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的初恋小说文章推荐_资深少女的初恋小说图文阅读

导读:资深少女的初恋小说文章推荐_资深少女的初恋小说图文阅读“你们说,会不是冒名顶替?”有人猜测着说道。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从小听到大的一代强者,还没动手呢,居然就这样跑了。丢脸啊,想到当初提到司马霸天时宗门长辈脸上的敬畏,连他都替司马...

资深少女的初恋小说文章推荐_资深少女的初恋小说图文阅读

资深少女的初恋小说文章推荐_资深少女的初恋小说图文阅读

    “你们说,会不是冒名顶替?”有人猜测着说道。

    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从小听到大的一代强者,还没动手呢,居然就这样跑了。丢脸啊,想到当初提到司马霸天时宗门长辈脸上的敬畏,连他都替司马霸天感到丢脸。

    “冒名顶替?其他两大天域不太好说,在灵极域,谁敢冒充他的大名?就算他自己宽宏大量不去计较,几位君使大人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吧?”这样的猜测才一出口,马上就被人否定。

    “是啊,若说冒名顶替,要多大的胆子,活得多不耐烦,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

    “再说了,想冒名顶替有那么容易吗,你倒是去找几个帝圣五品六品的弟子出来让大家看看。”其他人也跟着说道。

    “司马城主眼又没瞎,自家叔祖别人认不出来,他自己难道还认不出来

?”说出这句话的人更是不以为然。

    先前那人顿时哑口无言。是啊,如果这个老头是冒名顶替,那么真正的司马霸天就的确是那个名扬万年连诸位君使大人都要争相讨好的一代强者,敢冒充他的名号出来招摇撞骗,那摆明了就是找死嘛。而且云津城城主司马靖南就是司马霸天的亲侄孙,他又没瞎,怎么可能连自家叔祖都认不出来。

    退一万步说,就算那人真的活得不耐烦了,司马靖南也真的眼神不好,可那四名弟子帝圣四品五品六品的修为却是货真价实,要花多大的价钱,才能请到这样的强者帮他演戏?

    所谓冒名顶替,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唉,怎么说也是名扬万年的一代强者,怎么能这么丢人现眼,这要是传到了其他两大极域,怕是我们灵极域的脸都让他丢尽了啊。”那人长叹一声,满脸羞惭的说道。

    “是啊,他就不知道这样有多丢脸吗?要换成是我,就算是死,也绝不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还有人疑惑的说道。

    “死,你以为那么容易?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啊,那才是真正的丢脸!”说话的人下意识的朝那名被洛大小姐虐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的青袍男子身上望去。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人同时望了青袍男子,终于恍然大悟。

    司马霸天这样落荒而逃,说起来是有些丢脸,可他如果不逃,说不定就会落到和那名青袍弟子一样的下场。堂堂名扬万年的一代强者,如果也被人揍得鼻青脸肿连亲爹都认不出来,那才是真正的丢脸啊。

    “再说了,老人家嘛,有时候难免身子不适,耽搁一下无可厚非,别人又没说不回来,不说好了一会儿还要回来为师叔摇旗助威的吗?”那人又接着说道,话中却明显有些讥讽之意。

    “对了,司马前辈刚才一直在说,你以为这世上没人收收拾得了你,可是从未说过自己要亲自动手收拾,他这也不算是临阵脱逃吧。”另一人拍着脑门,突然说道。

    “对啊!”四周众人也跟着拍起了脑门:的确,司马霸天从未说过自己要亲自动手,就算身子不适耽搁一下,也算不上是临阵脱逃。

    至于要耽搁多久,那就不太好说了,如果他这位小师叔能占到上风,他身子好了多半还会回来为师叔摇旗助威,如果没占到便宜,估计就得一直耽搁下去了。

    “难怪司马前辈能闯下这上万年的赫赫威名,真是太、太、太鸡贼了!”许久,一名年轻圣师满脸钦佩的说道。

    众人议论纷纷,司马霸天那四名弟子都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算了。

    虽说他们自幼拜师,跟随司马霸天多年,但因为司马霸天名头太大,又一向深居简出不招惹别人,所以也没人敢招惹到他的头上,他们都不曾看过师父出手。更不知道,原来师尊是如此的“鸡贼”。

