩想要干什么。

    虽说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但是现在刘桐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并不至于被糖衣炮弹打倒,哪怕这次的糖衣炮弹相对比较多,但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坐在摄政长公主的位置上,刘桐该吃吃,该喝喝,根本没有任何的压力,糖衣炮弹多了的话,对刘桐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只是略微有些好奇,陈曦让贾诩过来是不是给自己挖个坑什么的。

    不过听到最后刘桐终于明白了,感情是觉得淮阴侯好用,请让我指使丝娘,然后让丝娘给淮阴侯制造一些压力,让淮阴侯好好干活。

    刘桐当即拍着胸脯保证,这绝对不是问题。

    于是之前还在侧殿吃瓜看戏的淮阴侯瞬间悲剧了,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就是突然之间他成了这部戏的主角,简直悲剧。

    “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淮阴侯毕竟是国之肱骨,确实是不应该每日在未央宫侧殿蹉跎度日。”刘桐非常大气的说道。

    此话一出,原本在侧殿吃着反季节瓜,吃的非常开心的韩信陡然感觉背后一凉,瞬间条件反射的钻入了玉玺之中,不过随后就想起来,现在躲在玉玺里面也没什么用,丝娘那个绝对有问题的仙人,居然能将手伸到玉玺里面将自己拖出来。

    “我怕是得想个办法了。”韩信想起之前那次惨烈的情况,以前仅仅是逮住自己的上半身将自己从玉玺里面拖住了,现在手都能深入到玉玺里面,将自己硬生生拽出来,这完全就不是仙人吧。

    就在韩信思考着该怎么办的时候,丝娘又一次找上门来,这次还亲手给韩信带来了一盘果盘,看到这个的时候韩信第一反应不是又有反季节的水果吃了,而是自己怕是要完的了。

    “来,淮阴侯,吃瓜!”丝娘将瓜放好,伸手一拍,变成了几块切的很像回事的块状,然后递给韩信。

    韩信伸手接住,虽说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瓜还是要吃的,未央宫每天的瓜主要都是被韩信吃掉了。

    “好吃吗?”丝娘双眼弯成月牙,巧笑嫣然的看着韩信。

    韩信点了点头,虽说是丝娘拿过来的,但是瓜还是很好吃的。

    “我们有点事情需要帮忙。”丝娘笑嘻嘻的又给韩信递了一块瓜,韩信听到这话反倒安心了一些,他最怕的是丝娘没事过来找自己,那真就要命了,有事找自己的话,至少不会出大问题。

    “说吧,什么事情,只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吃了你的瓜,给你干个活,没问题。”韩信从玉玺之中将整个身体拖出来,大包大揽道,丝娘都来了

,躲不过去了,那还不如主动去接,至少死的不会太惨,人啊,要有积极性啊!

    “是这样的,上次那个中垒营用起来很好,但还是不够好,我们现在需要更好的兵种。”丝娘非常温和地说道,“能做到吧,淮阴侯。”

    “这个,你说需求,我看看行不。”韩信暗地里抹了一把冷汗,自己果然将陈曦那伙人糊弄过去了,至于新的更好的兵种,这个问题不大,自己已经点了练兵这个能力,虽说不是很靠谱,但是只要想象力到位,定位合适,自己肯定能搞出来……

    没错,核心是想象力,不是皇甫嵩和朱儁那群人所说的依托定位去完成天赋,韩信在练兵上的水平可能不如这俩,但是站的高度实在是太高,以至于搞出来的东西还是非常靠谱的。

    “呀,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丝娘惊喜的说道,韩信翻了翻白眼,我不通过,你肯定折腾我,我还不如通过了算了。

    丝娘也没在意韩信的白眼,她之前的想法就是韩信如果不通过,他就每天来教韩信仙术,增强韩信的生存力。

    “说吧,说吧,说完我思考一下。”韩信敷衍的说道。

    “是这样的,我们现在需要一个战斗力,生存力,机动力都足够强的兵种。”丝娘简单的说了一下要求。

    “我能问一下这个够强是什么标准吗?”韩信听到丝娘这话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摊上大事了。

    “标准?”丝娘想了想,没想明白,“大概就是比别的军团更能打,再不济不能比其他军团差。”

    “……”韩信表示自己完全接不了这活,甲方压根已经疯了。

    “对了,最好还要能防御意志类型的打击,能短时间硬扛各种物理攻击无伤,在面对远程打击和中距离打击的时候有较好的表现。”丝娘根本不看韩信的脸色,继续说自己的需求。

    “还有没有其他的?”韩信嘴角抽搐了两下,他现在可以确定陈曦要什么了,问题是十四组合军团韩信是真的搞不定,那军团是有一个内核的,只是那个内核就算是韩信也无法复制。

    “如果还有的话,最好再个这个军团来两个辅助效果。”丝娘双眼放光的说道。

    “……”韩信无话可说,你们这是将我当成兵种许愿机了?想要什么输入需求,就能出结果?你家甲方是人?

