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胸被对象吃是什么感觉

导读:夜风依旧,华灯如昨,但此时的凤云宫中,却注定是要有人欢笑有人愁了。因为靳商钰想要探探皇后贾南风对于北方的意见,所以才借着夜色潜进了凤云宫。当然了,刚刚进宫,他就一睹了大晋朝第一美女的芳容。“商钰啊!说来说去,看来你来的目的也不是说粮食的事儿...

【荐】胸被对象吃是什么感觉

    夜风依旧,华灯如昨,但此时的凤云宫中,却注定是要有人欢笑有人愁了。

    因为靳商钰想要探探皇后贾南风对于北方的意见,所以才借着夜色潜进了凤云宫。当然了,刚刚进宫,他就一睹了大晋朝第一美女的芳容。

    “商钰啊!说来说去,看来你来的目的也不是说粮食的事儿!”

    “不好意思,让姐姐看出来了!不过,粮食的事儿也算是一件小事儿吧!”

    “哦,看来你还有别的什么小事儿!不妨说说看!也许你这个皇后姐姐还能够帮上一二!也未可知啊!”

    “其实,也没什么!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北方发生战事,姐姐会如何应对!”

    “北方!怎么一下子就

扯到了北方!”说话间,那皇后贾南风也是缓缓的站起了身形。而那绿珠姑娘也是轻身而起,伸手挽住了其纤细的腰身。

    “那个,皇后姐姐,这么说吧,如果北方的段部鲜卑与羯人发生冲突!咱们应该如何处理!”

    “臭小子,还用到了‘咱们’,恐怕你是想知道你姐姐我的立场吧!”

    “那个,对对对,还是瞒不住姐姐!其实,其实就在这几天,那羯人已然发动了对段部鲜卑的战争!”说到最后,靳商钰也是怔了怔神色,一双眸子也是变的越发的凌厉起来。

    面对这样的靳商钰,皇后贾南风也是神情一动,尔后轻声说道:“看来终于说实话了!

我知道,段部是那那丫头的老家,你把人家的小公主都弄到了手,现在人家有事儿,还真是不能不管啊!”

    “娘的,竟然这都知道!看来,这个女人真是不一般啊!难不成,这背后的最大黑手是她!不对,应该不是她!”某一刻,就在皇后贾南风隐隐的提到段云烟的时候,靳商钰的心中也是一惊。

    毕竟这种事情,一般人还是不知道的。

    当然了,因为这一句话,整个凤云宫的气氛也是变的有些诡异起来。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一般。

    到得最后,还是那皇后贾南风率先打破了有些尴尬的局面。

 &nb

sp;  “臭小子,是不是想多了!算了,有些事儿,也是为了你好才多知道一些的!放心,这一回,会让你满意的!段部既然受到了羯族的攻击,那你靳商钰希望我这个老姐怎么做!”

    “这,这个,其实商钰也不想太为难姐姐!只要姐姐能够保证不出兵攻击段部就好!”

    “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那好!姐姐今天就给你交个底!不会向段部用兵!即便贾谧那小子想出兵,我也不会同意的!”说到最后,那皇后贾南风也是露出一抹狠辣之色。

    也许是感受到了贾南风与靳商钰的情绪变化,那大美女绿珠也是缓缓的向下一拜,盈声说道:“娘娘,你与公子还有事儿!不如奴婢先行告退!”

    “丫头,都说过多少遍了,你不是外人!特别是在这里也没有别的人!所以别走了,有些事儿,你知道一些也好!”

    “是!奴婢全凭娘娘安排!”见自己的请求竟然被皇后贾南风给委婉的拒绝了,那绿珠姑娘也是不再言语。

    感受着皇后贾南风的情绪变化,靳商钰也是再度开口说道:“皇后姐姐!看来有些事儿,您都知道!也好!那就直说了吧!过些时日,商钰准备去一趟北方!”

    “去北方!不会是还粮吧!”

    “不是,我说姐姐,你也太神了吧!看来小弟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啊!”

    “言重了,

只是听说而已!你不要多想!放心,你可以在明天的早朝之上提出来!相信他们不会有意见的!”

    “谢谢姐姐!”听了这句话后,靳商钰的心里也是踏实了很多。

    毕竟这一位可不是别人,用至尊王者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你个丫丫的,真是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答应了!好,那老子就到北方看看,如果真的遇到了图龙,我必杀之!”心中喃喃自语的同时,靳商钰的身周也是散发出了强大的杀伐之气。

    “行啦,别在这里发狠了!还是收收身上的杀伐之气吧!”

    “那个,对不住了!是小弟愣神儿了!吓到绿珠姑娘了吧!”

    “公子言重了!小女子没事儿!”

    “行啦!该说的话都说了,我这个皇后姐姐也算是送你一个人情了,应该走了吧!再不走,明日的早朝都要参加不上了!”

    “好好好!谢谢皇后姐姐,小弟这就告辞!”

    “去吧!到了北方,姐姐可就护不得你的周全,一切全凭自己把控!你懂吗!”

    “懂了,谢谢老姐!”很是感激的回了一句后,靳商钰便身形一展,快速的向凤云宫外行去。

    “娘娘,谢谢你!”

    “别说了,他真的不是外人!以后,算了,不提以后了!希望他这一回能够平安而去,平安归来!”喃喃自语的同时,那皇

后贾南风也是缓缓的向内宫行去。

    当然了,看到皇后贾南风准备休息,那绿珠姑娘也是缓缓的退出了凤云宫大厅。

    这边凤云宫中的两人心思不一,感慨万千,而此时的靳商钰已然快速的在帝都城内飘飞着。

    “大哥,你怎么来了!难道出事儿!”

