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伪装学渣道具珠串震珠

导读:“辰远不遵家主之令,行事孟浪险些犯下大错,该当严惩,不过好在最后并未酿下大错,却也错不至死,依照族规,给他三十罚龙鞭吧。”二长老想了想说道。他们恨的是君行健,君澜生也算是代父受过,跟君辰远倒没什么深仇大恨。而且...

【图】伪装学渣道具珠串震珠

    “辰远不遵家主之令,行事孟浪险些犯下大错,该当严惩,不过好在最后并未酿下大错,却也错不至死,依照族规,给他三十罚龙鞭吧。”二长老想了想说道。

    他们恨的是君行健,君澜生也算是代父受过,跟君辰远倒没什么深仇大恨。而且他们也很清楚,自家后辈资质平庸,这少家主和未来家主的位置,十之八九会落到君辰远的身上,他们也没必要跟他过不去。

    当然,那都是在顾风华来到枯禅宗之前的事,在她到来之前,君澜生根本没有多少机会角逐那少家主之位,但是如今,事情似乎就有了不小的变数。但不管怎么说,他们总是不希望君澜生登上少家主之位,还是更情愿让君辰远来坐这个位置。

    “那就依你所言,来人啊,君辰远不遵家主之令,行事全无分寸,家法处置!”君问沧沉声喝道。

    君辰远的所做所为,实在让他气愤,也要给

顾风华一个交待,平息邬天恒等人的怨气,所以也没必要回家族祠堂执行家法了。

    几名家族护卫大步上前,抽出了腰间长鞭,一鞭接一鞭的朝着君辰远抽去。

    这长鞭由精金秘银炼制而成,上面密布钩刺。每一鞭下去,便会带起一片血肉,更可怕的是,其中的法器之力深入经脉,直入骷髅,甚至侵入心神之间。

    只是一鞭下去,君辰远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却又不敢运转圣气,只能凭借血肉之躯去承受那钻心刺骨的痛苦。

    罚龙鞭一鞭接一鞭的落下,君辰远身上血肉横飞,不少地方甚至都能见到森森白骨,他的惨叫声也是越来越凄厉,不过十几鞭之后,那惨叫声就越来越弱,到最后几乎细不可闻。

    还没等三十鞭抽完,君辰远就已经气若游丝,直接痛晕了过去,那两名执行家法的护卫却并未停手,力量也没有丝毫减弱,接着抽了下去。他们是君家死士,只奉家主之命,才不会顾忌君辰远是什么身份。

    抽完三十鞭,一名护卫这才捏开君辰远的嘴,将一枚圣丹塞进他的嘴里,然后将抬了出去。家主大人的命令是三十罚龙鞭,却没说要君辰远的性命,所以他们下手的时候都避开了要害部位,即能让他承受最大的痛苦,却不会伤及性命。

    虽然君辰远已经被抬了下去,但他那生不如死的惨叫声,也仿佛还在耳边响起,君明宇等人吓得一脸惨白,差点也跟着瘫倒在地,连看都不敢再多看白胖子一眼了。

    今天将那些小宗门弟子骗出碧水小筑,逼得那些上宗前辈找上顾风华几人,就全是他们的阴谋,这事若是让家主大人知道了,恐怕挨罚龙鞭的就不止君辰远一人了。

    “十哥,没想到你的天资竟然如此出众,我们先前多有冒犯,还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生怕白胖子追究此事,他们想来想去,还是硬着头皮上前说道。

    “十哥天资纵横,这次必能夺得少家主之位,甚至将来继承家主之位都不足为奇,又怎么会跟跟我们一般见识,对吧十哥?”还有人一脸期盼的看着白胖子,对他狂拍马屁。

    “打住打住,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今天的事就此作罢,好好看风华炼丹吧。”白胖子先前能够顶住陶远谦等人很不要脸的胡夸海夸,其实已经将脸皮神功发挥到了极致,再被他们一通马屁狂拍,实在恶心得不要不要的,连连摆手说道。

    听他这么说,君明宇等人总算是长长舒了口气。本来还要多拍几句的,白胖子却是怕了他们,不等他们开口,就马上将头扭到一边。

    见白胖子终于被恶心得受不了,顾风华和洛恩恩差点笑出声来,同时也暗暗欣慰:还好,这家伙还没有自恋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收起笑容,顾风华再次来到妖木鼎前,投入药材,打出道道手印。