    前段时间还在为自己的灵机一动感到敬服,今天只想打死那个灵机一动的自己。

    韩信想不想打死自己这件事对于陈曦来说其实并不怎么重要,陈曦更多是给韩信找个活,外加将韩信消耗的国运回笼回笼,毕竟韩信没存在一天就会多消耗一天的国运。

    毕竟不是真正的仙人,占得便宜太多,都需要国运来补,要是沉睡着也就罢了,但是每天活蹦乱跳的,还要吃瓜,那就得消耗国运了。

    以前陈曦不知道这一点,后来陈曦知道了,自然不能将韩信简单的当作一个老前辈来供上了,而是将之作为投资公司,将消耗掉的国运再次赚回来,甚至都不求能赚回来,至少不能亏啊。

    “啊,又下雪了。”陈曦伸手借着外面的雪花轻叹道,“又是一年即将结束了啊,不知道西进的那些世家现在情况如何了。”

    贾诩等人闻言皆是翻了翻白眼,他可以保证西进的那些世家比曹操还要激进,搞不好路上下雪,这群人也会冒雪前进,硬顶着自然灾害也要往那边去,毕竟每早一天,就多一天的利益,这个时候能上路的不疯狂的往过冲才怪了。

    “大概都在冒雪前进吧。”庞统嘴角抽搐了两下之后,“就是不知道谁家跑得最快。”

    一旁帮荀悦核对律法的崔琰叹了口气,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他们二崔跑的最快,没办法,比资源他们二崔本身就是一等一,炸开成两个也能撑起豪门,合并起来更是强到爆炸。

    再算上本身就早有准备,外加合并之后的家主崔钧又是当世少有的智者,在后期做决断的时候,又是惊人的果决,这种情况,这一批次的世家,基本没有可能超过合并之后二崔了。

    实际上崔琰估计的也没有错,二崔现在已经跑过葱岭,准备饮马里海,哪怕崔家已经收到了阿尔达希尔就在里海蹲着的消息,崔钧也没有避开的意思,在国内他们二崔还收敛点,出了国,谁怕谁啊!

    合并后的二崔在东北的时候还算收敛,西进开始后,到了并州的时候就已经变身成为了武装民夫,等到了凉州的时候崔钧手下已经成军了,制式铠甲,制式武器,满编两个军团!

    一路追着二崔走的世家看着二崔在半路上就变身成为正规军,直接就有人举报崔家作弊,然而崔钧压根一路不停,到凉州武威的时候,凉州武威正在进行兵役,崔家直接就地更换武器装备,和武威郡守杨阜进行谈判,然后华丽转身,就多了三千骑兵。

    当场就有人去雍州实名举报崔家,然而处理这件事的人是满宠,刘晔,崔琰,下面来实名举报的人一看到对面是崔琰,直接连崔琰一起举报了,差点给崔家来了一个谋反。

    然而崔家早有准备,将一条条,一列列的购入文书直接砸到那群实名举报的人脸上,谋反,抱歉,我们崔家这些东西都属于国家可容许范围,就像你不能说男的有工具,女的有时间,他们俩就疑似通奸。

    总之敢来实名举报的都不是水货,底子也很硬,不然也不敢硬刚九卿,只是气不过崔家几步路的过程从正规家族,变成了军事家族,麾下的私仆,招纳的百姓也变成了武装民夫,到后面更狠,直接变成了正规军,我们这些人连第一步都没完成,老子不服!

    总之就这件事差点在朝堂上开打,绝大多数家族都认为崔家作弊,不符合世家一致原则。

    问题是他们开的议会是什么样一个东西各大家族心里有数。

    小家族和小家族有冲突了,议会去调解一下,双方都能坐下谈,也都能谈出来一个结果。

    大家族和小家族冲突了,议会去调解一下,勉强还能稳住局势,不至于变得太过惨烈。

    问题在于豪门和豪门的冲突,搞不好调解两下,议会就没了,清河崔和博陵崔两家在这个时候也就是个地板砖豪门,但是架不住两家成功合二为一了,而且领头的家主还真能拿住事,以至于强度骤然炸裂,现在几乎是豪门之中的战斗机,就只比几个家族差。

    可那几个以袁家,陈荀为代表的家族,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管这些东西,都疯狂的往自己怀里捞东西,能站出来表示,诸位要冷静,议会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已经是这些人上心了。

    至于说让这些家族制裁崔家,开什么玩笑,现在正在进化的那几个家族谁有时间去管这种事情,别的家族的利益又不是俺们家的利益,要是到大后期吃撑了的时候,倒还有人求个盟主的美名什么的,但是现在,别扯淡了,我能派几个人过去维稳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了。

    总之一群人闹得很僵,陈曦得以看了一场热闹,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了,虽说难免有家族发狠说是,你们等着,回头等老夫腾出手跟你们算总账,但这种口头威胁,哪天不发生啊。

  &n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ent/20201016/18623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