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播放器下载文章推荐_专用播放器下载图文阅读

导读:专用播放器下载文章推荐_专用播放器下载图文阅读“嗯?”念穆低头看着孩子。淘淘一脸认真地告知:“姐姐你不用紧张,我跟爸爸都不挑吃的,爸爸虽然吃惯了好东西,但是他真的不挑,我跟你说,上次我妈妈心血来潮要下厨,做了一碗黑色的蛋炒饭,我跟哥哥姐姐都...

专用播放器下载文章推荐_专用播放器下载图文阅读

专用播放器下载文章推荐_专用播放器下载图文阅读

    “嗯?”念穆低头看着孩子。

    淘淘一脸认真地告知:“姐姐你不用紧张,我跟爸爸都不挑吃的,爸爸虽然吃惯了好东西,但是他真的不挑,我跟你说,上次我妈妈心血来潮要下厨,做了一碗黑色的蛋炒饭,我跟哥哥姐姐都没吃,爸爸黑着一张脸给吃下去了,他也没有挑剔,你做的菜那么好吃,他一定会很喜欢的。”

    念穆摸了摸孩子的头,知道他说这番话是为了让她不要那么紧张。

    但是一听到慕少凌为了一个假阮白付出了这么多,她还是会觉得心痛,甚至觉得怜惜。

    “你爸爸吃下,是因为他爱你的妈妈。”她说道。

    “才不是呢,爸爸就是不挑食。”淘淘顽固认为。

    “好吧,他不挑食,

但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呢?”念穆笑着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因为姐姐你的手好冰凉啊,医生叔叔说过,手冰凉的人,有时候是忐忑造成的,姐姐,你在忐忑不安吗?”淘淘问道,记忆里,念穆的手一直都是温暖的,不像现在这么冰凉。

    “是吧,毕竟你爸爸是我的老板。”念穆笑了笑,随意糊弄孩子。

    她的手冰凉的原因有太多,很大的原因,还是慕少凌。

    “姐姐你放心啦,要是爸爸敢因为你做的菜不满意而开除你,我就离家出走!”淘淘拍了拍胸膛,一副要罩着她的样子。

    听着孩子维护自己的童言,无奈摇了摇头,道:“你不是答应我,不会再离家出走么?”

    淘淘吐了吐舌头,他就是一不小心焦急起来。

    “姐姐,我胡说的。”他执起她的手,亲昵地往自己的脸庞蹭了蹭。

    念穆看着他不停地跟自己撒娇,无奈地笑着,摸了摸孩子的头。

    慕少凌坐在车里,看着两人的互动温情如同母子,念穆眼中散发出的光芒,带着母性一样的光辉。

    这种眼神,不是随便就能伪装出来的。

    慕少凌感觉到真切。

    淘淘看了一眼右边,眼前一亮,道:“姐姐,爸爸的车来了。”

    念穆看着缓缓而至的车,点了点头,“嗯。”

    淘淘主动往后座那边走去,念穆上前帮他拉开车门,待淘淘上车后,她弯身准备上车,却听到孩子说道:“姐姐,你坐副驾驶嘛。”

    “啊?”念穆看了一眼副驾驶的位置,感觉不太好。

    这样与慕少凌的距离太近,现在风头火势的,再被记者拍到什么也不好。

    淘淘催促道:“姐姐,爸爸一个人在驾驶座上开车好无聊的,你去陪陪他吧。”

    念穆无语,要是让旁人知道,会认为她在撮合自己跟慕少凌吧。

    她捏了捏他的脸,自顾自地上车,道:“你在后座也会无聊啊,我来陪你,好不好?”