    尽管已经见识过一次顾风华的炼丹之术,但再次见到,邬天恒等人依旧心醉神驰,而这时才第一次见到的君家众人,就更是震惊万分了,院子里,也不时响起一声无法压抑的惊呼感慨之声。

    好在以顾风华如今的实力,炼制正一玄神丹不说易如反掌,却也轻松自如,别说他们只是偶尔惊呼一声了,就算所有人都在旁边齐声欢呼,她都不会到半点影响。

    不过顾风华还是有意控制着速度,不让他们觉得自己炼制正一玄神丹太过容易,也不让他们觉得送出去的人情太不值当。不过就算这样,一枚枚正一玄神丹还是接连出炉。耳中,也时不时传来陶远谦等人带着颤音的欢呼之声。

 &n

bsp;  直到入夜,顾风华才为陶远谦等人一一炼成正一玄神丹,陶远谦等人虽然已经送了莫大的人情给白胖子,却也不好意思亏待了顾风华,又纷纷拿出珍藏多年的奇花异草送给顾风华,对方可是丹圣,送药材当然是最合适的。

    不愧是上宗前辈,他们拿出来的奇花药草无一不是千金难求,其中好几味连顾风华都没有。对顾风华来说,这也算是个意外的收获吧。

    “顾师妹,以你们的身份,怎能屈居于这碧水小筑,这就随我们去枯禅居吧。”收起圣丹,又对顾风华连声道谢之后,陶远谦对顾风华说道。

    枯禅居,便是他们的住处,也是君家招待贵宾之处。以顾风华和洛恩恩的身份,本来就该前往枯禅居,他这也不算是喧宾夺主。

    “不必了,这地方挺好的,而且其他各宗弟子与我们年龄相仿,说说话倒也热闹。”顾负华婉拒道。她才没兴趣跟帮老头子挤在一起,再说这间小院也的确清净,住着挺满意的。

    “穿上,小屁孩哪分什么男女,乖乖的,穿上才好看。”顾风华哪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虽说圣师袍的款式本身不分男女,可是这件衣服上却绣着大朵的玉兰花,也不知道是哪位心灵手巧的哥哥的杰作(呃,或许该说恶趣味,那大大的一朵玉兰花,真的很恶俗),一眼就能看出是女孩子的衣服。

    不过顾风华可不管那么多,再次霸道的给他套了上去。顺便还把他洗净后乌黑柔顺的长发披到了脑后,这样,就更像话本中那种娇美可爱的小萝莉了——不得不承认,顾大小姐也是有那么一点恶趣味的。

    “怎么样,好看吧?”领着柳子涵再次出现在洛恩恩等人的面前,顾风华洋洋自得的说道。

    看着好好一个小正太就这样化身美丽小萝莉,洛恩恩等人的嘴都张成了O字型,半天没回过神来。

    柳子涵自己更是一脑门的黑线,恨不得把头垂到地上去,耳根红得仿佛能滴下血来。他突然后悔了,不该吃那只鸡腿的。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从大门裂缝刮进来的山风中也带着一丝凉意。

    “砰!”大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三名中年男子一边抖着身上的雨水,一边大步走了进来。

    看到顾风华等人,为首的中年男子微微一怔,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

    “几位,夜里雨大,一身都沐透了,借你们的火烤烤。”那名男子说完也不等回话,就快步来到火堆旁,一屁股坐了下去。

    虽然对方有些无礼,不过顾风华等人也没怎么在意,主动让开了几个位置。这山神庙又不是他们家的,总不至于因为自己先到一步,连个避雨的地方都不给别人吧。

    再说他们历练的时候接触过北归来,知道像他们那种行走江湖的人大多性格粗犷不拘小节,真要为了这点小事跟别人计较,倒显得他们小气了。

    “对了,几位贵姓啊?从哪儿来的?”为首那名男子倒是自来熟,坐下没多久就开口问道。

    “我叫顾风华,这几位是我朋友,我们刚从九云山历练归来。”顾风华简单的介绍道。害人之心不可有,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也不可无,所以她并未多说。

    “这漂亮的小小妹妹也是去历练的?”周文俊惊讶的看着粉妆玉琢的柳子涵,直接把他当成了女孩,惊讶的问道。

    柳子涵额头的黑线更浓了,只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算了。不过

他对陌生人保持着本人的警惕,并没有辩解。

    “嗯,这是我妹妹,跟着出来见见世面,反正九云山也没什么厉害的妖兽,不危险。”顾风华看到柳子涵那一脑门的黑线,恶趣味再次发作,捉狭的说道。

    于是,柳子涵的头低得更低了。

    “这样啊,你这个当姐姐的胆子倒是不小点,这么小就带她出来历练了。我叫周文俊,这两个是我兄弟,我们是行脚商人,来山南镇做点小生意,舍不得钱住客栈,就来这山神庙将就几天,没想到遇上这么大雨,还真是倒霉。”为首的男子从柳子涵身上收回视线,也自我介绍道。

