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就放在里面不动好不好

导读:“妈的,原来老子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够睡着!看来,老子的潜力还是有的!不对,前方怎么出现了大量的帐篷!不对啊,这不是蒙古包吗 本驮谀侨陌倨フ铰硪凰布涑骞馓跣『拥氖焙颍悦娴囊淮ζ教怪匾彩浅宄隼匆话俣嗥フ铰怼!笆粝掠油跻〈诵锌煞袼忱...

【图】就放在里面不动好不好

    “妈的,原来老子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够睡着!看来,老子的潜力还是有的!不对,前方怎么出现了大量的帐篷!不对啊,这不是蒙古包吗!”就在那三四百匹战马一瞬间冲过这条小河的时候,对面的一处平坦之地也是冲出来一百多匹战马。

    “属下迎接王爷!此行可否顺利!”

    “本王出手,还能不顺!收起来吧!记住,不要伤了他们!先关他们几天再说!”

    “是,属下明白!”就在靳商钰还在琢磨如何脱身之际,有一人已然策马而来,并不时的指挥着众人将靳商钰等人,像卸货物那样一个个扔到了地上。

    而这样的举动,也让靳商钰的兄弟们很是耻辱,一个个怒目而视,但看到靳商钰一点反应都没有,大家也只好瞪瞪眼睛而已,最终也是没有采取什么太过激的行动。

   &nbs

p;就这样,还没等看清楚眼前的部落结构,靳商钰等人就已然被关到了一个圆形的帐篷中。而整个过程中,靳商钰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暗暗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妈的,原来这鲜卑人住的地方也大都是这种帐篷啊!只不过,他们这些家伙也太不懂得尊重人了!明明知道我们是来使之人,还要刻意的羞辱一番,再关上几天禁闭!妈的,你们有没有人性啊!还是说当初什么张骞、班固的都是受过这样的罪!”就在靳商钰被一名勇士重重的推放在一处空地之上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是胡乱的思索着。

    当然了,之所以选择了不抵抗,那是作为现代人的靳商钰知道,面对这些人,往往越是抵抗,死的就越惨!

    当九十八人全

部被人家关在了一个大帐篷中的时候,靳商钰才缓缓的开口说道:“那个,对不住各位兄弟了!我知道你们都是勇士,更是拧死不折腰的汉子,但今天的受辱,你们就当替哥哥我受的!老实说,我也想大骂他们几句,甚至说与他们大战一场!可老子又一想,这些人是什么,他们本来就是野蛮之人,难道咱们也是野蛮人!”

    “大人说的对!你们不要有什么想法!既然大家都已经立誓从此追随大人,那么以后的一切行动,甚至说自己的尊严,都要听从大人的!”见靳商钰硬是把委屈受辱说成了自己是个文明人,那追风听后也是张口附和着。

    而刚刚还沉闷无趣的气氛,转眼间就变的生机勃勃,大家也仿佛被靳某人的诡辩给蒙住了。

   &nb

sp;就这样,众人在这个不算太大的地方,一呆就是两天,而那些鲜卑人也许是看到靳商钰等人的顺从,或者说他们也怕饿死了他们,总之,饮食还算可以,只不过就是不方便一些。

    “妈的,他们这些野蛮人,连撒泡尿都是有人监视着,简直就是变态!”

    “追风啊!你怎么又忘记了!这只是个小挫折而已!现在不是有饭吃,有尿撒吗!记住哥的话!活着才能把失去的东西弄回来,否则,一切都是零!”说到最后,靳商钰的眼神也是变的凌厉起来,而众人看到靳商钰的变化后,也是不再牢骚,一个个只是闭目养神,心态也一点点的变的平缓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人在外面高声的大喊道:“哪个叫做靳商钰!还不吱一声!难道是想找打吗!”

    “找打!就你还配吗!本使就是靳商钰!”