    淘淘想了想,最后点头道:“好的,姐姐。”

    念穆笑了笑,把车门关上,坐在淘淘身边,她轻松了不少。

    要是让她在慕少凌身边坐着,她会紧张到要死吧。

    慕少凌从后镜看了他们一眼,确定两人坐好以后,踩下油门离开。

    淘淘紧紧贴在念穆身边,似乎感受到她的紧张,所以一直说着话来缓解她的情绪。

    车子里,都是孩子的童言,念穆带着慈爱的目光看着他,应着他的话。

    慕少凌开车往公寓那边去。

    自从带着孩子搬回老宅住以后,公寓就一直空下来,除了定期有人会过去打扫外,平时没有人出入。

    “爸爸,这是去公寓吗?”淘

淘趴在车窗上看了一眼,认出这条路。

    “嗯。”慕少凌点头,又在倒后镜看了一眼念穆。

    他的动作随意,但是心思细腻的她还是察觉到了,心脏莫名的咯噔了一下。

    慕少凌收回目光,凝望着前方的路况,“前面有一家超市,你在那里买菜吧。”

    “好。”念穆点了点头,看向窗户外的风景。

    三年的时间,这里改变了不少,唯一没有变化的,则是前面的超市。

    念穆想起三年多以前,她还经常在这家超市买食材,给慕少凌还有孩子做饭。

    慕少凌把车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上,念穆戴上帽子,准备推开车门。

    “姐姐,我也要去。”淘淘说道,要跟着她。

    念穆回头看向他,摇头道:“我去买点菜就回来,淘淘,你跟……”

    她顿了顿,差点说出你跟爸爸一起在车里待着这样的话。

    幸好忍住了,要是被慕少凌听见,他这么聪明,一定有所怀疑。

    她停下的话语让慕少凌感觉怪异,这种语调,似曾相识……

    他回过头,看着要下车的女人。

    念穆凝了凝神色,说道:“你们在车上吧,我采购的动作很快,等下就好。”

    淘淘嘟着嘴巴,很不乐意与她分开,目光落在慕少凌身上,“爸爸!”

    “在车上等着。”慕少凌说道,明白念穆这样的安排。

    媒体还在大肆传播着那篇报道,要是让记者拍到他跟念穆一同逛超市,那慕家之前所做的镇压肯定白费。

    今天下午老宅的管家来电,说是他们的人没找到那个记者,只能用关系跟钱把舆论给压下来。

    慕少凌虽然不畏惧这些言论,可要继续发展下去,阮白现在的性子肯定会哭闹不止。

    他不想有太多的麻烦。

    这个新闻,若是找不到那个记者,那就作罢,A市上流社会的人多,很快就会有一个新的花边新闻覆盖掉这个新闻的。

    淘淘听他命令的语气,嘟了嘟嘴,他看不出自己想要多亲近念穆姐姐吗?

    念穆带上帽子,说道:“我去去就回。”

    慕少凌点了点头,看着她推开车门走进超市。

    淘淘忽然趴上前,说道:“爸爸,你的目光可以挪开了。”

    “你说什么?”慕少凌收回目光,被戳穿了,神色依旧淡定,没有慌张的意思。

    “你刚才一直看着念穆姐姐。”淘淘说道。

    “你不也是吗?”慕少凌见自己被拆穿,也毫不留情地拆穿他。

    “爸爸,我看姐姐可以,但是你不行,你是个有妇之夫。”淘淘晃着脑袋说道,虽然说他并不认为家里的妈妈就

是他真实的妈妈,但是两人的夫妻关系摆在那里,不能争辩的。

    提及阮白,慕少凌眼神一深。

    “你只是个小孩子,也不行。”他说道,心情莫名的烦闷,拿出烟,又放下。

    慕少凌不愿意在孩子面前抽烟。

    “哼,我会长大的!”淘淘双手挽在胸前不满意抗议道,活像个小大人。

    听着儿子充满占有欲的语气,他想起刚从俄罗斯回来的时候,他想要与阮白亲热,淘淘总是挡在中央。

    那时候,他护着阮白的神情跟现在他喜欢念穆的神情是一样的。

    淘淘往日虽然和善可爱,但是对于其他人,总会保持着礼貌的距离,而不会像现在这样。

    “淘淘。”慕少凌轻启薄唇,唤着他,道出疑惑,“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她?”

