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三攻一受的校园寝室文

导读:也或许他们知道,想要翻盘,就得做殊死一搏,毕竟只有剑歌才能对抗剑歌!而要对付我这占进天时地利的剑境面前,唯觉得八字剑歌才能够抗衡!所以太华君首先在危机下停住了身形,一转身长剑就指向了我,沙哑的声音中带着磅礴无边的气慨:“仙人有剑兮剑自负,偶...

【图】三攻一受的校园寝室文

    也或许他们知道,想要翻盘,就得做殊死一搏,毕竟只有剑歌才能对抗剑歌!

    而要对付我这占进天时地利的剑境面前,唯觉得八字剑歌才能够抗衡!

    所以太华君首先在危机下停住了身形,一转身长剑就指向了我,沙哑的声音中带着磅礴无边的气慨:“仙人有剑兮剑自负,偶逐无云兮云出山,漫卷雷步兮步猎猎,大道不死兮!忘我形!太仙道!忘!剑!不!死!”

    轰隆!

    宛若自爆一样的冲击,直接把卷向他的剑境轰得停止了下来,而以他为中心,很快剑气开始汇聚成型,太华君在这个时候扭亏为盈,一下子从狼狈逃窜变成了威风凛凛的大道不死仙,这样的气慨,足够霸道,简直可以用力拔山兮气盖世来形容,敢于在山脉崩塌的时候一剑直面与我,那种面对千军万马而独行的气势,也确实有太清一脉的精神!

&nbs

p;   我也忍不住深吸一口气,随后笑了起来:“太华君,你剑歌虽然不怎么的,但气慨直冲云天,晚辈佩服之至。”

    “老夫不用你佩服!且吃老夫一剑好了!”太华君大声怒吼,双目中夹带沸腾的热血,有一往无前的气势!

    似乎受到了太华君悲壮一幕影响,梦雪君也轻啧一声,随后双剑一扫回头,一剑指向我,一剑做出了防御自己的姿态,攻守兼备的格局,让她暂时止住了颓势,但想要停止受伤是不可能的,除非她也跟太华君一样,唱出自己的八字剑歌!

    让我意外的是,原来以为梦雪君也会一脸悲壮,有慷慨赴死的气势,但却在这时候,我看到了她面带的一丝女子才有笑容,但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却是这样的心境,让群山崩塌如梦幻泡影,让一切攻击皆如过眼云烟!

    “小筑边石上花开处,曾与君一别几朝暮,我亦有相思一片心,可为君终日绘白雪!上仙道!他!朝!明!月!”梦雪挥剑起舞,两剑起而动乾坤!

    我的剑气相对他们两人的合力,就算再能抢,再能争夺,又怎么能争得过他们?而对方在剑境上的合作,也不可能亲密无间到彼此无缝衔接的地步,我的剑气正是利用了强大的潜入能力,随风潜入夜一般悄无声息的混入了其中!

    而现在剑歌完成的那一瞬间,埋藏在他们两人剑境之中的三十六道主剑气也因此形成,东拉西扯之下,每一道剑气的形成和凝聚

,都成为了撕裂他们剑境合作无间的一把剪刀,不断斩断他们的联系,破坏他们剑境的形成!

    三十六个刺客的出现,让剑境瞬间蒙上了一层层的诡异乌云,这些乌云并没有遮天蔽日,但只要是是在群山和天空中多出那么一朵,那便是云深不见踪影,让对方无处寻得,更何况这三十六个刺客如我的模样,成为了攻击他们剑境的推手!

    在太华君即将射出那一道信手拈来的剑气时,已经不知道该斩向哪一个刺客了,因为每一个刺客都和我一模一样,也就是我本身,但他只要轰落一击,很可能就是破坏掉所有剑境的罪魁祸首,这让他顿时迟迟不敢轰落那一剑!

