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好深啊撞的好吗鲤鱼乡

导读:所以这或许就是疯狂的华神君要赌一把的原因,以身化道,和冲入混沌天中几乎没有区别,区别在于混沌天大部分的区域,应该不会如现在的混沌子中央,因为混沌子至少是七八极的存在,而只要有五极道极的实力,我相信证道天就很...

【图】好深啊撞的好吗鲤鱼乡

    所以这或许就是疯狂的华神君要赌一把的原因,以身化道,和冲入混沌天中几乎没有区别,区别在于混沌天大部分的区域,应该不会如现在的混沌子中央,因为混沌子至少是七八极的存在,而只要有五极道极的实力,我相信证道天就很难破坏我的道体!

    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在这极端的结局下,我已经羽化了,彻底灰飞烟灭,没有了道体,成为了如同证道后的存在,既是只剩下自身气运和道统的诡异存在。

    眼前的华神君冲向了前方,我也因为身体彻底以身化道,也几乎追到了和他并行的位置,但此刻他就像是重影的一般,模糊无比,乍看过去,就是无数的道在缠绕着,甚至那副模样,也是模模糊糊的,但整体看起来,却是我的样子!

    我知道,那是上百位天命之子的脉络,华神君真的做到了,他以这混沌子为道极区域,以百位天命之子的脉络气运合二为一,所以能够在这里以身化道,而且直接来了个重合!

>

    天命之核存储的是天命之子的脉络气运,虽然到了最终的时候只剩下二三十多枚天命之核,但不代表华神君会甘愿让之前粉碎的天命之核就这么毁灭,可能在毁灭之时,已经提前吞噬了他们的气运道统,要不然根本解释不来如今他上百天命之子合并的存在!

    华神君竟是借这混沌子的道极法则证道了!?

    而这时候的我也一样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逝去,因为我的思想却还清晰无比,甚至不再有身体衰老或者创元带来的种种沉疴藩篱,有种纯粹无暇之感,恍如念头一起一落皆由己念,随心随性不受束缚。

    然而这种思想上的空明,和脉络气运逐渐消失是两

码事,这脉络和气运就如同不像是我的,正在时间的流逝和更迭中消失不见,而不只是我,随着触及到核心之时,眼前的华神君的气运道统也消失不见了,而我也在一阵阵的白光之中,也仿佛陷入了永恒不变之中!

    周围没有了方向,没有了时间,甚至一切归咎在静谧之中。

    一片的虚无,一切衰老也在这时候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华神君也没有徘徊原地,我甚至感受不到任何能量的律动,也听不到丝毫动静存在。

    一切的一切,仿佛又回归了原点!

    我到底在哪,又接下来又该做什么?这里是何处?是道极的尽头?是一切的终焉?亦或者是终结前

的宁静?

    脑海如同卷起翻天的巨浪,热核的爆炸,混沌子的爆发,似乎都跟我没有了关系,我就像是给关进了小黑屋里,安静得让我一时失神了。

    我看向了自己抬起的手,此刻道统脉络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我自己想像出的自我模样,这是二十八九岁左右的我,年轻力壮,肌肤纹理和身形都在心里程度上相对完美,这是最好的我了,至少我现在是这么想的。

    然而我却只能在这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气运流动,至于道统,早就不复存在了,怕是给热核爆炸撞击下,连同混沌子的爆炸一同毁去了,只有气运还留存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我为什么会以思想来再现自己的存在!

    我没有继续驻留原地,立即朝着一个不知道是前方还是后面,亦或者是上方还是下方的方向飘去,同样的也在用自己的气运外放,搜索着有可能存在的一切!

    但这次搜索也不知道搜索了多久,仿佛是几天,也仿佛是数不清的时间,这里根本就如同是虚无一般让我毫无着力之地。

    而这一路上,我当然除了四处乱飞,也在尝试着运用着自己仅存的气运身体,而这气运的身体,已经因为没有了道统的力量,彻底不能使用原先的法术了,好比十八脉络任一脉络的功法都失去了使用的可能!

    什么创元法,什么三大道法,乃至于灭道九歌,鬼道法术,阴阳道诀,但凡需要用到道统脉络的功法,全都失去了使用的可能,唯独能够做到的就是控制手中的气运,舞出自己想要的剑招和剑法!