    “哦!还敢顶嘴啦!好好好,看来你是猜到今天要提审你了!走,快点走!王爷的时间可不是你能够耽搁的!”就在靳商钰很是强硬的回了一句后,早有一名鲜卑勇士将靳商钰推了出去。

    “大人,你没事吧!你个不长眼睛的!竟然对我们大人动手动脚的!”

    “怎么,你们不服!好,等王爷审完这个靳商钰,也许你们这些强盗就是我的盘中餐!哈哈哈!”见追风强行的上前阻止,那鲜卑勇士直接就是一脚,将其踢开,尔后仰天大笑几声,便将靳商钰带走了。

    “妈的,这阳光真他妈的剌眼啊!老子两天没有真正的见到阳光了!”感受到阳光的灼眼,靳商钰也是本能的将头低了下来!

   &nbs

p;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吧,当靳商钰胡乱的观察着这些错落有致的圆形帐篷时,前方也是出现一个巨大的帐篷。

    不用想,靳商钰也知道这里一定就是那个叫做什么王爷居住的地方。

    “快点走,王爷早就等在里面了!记住了,到里面要先叩头,就像你们给那个皇帝老子叩头一样!”

    “妈的,你们恨司马氏,关老子什么事啊,还把气往老子身上撒!叩头!狗屁,老子可是天朝的使节!小小少数民族,还想托大不成!”心中想着的同时,靳商钰已然跨步进入到了这个巨型帐篷中。

    抬眼望去,只见这个帐篷足有两百多平方米,而在最里面的中间位置,摆放着一个类似于现代社会中茶几一般的桌子,上面更是摆放着奇形怪状的酒杯,更有一些像是令箭的东东。中间的王座上坐着一个青年男子,正是当日捉他们回来的那人。

    第六十九章 司马高瞻

    东北五大仙我还是听说过的,狐黄白柳灰,所谓的灰就指的是老鼠。

    可当你真正现实面对,还是有点大脑短路,开玩笑,谁不害怕啊?

    这么大体型的耗子!

    我感觉一张嘴都能把我给吃了。

    “我便是你要找的守护灵!抓紧点,干活吧,完事了我把好酒好菜带回去,四物山那些老哥们还等着我回去吹牛逼呢。那都急着呢,一个个的嗷嗷待哺的,你快点吧。”大老鼠和我面对面,动物成精般的表情和动作和人一般无二。

    “那个前辈......我应该咋做?”

    反正我是彻底蒙圈状态,根本不懂什么叫收灵,让我干活收灵,我也要知道从何做起,步骤几何不是?

    “带容器了吗?”大老鼠吧唧吧唧嘴里的酒香,打了个酒隔,痛快的说道。

    我从兜里拿出前段时间打磨好的蜜蜡牌子,由于还没有打孔编绳,蜜蜡牌子现在单薄了一些。

    余生之前就和我提过,此为收灵必备之物,蜜蜡可吸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当然了,当时他说的神乎其神,我也当吹牛听的,不过既然是收灵的必备之物,想着应该就是所谓的容器了。

    “是这玩意吧?”我紧紧攥着蜜蜡牌子,递给大老鼠看了一眼。

    我很怕他在给我抢劫了,这玩意挺贵的!

    真给我抢过去,我也只能干瞪眼,谁敢和他硬碰硬?真把你吃了你上哪说理去?

    只见大老鼠双爪合适,规规矩矩的端坐在我面前,然后对着我手中的蜜蜡牌子,先是深吸一口气,沉寂了片刻,又吐了出来,由于天色灰暗,看不清楚,我只感受到手中的蜜蜡牌子微微颤动了几下。

    随后大老鼠点了点头,放松般常常舒了一口气。

    似乎这一呼吸之间,花费了大老鼠很多精力。

    说实话,这大老鼠也不知道是因为喝酒,还是因为吃了脏东西。

    那味儿......嗯......舒坦!

