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人互换老公一晚 一位放荡女人的情感自述

导读:两个女人互换老公一晚 一位放荡女人的情感自述,我来晚了 多熟悉的声音啊! 虽然知道对方在时间之门的另一端听不见自己的呢喃,但顾柒柒仍是忍着泪意,轻声唤了一句:楚大哥 这一世楚大哥已魂归天际,可上一世,楚大哥还活着...

两个女人互换老公一晚 一位放荡女人的情感自述

  两个女人互换老公一晚 一位放荡女人的情感自述,“我来晚了……”

  多熟悉的声音啊!

  虽然知道对方在时间之门的另一端听不见自己的呢喃,但顾柒柒仍是忍着泪意,轻声唤了一句:“楚大哥……”

  这一世楚大哥已魂归天际,可上一世,楚大哥还活着啊。

  原来当年青城医院那场车祸和朱由的蹩脚手术后,楚大哥没有死,一直活到了三十多岁,甚至比这一世活的还要长。

  浓浓的愧疚,顿时汹涌袭来。

  这一世她虽然在手术室救了楚大哥,可最终楚大哥却因为她而提前了十年去世。

  这么算起来的话,这一世因为她的强行出现,介入到了他的生活中,反而还加速了他的死亡……

  顾柒柒泪眼婆娑,看向教室外匆匆走来的男人。

  十年的风霜,并没有侵损楚君墨的容颜,他仍是一个好看的男人。

  只是,十年前青城医院那场不成功的手术仍然给他带来了后遗症——他一条腿被截肢了,是拄着拐杖来的。

  脚步声和拐杖敲地的声音,好似重锤,一下下撞击在顾柒柒心上,撞得她难受极了。

  走近之后,她看清楚君墨苍白的脸色和瘦削的肌肤,顿时揪心地一提——

  这是灯尽油枯的状态啊,

  楚大哥虽然此刻还活着,但精神已经是接近枯竭状态,恐怕是撑不了多少时日了。

  所以,楚大哥在身体撑不住之前,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青城高中这个破旧的教室,找到她的呢?

  要知道当年的她,可是完全默默无闻的一个小透明。

  所有医术上的成就和荣耀,全部被顾雪雪无耻地夺了去,据为己有。

  楚大哥怎么会知道她这个小透明的?

  一抹疑问,淡淡浮现在顾柒柒心头。

  只见楚君墨刚迈进门槛,便接了一个电话:“焦秘书,你说。”

  “总裁!你千万小心啊,我刚才听说,巫医的焰血很邪门的,你亲自取血不方便,要不还是等我一下,我带人来,用专门的仪器取血……”

  “不碍事,是个小姑娘。”楚君墨声线很稳,很平静,一如既往。

  只是,少了些温度!

  顾柒柒眼底的泪意还凝结着,听到这句话,心头莫名撞了下。

  前世的楚大哥,好像和她认识的楚大哥,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呢?她一时有些说不出来。

  或许是,更像世人口中的那个不动声色间杀伐果断、手腕狠辣的商业巨子吧。

  “总裁,可是……”焦秘书还是有点不放心。

  然而楚君墨已经提步走到了教室的讲台前,看到了倒吊在黑板前的,已经浑身是血死去的顾柒柒。

  还有地上横七竖八躺倒的人群。

  楚君墨皱了皱眉:“被人抢先了。这个小姑娘有焰血的事情,还有别人知道?”

  焦秘书踟蹰:“消息也是我从道上买来的,我不清楚是不是还有别人知道……”

  楚君墨俯身检查了一下地上的保镖、顾小北和顾雪雪,皱了皱眉。

  保镖一个个都扑在地上,痛苦挣扎着,像是中毒了一般。

  顾小北已经死了。

  死状之惨烈,和黑板上那个倒吊着死去的女孩有得一比,都浑身浴血,可见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折磨。

  而所有人当中,顾雪雪的样子最难看——

  只见顾雪雪好像是正笑着笑着,不知为什么忽然跌倒在地失去呼吸,身体控制不住地整个脸朝下,跌在了她自己甩出来的高跟鞋尖尖的鞋跟上。

  整个鞋跟从眼睛穿到了后脑勺!

  连脑浆都迸出来了……

  偏偏,她还没有死透!

  痛苦和惊恐让她喉咙发出嘶哑的尖叫,愤怒地冲着黑板的方向声嘶力竭咆哮:“顾柒柒你个不要脸的贱人,死了还要拖上别人,我要撕碎了你,让最肮脏的乞丐把你的尸体也给奸了!奸了……!”

  她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楚君墨的接近。

  楚君墨眉心紧皱,略嫌弃地扫了一眼顾雪雪,又扫了一眼黑板上倒吊的尸体,对电话里道:“这个叫顾柒柒的小姑娘,是得罪了什么人,怎么落得如此下场?”

  焦秘书:“好像她在顾家一直就是个炮灰,没什么用处的废物,活着也没什么意义,死了也就死了吧。反而她堂妹顾雪雪倒是帝国有名的名医,掌刀过很多大手术,包括给总统府的人也做过呢……”

  楚君墨眯了眯眼,又看了顾雪雪一眼,但无论怎么看,这个鞋跟穿脑、肆意谩骂的女人,都不像是个有脑子有技术的“名医”。

  不过,这些也不是他所关心的重点。

  电话里,焦秘书仍紧张兮兮地提醒他:“总裁,您再稍等我,我已经到了机场,很快就可以驱车跟您汇合,您一定要等我啊,我带人帮您取血……”

  楚君墨眸光冷冷扫过全场,薄唇吐出几个字:“不等了。我的药,已经没有了。我会亲手……”

  亲手什么?

  亲手取血吗?!

  时间之门的另一头,顾柒柒心脏狠狠一缩!

  前世的楚大哥陌生得让她感到可怕。

  她以为楚大哥是来救她的,或者至少,帮她杀死那些该死的恶人。

  然而楚大哥是真的来取血的。

  没有她的血,他灯尽油枯活不下去了!

  今生为她而死,前世却亲手取血。

  这对比实在太强烈,她有些承受不住。

  耳畔,男人冰冷的声音忽然传来:“哼,楚老妖!”

  顾柒柒闻言,眸中终于泛起浓浓喜悦:“爵!”

  宫爵踏着烈日的光芒朝她走来,表情冷酷冷酷的,一走过来就强势搂住她,宣示男人的占有欲。

  两个女人互换老公一晚 一位放荡女人的情感自述,顾柒柒轻轻推了推他:“你刚才落下来没有受伤吗?让我看看!”

  宫爵傲然抬起下巴:“你男人是钢铁般的硬度,又不是楚病娇那种废物,摔不坏!”

  报告身体状况的时候,还不忘踩楚黛玉一脚。

  顾柒柒扯了扯唇,不过看到他没有受伤,还精神十足,顾柒柒就觉得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爵,我们没到未来,却到了过去,你看,这就是前世我……死后的事情。”

  宫爵眉心紧紧一缩!

  黑板上的顾柒柒倒吊着,浓密的长发如海藻披散下来,微有凌乱,娇憨的小身子浸透了血,已经失去呼吸渐渐僵硬,还不住从心口位置有血滴滴落下来。

  看得宫爵心如刀割!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ent/20201015/18588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