    这对我来说,无疑是最具冲击力的负面结果!

  &nbs

p; 这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区域?我的道统到底为什么都不存在了?但我的思想,我的记忆,又为何都完全的保留了下来?难道这里是梦境?

    这种感觉可一点都不舒服,气运即便存在,如果没有道统这框架支撑,那就等于是完全的把我的内在掏空了,我不由想到了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只有精神存在于缥缈空间之中,而随着某种契机,最终如烟雨一般飘散不见。

    但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忽然我放出去探索这区域的气运仿佛撞上了什么,这对处于虚无了几天时间的我而言,无异于一次触电!这触电的感觉,可不太妙!

    这意味着我很有可能碰上了这里的天敌!

    “一天……想不到你居然也在这里……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不可能……你应该给毁之一空了……应该什么都不剩下了才对……”

    先天和后天的关系是两码事,华神君和后天气运之子是同阶层,他们都属于后天之子,所以有强弱之分,也有从属关系,但我却是先天气运之子,这就等于是食物链最顶级的存在,我只有一个,分化出来的气运就成了后天气运,而我吞噬掉的后天气运却绝不会成为先天气运,最多只会让我这先天气运有所成长罢了,这应该是我看起来弱小,实则远比他们强大许多的原因!

    一百只猫加起来,永远赢不了老虎,这虽然残酷,但却是眼下难以反抗的事实,想到这,我也不禁豁了出去,立即逮住一个就狂吞起来,甚至接着就干脆扑向了华神君,直接咬掉了他不少的气运,吓得华神君立即狂退,而一群的后天气运朝我扑来,想要阻止我继续追杀自己的主子!

    我作为独立的个体,面对这一百只猫,原本就不是同类

,更不可能因为吞噬会一加一等于二,它们对我而言吃进了肚子里,不过是变成了食物,最终成为我的能量,顶多衍生出一点力量罢了。

    而华神君和这群天命之子的关系就算再融洽,再怎么配合,甚至一个加上一个,叠了一百个后样子比我还巨大,但却改变不了我们本来不同的种族,我的力量更加的强大,而他的个体力量十分的弱小,就算我跟大象似的,给万只蚂蚁挂在身上,它们也拿不了我如何一般。

    吞噬了十几个天命之子后,我几乎已经是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扑上去就撕咬起来,华神君也吓坏了,原本他靠着各种奇谋诡计总要剩我一筹,现在经历了热核的抉择,他算是兵败如山倒,完全失去了优势!

    想通了这点,我这次没有客气,疯狂的抓住了这些后天气运就吞,毫无半点怜悯,毕竟他们在华神君的带领下,其实已经完全没有了自我的意识,顶多是本能的随着华神君命令的傀儡,所以吞噬他们无需有什么顾虑,况且将他们分离出华神君的控制,对他们而言,何尝不是彻底的解脱?

    没有一个天命之子是甘愿受华神君支配的,天命之子向来就有高傲的人格,这万年来的支配,对他们简直和地狱没什么区别。

    追着华神君咬的我同样给其他的天命之子扑咬,只不过他们的攻击对我根本无用,而华神君的气运给我吞噬后,他也不得不进行反抗,甚至换了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反抗我,好比凝聚各种类法术的气运攻击,好比直接朝我扑腾,甚至是牙尖嘴利的撕咬,当然,这些都没有有,但凡给我逮住,立即就是给吞噬的结果。

    “夏一天!住手!老夫认输!老夫认输了!”华神君也没办法继续下去了,面带恐惧的他虽然还能指挥近百的气运之子,可结果已经显而易见,只要他给我吞掉,那剩下的后天天命之

子同样也是给吞噬的下场,而没有了他的控制,这些天命之子当然不会乱跑了,他们没有思想和意识,一旦华神君给我干掉,那他们不过是傀儡空壳罢了。

    “我接受你的认输,不过我还是要吃了你,你不死,我实在不放心呀。”我嘿嘿一笑,冲过去继续扑咬揪抓,根本不给他离开我的攻击范围。

    “老夫愿意从今以后都听命于你!夏一天!放过老夫一马!老夫在这混沌子的世界中,就是你的马前卒!”华神君叫苦不迭,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完全失去了反抗之力。

    “呵呵,我要你听命做什么?”我当然不肯听他的,继续一口口的吞噬着他的气运,至于其他的气运之子虽然也帮忙阻挠和抓住我,可这些攻击已经被我忽略了。

    “夏一天!你就是个鼠辈!贼子!不过是仗着自己是先天气运为所欲为!要是在外面,老夫实力犹在!你岂是老夫的对手!你就是怕出去后,给老夫用计谋算死!”华神君一计不成,心中又生一计,因为他自由激将我一途了。

    我一边吞噬他,一边冷冰冰的说道:“华神君,就算是出了外面,你也只有输这一条路,因为从你想要冲入混沌子中证道,给我识破开始,你就已经输给我了!”