    这一口气,我全部吸肚子里了,即便是再恶心也吐不出来,我已经快晕厥过去了,是一种酸菜缸里加了臭肉,里面还掉里俩个烂榴莲的味儿。

    恶臭至极!

    作为灵这种身份的存在,怎么不讲究点个人卫生问题呢?

    能不能刷刷牙?

    这味儿,谁能受了。

    我被呛的揉了揉眼睛,都他么辣眼睛!

    “搞定!嗯......我大名叫司马高瞻,圈子里人给面儿,叫我一声司马爷,你也可以叫我老大,小子儿,你当我小弟,以后不会让你吃亏的。”

    “什么搞定了?”我一脸懵逼!

    直接自报家门的沟通方式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直接让我喊你爷,那就过分了!

    没挨过社会主义毒打吧?

    虽然现在给我几个胆我也不敢真正动手。

    “你这就算收了我这个灵了,完事了,你该干啥干啥去吧。记得有时间了就给我准备点酒,菜别整全是素的,整点肉,好东西不嫌多。孝敬老大天经地义的,你别扣扣搜搜的。”

    “不是,这就完了?这么简单?”我手还保持着伸出去的动作,难以想

象,这样简单就把灵收了。

    “你还想咋麻烦!不就是签个合同,有啥难的。你叫个啥?我不能收个小弟连名也不知道,说出去不好听。”司马高瞻摇头晃脑,一副社会大哥的气质扑面而来。

    “那个,司马爷,老大,我叫双休。”我苦着脸回道。

    “嗯,有点小弟的意思,以后遇到难事就报我名,同辈之间多少都会给点面子的。”

    “司马爷,我要是报你名也不好使,打的更疼了怎么办?”不是我调皮,是我真不相信这老耗子,他能在这圈子里有啥名头。

    “把这牌子握紧了,想着和我联系,你老大还能看着你被打?”司马高瞻说完,身形缓缓化作人形。

    我眼花或者他的速度太快,我没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模糊之间观察,化为人形的司马高瞻,一身唐装,白花花的胡子一直垂下来,长度都快要到裤裆了,高人风范啊!

    但是话说回来,白胡子老头,怎么说话是一副孩子的嗓音?

    洋洋盈盈的声音配上白胡子老头的形象,这搭配非主流子?

    ......

    恍恍惚惚的我往回走,走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到余生,这哥们正坐在自行车上抽着烟,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看到我回来,赶紧从车上跳下来,迎上几步,有些期待和紧张的问我。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收完了?顺利不?是性感大美妞还是邋遢糟老头?”

    余生明显就不如人家司马高瞻气势足,明显就是小痞子,那种低等级的街头混混。

    “是一只大老鼠。不对啊,你不是说收灵是相互选择的一个过程吗?为什么我俩也没什么选择过程啊。直接就让我收他,妹的,我现在还蒙圈呢。也没给我机会选择啊。”我现在还处在迷茫状态,根本不晓得刚才发生了什么。

    根本不明白到底是怎么收的灵,无论如何我都是搞不清这玄之又玄的所谓收灵,到底是我做了什么,或者我得到了什么。

    “老鼠?大耗子?”余生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关键我俩全程也没沟通啥啊,就是他告诉我怎么做,完事人家就走了。”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形容当时的场景。

    “有实力的人才有选择的权利,你这样战斗力渣渣的能被选择就不错了,让你平时多修炼的吧。”

    余生教训了我一番,缓了口气接着说道:“兄弟,你知不知道你收的是什么层次的灵?”

    “是不是很牛逼那种?秒杀全场,霸气侧漏那种?”我一脸期待的望着余生。

    “额......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应该是邪灵,最低级的那种,基本上属于刚刚开启灵智的灵物,勉强称为灵,入灵的行列,被你收了,兄弟,中头等大彩,哥们都替你感到悲哀!别上火,有灵总比光杆司令强。”余生拍了拍我的肩膀,宽慰的说着。

&

nbsp;   “......”余生的一席话,我整个人都抑郁了。

    说好的收灵之后就开挂呢?