    我连同刺客们一共三十七个,不是上山刺杀太华君,就是在天空中冲落下来,剑指梦雪君,刺客本就是剑境结合裂缝中冲出,理所当然无所不在,太华君和梦雪君瞬间也知道了我的高明之处!所以也开始努力的轰杀我的那群刺客!

    我我这些刺客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幻象,他们在山中刺杀太华君的,一个个都是凝聚了硫月刺的刺客,一招一式尽得灭道诀的精髓,纷迭而至的冲向太华君,就算他身上长满刺,也能够让他开出血花来!

    这并非是正面相抗,而是从中开花!

    至于对付梦雪君的刺客,一个个用上的都是落剑式灭道诀,在空中轰落而下,其势如奔马,疯狂中带着一击必杀的决然,而且一位接着一位,梦雪君能否抵挡,恐怕只有她活着才能证明了。

    我这套三十六剑契合了灭道九歌的奥妙,刺客们皆是我,我也是刺客其一,灭道诀在这里百花缭乱,破坏力十足,这也让太华君和梦雪君空有剑境而无处用功,除了被动接受我的刺杀外,只能是极尽全力的杀灭周边的刺客!

>

    我的刺客在面对两位大拿的时候,当然也有损失,但这些攻击者都是我的分身,要杀灭可不容易,而我此时潜入了太华君所在的太华山巅,当然是打算先干掉弱的那一个!

    看着满天遍地都有我的身影,而他们的剑境无法完全利用上,梦雪君就知道中计了,连忙沉声低喝道:“太华君,还想不明白么?各行其道吧!用剑境摧毁所有的剑者,我就不信他能够对抗我们两人的剑境!”

    梦雪君屡屡遭到我在空中的狙杀,好几次都差点中招,就算没有,也没办法全身而退的躲开,所以从天空给逼落了地面,又遭遇了从落剑式到硫月反的攻击,硫月仙宗是暗杀剑法,对付她这类中规中矩的法剑仙最擅长不过!

    而太华君听到了这话,当然也不敢再有半点犹豫,信手剑来也激射而出,瞬间山底崩塌,好几个刺客当场给绞杀了,而他的剑境也开始席卷,山崩地裂下,刺杀他的刺客分身也很难得到切实攻击的机会,不过我的分身终究是我所控制,无论是攻击的剑道套路,还是攻击能力,都打到了九重天的极致,这常年游走于战争和生死之道的攻势,就算是顶级的剑仙也很难抵抗!

    “这小子!简直是缠人得很!梦雪君,老朽要重整旗鼓,独自为战了!”太华君大声的叫起来,毕竟自己的剑招已经用老了,我的刺客还源源不绝的逼杀他,这种局面太过让他意外了,而偏偏梦雪君也没机会控制她的剑境,这一下大家就陷入了胶着的尴尬激斗之中!

    我心下暗笑,这两位恐怕还没有遭遇过我这么狡猾的对手,尝剑君应该也不是我这种类型的,所以让他们平时的节奏瞬间就给打乱了!

    当然,我不可能等到他们率先重整旗鼓,因为扰乱向来只是第一步!

>

    “剑在手行在青苍,心在身兴时别恋,纵连群山又能赋,一曲剑歌却难和!天一道!一曲剑歌!”我一击不成之后远遁重围,随后第二首剑歌开始拉起了对方破罐破摔放弃掉的剑境!

    我站在了剑境的边缘处,微笑手持两把长剑,一路走了回来,剑在手,行于青苍下,心中兴起别恋,那就将一切剑气拿回,纵连起群山又能再赋歌一曲,怕只怕这一曲无人能和罢了!

    剑境的力量在我踏过之后,在我身后瞬间形成,这连绵的剑山又重新巍峨坐落,青苍中,白云朵朵,青苍下,漫山遍野!