    而司马霸天那名年轻的师叔,又羞又气,更是脸色红了青青了绿,最后黑得几乎能挤出墨来。

    “恩恩,我想我明白你的感受了。”顾风华收起长剑,无奈的对洛恩恩说道。这一刻,她终于体会到洛恩恩那种用尽全力,却一拳打在棉花堆里的感觉了。

    别说本就性子跳脱毛躁的洛恩恩了,就连一向性情内敛沉稳的顾风华,这一刻都直想抓狂。

    “可是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何必逞这一时之气,听我的,加入圣迦峰对你们并无坏处。”谢怀远

着急的劝道。

    顾风华这么说,已经让他非常感动了,更不希望她们因为一个承诺丢了性命。

    “未必就是死路一条,找到妖魂木,灭了它就是。”顾风华微微一笑。

    “哦?”谢怀远奇怪的看着顾风华,却见她已经双眼微闭,凝神探查而去。

    以他玄圣之境的修为,在这黑雾之中神念都大受影响,根本找不到妖魂木的本体所在,顾风华虽说在同龄人中也算是出类拔萃了,可毕竟还只有魂圣之境的修为,居然想找出妖魂木,将其一举灭杀,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可是,为什么她的神情如此的自信,语气又如此的淡定从容,仿佛一切成竹在胸呢?

    谢怀远下意识的扭头一看,却见洛恩恩几人听了顾风华的话以后,竟然也露出轻松的笑意,脸上再也没有了半点焦虑与不安。

    如果说顾风华是痴人说梦的话,那么洛恩恩,君澜生和叶无色几人呢,难道集体梦游了?谢怀远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他满腹疑惑的时候,顾风华突然睁开眼睛,飞身朝着一株树妖冲去。

    “一剑,惊天地!”身在半空,顾风华的剑鞘已经重重的砸出。

    洛恩恩几人早有准备,就在顾风华动手的同时,他们也各自展开剑势,朝着那树妖斩去,动作整齐划一,就像早就商量好的一样。

    谢怀远疑惑归疑惑,却也没有半点迟疑,再次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一记缥云剑心劈了出去。

    几道剑芒,同时落在那株树妖之上,粗壮得需要三人才能合抱的巨树从中破裂,轰然而倒。

    所有人都听到一声尖利的惨叫,而后,便见一道诡异的绿影从破裂的树干中飞闪而出。

    “妖魂木!”谢怀远激动的高呼一声,也来不及思索顾风华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找到了妖魂木的本体,握着长剑追赶上去。

    可惜,那道诡异绿影一闪即没,很快又消失在黑雾之中,谢怀远全力凝聚神念,却再也找不到它的藏身之处。

    不过,谢怀远找不到,却不意味着顾风华也找不到。

    身处这无边的黑雾之中,就连谢怀远的神念都大受影响,但是她却惊讶的发现,一股磅礴而浩荡的力量,充斥于全身,牢牢护住她的心神,她的神念也根本没有任何异样。这股力量,显然就是凤凰之力。

    妖魂木再强,又怎么可能强过传说中的神兽之尊、百鸟之王,拥有了凤凰之力的顾风华,又怎么可能被它伤到神念!

    一次次的释放出凤凰之力,顾风华的神念随之探查而去,很快,她就再次找到了妖魂木。

    身形一动,手中剑鞘光华四射,再次朝着一株树妖斩去。

    这一次,就连谢怀远都有了准备。四柄长剑,一把剑鞘,同时朝那株树妖落下。

    刚才小看了顾风华,一时不慎吃了大亏,那妖魂木显然也提高了警惕,还没等几人的剑芒劈中树妖,就再次化为一道绿影飞了出去。

    不过这一次,它想轻易逃脱显然就没那么容易了。

    “没事,大的

跑了小的还在,大不了再揍一顿就是了。”洛恩恩当然也对顾风华此时的郁闷感同身受,安慰着说道,同时朝司马霸天那四名弟子望去。

    听到洛恩恩的话,司马霸天那四名弟子同时全身一震,吓得脸都白了。

    虽说洛恩恩和叶无色、白胖子几人出手极有分寸,并未伤轻到他们的根基,但他们也着实伤得不轻,没个一年半截可能都好不过来。如果顾风华拿他们出气,他们根本没有一点自保之力。

    想想刚才洛恩恩那凶残狠毒的手段,想想那撕心裂肺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那名青袍男子更是吓得双股颤栗全身瘫软。