    说好的收灵之后无敌小强模式呢?

    整个最低级的灵糊弄谁呢?

    主角光环都没有了?

    我还在这圈子混个嘚啊!

    降妖除魔,匡扶正义,难道要用嘴说吗?

    要能力没能力要属性没属性,让我以后怎么混?

    倒霉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痛苦的穷日子,哪来的妖娆美女欲望难填?

    何日出头?我久久无望!

    林薇抱住了倒下的徐宇晴,然后轻轻地把她放在了地上,歉意地看了她一眼后,拿起了她攥在手心的钥匙,迅速的打开了门。

    见状,我也立刻从八楼门口走了过来,和林薇把徐宇晴抬了进去。

    当徐宇晴醒过来之后,她发现自己被捆得结结实实,嘴巴上也贴上了胶带。

    一个长得萌萌的少年,正蹲在自己面前,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

    “呜呜..”徐宇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不过由于嘴被胶带封上了,只能发出微弱的鼻音来表达她的惊恐与不满。

    “那个,姐,对不起。”我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说道:“由于某种原因,我们..不得不这么做,还有,我们现在也没有住的地方,所以我们..想在你这儿借住几天..而且,我们钱不够了,所以可能需要拿一部分你的钱来用...不过我们会省着点用的,这几天我们只吃泡面!”

    其实说到这儿我脸都红了...我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这时,林薇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几袋康师傅牛肉面,这些方便面是我们用仅剩下的钱买的。

    林薇走进来之后,看见徐宇晴醒了,俏丽的脸上也是有些尴尬,她歉意地说:“姐姐,我们真的是有苦衷的,嗯...我们会尽量不扰乱你的生活的...啊,叶炎,你饿了吧,我去把方便面煮了。”说完,林薇就走进了厨房,很快,一阵碗筷敲击的声响在厨房响起。

    喂!给我捆得这么严实,我连自由行动都做不到了好吗?说好的不会扰乱我的生活呢?徐宇晴欲哭无泪的心想道。

    “呜呜...”徐宇晴扭动着身子,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姐,我看天也黑了,都这么晚了,你先睡会吧,不好意思了。”我看着徐宇晴,轻声说道,然后轻拍了拍她的头十下,这下她应该能睡个十个小时了。

    “睡个好觉吧,晚安。”我把徐宇晴身上的绳子解开,然后把放在了她的卧室的床上,反正松绑她也跑不了,赶在十小时结束之前再给她绑上就行了。

    林薇此时正在烧水,见我进来了,林薇小声问道:“那个姐姐呢?”

    “睡着了。”我说道:“这段时间只能委屈她一下了...”

 

   “叶炎,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这不是长久之计啊...”林薇把方便面放进了锅里,忧心忡忡的说道。

    “我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总会找到解决办法的。”我耸了耸肩,说道:“不用担心,如果我们在这个世界呆不下去了,我们可以再回到异世界,然后再找一个平和的世界生活几天。这女人的家里距离江城一中很近,我们动作快点只需要十分钟就可以到江城一中,到时候只要通过一中楼顶上的黑雾门我们就可以回到异世界了。”

    我和林薇为了方便称呼,将之前那个满是奇怪的植物动物的世界称之为异世界。

    “嗯。”林薇问道:“群里还是一如既往地安静?”

    “是啊,发出的消息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根本没人回复,看来我们只能靠自己了。”我点了点头,说道。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先去江城一中看看情况?”林薇看着我,说道:“嗯...因为黑雾门是从江城一中楼顶上冒出来的,所以我觉得江城一中或许会有些线索也说不定。”

    “嗯。”我笑了笑,然后轻轻抚摸林薇的脸蛋,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也能在这个世界熬个一个礼拜吧?我们接下来的几天,想办法混进江城一中,然后看看江城一中有没有什么情况发生。”

    “好。”林薇点了点头,甜甜的看着我说道:“不管你去哪,我都陪着你一起...”