    “因为姐姐是个好人。”淘淘笑眯眯说道。

    “因为那些零食?”慕少凌想起他回来的时候,提着一大包零食,尽管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那种容易被零食收买的人,他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理由是为什么。

    “爸爸,我是那种会被零食收买的小孩吗?”淘淘露出鄙视的目光看着他,“我就是喜欢姐姐,从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她!”

    “你也说了,你是个小孩,小孩跟大人之间没有幸福的。”慕少凌泼着冷水,不知道为何,他见到淘淘与念穆如此亲密,心里就会不舒服。

    难道是替阮白感到不值吗?

    慕少凌很快就否定了这个理由,却也找不到其他理由来解释。

    淘淘疑惑地看着他,似乎在沉思着,于是不解问道:“爸爸,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慕少凌没有把心里的沌惑告诉他。

    与念穆不过是相识短短几天,那份熟悉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

    淘淘见他不说,也不追问,坐回位置上,乖乖等着念穆买菜回来,他晃着腿,自然自语道:“姐姐今天会给我们做什么菜呢?”

    看着儿子贪吃的模样,慕少凌不禁也想着,念穆会给他们父子俩做什么菜。

    另外一边。

    念穆走进超市,提着购物篮快速采购着新鲜的食材。

    她知道慕少凌跟淘淘父子两人挑食,所以在挑选菜肴的时候,她十分严格认真。

    看到这些菜肉的时候,她的心里顿时有了一份菜谱,采购完成后,又想起公寓那边应该没有调味料跟米,于是又去购买了一些。

    一下子,购物篮被塞得满满的,念穆提着走到前台结账。

    因为下班时期人比较多,她付完钱以后,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她提着两个袋子匆匆往车里赶。

    淘淘见她从远处走过来,兴奋地推开车门,道:“姐姐终于回来了。”

    念穆把两个袋子放入车里,然后才上车,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她下意识道歉,“抱歉,超市的人很多。”

    “不碍事。”慕少凌从倒后镜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似乎刚才走路急了些。

    她刚提着两袋子的东西,应该很重吧……

    念穆抬头,同时看着倒后镜。

    慕少凌一愣,回过神的瞬间,他发动车子往公寓那边开去。

    车里,淘淘兴奋地看着满满两袋子的东西,眼睛闪烁地说道:“姐姐,你怎么买了那么多菜?虽然爸爸比较能吃,但是也吃不了那么多。”

    念穆摸了摸他的头,解释道:“里面有些调味料,还有米。”

    “原来是这样!”淘淘点了点头。

    负责开车的慕少凌把她的话听入耳朵里,则是默默地想着,她很细心,还能猜到公寓那边没有准备米跟调味料。

    三人到了公寓后,念穆提着两个袋子的东西下了车,因为在恐怖岛长期经受训练的原因,她觉得这两个袋子的东西也算不上什么,轻轻松松的,就能提着。

    “姐姐,我帮你吧。”淘淘很绅士,想要帮她提。

    念穆没有松手,摇头道:“这些不重,我提着就好。”

    “爸爸……”淘淘回过头,看着走过来的慕少凌,“你帮姐姐提。”

    “嗯。”慕少凌点了点头,看向念穆道:“让我来吧。”

    “没事的……”念穆的话音刚落,手中的袋子被慕少凌全部拿走。

    他微微俯身接过袋子的时候,她嗅到一阵熟悉的薄荷气息,冷冽,却让她心头一暖。

    念穆的眼眶没忍住微微透红,这种冷冽的气息,是他独有的气味,在恐怖岛的无数个夜晚,她辗转反侧,念着想着的,都是他。

    慕少凌提起袋子往电梯那边走去。

    淘淘顺势牵着她的手,说道:“姐姐,我们走吧。”

    “啊,好。”念穆回过神来,牵着孩子的手一同走向电梯口。

    电梯来得恰巧,他们刚走到那边,就有一辆电梯停在一楼,三人一同进去,她看着慕少凌按下楼层,心里的感慨跟难受更加。

    这里,曾经也是她的家……

    念穆的手机响起,打断了这份感慨,她慌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阿木尔的来电。

    慕少凌在这边,她不方便接,于是结束了通话,转而发短信,告诉阿木尔今天自己要加班,不用等她回去吃饭。

    很快阿木尔就回了信息,表示自己知道。

    念穆收起手机。

    慕少凌问道:“谁的电话?”