    “哎哟!这小子太坏了,他正在抢我们自毁的剑境!而且还在回收无用之功!快用剑歌!快呀!”太华君感觉到了我的狡猾,顿时大声的叫了起来。

    “你以为我不知道么?”梦雪君咬牙说道,并且也念动了剑歌,这时候大家明显都空余了下来,因为刺客看着像是藏起来蓄势待发,实际上早就给我取消了,一首剑歌就想要干掉敌人,要么是自己自信过度,要么就是太过狂妄了,所以接下来的抢滩登陆战才是重头戏!

    “各自用各自的!老朽就不信这小子真能同时对付我们俩!太华逸笔鬼画符,万千岁月却成形,老朽林泉一布衣,学剑落山便惊雷!太仙道!画剑布衣!”太华君转身疾跑,快速踏着玄妙山间小路上云巅,这一路疾走,一路鬼画符,这剑歌之道当然是奥妙万千,古老之处仿佛早就有了,而且亘古未变!

    太华君恍若是披星戴月的太华先圣,在这一路上高歌群山,绘制太华剑道的总纲,而上到了山上的时候,他又化作了一位看似变得年轻许多的布衣剑神,紧接着在山巅俯冲而下,一路重新学绘那鬼画符,但这时候,天空惊雷阵阵,尾随而来!

p>

    大家难免都感到吃惊,就连还在争吵的李破晓和璃玉霜都已经停止了争吵,小院主人连迎接都没来,这就太过傲慢了。

    太华君走路姿势倒是大开大合,一边甩着大袖,一边是高昂头颅,一副不羁的模样,而等他打开了不远处的一件石室的石门之后,哗啦的一声,长剑落了一地,这些剑有好有坏,材质更是奇怪繁多,从木剑到石剑,铁剑,晶石剑都有,这几大类又分了好些,一路好像还如同地道一样延伸到了很深的地方,这间石屋好像还有地下通道,大家在太华君的招手后,也跟着走了进去。

    但梦雪君却没有继续走入其中,甚至还伸手拦住了想要跟着进入石屋的女子:“定是醉卧其间,女子多有不便,就不便进去了。”

    一众女子目瞪口呆,而我和李破晓等人则跟着太华君一路沿着通道进入这别有洞天的石室。

    这里到处都摆着剑,什么品序和材质的都有,一路看不到尽头,可见这尝剑君真的是尝尽天下剑器了,我也得以大饱眼福,因为孙氏的造剑法中,看过的名剑越多,识得的剑越多,对于打造剑器成品的能力都会有加强,打造出的剑器弱点也会越来越少,这一路过去,我几乎可以断定能把天下的剑都识得七七八八了。

    太华君看到我们震惊,笑呵呵的说道:“尝剑君这一世别无他念,对剑这一道,却研究入骨,故而除了让老夫造剑时送来与他一观之外,早年他行走天地,和众仙比剑,倒也收集了不少剑器的模样,故而以一念铸剑的方式留存这里,而无数岁月下来,存量颇丰,故而便有这许多的名剑在其中。”

    而越是走到里面,这里的剑从原来随意的摆设,到了后面终于有了独立的剑格存放,甚至还

有一些剑的旁边,还有一片玉书摆在那,上面写着剑道的名字,还有对决过的记录,看的我们一行男子全都震惊不小。

    “想不到这尝剑君真的是尝尽天下剑道,真不愧有尝剑君的名头!”清微太上惊讶的说道。

    “正是如此,尝剑君好剑如痴,不但喜欢剑器,也喜欢剑道,故而他看过的剑,皆能记下来,若是遇上好的,便会求剑,求而不得便央我复制打造一把,若是实在无法造出,也会用一念想得来,所以这里的剑说是真的也是真,说是假的也是假。”太华君捻须笑道。

    众人都震惊无比,觉得这尝剑君确实是厉害到无敌了,不过这类能够自己构建出理想乡的存在,有这样的实力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这尝剑君帅不过三秒,这话才落音,内里就响起了一阵的鼾声,好像是真的如梦雪君说的,这尝剑君醉卧这藏剑石室之中了!