    “算了,你们走吧。”顾风华郁闷归郁闷,毕竟和洛恩恩不同,看这几个家伙伤得着实不轻,吓得更是不轻,没兴趣再拿他们出气,摆了摆手说道。

    那几人本以为这一次在劫难逃,就算不死也要狠狠脱成皮,闹不好修为难保,却没想到顾风华如此轻易放过自己,倒是怔在了原地。

    “还不走,想要我送啊?”见他们傻愣愣的发呆,洛恩恩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她知道顾风华没有欺负弱小的习惯,再说这几人虽然霸道了一点,但也不算罪不可恕,伤成这样也算是受到了惩罚,所以对她的决定并不觉得奇怪。不过本来还准备看看司马霸天是怎么被顾风华揍得满地找牙的呢,没想到那老头说跑就跑,害她好戏没能看成,不知不觉又憋了些许闷气。

    “走,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那几人这才如梦如醒,连忙起身,朝着师父逃跑的方向追去,原本全身瘫软倒在地上的那名青袍男子更是一跃而起,跑得比谁都快,倒是又让众人狠狠惊讶了一把。

    看样子,这家伙除了眼力还不是太好,其他地方都是深司马霸天的真传。

    不过,跑出十余丈外,几人又停下脚步,转过身,朝着顾风华躬身行了一礼,这才继续远去。

    “你也走吧。”顾风华收回视线,对司马霸天那名年轻的师叔说道。

    直到现在,年轻男子那张粗犷的面庞都还黑得能挤出墨来。

    顾风华能体谅他的心情,带着一帮师侄徒孙气势汹汹的打上门来,本以为兵强马壮,谁知道才一动手,就被别人揍得人仰马翻,最大的倚仗更被人吓得亡命飞逃,他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正是骑虎难下。

    反正和钟灵俊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再说吃亏的又不是她们,她也就没兴趣再让他难堪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嘛,顾家五小姐一向都是这么的宽宏大量——不过,如果司马霸天没跑的话,她有没有这么宽宏,有没有这么大量就不好说了。

    “师父,我们怎么办?”城墙人群中,祈轻鸿试探着问长孙落苍道。

    本已全力运转功法提凝圣气,准备一有机会就给顾风华致命一击永除后患,谁知道,司马霸天居然就这样逃了。

    连久负盛名司马霸天都逃了,他又哪里还有动手的勇气。

    “罢了,走吧。”长孙落苍一脸抑郁的说道。

    还以为顾风华对上司马霸天,就算不死也逃不过两败俱伤的结局,他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今天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顾风华置于死地,他也象几名弟子一样,全力提凝圣气做好了出手的准备。而司马霸天这一逃,他也象是全力一拳打在棉花堆里一样,那郁闷的感觉和顾风华惊人的相似。

   &n

bsp;连司马霸天都落荒而逃,接下来自然不会再有什么机会,若是运气不好,还可能被顾风华发现行踪。长孙落苍不再逗留,带着几名弟子匆匆而去。

    “宗主大人,我们还是先回战心宗,报仇之事从长计议吧。”城墙另一端,混迹于人群中的温龙安也聚气传音,对温龙渊说道。

    上次劝阻温龙渊,是因为他本来就对滕宏图心存怨恨,而这一次,他却是真的怕了——连司马霸天都怕的人,他能不怕吗?

    “走吧,去北原城。”温龙渊脸色阴沉的说道。

    “什么?”温龙安惊讶的看着他。

    本已为见到司马霸天都在顾风华的面前落荒而逃,就算尚不清楚她的真实实力,温龙渊也该偃旗息鼓,即便还想为滕宏图报仇雪恨,也不该急在一时。可他不急着回战心宗,却要前往北原城,显然还没打消报仇的念头,温龙安又是担忧又是着急。

    “我战心宗能有今日,大长老居功至伟。若是我们先前没有放出消息,外人不知道他老人家是死于顾风华之手也就罢了,可如今全宗上下都知道此事,我们若是不闻不问,以后如何服众,还有谁肯为宗门拼死效命?”温龙渊沉声说道。

    更重要的理由却是没说出口来:亲生父亲就这样不明不白死于顾风华之手,若是不能为他报仇雪恨,自己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上?