    念穆怔了怔,说道:“推销电话。”

    慕少凌没有继续追问,看破而不说破,若是推销电话,根本不会这样,挂掉以后又回复。

    念穆微微垂眸,听到电梯开门的声音,她才重新抬头,看着慕少凌走出电梯。

    淘淘晃了晃她的手,说道:“姐姐,到了。”

    “嗯。”念穆点了点头,跟随着孩子走出电梯。

    淘淘很是愉悦,松开念穆的手,率先冲到门口,输入门锁密码,“滴答”的一声,门便打开了。

    “姐姐,快进来!”孩子兴奋地冲着念穆招手。

    念穆笑了笑,看了慕少凌一眼,他还站在门口……

    瞬间,她觉得有些拘谨。

    “进去吧。”慕少凌说道,她那点细小的变化,完全落入眼中。

    念穆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慕少凌提着两个袋子的东西,走进厨房。

    淘淘兴奋道:“姐姐,厨房就在那里哦。”

    “好。”念穆看着他,孩子兴奋的模样逐渐感染了她,嘴角也忍不住勾起笑容来,只不过是她给他做一顿饭,他就这么高兴。

    或许,与孩子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个念头是错的。

    念穆抬眸环顾了客厅一周,这里的装修没有丝毫的变化,走进来,就像进了时光隧道一样,一下子穿越回三年前。

    她的目光落在电视柜上,那里有一层反光面,她能看到,自己模样的变化。

    念穆微微恍惚,她没有穿越,只是这里的一切没变而已。

    这个空间里,最大的变化就是自己,变了模样,变了心态,而淘淘,也长高了不少。

    念穆收回目光,不愿意再看到自己此刻的模样,她低头对着淘淘说道:“我先去厨房哦。”

    “好的姐姐!”淘淘点头,乖巧地坐在沙发上,从下他就被教育,厨房是小孩子不能进入的地方,所以他没有跟着。

    念穆走进厨房,慕少凌正把袋子的食材拿出来。

    看着他把一袋米放在料理台上,她上前说道:“还是我来吧。”

    慕少凌把位置让了出来,厨房的事情,他不熟悉。

    念穆快速地把剩下的食材拿出来放在料理台上,沉默不语。

    慕少凌则是看着她摆放的习惯,微微皱起眉头来,她不是胡乱摆放的,每一个食材或者调味料摆放都是有她的习惯。

    而这个习惯,他似曾相识。

    “你也喜欢这样摆放?”慕少凌忽然张声问道。

    念穆一怔,在一堆食材面前,她没有多想,毫不犹豫地按照自己的习惯来摆放。

    而在三年前,慕少凌会在有空的时候走进厨房看她做菜,有次他还疑惑她的摆放习惯,那时候她耐着性子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摆放……

    “也?”念穆只是慌神了几秒,快速恢复正常,回过头看着他,“慕总也见过其他人这么摆放吗?”

    “我的夫人。”慕少凌说道,“她曾经也爱这样摆放。”

    念穆点了点头,这个摆放方式是她从小就养成的,尽管三年没有进厨房,但是看着一堆菜肴的时候她还是能熟练地这样做。

    她说道:“这是我在网上学的,面对一团糟的时候,我觉得这样的摆放方式可以让我更快地做完菜,其实也不止如此,我在实验室里,也爱这样,所有的实验工具,都是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来摆放,这样我不用浪费时间去寻找,一下子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工具。”

    慕少凌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料理台,若有所思。

    人与人之间,有相似是正常的,或许就是念穆的某些小习惯与以前的阮白有些相似,淘淘才会觉得她熟悉,乐意跟她亲近。

    但是,他呢?

