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别墅群娇交换杂交

导读: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别墅群娇交换杂交,怎么,你觉得我不配和他抢? 我没有说不配啊,是你自己不自信,才会觉得别人这么想吧。我觉得你也不错啊,你看你有身份、有好的家世、有教养,从来不和媳妇吵架脸红,唔,你还挺博学多才的你这样的男人,应该...

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别墅群娇交换杂交

  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别墅群娇交换杂交,“怎么,你觉得我不配和他抢?”

  “我没有说不配啊,是你自己不自信,才会觉得别人这么想吧。我觉得你也不错啊,你看你有身份、有好的家世、有教养,从来不和媳妇吵架脸红,唔,你还挺博学多才的……你这样的男人,应该也有很多女人梦寐以求希望你当老公的,你不比别人差啊。”

  北宫冥天:“……”

  他有这么多优点吗?

  关键是,这些优点,从巫十九这个成天和他作对、与他水火不容的女人口中说出来,怎么就那么不可思议呢。

  看到北宫冥天沉默,巫十九语重心长拍了拍他肩膀:“小天天,依我看,你别想太多。这事儿决定权在柒柒,不在你我。反正现在柒柒也没有明说,你就当不知道呗。好日子能过一天是一天,做人嘛开心最好,及时行乐最重要……”

  北宫冥天肩膀被烫了一般地猛一缩,不爽地甩开她的手:“我不用你教我大道理。谁说你我没有决定权。这件事,你我关系重大!”

  他眸光投向窗外遥远的天空,闷声道:“听我的,这件事你必须和我配合,我们要干一件大事,让宫爵那家伙一辈子都……”

  巫十九眼睛亮了:“要搞事情吗?搞事情?快说快说,我喜欢!!!”

  北宫冥天:“到时候我们这么做……”

  夜悠长,两人窃窃私语商量着,不知不觉越凑越近……

  ==

  与此同时。

  宫爵和顾柒柒探望过了顾老爷子,看他苏醒后病情稳定,便双双回到墨园。

  宫爵没想到宫擎今天给了这么一个大惊喜,居然真的亲自带着礼物上门提亲。

  而且这个礼物,还正中下怀,是柒柒目前最需要的,时间之门的秘钥。

  他不由发了个信息回复宫擎:“干得好。谢了。”

  谁知道,宫擎本来没有看手机,一听短信响,摸出来一看,儿子居然称赞他,唔,不错,老怀甚慰。

  然而……

  当他目光上移,终于发现宫爵之前发给他那一长串关于“父母不应干涉子女”“大家各有各的生活”“我的事情必须我自己决定你少掺和”“你管好自己就行别来烦我”的言论之后,宫擎脸瞬间黑了!黑了!

  “靠,臭小子,早知道你是这么想的,我才不去给你提亲!也不帮你下聘礼让你娶不到媳妇,活该!”

  “对了,还有三年前臭小子从我手里骗走的北欧独立岛,我也不该给他!”

  “臭小子不知不觉从我手里骗了多少聘礼了?居然还没把媳妇搞定,真是笨破天际,到底是谁生的这个笨蛋玩意???”

  宫擎的咆哮声,把浴室里的宋宋惊出来,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怎么了,蠢儿子是我生的,你有意见吗?”

  宫擎:“……”

  老婆,对你我不敢有意见。

  ==

  宫擎这边被气个半死,宫爵那边却正是情意深浓。

  他一路抱着顾柒柒回卧室。

  一边走一边在楼梯上就亲上了:“我们明天就去民政局登记结婚,嗯?”

  顾柒柒被亲得三晕六素,吱呜道:“嗯,不,不行的,我还没有和北宫冥天解除婚姻关系,也欠北宫家族一个解释……”

  宫爵郁闷地在她唇上轻咬了一口:“讨厌的北宫家族!”

  顾柒柒失笑:“你还好意思说,当年是谁丢下我不管,还暗搓搓和北宫冥天商量说让他照顾我下半生的,嗯?以为人做事天没有在看,以为乱许诺没有报应的吗?”

  宫爵:“……”

  草,老子哪知道报应来得这么快啊。

  顾柒柒趁着宫爵愣神的功夫,把他推开一点:“别闹了,快去洗澡。”

  宫爵收回思绪,勾了勾唇:“一起洗,好久没有在浴室里做了……”

  顾柒柒:“……”

  人家说的是纯粹的洗澡!

  洗澡!

  蠢男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秒钟不想那事就难受是不是。

  她不客气地用力推了推他:“你去洗澡,我还得好好研究一下符纸和地图,明天我就准备出发去寒北岭,找时间之门。”

  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别墅群娇交换杂交,宫爵刚热起来的某处,一下子就凉凉了,闷声道:“你明天就要去寒北岭?”

  为了挂掉的楚老妖,你是不是太上心了?迫不及待要把他救回来?

  顾柒柒理所当然地点头:“当然啊,时间不等人,楚大哥如果已经重生在下一世,我们越早给他提示越好,我今晚研究一下地图符纸,然后尽快用药典培植一下他所需要的筑心草,一起带过去,再把关于焰血的消息也带过去,看看他下一世能否早点开始寻找焰血,就算是用一毫升一毫升买的方式,积少成多也能救得性命啊……”

  顾柒柒事无巨细地帮楚君墨打算着,听得宫爵郁闷极了。

  媳妇在自己面前给别的男人干活,那滋味真是……如同品尝一水缸的老醋。

  可偏偏,这老醋的来源,也和他自己脱不了干系。

  宫爵知道打断顾柒柒的安排,肯定会让顾柒柒不开心,那他只好忍着自己的酸劲儿,闷闷地回了一句:“老子先去洗澡。”

  顾柒柒点点头,去书房随便冲洗了一下,便开始研究行程……

  房间内,除了她的钢笔在宣纸上沙沙沙画图的声音,就是浴室里宫爵冲澡的水声了。

  两人都没注意到,楼下的大门指纹锁,被轻轻打开。

  小奶包带着迷你机器人,悄悄溜了进来。

  “云哥云哥,你去侦探一下我麻麻和狼狼粑比在干什么?”北宫念念低声吩咐。

  云哥尽职尽责飞到二楼。

  片刻功夫回来报告:“小主人,爵爷和柒柒姑娘在书房和浴室。”

  北宫念念翻开随身携带的《新婚夫妇图文解析指导》,歪着小脑袋思考:“唔,狼狼粑粑一个人洗澡?这和书里的图片有点不一样啊。书上明明都是两个人一起在浴室洗澡,还说方便制造小宝宝。念念好希望麻麻再给念念生个小妹妹小弟弟玩一玩呀。团子哥哥都长大了没那么好玩了而且也不太听话。可是狼狼粑粑一个人洗澡,是没有办法和麻麻生小宝宝的对不对?”

  云哥闪烁着头顶的指示灯,作为一个机器人,这种知识他不是很懂啊,只能含糊回答:“喔……或许吧……”

  北宫念念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没关系,我有办法!”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ent/20201015/18587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