    “哦。”顾风华淡淡应了一声。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强求了。”听她这么说,陶远谦等人也能猜到,顾风华几人年轻,不愿意跟自己这群糟老头子挤在一起,于是也不勉强。

    “对了,以后若是请人帮忙,能客气还是客气一点,莫欺少年穷啊。”顾风华又忍不住劝了一句。对那些小宗弟子的遭遇,她还是挺同情的,不想看着他们继续被邬天恒等人当牛当马的使唤。

    “嗯,顾师妹所言极是。”若是换了往日,听到顾风华的话,邬天恒等人只会哧之以鼻,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居然敢对长辈指手划脚,不知所谓!但是现在,他们却是一脸郑重的点点头,然后像对同辈中人那样对着顾风华行了一礼,这才朝外走去。

    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看见远远驻足没敢靠近的孟继维等人,邬天恒和陶远谦同时停了脚步。

    “前几天多谢你们帮忙,我这里有几枚圣丹送给你们。”邬天恒说着拿出些圣丹送给众人。

    “以后若是有事寻你们帮忙,我们也必有厚礼相赠。”陶远谦也拿出圣丹分给孟继维等人。

    见状,其他人也纷纷开口道谢,慷慨解囊。

    其实他们原来使唤这些小宗弟子,却连声谢字都舍不得多说,倒不是因为吝啬,再怎么说也是上品宗门的宗主或者太上长老,怎么可能连几枚圣丹都拿不出来?而是他们觉得对方身份太低,自己找他们做事都是看得起他们了,若是道谢送礼岂不是自降身份,所以才那么理所当然。

    不过今天在顾风华身上受了教训,才意识到自己此前太过狂妄自大,心态一下子变得谦虚了许多,就算没顾风华那句话,对孟继维这些小宗出身的弟子的态度也会完全改变。

    “不必了不必了,前辈肯叫我们做事是我们的荣幸,哪能受你们的恩赐。”孟继维等人也听到顾风华那句话,却没有想到邬天恒等人会以礼相赠,一个个受宠若惊,连忙推辞。

    “怎么,不肯收下我们的谢礼,莫非是看不起我们。”乌天恒等人送出去的谢礼,又哪容他们推辞,不由分说将圣丹塞到他们手里,而后快步而去。

    “我没有做梦吧,他们居然送圣丹给我们?”直到乌天恒等人的身影远远消失,那些年轻的圣师都还不敢相信,一脸茫然的目目相视。

    “都是顾前辈的功劳啊,如果不是在她身上吃到了苦头,他们也不会有如此改变吧。”孟继维远远望着顾风华,眼中除了敬畏,还有感激。

    虽然没敢靠近,但他也听到了顾风华的身份,又哪敢再以师兄居之,对她的称呼也变成了前辈。

    “是啊,多亏了顾前辈,不然我们怎能得到如此好处。”另一名年轻弟子也感激的说道。

  

  “只是辛苦几天而已,就得到如此圣丹,我怕是做梦都要笑醒了。”其他人欣喜若狂,看着手中的圣丹热泪盈眶。

    乌天恒等人既然送礼,当然就不会小家子气惹人笑话,拿出来的圣丹不一无不是珍品,就连他们自家宗门的宗主,恐怕都不曾见过如此极品圣丹。

    一时之间,所有人望向顾风华的目光都是同样的感激与崇敬,不过知道身份有别,却也没人敢上去打扰她们。

    顾风华有些无奈,她之所以不愿意轻易暴露那个院史的身份,就是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看来,以后还是得尽量低调,能不暴露身份,就尽量不要暴露吧。

    和君问沧寒暄了几句,送他们离开,顾风华等人再次回到房间。

    过了这么久,白胖子的心绪应该完全平静下来,接下来,就该服用至圣真丹,淬炼先天圣灵根了。

    ……

    “嗷……痛死我了,痛死我了。”君家,另一间宅院中,传出君辰远那凄厉的惨叫声。

    虽然已经服下疗伤圣丹,伤处也敷了药粉,但罚龙鞭的法器之力却是深入骨髓,又哪有那么容易清除,他依旧痛得撕心裂肺。

    “公子,你再忍忍,等那丹力完全炼化就没事了。”山羊胡站在床边,安慰着说道。

    “你还过来干什么,若不是你出的馊主意,我怎么会受到家法处置,来人啊,给我打断他的腿。”君辰远看见山羊胡气就不打一处来,明明主意都是这个贱奴出的,凭什么自己挨鞭子,他却好生生的在一边看热闹。君辰远越想越是不甘,越想越是气愤,冲旁边两名护卫大声下令道。

