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口述交换的高潮 两个男人让我欲仙欲死

导读:少妇口述交换的高潮 两个男人让我欲仙欲死 ,北宫念念小心翼翼从包包里翻出一个小瓶子,里面是两支非常迷你而漂亮的西域线香。 她把西域香递给云哥:你去给狼狼粑粑浴室门口点一支,给麻麻书房门口点一支动作小心点别被发现了!等等,麻麻那一支,你在旁边放...

少妇口述交换的高潮 两个男人让我欲仙欲死

  少妇口述交换的高潮 两个男人让我欲仙欲死 ,北宫念念小心翼翼从包包里翻出一个小瓶子,里面是两支非常迷你而漂亮的西域线香。

  她把西域香递给云哥:“你去给狼狼粑粑浴室门口点一支,给麻麻书房门口点一支……动作小心点别被发现了!等等,麻麻那一支,你在旁边放点儿醋。”

  线香可能是给爵爷和柒柒姑娘助兴的,但醋是个什么鬼?

  云哥不明所以:“放醋?”

  “是呀!我妈妈鼻子可灵了,这味道她能识破。多弄点醋她以为狼狼粑比在做饭,可能就会放松警惕啦!我跟你港,我这个线香可厉害了,他们只要闻到一点点,保准能度过一个完美愉快的新婚之夜。”北宫念念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回答。

  云哥机械唇角狠狠抽搐几下,赶紧捏住机械鼻子。

  好吧,他一个机器人或许不会被这种神奇的线香弄得浴火烧身,去找女机器人解决吧?

  云哥按照小奶包的吩咐,迅速办妥了这事之后,北宫念念捂着小嘴窃笑着带他离开,就像从没来过一样……

  楼上。

  宫爵和顾柒柒可就绝对不一样了……

  在浴室里洗澡的宫爵,正郁闷地想着怎么能把媳妇从楚君墨那里的注意力,给分出来一点,好好和他聊聊与北宫冥天离婚,和他结婚的事儿。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猛地,他鼻翼飘过一抹好闻的香气。

  忍不住多吸了两口,打了个喷嚏,随即,身子就觉得不对劲了。

  火!

  火!火!火!

  浑身都像是被火点燃了一般,又像是被深海沉溺得喘不过去,急需灭火,急需谁给他一点清新的呼吸!

  宫爵唰一下关掉花洒,衣服都来不及穿,抓着浴巾就大踏步往外走。

  一路水痕。

  男人粗重的呼吸敲开了书房的门。

  顾柒柒讶然回头,看到宫爵浑身未着一片衣物,甚至连手中浴巾都撇在地上,就这么大喇喇冲她走过来,整个人都懵了。

  而宫爵一看到她,感觉体内那把火烧的更猛了!

  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她这里的味道也很好闻!

  他深吸一口气,门边的线香和醋味儿全部被他吸进去,他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眸深如墨,他一把将顾柒柒从椅子上抱起来,直接跨、坐、在、他、跨、上!

  顾柒柒还没等挣扎呢,宫爵就吻过来:“别说话……”

  唔!

  她想要挣扎,却发现浑身软绵绵的,居然使不上劲儿。

  什么情况?

  这可是墨园,是家里啊。

  家里怎么会有让她使不上劲的药?

  是宫爵干的吗?

  还没等思考出个所以然来。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宫爵大力扯开。

  空气中,只响起一串串“嘶啦——嘶啦——”的裂帛声。

  随即便是沉闷的,一声一声让人浮想联翩的猛、、撞……

  夜很长。

  他,也很长……

  ==

  第二天中午。

  顾柒柒浑身酸痛地醒过来,看到睡在身边的宫爵,一脸餍足的舒服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宫爵脑门一疼,醒了。

  皱了皱眉,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地毯上,怀里箍紧了顾柒柒,并不是在什么地缝里。

  他松了口气:“蠢女人,你没事吧?刚才没有磕到头吧?爷的头好痛……”

  顾柒柒此刻才叫一个气呢,伸手又狠狠弹了弹他脑门:“痛是吧?你也知道痛什么滋味了?那你昨晚搞来搞去搞那么久,怎么不问问我受不受得了?”