    “梦雪君真是一猜一个准,看来寻剑不得,尝剑君已经醉卧石窟了。”太华君顿时是苦笑,但也不避嫌的带我们走入石窟之中。

    随着石窟内部逐渐变大,最后大家来到了应该是半山腰的内部区域,这里大如足球场,还是个半圆形的区域,中央位置,是一处造剑台,而周围区域,到处都是置于镂空剑阁中的宝剑,这密密麻麻的剑组成了环绕成一片片的惊人藏剑洞,让所有在场仙家尽都震惊不小。

    能够放在这里的宝剑,基本上随便抽出一把都是神剑了,而且各有特色,每一把都有一块玉牌陪衬,看着真是震撼人心,这尝剑君的剑法造诣就不用多说了,毕竟赢了一位强者,这里才能够多一个藏剑格子,也等于是一个剑道的代表,而整个石窟算下来成千上万个藏剑格子,他击败的人简直是难以想象了,甚至比我都多

很多倍!

    “这……这正是难以想象……”清微太上瞠目结舌的说道。

    我也倒吸一口冷气,但这时候太华君却快步的走到了中央的造剑台区域,看了一眼烧红的炉火后摇了摇头,随后走到了炉台的另一面,把酣睡在地上的一个人拖了出来!

    这下子,我们几个男仙更是震惊了,这太华君的举动轻车熟路,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唉,尝剑君呀尝剑君,这比斗当前,你怎么又睡过去了?你看看不得已,老朽只能把他们带进来了,快醒醒,快醒醒!”太华君看对方趴在地上,脸都伏在下方,连忙饶了一瓢水,直接照头照脑的倒到了尝剑君的头上。

    “唔?太华君……我这是又睡过去了么……”

    地上的人挣扎了下,随后晃了晃满脸胡茬的脑袋,才挣扎坐了起来,他的着装很随意,衣服敞开袒胸直到露出肚子,声音虽然颇有男子魅力,不过整个人也着实不修边幅了点,也不怪梦雪君没有让女仙们进来了,这随意之极的姿态让人觉得尴尬。

    太华君似乎早就习以为常,给他拉扯了下衣衫,让他坐起来后才松了口气。

    尝剑君醉眼惺忪的扫了一眼身边,随后指了指我们,接着笑出声来:“小辈们的剑法……都不错……尤其是这小子,呕……”

    翻了翻白眼,尝剑君捂住了嘴巴站了起来,随后看向了左右:“太华君……快快……打一把剑给我,我要好好的与……小辈们……玩玩……”

    “尝剑君,刚才不是还

好好的么?怎么这才转眼就醉成这般?”太华君看了一眼周围,显然一瓶酒都没有,我们也兀自好奇这尝剑君到底是装醉还是真的醉了,按理说这精神世界里面,没有了肉身,等于是无欲无求了才对,况且这醒来没多久就醉得一塌糊涂,要么是这酒量不大,要么就是真的喝多了。

    “尝剑……不下酒,岂是尝……尝剑君?”尝剑君摇摇晃晃,一副随时要摔倒的样子,随后转了一圈才停了下来,看向了我们说道:“对了,剑且不着急打,先说说,你们……谁……谁先来?”

    “醉成这样还要比?这是打算送福利么?若是赢了,之前太华君所保证的奖励可兑现?”夏瑞泽桀桀笑起来。

    其实这不是我过于自大了,如果刚刚进这里来,我当然不敢说一挑二这话,但正如同太华君所说的,现在这里的解锁程度已经这么高了,剑歌都能任意使用,那这意味着我的剑法和剑歌也将不受限制可以使用,而这个时候对付他们两个,也并非没有机会赢。

    “愧我猖狂至白头,颠沛终究入太华!”

    方才入场,太华君就大声咏唱起了剑歌,声音嘹亮,中气十足,和他此刻老迈削瘦的身形完全不搭调,不过他内心如烈火熊熊燃烧,和太清之道可谓相得益彰!