    两名护卫得令,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

    山羊胡见势不妙,转身就跑,可是又哪跑得过那两名护卫,转眼就被放倒在地。

    “砰砰砰砰”几声闷响,院子里又响起山羊胡那痛彻心肺的哭嚎惨叫之声。

    “打,打,给我打断他的手!”君辰远还不解气,又趴在床上,背对着几人喊道。

    两名护卫却没有接着动手,而是突然安静下来,连山羊胡的惨叫声也低了许多。

    君辰远心头不解,艰难的扭扭身朝外望去,便看到君问沧那威严的面容。

    “祖父大人!”君辰远怔了怔,而后低头喊了一声,眼中明显有些怨气。

    “家主大人。”那两名护卫也赶紧行礼。

    “你们下去吧,还有,把这个妖言惑上的东西扔出枯禅宗。”君问沧摆了摆手说道。

    “不要啊家主大人,我知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山羊胡哭嚎着哀求道。

    那两名护卫直接一脚将他踢晕,然后像拖死狗一样的拖了出去。

    “你在怨我?”君问沧来到君辰远的跟前,拿出一枚圣丹喂进他的嘴里。

    “孙儿不敢。”丹力化开,君辰远只觉身上痛楚减轻了许多,也没有抬头,只是嗡声嗡气的说道。

    “不,你在怨我,我看得出来。”君问沧摇了摇头说道。

 &nb

sp;  “我只是不明白,他君澜生是你亲生的,难道我就不是,为什么你要如此偏心于他,就像你偏心他父亲一样?君行健都死了这么多年,你都未曾正眼看过我爹一眼,甚至还将他发配到江源城,数年才能返回家族一次。”见他看穿自己的心思,君辰远也豁出去了,将心头所有的不甘都说了出来。

    “当年君家各房子弟阻截你二叔,到底发生过什么,你知道吗?”君问沧也没有生气,而是淡淡的问道。

    君辰远微微一怔,当年君行健逃离家族,各房子弟联手阻截,被他重伤多人,这事在君家不是秘密,但中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却没几个人知道,上一辈的人也对此讳莫如深,他就更不知情了。

    “当年你二叔以天才之名享誉四方,其他各房子弟因妒生恨,竟然借家族之命痛下杀手,而后重伤于你二叔手下,完全是咎由自取!”君问沧冷哼一声说道。

    君辰远微微一怔,他倒是不知道,当年的事还有这样的内幕。不过越是豪门,家族内斗往往也越是残酷,细细一想,他也就不觉得太过意外了。

    “不过,这事跟我父亲有什么关系?”君辰远又接着问道。

    “你知道其他各房子弟对你二叔痛下杀手的时候,你父亲在做什么吗?”君问沧问道。

    君辰远摇了摇头,这事他父亲从未提起,他又哪知道那么多。

    “你父亲假意上前援手,竟然趁着你二叔不注意背后偷袭,将他打成重伤,你二叔当时已是帝圣之境的强者,如果不是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又怎么可能为他所伤?

    豪门世家,从来就少不了勾心斗脚,其他各房子弟的所作所为,我倒也能理解,可是你父亲和你二叔,乃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啊,当年外出历练之时,你二叔还救过他的性命,他怎么可以做出这等无情无义之事。

    他若是想要少家主的位置,光明正大去抢就是了,哪怕两人斗得头破血流,哪怕有一日你二叔技不如人死在他的剑下,那也是他的本事,可是,他怎么可以做出这等卑鄙无耻行径。

    若不是你二叔临走之时,反复为他求情,你以为我会让他活到现在,会让他在江源城逍遥自在,会给他踏进君家大门的机会!”提起那断不堪回首的往事,君问沧痛心疾首,全身都颤抖不已。

    “我父亲,他,竟然做出这等丑事!”君辰远虽然有些纨绔张狂,但还称不上卑鄙,听到这事如遇雷击,失魂落魄的说道。

    “你若是不信,下次去江源城亲口问他便是。”君问沧傲然说道。

    “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你才对我们父子如此疏远,对君澜生如此偏袒。”君辰远当然不会怀疑祖父的话,以他的身份,完全没必要对自己撒谎的,只是一脸苦涩的说道。这一刻,他倒是体会到父债子偿的滋味了。

    “你觉得我亏待了你?从你十岁开始,我就送你前往各地,向那些世外强者上宗前辈拜师求艺,虽然没有给过你太多钱财,但上等圣丹什么时候缺过你的,每次试炼遇险,都有强者出手相救,你真以为是自己天生命好?