    “不可能!”华神君当然不肯承认,毕竟这意味着他算错了这一步,阳谋有时候给不要命的人踏破,确实也是极端危险的。

    “呵呵,热核爆炸形成净世天,再波及小热核,也不过是让净世天变得更加宽广罢了,时间上并不允许它成为创世的条件,顶多就算是连环的开天而已,所以你一直诱我拿出混沌子来对不对?随后你看到了混沌子初现,就再也不愿意逃了,因为在这场开天爆炸之中一旦触发了混沌珠的爆炸,必会产生创

世!所以我们所在,其实是混沌子的创世之中,这热核开天,混沌子为创世之核,虽然一样不复存在了,但这就是创世的开始,而我们所在便是创世之核心,也就是诞生创世的根源气运!所以你一开始,就打着用尽一切手段冲入混沌子,以成为创世核心之念头而冲入这里,我猜得对不对呀?”我冷冷一笑,其实在这段时间的逃亡之中,较劲了脑子的我也想了无数种原因,也揣测了无数次华神君的想法,只不过无论是哪一种,都暂时没有得到印证和答案罢了。

    “你!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华神君给我拆穿了诡计,脸上仅剩的半点侥幸都洗刷得一干二净了,这结果无异于把他归于败北的一方!对于他而言,智计败露远比自身打不过更加残酷,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

    其实把混沌子放出的那一刻,我故意让李破晓带着我的一切离开,何尝不是想看华神君愿不愿意跟着离开,如果他那时候选择走,我肯定脚底跟着抹油,可他偏偏选择了留下来,这对一个惜命如金的阴谋家而言,意味着自己已经主动把狐狸尾巴暴露了出来!

    “华神君?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也震惊了,真没想到这虚无的地方,居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什么都没有,撞上华神君的气运,这简直是一件让我难以想象到的事情!

    我其实也以为他应该给混沌子辐射没了,毕竟道极力量之恐怖,连我能用创元法极致都无法抵抗,这和热核爆炸处于正中央给摧毁没什么区别,可现在我和他居然双双留下了精神和气运!

    “也好……既然来了,那是好事,老夫正愁没事做呢,你能够留存下来,一定是给老夫送营养的,这是天道待老夫不薄呀!”华神君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而气运接触的区域,也如同惊涛骇浪一般朝我涌过来!

    

;“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这么庞大的气运!?”我难免惊愕,这么雄浑的气运,可比我厉害多了,我就如同气运海中的船,给这一冲,凝聚的身体顿时有些不稳了!

    而再看向华神君来的方向,这家伙如同坐在无穷云雾中飘然而来,周围全是绵绵不绝的气运海!

    我倒抽一口冷气,这天道果然待他不薄,现在的华神君简直就跟游戏里氪金似的那么强,而我等于是话费充多,营业厅看不下去送的赠品,这下子两相对照,难免太尴尬了!

    华神君一看我居然只有人的形状,顿时是哈哈大笑起来,仿佛是见猎心喜一般,而周围涌动的气运海中,一个个华神君模样差不多的人形也冒出了脑袋,这些乍看下长得和华神君一样,实际上细看之下,却反而又多多少少不同,难免又让我有些感到惊悚了!

    “天命之子气运?”我转身逃跑的时候,也忍不住叫苦不迭起来。

    华神君带领着上百的天命之子的气运,一边冲过来,一边是狂笑不断,当然是嘲讽我现在自身孤影,没有任何的后援。

    华神君一边追着我,一边看热闹一般说道:“啧啧啧,老夫真是没想到呀,一天,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一个人孤不孤单?寂寞不寂寞?放心吧,这里老夫已然探查过了,除了我们,什么都没有!而且真如老夫猜测的一样,天命之子别的气运胜于一切气运,即便是混沌子作为一方诡异法则,也难以将我们彻底的破坏!而现在,你觉得老夫接下来会怎么做?”