    此时的林薇,在灯光的映照下,似乎多了一抹朦胧的美感。

    “嗯。”我温柔的看着林薇,然后坏笑一声,趁着

林薇不注意,偷偷吻了林薇脸蛋一口。

    “啊...”林薇惊呼了一声,轻声说道:“干嘛呀...又偷亲我..”

    “嘿嘿,这不是没人看见嘛。”我嘿嘿一笑,说道。

    林薇的脸上犹如火烧一般滚烫,她低着头,递给了我一碗面,然后说道:“吃面吧。”

    “嗯嗯。”我接过面,然后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在异世界的时候,我们因为追鬼公交车把很多食物都扔了,这几天净吃压缩饼干了,所以即使只是一碗面,我此时也感觉无比美味。

    “林薇,把灯闭了。”吃过面后,我对林薇说道。

    “啊?”林薇有些不安的看着我,小声说道:“闭灯干嘛啊...”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把灯闭了。”我笑了笑,说道。

    “哦...”林薇虽然心中不解,但还是按着我的要求,把所有的灯都闭了。

    借助着微弱的月光,林薇看见,此时面前的少年的脸上有些严肃,他似乎正在全力集中注意力,而集中注意观察的对象,是他面前的右手食指。

    我用左手招了招手,示意林薇过来。

    “叶炎,你在做什么啊。”林薇走过来,好奇的问道。

    “看我右手食指。”我说道。

    林薇看向了我的右手手指,正当林薇疑惑我到底要做什么事时,她惊讶的看见,在我的食指之间,一缕浅蓝色的火焰,正在指尖上跳动。

    “鬼气?”眼尖的林薇,立刻反应过来,震惊的说道。

    “嗯。”我笑了笑,说道:“我想,虽然当时我使用的鬼气是夏小陌的,但我毕竟还是拥有过一阵鬼气,所以这几天我一有时间就回顾那天和陈明昊战斗时的感觉,没想到,还真让我给使了出来,虽然现在还很微弱,不过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嘛。”

    “叶炎,你太厉害了!”林薇的眼中满是小星星,夸赞的说道。

    “嘿嘿。”能被自己喜欢的人夸奖,是一个非常让人开心的事,我刚要得意忘形,之前好不容易挤出来的一丝鬼气,噗的一声灭了。

    “喂喂喂!”我慌张的看向我的食指,欲哭无泪的说道:“哎你怎么说没就没啊...我集中注意好久才挤出来的...”

    “别灰心,叶炎。”林薇鼓励道:“万事开头难嘛,有一个开始就是好的,你在尝试一下。”

    “嗯。”我点了点头,又集中起了注意力,脑中回想起之前与陈明昊战斗时的感觉。

    其实,我之前之所以能使出那微弱的鬼气,就是因为我尝试着回想之前与陈明昊战斗时的感觉。

    一开始我就想,陈明昊临死前,告诉我他之所以有鬼气,是因为愤怒与恨意。我记得当时我看见自己的同学均惨死他手,林薇也被打的奄奄一息时,心中也有着滔天般的怒火与恨意涌现,好像,陈明昊说的没错?愤怒,恨意莫非真的是鬼气产生的源泉?