    比比你自己,再看看澜生,你又真的觉得我偏心于他吗?”君问沧问道。

    君辰远被他问得哑口无言,回想一下,他这些年所得到的修炼资源,比起其他君家子弟不知道强出多少,和一直流落在外的君澜生相比,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要说偏心,其实也是祖父大人偏心于他才对,他又有什么资格去嫉恨他?

    “我错怪祖父了,明天,我会放弃家族考验的机会。”良久,君辰远才艰难的说道。

    父亲当年做出那样的卑鄙行径,自己这些年又占尽便宜,他实在没有脸去跟君澜生争夺少家主的位置了。

    “不,该争的就去争,这不是为了你自己,更是为了整个君家。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带领我们君家远久传承,若是让一个废物当上家主,只会带着君家走向衰亡。

    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你还是澜生夺得这家主之位,我都会为你们感到高兴。只是有一点你要记住,若是败了,就安下心来,好好辅佐他治理家族,绝不可再有半分异心。”君问沧说着又拿出一枚圣丹递给君辰远,“这是玄天玉金丹,服下之后,明早伤势就会痊愈。”

    “谢谢祖父大人。”君辰远接过圣丹,眼中再次泪光闪烁,不过这次却不是因为伤痛,而是因为感动。

    君问沧欣慰的一笑,转身离去,脸上的神情也轻松了许多。

    他知道,就算君辰远知道了当年的真相,消除了对君澜生的芥蒂,可若是不让他参加明日的家族考验,他始终会心存遗憾,也只有让他输得心服口服,他才能全心全意的辅佐君澜生——在知道顾风华的真实身份,见识到她那一手神乎其技的炼丹之术以后,他对那个重返家族并没有多长时间的孙儿信心十足!

    ……

    天明,君家内院,那古老肃穆的祠堂之中,十余名年轻人并排盘膝而坐。

    今天,便是君家家族考验的日子。君家家大业大,后辈人数当然不止这区区十余人,不过要么其他人资质平庸,而且年龄要么偏大,要么偏小,也就没必要让他们参加这少家主之位的角逐了。

    “此次家族考验一共三天,谁炼制出的枯禅丹数量越多,谁就能成为我君家少主。先给你们半刻钟的时间准备,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半刻钟之后,考验开始。”君问沧言简意赅的宣布道。

    “是,家主大人。”所有的弟子躬身应道,神情都有些掩饰不了的激动。

    白胖子当然也在其中,不过倒是没有他们那么激动,而是写满了自信。当自信到一定的程度,当然也就没什么好激动的了。

    君辰远望了白胖子一眼,服下那枚玄天玉金丹,他的伤势已经全好了,虽然身上还有些隐隐的痛处,不过望着白胖子的目光,却已经没有了以前的仇恨。

    “时间到,开始!”半刻钟的时间匆匆而过,君问沧一声令下,包括白胖子在内的十余名君家子弟同时动手,飞快的将早已准备好的药材投入丹炉,一边伸出手掌翻动着药材,一边打出道道手印。

    哪怕明知道自己成为少家主的机会不大,但也不会有人轻易放弃这个机会,所有人都倾尽全力,君辰远当然也不会例外,既然祖父的话都已经说到那个份儿上,他当然不会在这种时候保留实力。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就过去了,他们的额头都浮上了一层细汗,不过,闻到丹炉中散逸出来越来越浓的药香,他们都是一脸的振奋,不少人都已经暗暗运转枯禅心法,只等时机一到,便将枯禅圣气喷入炉中。

    “丹成!”就在这时,耳中突然响起白胖子的沉稳的轻喝之声。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扭头望去,只见一枚枯禅丹飞旋而住,停在白胖子的面前,上面浮动着一层如云似雾的神秘光纹。

    “这么快就炼成了!”身旁的十几名君家子弟同时一呆。时间才过去一个时辰,他们之中修为最强天资最高的君辰远,都只炼到一半,而君澜生竟然就已经炼成了。

    “天阶枯禅丹,这是天阶枯禅丹。?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changshi/18696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