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把身体给了长安 旋风少女百草长安污文

导读:百草把身体给了长安 旋风少女百草长安污文,顾柒柒莫名其妙地摸了摸鼻子。 她很忙好不好。 而且她也没骄傲啊,她不就是初赛满分嘛?不就是破了药学院从没打进决赛的记录吗?不就是把临床医学院给碾压成八强的倒数第一了,把法医学院直接给踢出局了,让全校师...

百草把身体给了长安 旋风少女百草长安污文

  百草把身体给了长安 旋风少女百草长安污文,顾柒柒莫名其妙地摸了摸鼻子。

  她很忙好不好。

  而且她也没骄傲啊,她不就是初赛满分嘛?不就是破了药学院从没打进决赛的记录吗?不就是把临床医学院给碾压成八强的倒数第一了,把法医学院直接给踢出局了,让全校师生都大跌眼球了嘛?

  这点小事,有什么好骄傲的嘛。

  顾柒柒看着北冥天那高冷的背影,撇撇嘴:“真是的,抱都抱过了,有什么好傲娇的,还装什么高冷校草嘛……”

  北冥天修长的腿,一个踉跄!

  什么叫抱都抱过了!

  如果,她说的是,那天比赛现场,亲眼看到她惊艳无比的医术,带领大家团结一心夺得了第一之后,他控制不住地,主动拥抱了她一下……

  他那是纯洁的抱抱好不好!!!

  怎么被她说得这么猥琐啊,他都听见背后一群学妹在惊呼窃笑了。

  北冥天脸红透了,逃也似地跨大步离开。

  顾柒柒虽然揶揄了北冥天一把,但也知道他说得有几分道理。

  听说历年决赛的题目都很难。

  要想彻底在决赛中,把临床医学院秒得渣都不剩,她不能掉以轻心。

  毕竟,她不是为了自己而战!

  她是为了小北,为了整个药学院而战,不容任何闪失。

  入夜。

  墨园0号。

  顾柒柒挑灯夜战,在书房翻阅医书。

  “咚咚咚——”

  房门轻轻叩动。

  “进来吧。”

  “姐,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吃点东西快去睡吧。”小北摸索着进来。

  手里竟然拿着个托盘。

  托盘上,是一碗热气腾腾的螺狮粉。

  “小北!你居然敢下厨!快让我看看你的手,有没有烫伤,有没有切破皮?”顾柒柒就像每一个发现孩子偷偷在厨房做饭的家长一样,颇为紧张。

  小北却是抿唇笑着:“姐,不是我做的。”

  他指了指正在满地转悠的小东西。

  顾柒柒不可思议:“云哥做的?你给机器人开发了做饭技能?小北,你还敢再厉害点吗?”

  小北不过接触了机器人一个多月,竟然除了操纵机器人之外,还会修改程序了。

  被顾柒柒这么一表扬,小北腼腆地挠挠头:“姐,你还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帮你做的?我做不了也可以让云哥做的。真的,不是我厉害,是云哥厉害,他可以开发无限潜能的!他可以帮你放洗澡水,帮你洗衣服晒衣服,还可以充当学习机、唱片机、暖被机……”

  顾柒柒快被说晕了:“怪不得宫霆这家伙谁都不放在眼里,却独独对你很崇拜。”

  “宫霆是谁?”小北好奇。

  “唔……是个难搞、臭屁又有那么一丢丢可爱的小不点!”顾柒柒想起小团子,脸上不由浮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说来也真是很奇怪。

  明明小团子总是针对她,和她不对盘,千方百计想把她从宫爵身边赶走,死都不要她做后妈。

  可是,她却无法讨厌他。

  甚至,越来越觉得他那点傲娇臭屁,可爱的紧。

  总忍不住想要撩撩他,逗逗他,特别是顺一顺他长歪了的臭脾气,把他撸直一点。

  “那,这个宫霆和姐夫是什么关系啊?”

  顾柒柒:“……”她要是直接说是父子关系,小北会不会对宫爵幻灭了,有不好的看法啊?

  算了,还是先不说。

  顾柒柒干脆端起螺狮粉,品尝起来,叉开话题,“唔,好好吃!小北,姐现在都有点崇拜你了,你怎么把机器人研究的这么明白啊?”

  小北脸一红,更不好意思了。

  嗫喏了半天,才低声道:“我……我只是想,在姐夫不在你身边的时候,我也能好好照顾你!可惜我看不见,我是个没用的废物,所以我要培养云哥多一点技能……”

  顾柒柒愣住了。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是自己在照顾着小北,在为小北四处奔波、奋斗、付出。

  曾几何时,这需要她呵护的大男孩,已经悄悄地长成了大人。

  甚至,已经开始懂得守护她了!

  心底,一抹暖流划过。

  这就是她亲爱的弟弟,这么可爱的小暖男!

  顾柒柒放下螺狮粉,轻轻将小北拥抱住:“小北,谁说你是废物的!你是姐姐的小天使,因为有你,姐姐活着才有动力……”

  顾柒柒嗓音有些哽咽。

  她想起了前世惨死的小北,整只手都被顾雪雪踩烂,不知道死后是不是被挖了心肝肺,给那渣女的狗当狗粮……

  这辈子,她绝对不允许渣男贱女染指小北一根手指头!

  她要快点帮小北治好眼睛,重见光明,不然她白白重生了!

  “姐……”小北也被她感染了情绪,吸了吸鼻子,“姐,我会努力的,姐夫给我安排了很好的学校,我现在每天去上学,很开心。如果真的有一天,我能看见这个世界了,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天天亲手给你做螺狮粉吃,还要好好感谢姐夫!”

  顾柒柒扑哧笑出了声:“好。”

  对于天真烂漫的小北来说,天天做螺狮粉,就是最真心最强烈的爱。

  这个诺言,她收下了!

  深夜。

  顾柒柒合上医书,把快要凉掉的螺狮粉,连汤都喝了个一干二净,才伸了个懒腰,离开书房。

  在浴室冲凉刷牙的时候,看见牙膏架子上,并排摆着她和宫爵的牙杯牙刷。

  一乳白,一深蓝。

  她是乳白,他是深蓝。

  心头忽然莫名地牵动了一下,连带着整个人都忽然一软,不得不撑着手臂靠在洗手台前。

  酸酸的,颤颤的,力气被一瞬间抽空,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是……想念的滋味吗?

  她两世为人,除了牵挂弟弟小北的病情之外,还从没尝试过思念一个人。

  更别提思念一个男人。

  原来,思念的味道是这么的又酸又涩啊。

  她心头警铃大作,她是不是,对这个男人越陷越深了啊?

  赶紧用冷水拍拍额头。

  都说恋爱停留在相互一知半解的时候,是最美好的。

  若是有一天他知道了她不堪的过去……她真不敢想象,他会是什么态度!

  他根本不用发表什么看法,对她做什么,甚至不用赶她走,和她说分手,他只要流露出那么一丢丢的,失望和嫌弃的眼神,她估计都会伤得体无完肤,天崩地裂吧。

  顾柒柒掬起一把凉水再次洗了洗脸:“打住!不要想了,反正……早晚都要和他坦白的。难道你还没做好承受这个后果的心理准备吗?你要有随时离开的勇气才可以呐……”

  正在给自己打气,忽然,电话铃响了。

  “叮铃铃……”

  顾柒柒一惊。

  宫爵的电话!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ent/20200915/17935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