    慕少凌疑惑,他从未这么快的想要跟一个人熟悉,也从未过这样,想着亲自去了解她。

    这样的他,不对劲。

    念穆见他还站在这里,她说道:“慕总,您能先出去吗?我不习惯自己做菜的时候有旁人在。”

    她生怕自己的一些小习惯又被慕少凌看到。

    他对她太熟悉了,熟悉到只是一个小小的摆放习惯,他就能联想到以前。

    虽然念穆才会担心。

    或许她做出更多以前习惯的事情来,慕少凌都不会把她跟阮白联系在一起,但是看着他眼中的疑惑,她心里就泛酸难受。

    她是何德何能,才能让这个男人如此的上心?

    慕少凌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念穆松了一口气,心里头的失落感却是无比的放大,就在刚刚,她多希望,慕少凌会怀疑一下。

    可是没有,一切都是淡漠如常。

    念穆看着被堆了好些东西的料理台,恍恍惚惚的,把袋子里剩下的食材全部拿出来,然后开始做饭。

    慕少凌坐在饭厅的椅子上,听着厨房的动静。

    这里离厨房近,没有关上门,所以听得特别的清楚。

    听见念穆打开水龙头的声音,他的眼神更加深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摆放方式,但是这种方式不是谁都能学来的。

    念穆刚才的解释,有些牵强。

    “爸爸,你在做什么?”淘淘觉得电视上的动画特别无趣,于是跑过来问道。

    “没什么。”慕少凌说道,不打算跟孩子说这些。

    淘淘嘟了嘟嘴,正想要说话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慕少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阮白打过来的电话。

    他接听了电话。

    “少凌,管家说你跟淘淘不回来吃饭,是有应酬吗?”阮白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慕少凌看了一下趴在桌子上的淘淘,说道:“公司有事,要加班。”

    “带着淘淘?”阮白有些怀疑,今天司机张叔说淘淘已经被慕少凌接走以后,她也没多想,直到直到慕少凌不回来吃饭,她才没忍住多想。

    “淘淘身体不舒服,我今天提前去学校接了他,现在在公司加班。”慕少凌解释道。

    “这样啊,要不我给你们送点菜过去吧。”阮白听着他的解释,心里安定了些。

    不知道为何,只要现在慕少凌有些异常,她就会忍不住多想,想他与伊娃娜的关系。

    “不用,我们已经点了外卖。”慕少凌看着淘淘在一旁嬉皮笑脸的,好似在说着他不应该撒谎。

    但是这个谎言,他不得不说,要是让阮白知道他现在身处在哪里,她肯定会胡思乱想,发疯一般的。

    阮白也懒得去,T集团离老宅有一定的距离,若不是要保持着自己的关心,她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听到他说不用,她心里一乐,说道:“好吧,那你早点忙完,早点回来。”

    “嗯。”慕少凌应了一声,结束通话。

    淘淘在那里笑眯眯的,“爸爸,撒谎可不好。”

    “要不是你嘴馋,我会撒谎?”慕少凌看着孩子毫不给面子一般地拆台,板着脸说道。

    “爸爸你也想吃,才会答应的吧。”淘淘说道,他聪明,看这些事情,比其他人还要伶俐。

    “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慕少凌叮嘱道。

    “我知道啦!”淘淘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食指竖在嘴巴前,眨了眨眼睛,道:“这是我跟爸爸,还有姐姐的秘密!”

    念穆在厨房里忙的很。

    淘淘是个小孩子,他没有大人的敏锐,所以上次她做的菜全部按照以前的调味习惯来的,他也不会尝出什么来。

    但是慕少凌不一样。

    从刚刚的事情她就意识到,自己以前的一些小习惯一直烙在他的心上,所以她必须改变一下自己的配方。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ent/20201014/18567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