  她的小蛮腰,现在动一动都酸疼酸疼的呢。

  更别提刚才踢他一脚,结果自己的腿都抽筋了。

  要不是这样,也不会被他一把拽走,拽着她一起掉在床下了。

  郁闷得紧!

  恰恰相反,宫爵听顾柒柒说他搞得“久”,男人的自尊心莫名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脸色顿时好看了不少,打趣道:“昨晚好像有人缠着爷,说里面很难受,着了火,让爷快一点,用、力一点的……是谁说的?”

  顾柒柒小脸腾一下子红透了:“那,那是一开始好不好……后来我就没说了,我都是求你快点结束不要了啊好不好!”

  一开始那是药物作用,她是很难受,需要解决。

  可后来药性都散了,这男人怎么还一直勇往直前,一遍遍强着来,谁受得了啊?

  魂儿都快被他的大力给撞飞了。

  宫爵噙着一抹笑意,凑近她耳边:“你知道男人都受不了女人说,我求你。而且,听说女人爱说反话,通常说快点结束不要了,实际上翻译过来是——你好棒请继续。嗯?爷理解的对不对?”

  顾柒柒:“……”

  对个头啊对!

  她想咬死他。

  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坏家伙。

  看到顾柒柒真的恼了,宫爵也见好就收,单手撑着身子站起来,怀中还稳稳抱着顾柒柒。

  直接抱向浴室。

  顾柒柒挣扎:“我不要了!不要了!不要做那个……你个色……、狼!”

  宫爵勾了勾唇,正色道:“柒柒,别撩爷,小小年纪不要总是想那种事,想那种事太多会伤身体。我们就是纯洁地洗个澡,你以为是干什么?”

  顾柒柒脸红得快熟透了:“……”

  这个男人是怎么能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

  明明是他先撩,怎么最后她成了满脑子慾念乱撩的女人了?

  ==

  两人这么一折腾,大半天过去了。

  宫爵没法去民政局登记了。

  当然顾柒柒要去寒北岭的行程也被耽误了。

  只有北宫念念最高兴,时不时就问云哥一句:“昨晚我妈咪和狼狼粑比算不算结婚了?”

  云哥噎了噎,一板一眼回答:“据我所知应该不算。”

  “为什么?!”小奶包很是失望,“他们都提亲了,还洞房了,为什么不算结婚?”

  机器人云哥觉得好生为难:“唔……大人结婚呢,首先要男人求婚,求婚了答应后就去领证盖章,也就是国家和世人承认了,再然后还要举办盛大的婚礼昭告天下……”

  “我明白了!就是还缺一个小本本,和一个婚礼是吧?不对,还有狼狼粑比要求婚!我的想想办法……”小奶包认真思索着,想着怎么才能推动他们尽快坐实这个婚事。

  与此同时。

  外面阳光明媚一片美好,此时帝都监狱的地牢里,却是一派阴森寒冷。

  监狱里,重刑犯的镣铐声,时不时拖在地上,发出让人心颤的“哐——哐——”的响声……

  “宫爵!瞧你干的好事!”

  少妇口述交换的高潮 两个男人让我欲仙欲死 ,她咬唇,不客气地直接伸腿,把宫爵踢到了床下……

  结果。

  宫爵睡得正美呢,睡梦中都还是抱着顾柒柒亲个没完的滋味。

  可,亲着亲着,就不对劲了。

  居然……天崩地裂了,两人滚进了地震裂开的巨大缝隙!

  他抱紧顾柒柒,死死把她护在怀中:“柒柒,爷不会让你受伤的……爷一定把你救出去……”

  “救你个头啊!”耳畔传来顾柒柒的娇叱。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ent/20201015/18587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