    “一山不容二虎,不过你想要吞掉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咬牙切齿,这个时候明显我太亏了,一个气运对一百个气运,这给围上还得了?好在这里空旷,只要我不打转而直线逃亡,他也没有机会围

住我。

    华神君看我没有乱了方寸,虽然把整体分出了好几拨来围追堵截我,但却扑了空,难免也有些火了:“一天,都到了如今这地步了,你也终究逃不出我的掌心,不如成为我天命气运中的一道算了!老夫吞噬了你,成为了这混沌子法则的一环,你也等同是成为了法则本身,和永生永存几无区别了!这不是所有仙家都梦寐以求的么?”

    “滚,为什么不是我吞了你?我也能让你永生不灭!”我啐了一口,继续疯狂的逃窜,华神君一路追杀过来,气势可谓滔天,我就如同给一群狂龙追杀的小鸡,只能无尽的逃亡下去。

    也不知道逃了多久,我们之间的气运没有谁的减少了,却也没有谁的能够增加,只是持续着往前,却完全没有尽头似的。

    即便是华神君,眼看着我不会犯错,也终究有些腻了,所以在追了我七天七夜左右的时候,他似乎不打算的再用全部的气运追杀我了,改用了一小拨的气运来追逐我,这应该是想要引诱我上当的策略!

    我心中也知道这家伙狡猾,即便是三四个一拨,乃至于到后面的三个、两个天命之子气运一拨,也始终没有停下来,依旧用极速逃亡,当然,诡异的是只要我一直逃,他也一直追下去,我们两都像是在一个起平线上的速度,这反倒也引发了我的无尽猜想和计算。

    不过新法则这种东西,终究不可能是光想就能够得到结论的,即便是身处法则其中,也未必能够明白原理,所以我和华神君其实一样都很烦躁。

    当然,因为筹码最多,所以最终选择妥协的绝非是我,而理所当然成了华神君,他终于从用两个天命之子气运追我,变成了用一个来对付我,这引诱我上当而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确实是他的作风。

    我知道这是阳谋,可偏偏这样的阳谋,我也始终不能免去尝试,因为如果不选择破局,势必会给整个局所湮灭,而如今再逃下去,我始终也是逃下去而已,倒不如停下来,试一试对方这坑的深浅!

    而为了速战速决,我也打算倾尽全力,所以停下的瞬间,华神君这分出来的天命之子就和我撞在了一起,而接下来当然是互相用最原始,最野蛮的方式进行厮杀,毕竟此刻大家都是气运,狭路相逢勇者胜!

    砰!

    双方抡起了气运就乱轰在了一起,我也立即看到了前方不远的地方,华神君那恐怖的气运海洋也掩杀了过来,就如同千军万马一般的恐怖!

    而跟我对轰在一起的那天命之子的气运当然疯狂的想要缠着我,要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让华神君领大军前来,这当然也在我的预料之中!

    然而我完全没预料到的是,对方会如此的弱不禁风,在和我的撕扯之中,我的身体因为是极限凝聚的气运成体,所以强度远非对方可比,即便看起来大家都是人形,可他扯我的时候,连我的衣服都扯不破,可我但凡扯他一下,不是把他拉得身体开裂,就是直接把手掰了下来,这气运的强度顿时是高下立判!

    “嘿嘿,看来冒牌货没办法和正牌比呀……”掰下来的毕竟是气运的一部分,我顿时是毫不犹豫的吞噬到了肚子里,对方没想到大家一模一样,却会有这么大的落差,哪里还肯当炮灰拖延我,没命想要逃回去,结果已经迟了,我三下五除二就把它吞了个干净!

    光芒闪烁,简直是一场可怕到极点的连爆瞬间完成,让这频闪变成了一整片的白光,所去的位置不止多少千万里,毁灭的地方也不知道到底有遥远,只知道现在的我们,全都在爆炸的范围之内!