    太华君长发飘然,气息一路飙升,这时候剑气冲天而起,大有随时就要轰落而下的气概,太清之道巍峨如云,正气凛然于天地之间,镇压宵小邪祟于剑下!太华剑道更是如此雄奇磅礴!

    而一旁的梦雪君也双剑漫舞,一身白雪一样的霓裳于风中飞舞,虽然年纪看起来就像是成熟的少妇,但那美的精致的容貌,却胜二八少女,那华美的气息是少女所不曾有,她莲步踏阵,剑歌由此而来:“年少观心如牧笔,终究两忘心意休。”

    这一次的的梦雪君不疾不徐,似乎剑气有意让给了太华君,因为太华君剑气雄浑,更擅长打头阵,而梦雪君如此内敛的剑歌,显然是要给太华君掠阵的,一旦太华君剑歌一老,她的剑歌必定异军突起,到时候就是收尾让我出场的时候了!

    果然,两人剑歌一起,高低参差,高山巍峨中带着无尽剑气藏拙,起起伏伏中暗收杀机,只要我的剑气稍有露怯,立马就是瞬息给截杀的下场,所以两位大能的剑道,确实凶猛而危险!

    “一洼绿水几片云,一路青山半行雪。”我深吸一口气,长剑一挥,声音并不大,但剑气纵横!

    青山绿水悠然间,白雪一路问青天,这清雅之道,和太华君的高亢癫奇自然是相反的,正所谓奇骏突出,说的正是眼下!

    整个会场刹那间因为我们三人的剑歌变了样子,这里有山清水秀,有巍峨青山,而风雪在飘然落下,又有仙女如在天空飞舞,并不算大的赛场中,这剑气争夺可谓是凶险异常!

    三人争锋的会场,可不是一加一就一定大于一这么简单,这里的可召集剑气有限,能够动用的能量同样有限,在解锁了六层的演剑台里,谁的剑境更强,其实一瞬间就揭晓出来了。

    太华君猖狂颠沛入场,群山之上太华剑道坐落山癫,这群山是谁的山?水又是何人之水?天空白雪又归谁?这也只有大家心里清楚了,三个剑境,互相胶着,互相较劲,所以周围一切剑歌,全都团在一个景致里面,只待大家最后一句颂唱完毕,才能够得到问题的答案!

    我的剑歌剑境同样无所不在,三家争霸,必有受伤最重的一位!

    “愧我猖狂至白头,颠沛终究入太华,一朝独自枯山悟,信手拈来剑如神!太仙道!信手剑来!”太华君在封顶一挥手,剑瞬间横在了身边,那把剑金色夺目,巨大如同一道金色的光芒

,这就是他的决胜之道!

    然而想要速战速决那是不可能的,绿水青山无处不在,云层白雪又在头顶,这缥缈巍峨互相较劲,又岂能让他顺顺利利的将剑气汇聚与一击之中?

    青峰中白雪越下越大,就连一洼绿水都布满了薄薄冰霜,蜿蜒而上的群山里,雪花漫卷飘零,这忽而左右的白雪也在争锋,因为一半是梦雪君的,一半却是我的,我的剑境已经在无时无刻影响着他们的剑境,所以这看似规律的天象中,却是凌乱到不可调和的剑境!

    “年少观心如牧笔,终究两忘心意休,孤心变幻不可测,白雪丹青却可传!上仙道!孤心掷行!”眉心紧锁的梦雪君如同手持两把娟秀的毛笔,在这剑境中精致的点缀着她的阳春白雪,一点点,一丝丝,不但细致入微,还无处不在,这种锦绣挥毫的剑道,让我感觉到了她极力想要影响一切,却也小心收起杀机的心思,也无愧于是比太华君还要厉害的剑仙,仅仅是这样的想法,其实很多人就做不到了。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不过他们熟练的配合,还是让我小吃一惊,看来两位在还未成为器灵的时候,一定也是合作无间的伙伴了,要不然剑歌跟剑歌紧扣之前,难免是有磨合的,特别是我这插足其中的第三者一旦进入他们之中,那种敌我辨识的难度,无亚于同时引千针于织锦之中,恐怖的操作难度,很可能会刺伤到自己,或者更多是同伴!