    虽然当时我能使用鬼气的主要原因要归结在夏小陌送我的鬼晶上,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说不定,鬼气产生的原因真的是愤怒与恨意,于是我就默默回想起当天的感觉。其实我一开始只是抱着一个试试的态度,但我没想到竟然真的能使出鬼气。

    一缕微亮的月光从窗子透过,倾洒在地板之上。

    我能凝聚精神了十多分钟,只听噗的一声响,一缕淡淡的浅蓝色鬼气又从我的指尖涌现了出来,如同一个活泼的精灵,在我指尖上不断跳跃。

    “叶炎,你这鬼气...好漂亮啊。”林薇的眼中倒映着一缕跳动的浅蓝色鬼气,她小声的捂着嘴小声说道,生怕嘴里的呼气吹灭了那微弱的鬼气。

    “嗯...我也觉得,很漂亮。”

    安静的房间里,少年和少女坐在沙发上,欣赏着面前幽幽的一缕浅蓝色鬼气。

    刘裕给刘穆之这么一说,不自觉地把嘴里的一块水引多嚼了两口,那种羊肉和鱼虾肉混在一起,居然如同起了化学反应一样,羊肉的膻味和鱼虾的腥气全都荡然无存了。

    刘穆之一边大口喝汤,一边笑道:“寄奴啊,当年孔子周游列国的时候,四处碰壁,举步维艰,就连吃饭都困难。结果他的弟子们就去下河捉鱼,又牵回了一头羊,杀了吃,把鱼肉和羊肉放在一起煮,味道出了奇的好!”

    “要知道孔子可不止是一个大儒者,也是一个美食家,不可三日不知肉味。他觉得好的,那一定是人间美味。从此这个鲜字,就这么来了。就是鱼和羊放在一起,明白了吧。”

    刘裕哑然笑道:“原来这个鲜字是这么来的呀。长见识了。”

    二人一边这样边吃边聊,一边看着大厅中的那些宾主们的寒暄,刘裕突然发现刘穆之已经吃完了,这会儿正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座席之上,那个小榻之上最后剩的一碗莼菜粥,显然是产生了兴趣。

    刘裕知道这刘穆之平生没别的大爱好,除了看书外,就是喜欢吃,今天厚着脸皮来老丈人家蹭喜宴,一是要向天下宣示自己是江家的女婿,二来嘛,也绝对不会亏待了自己的肚子。

    刘裕笑着把这碗莼菜羹递给了刘穆之:“胖子,吃吧,别客气。”

    刘穆之舔了舔嘴唇,显然,理智和他的食欲正在他的体内战斗,他摇了摇头:“这,这怎么好意思呢,这是你的饭啊。”

    刘裕笑道:“这莼菜鸡丝羹虽然也很好吃,但毕竟是我们江南的特产,平时也能吃得到,那鱼羊合鲜水引汤我已经吃完了,螃蟹也吃过了,现在挺饱的,这碗就给你吧。”

    刘穆之哈哈一笑,接过了这一大碗飘着莼菜香味的羹:“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寄奴,今天你帮了我大忙,这个人情,我以后一定会还。”

    刘裕心中暗叹,刘穆之毕竟是读书人,脸皮还是有点薄的,如果不是自己在他身边给他撑场子,很可能他就不会进来了。这个江家女婿,他当得也挺窝囊的,给自己的两个小舅子排斥,连这种喜宴也没他的份,即使是现在,江老先生在招呼着刘林宗、沈警等人,而江播和江郎却完全没有过来跟自己的姐夫说几句话的意思,人情冷暖,以至于斯。

    不过刘穆之现在显然没有在想这些事情,他吃完了碗中最后的一口羹,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这个做工精致的青瓷碗碗沿,又闭上了眼睛,好好地回味了一番,才长长地叹了口气:“要是天天有这么多好吃的,那人生也就没有遗憾啦。”

    刘裕勾了勾嘴角,今天在宴会开始的时候,江老先生就向着全场的宾客介绍过刘穆之,现在酒足饭饱,按说来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有些京口本地的宾客们,已经开始告辞,准备离开,一直都很嘈杂的大厅,这会儿变得更加人声鼎沸了。

    “胖子,也吃完了,可以走了吧?”