    但跟随着华神君冲入了混沌子之中,爆炸的恐怖推力并没有冲到我们身上,华神君一路急

冲入混沌子的正中央,而我也疯狂追在后面,华神君的身体衰老很快,从年轻到青年,再到中年,脸上的沧桑和皱纹越来越多,身形也由壮硕慢慢的开始衰退下来。

    而我身上的创元状态也陡然在跟着变化,只不过和华神君的不一样,我身上的青筋越来越凸起,原来的四极创元,此刻在冲入混沌子之后,忽然又本能让我提升了一极,因为四极在距离混沌子核心越近,越难以抗拒其中的道极力量,而它的道极影响的强弱,恰巧是衰老的快慢!

    所以冲入了五级创元的我,瞬间感觉轻松了许多,仿佛再前进一段,都能够支撑起衰老的速度了,反观华神君,他以更快的速度在衰老,年龄如同可见一般的飞逝,这几乎是百岁一跳,很快几千岁就这么过去了!

    前后左右的光芒,很快就变成了彩虹一片,我已经看不到任何原先空域的任何痕迹了,这里已经陷入了爆炸之中,这等于是热核也炸了,毕竟这一次三恶仙的自爆如此的迅疾和凶猛,根本不可能给我们避开的机会,而等到热核爆炸后,强大的冲击力早晚会影响到混沌子,即便它是七极,或者八极的法则之物,也不可能在爆炸中安然无恙。

    我不知道华神君到底想要干什么,而随着他冲入混沌子越来越核心的区域,开始白发苍苍,面露衰败之色的时候,我的创元法也难以抵御这六极以上的道极力量了,这恐怖的道极力量让我的年纪骤然增长,就连暴起的青筋,此刻都开始偃旗息鼓一般的回落了!

    华神君却没有半点停歇的意思,仿佛接着自己原来的惯性冲击力,冲入混沌子的核心中,而那只手,似乎要抓住核心的那缕诡异的彩光,但他纵然力量强悍到极致,我想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然而我当然是小看了他,他比我阴险狡猾得多,前期的冲锋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办

法反抗,而是正蓄势待发罢了,在极限来临的时候,他祭出了一件道极之物!

    一个圆珠子一样的混沌珠子给他拿了出来,一看之下,我就发现这东西仿佛似曾相识,而东西祭出后,瞬间就有无数的气运流出,这是一枚内藏强横气运的珠子,而且是具有道极力量的之物!

    但眼下已经无限靠近核心的区域,混沌子的辐射范围内,无论什么道极之物,只要无法达到八极或者九极的道极,终究会受到影响,结果就是在时间流逝下毁灭。

    果然这件东西根本撑不住强大的道极力量,瞬间就崩成了粉末,任由气运流逝宣泄,不过华神君籍此却前进了一步,这可比我孤身前往靠谱许多,因为我除了新法则之剑,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全都让鲲鹏带回去了。

    我继续追着华神君冲入混沌子中,也想着要怎么干掉他,不过此刻我的新法则之剑已经在混沌子的辐射下打回了原形,早就变成了一块巨大的棉花,被我扔在了路上,所以眼下除了继续硬着头皮追着华神君,我几乎不能做出别的举措,甚至连超级大道法,此刻也毫无使用的机会!

    到了这个时候,脉络衰老得太快了,想要精确的使用某种法术,根本就是奢望,因为身体一个时期和一个时期的变化都大不相同,脉络能量流失的速度,也让我完全没有控制它的机会!

    华神君也是如此,他根本顾不了我还追在后面,只是默默的把一件件道极宝物都拿出来,抵御时间辐射的影响,籍此更进一步的靠近这混沌子的核心!

    六极创元!

    我双目欲裂,内心中的怒吼,仿佛都已经要脱口而出,此刻我的脉络几乎黏在了一起,十八条道统脉络在串联之后再度串联,贯通的通道让所有脉络都成了主脉络!如果是在平时,这等力量几乎可以压到一切,可眼下,这六极的道之极根本无法抵抗强大的混沌子辐射!

    我的衰老继续,从青年到中年,再到衰老,几乎没有耽搁一刻,我甚至无暇顾及外面爆炸的情况,但我可以猜测到,混沌天肯定是毁了!而且将什么都不剩!因为爆炸所致的范围,全都会是道极力量爆炸,没有哪位仙家能够承受八极力量的爆炸,更何况还有为数不少的小热核爆炸!