    而我的剑境,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就算他们是同床共枕的夫妻,我也要让他们的剑歌互咬,更遑论他们只是伙伴了,我的剑境,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附和的:“一洼绿水几片云,一路青山半行雪,三十六剑踏歌来,繁华吹尽断人愁!天一道!三十六剑!”

    我的剑歌完成的瞬间,忽然天地顿时一暗,而脚步声陡然从绿水青山中,从白雪清风中

,从竹林里,蜿蜒阶梯中响起,一个个手持长剑的我如暗影中的刺客踏歌而来,在繁华之中,在苍茫擎天之上,到处都是剑影,他们出现的区域,出现的时间,出现的位置,皆在三方之内!

    他们都是刺杀者!

    咚!

    咚咚咚!

    原来反繁华而宁静的世界,在一瞬间变得凌乱起来,这骤然变幻的一幕,就仿佛弹奏优美旋律的古筝转换到了擂鼓轰鸣,杀戮的场景虽然没有如约而至,但那种紧张感,已然出现在眼前!

    没有任何的喊杀声,刺客的剑就从各处剑境参差之处出现,并且狠狠的冲向了太华君和梦雪君,这让他们两位都感受到了一阵慌乱,就仿佛好容易绘制出的壮丽丹青,给活生生的扎了三十六剑,这每一剑无不是直冲他们俩而去,打乱了一切节奏,打乱了所有的剑境!

    以一对二的不利局面下打赢了太华君和梦雪君,谁都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就算是打赢其一都不是容易的事,李破晓和夏瑞泽也都只是险胜而已。

    “夏大哥,你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清微欣惊讶的看着我,仿佛才从最后一剑中醒悟过来。

    在这封印了自身实力的演剑场里,每一步都惊心动魄,更别说我幻身状态所在的区域可不是单纯的演剑台,而是一直处于剑境范围覆盖之下的地狱,稍有不慎就会跌入万丈深渊。

    “啧啧啧,一天,虽然大哥知道你剑法独步天下,不过斗剑前还是觉得你疯了,怎么也不会想到你居然冲着打赢去的。”夏瑞泽一脸的惊奇,这当然不是他出自内心的想法,这家伙是真的震惊了。

    李破晓拧着眉一言不发,在剑法一道他和我可以说是平分秋色,但在剑歌上面却差了太远,他并不擅长创造力,剑歌于他而言够用就行了,所以永远都停留在了三板斧上,当然,十年磨一剑也一样锋利。

    璃玉霜瞠目结舌,估计在她心目中,我的剑已经和她所想像的完全是两码事了,剑歌之道毕竟是集合了一个人综合能力,无论是道统脉络,无论是剑法,无论是对于剑势、剑意的理解,都会考虑到其中,剑歌的强大与否,并非是某方面突出就够了。

    针对敌人剑歌的使用,这是争夺剑气场的关键,创道诀的争夺,灭道诀的灭杀,几乎可以说是为了剑歌而准备的,所以一经验证,就带来了眼前的结果!