    “可是……”尽管温龙渊不敢道出隐藏在心底那个最大的秘密,但说出口的理由也足够了,温龙安本来下定决心劝他马上返回宗门,这时也犹豫起来。

    “没有可是,我战心宗能有今日声威,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杀伐果决,这,也是我战心宗立足天下的根本。若是这样的血海深仇都不了了之,我战心宗也就断了根本,毁宗灭门怕也为时不远了。”不等温龙安把话说完,温龙渊就一口打断。

    听他这样说,温龙安沉默下来,其他两名长老原本也想开口相劝,这时同样无言反驳。的确,战心宗能有今日的地位,靠的就是杀伐二字,这些年来,毁在战心宗手里的大小宗门数不胜数,而但凡得罪过战心宗的的强者宗门,也都是宗灭人亡的下场。如果就这样放过了顾风华,先不说外人会怎么看待战心宗,自家弟子恐怕都要离心离德。

    那样的战心宗,也就离毁宗灭门不远了。

    “北原城有我一位故交,只要他愿意出手相助,斩杀顾风华、为大长老报仇不在话下,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看他们都不说话,温龙渊又放缓语气,安慰着说道。

    “谁?”温龙安下意识的问道。

    “屈荡原!”温龙渊说道,脸上隐隐有几分傲然之色。

    “屈荡原?”温龙安重复了一句,看样子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

    “北原屈家的人?”倒是二长老想到了什么,惊讶的问道。

    “屈家家主!”温龙渊回答,神色更加傲然。

    “残阳宗,屈家?”温龙安终于想到了什么,眼中蓦的一亮。

    温龙渊点了点头,转身下了城墙,朝着另一方城门快步而去,二长老和三长老紧紧跟在身后,神情都极为振奋。

    温龙安也不再多说什么,和其他战心宗强者一起,飞快的跟了上前,眼中再无一丝忧虑。

    无论长孙落苍师徒几人,

还是战心宗一行,都对接下来的事毫无兴致。虽说那名面相粗犷的年轻人是辈份不低,连司马霸天都要以师叔相称,可是太过年轻,实力能强到哪儿去,若不是有司马霸天为他撑腰,他又哪敢找顾风华的晦气?

    如今连司马霸天都吓得逃之夭夭,他又能掀起什么波澜?若是聪明一点,学着司马霸天的样子尽早离开,多少还能保留几分脸面,若是非要死撑到底,怕是里子面子都要丢得精光。

    这样想的,显然不只是他们。城墙上,看热闹的百姓也纷纷离去,城下众人则三五成群,朝着城内走去。虽说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司马霸天的师承来历,自然也就不知道那名年轻男子的来历,但辈份在那里摆着,他们也不想让他太过难堪。

    年轻人嘛,最好的就是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怕是很难抹下面子低头服软,也不好意思就这样一走了之,更不好意思象司马霸天那样落荒而逃。他们都走了,想必他也能自在一点。

    “顾风华,你真以为司马霸天把你留给我收拾,说说而已吗?”就在这时,年轻男子那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

    “什么?”听到他的话,正要离去的众人同时停下脚步,一脸惊讶的朝他望来。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顾风华已经不想与他为难,甚至说完那句话之后便要转身离开,已经是给足了他面子,可他自己反倒是不倚不饶起来了,难道他真的觉得司马霸天等人丢脸丢得还不够吗?

    顾风华转过身来,看着他,神情也有些惊讶。

    不管是谁,只要没有傻到家,这种时候都该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保留最后一点脸面吧,他偏偏还不肯罢休了。看他长相,虽说是粗犷了一点,但也不象傻到那种地步啊,莫非,自己小看了他?

    她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拔剑吧!不要以为,世间强者都如司马霸天那般贪生怕死,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青年男子缓缓拔出了那柄古朴拙实的长剑。

    “嗡……”龙吟声起,剑芒惊天。

    “帝圣七品,他是帝圣七品!”四周,响起一片齐声惊呼。

    道道金光浮现于他的眉间,最后,呈现在众人眼中的,竟是七颗金色的圣珠!

    没有人想到,这名青年男子的修为竟然达到了帝圣七品,就连顾风华都大感意外。

    虽然她自己也是帝圣七品,但不要忘了,她自小修习的便是哥哥们从无上天带来的玄功妙法,同时还拥有凤凰之力,更有有玉液石、仙萝草、此霄神火这几大天外奇宝相助,所以才有了这一身修为。

    而对面这名青年男子虽然长相粗犷,但细细看去,应该是和自己年岁相当,大了大不了多少,照理说也不可能有自己这样的机缘,偏偏一身修为却也达到了帝圣七品,他怎么做到的?