    刘穆之点了点头,正要起身,却只见厨房的方向,走过来了几个仆人,与上菜时一人一个小盘子不一样,这会儿他们是每人端着一个大木盘,上面放着一堆堆的黄色的,龙眼大小的水果,看起来,足有十几斤重呢。

    刘穆之笑了起来:“我怎么就忘了这一碴事呢,吃了这么多好东西,肚子是会胀的,要吃些槟榔以消食才是。走,寄奴,我们去拿些槟榔吧。”

    在这个年代,交州和广州一带产槟榔,而三吴地区也有少量的槟榔出产,当然,只有有钱人才吃得起,象刘裕和刘穆之这样的穷人,连见都很少见到。

    刘裕的眉头一皱,事实上,从小到大,刘裕很少有吃饱饭的时候,饥饿才是他自小时的童年记忆:“胖子,你这怎么一套一套的?这槟榔不是我们穷人吃的东西,还是走吧。我看,他们也没把这东西发给我们嘛。”

    刘穆之摇了摇头:“寄奴,你不知道,这些是大户人家的吃法,吃完饭后都要消食的,这些槟榔既然端了上来,就是给我们自取的,走,我们去拿吧。”

    他说着,直接就向着摆在大厅一侧的四大盘槟榔走了过去。

    刘林宗等人一个个上前拿了槟榔,然后回到座位上,继续谈笑风生,刘裕的心也放了下来,看起来,这东西真的是自己去取的,而且,现在整个大厅里似乎也没有人在乎这些槟榔被谁取走。

    刘穆之走向了一大盘槟榔,他那肥嘟嘟的手已经从袖子里伸了出来,准备去取堆在盘子中央,最大的几个槟榔了,而他的两眼,也开始放光。

    “且慢!”一个阴冷的声音在刘穆之的身边响起,这个声音让刘穆之刚刚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

    刘穆之吃惊地扭过了头,才发现江播的脸上,尽是怒容。

    刘裕的心一沉,暗道糟糕,最怕发生的事情还是来了,今天江播和江郎早就看到过刘穆之,却是视而不见,可忍了一整场宴席的江家兄弟,终于在最后还是爆发了。

    刘穆之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小舅有何指教?”

    江播的嘴角勾了勾:“请问姐夫,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刘穆之的笑容在渐渐地消散:“饭吃完了啊,取几个槟榔来消个食,不可以吗?”

    两人的对话声在大厅里回荡着,这时候正在交谈的其他人都停下了对话,齐齐地看了过来,这让他们二人说的每个字,都能清清楚楚地传到大厅里的百余名宾客的耳中。

    江播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姐夫,小弟以为,这槟榔,你是吃不得的。”

    刘穆之就算是泥人,也有几分火性,脸色一沉:“我怎么就吃不得了?”

    江敳一看事情不对,立马站了起来,袍袖一拂,声音中带了几分愠意:“江播,今天是我们江家大喜的日子,不要让人看笑话。”

    我们这一路都非常顺利,不成遇到任何麻烦。

    可是刚出庙后门没多久,我便发现不对劲。

    我左右环顾了周围一圈,幽暗的四周,昏暗的小道,心中却有一丝隐隐的不安。

    因为我发现这小道四周太静了,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如果是白天还好,可这会儿可是深夜。

    小道四周可都是荒野,阴暗的小树林和杂草丛。

    如今正值夏日,按理说,这样的夜晚虫叫啥的应该很频繁才对。

    特别是这种山野,根本不可能如此寂静。

    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必然有特殊情况。

    以前我和师傅进山,师傅告诉我。

    若是周围出现才狼虎豹,或者其余什么危险。

    四周才会变得极其安静,算是一种大自然的预警。

    此时,我发现周围就是这种情况,脸色微微沉了下来。

    随即对着风雪寒开口道:“老风,好似有些不对劲!”

    说话的同时,我警惕四周。

    风雪寒也是一愣,随即也发现了这一点,脸色也是微微变色:“太静了!”

&n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caijing/20201018/18697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