    “老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就是九重天的剑歌……”清微太上一脸的困惑,倒是李破晓心直口快,终于找到了怼我的机会:“这不是九重天的剑歌。”

    “哦……那就是夏城主首创的了,这剑歌简直是老夫生平所仅见!”清微太上当然不会因为李破晓一句话就改变给我带高帽的决定。

    我笑了笑,大家当然觉得震撼,毕竟这些剑歌是我第一次以灭道九歌为基础创造而来,运用在斗剑上也是首次,虽然在冥想中早就得出了结论,这才敢于一挑二,可想象和事实差距不大,还是让我松了口气。

    密室在机关响动中打开,但我们没有立即进去,因为太华君和梦雪君也在此时出现了。

    “老朽太华山学剑半辈子,却没想到今朝败得这么干脆利落,以一敌我和梦雪君,也只有尝剑君做得到了……真不知道九重天居然也会有如此剑者,真是寰宇之大无极,强者亦难以想象。”太华君还是一脸的震撼,显然我的剑歌让他有种难以平息的挫败感,二对一都败了,这搭档还是最熟悉的梦雪君,如果是单打独斗,可想而知差距会拉得多大。

    “选一件你要的宝物吧,另外按照约定,我会把我炼器的心得交给你。”梦雪君脸上平静得多,她是不擅长表达的类型,就算一句话都会想上半天。

    “对对对,太华山造剑曾经也是傲视天下,我们三也是因此相识相交这么多年,甚至最后结伴陨落于此,小友剑法独步,可与尝剑君相提并论,当然,我们亦同样不知道尝剑君的真正实力,看来,也只有小友这等剑法天才,才能与尝剑君一较高下了。”太华君是很朴实的老者,颇有大师风范,这可能和他的出身有关。

    就跟他剑歌中所云,‘老朽林泉一布衣,颠沛终究入太华’,他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寻常人,经历了跌跌撞撞,机缘巧合,这才入了太华山悟道,这也注定她很接地气,和梦雪君这傲雪公主可不太一样。

    “那尝剑君……”我言外之意这尝剑君是不是该出来了。

    “尝剑君找剑去了。”梦雪君淡淡的回答,我愣了一下,这剑还要找?不过这也说不准,谁知道这不是一种仪式?但凡强者多少有特殊的嗜好想法。

    看我愣住,梦雪君把三件宝物丢给了太华君,太华君手忙脚乱的接过来,然后抱着这三样物什摆到了我面前,而自己也拿出了三样宝物:“这一次小友可是赚大了,老夫太华山造剑之道,梦雪君的炼器秘法都拿出来了,若是小友在这方面也有天赋,制作出顶级宝物都不成问题。”

    “多谢两位前辈慷慨相赠。”我也客气两句,很快伸手就抓走了造剑和炼器的典籍,这可是独门心得体会,也是门派的秘传,不亚于他们门派的道法剑法传承。

    太华君捻须一笑,说道:“那是小友应得的,不过话说回来了,小友剩下还有两次选择,不知道打算要选老朽和梦雪君的哪一件宝物呢?老朽的宝物你也大致了解了,一是我太华剑道的道统传承,其二是太华道衣……而梦雪君的宝物,道统传承被选走了,还剩下梦雪对剑和一套羽衣了……”

    “太华君那边,在下就选太华剑道的道统传承吧,至于梦雪君的宝物,道统不能选的话,只能选择那件羽衣了。”我笑道。

    “哦?小友这么选择可有什么讲究么?为何不选择老朽这边的太华道衣,也不选梦雪君的对剑?要知道那对剑可不次于老夫那把开天太华。”太华君八卦的问道。

    “其实宝物方面在下都不想选,毕竟东西可以找材料再造,但道统方面却绝无仅有,只是梦雪君的道统已经被率先选走了,在下也只能是退而求其次了。”我笑道,其实我早就猜出了这些宝物里面,剑是太华君打造的,两套衣服则是梦雪君的手笔,这些固然珍贵,可也能够再制作一套。