    “忘了告诉你,我叫钟灵秀,云钟山钟氏第三百七十一代传人。”感受到众人眼中的震惊之色,青年男子傲然说道。

    钟灵秀?顾风华细细打量了他一眼,再次得次结论:灵极域风水真的非常不好,起的这些名字都是严重的名不符实。

    蒲娇娇是这样,钟灵俊也是这样,眼前的钟灵秀也是这样——就他这五大三粗的模样,哪有半点灵秀之意?

    “钟家,原来他是云钟山钟家的人!”人群中,有人恍然大悟的说道。

    先前就在好奇,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连司马霸天都要对他以师叔相称,这时总算是有了答案。

    要知道灵极域各大宗门最重要的根基就是聚灵大阵,圣宗都不例外。而钟家以阵道立世,在灵极域的地位仅次于玉鼎宗,在玉鼎宗避世隐修之后,钟家便一跃成为灵极域最为超然的世家门阀。所以自古以来,灵极域不少强者都会向钟家请教阵法之术,算是钟家的记名弟子,想必司马霸天也不例外。

    不过象钟家这种传承古老的家族,有人弱冠之年便娶妻生子,也有人修炼千年修为有成之时才想着传宗接代,时日一长,辈份便越差越大,也越来越乱,七老八十的老人家称呼襁褓之中的婴儿为叔公叔祖都不足为奇。

    司马霸天大概是运气不好,找到的钟家弟子辈份太低,而这个钟灵秀辈份又太高,所以才不得不称其为师叔。

    事实上,因为灵极域大多数宗门都是以家族为根基,族内辈分混乱,所以这种事情在整个灵极域都非常常见。

    “也不对啊,钟家以阵法立世,并不以为圣修见长,他年纪轻轻,怎么可能修炼到帝圣七品?”也有人疑惑的说道。

    术业有专攻,圣丹师和炼器师的修为通常都不会太高,阵法大师也是如此,钟灵秀就算家学渊源,也不该拥有如此修为吧。

    “话可不能这么说,钟家好歹也有上万年的底蕴,若是集全族之力,培养出一名帝圣七品的年轻强者也不足为奇。”也有人反驳说道。

    “这倒也是。帝圣七品的修为,再加上钟家祖传的阵法之术,这个顾风华怕是有些麻烦了。”还有人担心的说道。

    “是啊,据说钟家阵法天下无双,若是用得好了,帝圣三品的钟家子弟便能与帝圣五品的强者相抗衡,以钟灵秀帝圣七品的修为,再加上钟家阵法,岂不是能与帝圣九品的强者抗衡了,顾风华就算再强,总不至于强过帝圣九品吧?”身旁的同伴也忧心忡忡的说道。

    虽然都不太清楚顾风华等人和钟家到底有什么恩怨,但司马霸天等人一上来就咄咄逼人蛮不讲理,所以很自然的,他们心中的天平就倾向于顾风华一方。

    “拔剑吧,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在我剑下支撑一刻功夫,此前的恩怨便一笔勾销。”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钟灵秀剑指顾风华,再次倨傲的说道。

    不过倨傲归倨傲,见过司马霸天那几名弟子的下场,他也不敢小看了顾风华,说话的时候,一道神念也死死锁定在顾风华的身上。

    “是你!”顾风华眉头猛的一挑。

    “什么?”钟灵秀疑惑的看着顾风华。

    “先前,就是你害得我朋友走火入魔,差点修为尽废性命不保!”顾风华气愤的说道。

    原本以为,那道害得柳三绝走火入魔的神念来自司马霸天,她刚才还想好好帮柳三绝出了这口恶气,可惜那老头跑得太快,根本没给她出手的机会。

    可是现在,感受到钟灵秀那凝实而又带着几分缥缈之意的神念,她才知道自己错怪了司马霸天,害得柳三绝走火入魔,差点修为尽废性命不保的罪魁祸首原来不是司马霸天,而是眼前的钟灵秀。

    “原来是你!”洛恩恩和白胖子、叶无色几人也是一脸的气愤。

    此前柳三绝突然走火入魔,他们几人都是束手无策,也幸亏顾风华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回想起来,几人都还心有余悸,只恨不得将害得柳三绝走火入魔的人千刀万剐。

    “走火入魔?”钟灵秀先是怔了一下,想了想,又露出恍然之色,不以为然的说道,“我只是小小试探一番,他便走火入魔,要怨也只能怨他心性不坚,跟我有什么关系?”

    顾风华说得这么明白,他稍一回想,就想起来先前以神念探查渡云飞舟的时候,感觉到有人正在突破?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ent/20201014/18561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