    净世天之后再爆炸,那就会是创世了,犹如超新星爆炸一般,周围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只有回归创世状态,才有可能再诞生天道,从而才可能衍生出生命!

    华神君此时已经到了极限了,宝物也拿不出来了,身上衰老的皮肤瞬间剥落,无数的道劫触手紧随其后的快速老去,他很快变成了有形却无形的存在,无形是触手尽去,天命核心也一颗颗粉碎,乃至于全都灰飞烟灭,而之所以说他还有形,那是因为脉络道统却没有消散,这是一团脉络组成的人形气运,而这气运,让我惊讶的还在往前急冲,而且恰如百十位一模一样的华神君形象直扑混沌子的核心!

    我瞪目结舌的同时,也感受到了身体的万般衰老和无力,甚至是无穷无尽犹如剥皮抽骨一般的钻心痛处!我在承受着无限的时间摧残时,也在寿元将近的时候,皮囊开始剧烈龟裂,一片片的浮皮和老肉羽化飞去,但此时此刻,我还能做什么?

    前面是时间的毁灭尽头,后面是道极爆炸的中央,我如今面对的,恐怕和华神君一样的下场,以身化道,羽化登仙!

    我的人生,已在此时此刻迎来了它无可逆反的终结!

    “呵呵,清微道友说起了玉仙界鼎盛时期的清微剑道,我们红香派在上清一脉里也是出自上古传承,剑法根据古剑法编著改良而成,也是出了名的善斗,要不然早就断了传承,若是先胜了能够选三样宝物在先,那在下也愿意一试身手。”软红娘趁着其他人沉思,忍不住站出来说道。

    刚才琉璃纱那一次斗法都不具备代表性,简直是单方面的挨打,不过测试也不算是真正的成绩,只能说是太过仓促,乱了阵脚,所以就连琉璃纱都不怎么服气,其他的仙家又怎么会觉得自己实力不行浪费了一次机会?

    清微太上心里也有小九九,一听说软红娘要抢第一,就故作沉吟的说道:“我们这些老前辈,也不好去争这三件东西,要不这样好了,咱们礼让小辈先来如何?一来可以稍加指点,而来也好给小辈些机遇,总不能让大家都白来一场。”

    “既然清微道友都能如此照顾晚辈,我又有什么意见?”软红娘也不着急的样子,伸出手做出了请先的姿态,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清微太上的想法?他清微仙宗有爷孙女在,就有两次机会,这头筹怎么会轻易拱手让人?

    “那好,眼下还有欣儿没有上,要不然欣儿你上去试试?”清微太上笑吟吟的说道。

    清微欣点头一笑,欣然到了看台上,果然这剑台是认人的,她一上去,这太清演剑台就一圈圈的亮了起来,整个大阵看起来宏伟而霸气,大有一界巅峰的架势。

    有了之前琉璃纱的经验,清微欣表现得淡定许多,而她自身性格爽朗明快,资质也非比寻常,可以说也是清微一脉百年难遇的人才,所以这次清微太上也算是给这孙女寄予了厚望。

    清微欣比琉璃纱要淡定从容许多,虽然手持长剑,在剑气加持下衣袂飘飘,但却有静若处子之感,而瞬息之后出剑,裙裾飞扬如一条紫色的缎带,让我有种记忆的重合,仿佛看到了雪倾城的样子,那身漂亮的紫裙,一把打神鞭如快剑,当年给我设置了不知多少的难题。

    叮!叮叮叮!

    如同轻啄的攻击,行云流水一般的轻取这教化仙门的女掌门,速度疾风迅雷,而姿态却也让人如痴如醉,这轻微一脉富养出来的子嗣,果然非比寻常!

    “老夫观夏城主虽然出剑不多,剑法却凛冽,应该也颇有见地吧?夏城主觉得欣儿剑法如何?”清微太上看我入迷,忍不住捻须微笑,大觉畅快。

    “天赋过人,又得名师指点,自然是厉害之极了,也不知道令孙女剑法出自何方剑法名家指点,竟如此老练?”我忍不住捧了他一下,毕竟这年头还是需要人捧人的。

    清微太上哈哈大笑,说道:“欣儿这孩子,小时候就喜欢粘着老夫和她奶奶,却又不喜和自家哥哥、弟弟们戏耍,老夫觉得她比其他孙儿辈都可爱,又见她不甚合群,便不想让她给其他孩子欺负了,故而从小就传她剑法,这一来二去,也就渐渐厉害了起来,不但家中孙儿们拿她没有办法,就连她的叔叔们都一个个甘拜下风,后来举行过两次清微论武,一脉中也都拔得少年头筹,乃是我轻微一脉的骄傲呀。”