    “呵呵,果然如老夫所想,好了,最后一堵密室大门已开,小友可前往取宝了,等小友出来,相信尝剑君已然准备妥当了。”太华君笑着伸手做了个请。

    我点点头,大家在震撼过后也想要看看这密室里的宝物了,虽然都对太清仙境的宝物不看好,但后来我觉得太清仙境应该不至于看不起三君,毕竟是三君请七大派留下传承的。

    大家一伙人飞出了遗址,不一会就到了群山遍布的区域,这里山水颇为壮丽,大有我见过名山大川的影子,当然世上名山皆奇峰险峻,这里也同样如此。

    半山处,一座石屋群就坐落在那儿,红砖红瓦看起来安静祥和,在绿荫之下点缀如红花,很有隐居的氛围,加上山涧流水薄雾的衬托,更是仙境处处,让人远远看到都觉得景色秀丽。

    “好地方,若是有朝一日能够在这里隐居,而无需看顾他人脸色,也不用烦忧任何,那真是极好的。”软红娘似乎感慨良多。

    清微太上也沉凝说道:“如果连带弟子都能带入来,那岂不是更热闹一些?”

    “爷爷,有人的地方就有争锋,三君前辈自然是考虑了许久,这才有了如今的格局,人多不胜其扰,人少偶尔串门,多好呀?”清微欣却抱有不同的意见。

    “你这小孩子,还没活多久呢,就有了老人家的想法,真是。”清微太上一脸无语。

    清微欣却轻哼一声,看着我说道:“若是只有夏大哥和我在一起的世界,就算是只有我们两人,我都愿意咧。”

    “那你爹和爷爷可怎么办?”清微太上顿时震惊了,清微欣却笑嘻嘻的仿佛没听到,琉璃纱也笑道:“这样真的好么?欣欣,就你们俩,多无聊?要不我去给你们添堵好了。”

    少女们立即就热议起来。

    而璃玉霜飞在李破晓的身边,似乎给两位少女影响了,也问起了李破晓:“破晓大哥,如果我们待在这样的世界里面,你会不会也很喜欢?”

    “我没兴趣。”李破晓当机立断,毫不迟疑。

    “啊?为什么?”璃玉霜顿时愕然了下,随后引导说道:“破晓大哥,没有门派的纷争,没有战争的纷扰,也没有各种各样烦心之事,难道不好么?”

    “呵呵,你可知道世间还有多少邪恶未除?你可知道世上有多少虎豹满腹盈盈却还呲牙待食?我辈既生于乱世,便要用手中之剑荡尽邪祟!而不是整日里想着这些安逸生活!这只会自甘堕落堕落下去!”李破晓果断的冷笑回应。

    “我……”璃玉霜一脸惊讶和羞愧,毕竟在李破晓的大义凛然面前,她一个小女儿家能说什么?

    李破晓没有去看璃玉霜的表情,而是继续说道:“如今魔头便在身边,道劫迟早将会祸乱天下,我们当起太清仙盟仙军,共戮道劫魔头!如此才是我辈该做的!而只要我们离开这里,这件事就要立即执行,片刻都待不得。”

    璃玉霜震惊了下,然后小心翼翼的看向了李破晓,脸上透着许多的无奈。

    我当然知道她脸上的无奈是什么,而清微欣更是喜欢落井下石,冷笑说道:“呵呵,恐怕李道友这尽起仙盟之军的想法要落空了,现在璃玉掌门可已经不是太清仙盟的盟主了,而太清仙宗也不过是仙盟的一部分而已,我们清微仙宗已经接替太清仙宗成为了盟主,即便是太清仙宗也要听命于盟主号令。”

    “什么!?”李破晓脸色大变,顿时看向了璃玉霜。

    璃玉霜这时候也有些慌乱了,要知道之前她失去了所有证道级仙家的支持,早就心灰意冷了,故而主动的答应了盟主易位,但现在李破晓强势回归,她虽然不至于成为反复无常的小人,但李破晓想要争取,她多少也会竭尽全力的想要做最后的维系。

    但事实摆在眼前,璃玉霜也不得不说道:“破晓大哥……我已经卸任盟主之位,我们没有证道境前辈的支持,相信就算是回到了玉仙界,?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changshi/18925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