    “哦?这么厉害,那倒是应该加以培养,往后前途不可限量了。”我笑了笑。

    “那是理所当然的,甚至上清一脉、玉清一脉的年轻一辈,在剑法方面恐怕都难是欣儿对手,这孩子弱在法术上面,唉,不过性格使然,却有个毛病,就是让她好生修炼,却也无法静心下来苦修,否则以她的资质,怕早就登证道殿堂了,倒是愁坏了老夫和他爹了。”清微太上忍不住又夸了一把,把这孙女夸的是天上有地上无了。

    璃玉霜忍不住看过来一眼,眼中大有一丝不服气,毕竟老头儿把三脉都囊括了进来,这简直是视天下如无物,太霸道了。

    “年纪轻轻就能够有如此的进境,也算是在下这么多年仅见,清微太上这是要愁煞在下呢,我家那几个孩儿这个年纪了,道劫皆还未到呢。”我摇头一笑。

    璃玉霜还好,琉璃纱立即问道:“夏大哥,你已经有几个孩子了?”

    “呵呵,我也不小了,有几个孩子也正常吧?”我笑了笑,而璃玉霜从患得患失又顿时恍然,道:“也是……毕竟夏大哥还是九重天的霸主嘛……”

    我心下好笑这小姑娘的勤快,而清微太上却还在上一句话里徘徊,觉得老脸有光,笑呵呵的说道:“那倒也是,不过九重天毕竟不同我们这混沌天,孩子们进境快慢,倒也不存在可比方面,倒是以夏小友你在九重天的地位,定然是见多识广了,那以小友之见,我家欣儿的剑法,在九重天的水准如何?”

    “也算是稀世之才,用百界挑一这个词都不足为过,定为上选算是合情合理。”我公允的说道。

    “哈哈哈……夏小友这话老夫心下甚慰,可见欣儿也是入了小友法眼了,不过这剑法之道乃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大道,不可轻言顶峰,毕竟天外有天,仙外有仙,还是要取长补短,方才能在一生中不断攀取巅峰呢。”清微太上开怀大笑,不过笑罢,他还是觉得不过瘾,又问了起来:“以老夫和夏小友的剑法,也算是各峰一绝了,老夫对欣儿这孩子剑法已然是难挑毛病,毕竟这些年下来,这孩子错漏越发少了,怕也只能请教夏小友雅正一些,或才能寻一些凤毛麟角吧?也好助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得天下名家之所长不是?”

    我看了一眼清微太上,心中暗笑这老头儿可爱,这是给我捧上瘾头了,要是我再捧下去岂不是没完没了?既然你让我指点,我也只能借坡下驴了。

    所以我笑了笑,说道:“灵动有余,力度不足。”

    结果清微太上一听,顿时怔怔看着我不乐意了。

    “为什么……”璃玉霜喃喃的问道,她心中或许是知道答案的,只不过不愿意承认罢了。

    “为什么?这问题还需要我来说么?你们太清一脉因你破晓大哥而团结一致,我们玉清、上清一脉,自然也汇聚夏大哥的麾下,甚至连太清那一脉,我想也早晚会殊途同归的,这是因为夏大哥比起你的破晓大哥更宽厚仁慈,对我们这些门派更真诚和亲近,就好比今天决策宝物归属,若是你破晓大哥在,恐怕又是另一个分法了吧?”清微欣并非是那类好说话的姑娘,若是有什么她不能说,那非得憋死她不可了,这也是一开始她就把琉璃纱气得甩袖离开的原因。

    璃玉霜看了一眼我,随后说道:“我夫君并非刚愎自用,他只是过于正义,至于对邪道过于包容这种事,他的确做不到!就是我,也不能违背父亲和各位长辈的初心……勾结邪道让太清仙盟蒙污……我这么做了,父亲、祖先泉下有知,又会怎么看我?”

    其实璃玉霜说的倒也没有错,她总不能推翻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caijing/20201024/18930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