    “凌云!长话短说,北方出事儿了,我会择机前往!这里的一切全由你负责!记住,不到最后,不能动咱们的力量!”

    “请大哥放心!我与追风一定好好守护着这里!”

    “另外,如果洛云那边有事儿发生,你要好好协调处理!”

    “请大哥放心!”见靳商钰这样的郑重的传达着一些讯息,那凌云也是沉声回答道。

    就这样,因为靳商钰已然做好了去北方走一趟的打算,所以他也是连夜与凌云进行了一次简短的谈话。

    当夜色越发的深沉之时,靳商钰已然回到了自家的府院中。

    “回来了!那个,看来这一回应该是谈的不错!”

    “文老,你这为何这样说!仿佛是预先知道了谈话结果一般!”

    “其实也不是老爷子我自己会猜!主要是人家都来传信儿了!就在之前,宫里已然传来旨意,要你明天参加早朝!”

    “不是,那个,她

的行动怎么这么快!难道,难道她真的还有很多的后手没有拿出来!还是说老子真的低估了她!”某一刻,就在那文硕老爷子的话刚刚落下之际,靳商钰的心中也是猛然一惊。毕竟这样的贾南风也是太让人害怕了。

    夜色降临,京城中的街道格外的安静。虽然只是刚刚到亥时,但是街道上已经少有人来往,更多的是巡逻的士卒和捕快,还有着一些打更的更夫。

    秦云看到这个情况,心中暗暗摇头。虽然说这不能完全说明什么,可是当年的京城可是常年彻夜不熄灯火,是天下最为有名的不夜城,没有任何人敢在京城闹事。现在这个情况看上去,倒是颇有几分凄凉的感觉。

    说到底,大夏朝还是落没了!

    秦云来不及多想,在前面人的指引下,从一个秘密的角落进入了皇宫。随后一路直走,一直到当初秦云曾经到来的甘泉宫才停了下来。来人默默退去,只留下秦云一人在甘泉宫外。

    “难道要给我来一场夜闯白虎堂?”秦云望着空无一人的大殿外,此时心中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不由得摇头失笑。

    想了想,秦云见还没有人出现,又望了望甘泉宫打开的大门,一咬牙,迈步走了上去。无论如何,皇帝老儿总不可能拿他开玩笑,肯定是有要事才如此的隐秘。不过区区一扇大门,又有什么好顾忌的。

    秦云走进甘泉宫,一抬头,皇帝夏鸿昭已经坐在那里不知道多久了,正目光炯炯地望着秦云。秦云心中一惊,当即半跪在地:“微臣秦云,叩见皇上。”

    “秦云,你不错。”皇帝夏鸿昭点头道。

 &

nbsp;  “微臣不敢,微臣只知道尽忠职守。”秦云有些弄不清皇帝的意思,只可能用从电视上学到的东西来迎合。

    “朕说你不错,你就不错,没有什么不敢的。”皇帝夏鸿昭倒是不吃这一套,直接摆手说道。

    秦云这下无言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就不说了。

    好在皇帝夏鸿昭也不是一个拖沓的人,他望着秦云,直接说道:“你知道朕派你前往天都国的用意是什么吗?”

    秦云心中一动,皇帝如此对你说话,就是摆明了将你当作自己人。而且看来,秦云前往天都国不单是为了避风头,而且还有着其他重任在身。

    “请皇上明示。”秦云说道。

    天都国的情况他也是刚刚从六扇门的情况中得知一个大概,只知道那是由皇室成员建立的一个属国,人口不多,只有百万左右的一个小国。至于其他的什么,比如皇室成员为什么要成立如此一个属国,为什么建立属国的地方如此之远等等……秦云完全是一头雾水,什么都不清楚。

    皇帝夏鸿昭点了点头,也不含糊,直接说道:“朕此次派你前往天都国,有着几个重要任务。最近监天司发现西方有着异常,很有可能是天都国有事要发生。你此去,一是要确保当今天都国太子顺利登基,二则是负责查探这次监天司异常的原因所在,第三个则是观察羽族的动静,不要让他们有着作乱的可能。一旦发现异动,立刻禀报。”

    “诺。”秦云大声地应道。

    皇帝夏鸿昭又看了秦云一眼,皱了皱眉头:“爱卿固然忠心国

事,可是修为未免有些低了。天都国地处外邦,民风恶劣,异族众多,混乱不堪,爱卿的修为似乎有些不够……”

    秦云低着头,心中暗骂皇帝揭人短。以他的条件,他的情况,能够在二十余岁的时候有着如今先天巅峰的修为已经足够震惊一大半的江湖人。可是秦云心中也清楚,自己的修为真的是有些低了,在中原的时候还好,身上有着一层虎皮能够让大多数人震慑一下。可是一旦踏出中原,他身上的那层虎皮有着几多作用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样吧,朕赐予秦爱卿‘升龙胆’一粒,前往皇宫宝库领取宝物两件,算是给秦爱卿酬功了。”皇帝夏鸿昭最后说道,说出的话语让秦云的心跳都几乎一顿,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地望着皇帝夏鸿昭。

    那可是‘升龙胆’啊!秦云还是进入京城后听韩邝偶然间提起过,是一种无副作用大幅度提升内力的神药。据说少量的几粒还是从太祖时期流传下来的,后来人想要重新炼制却是无从下手。如今几百年过去,已经有近百年没有听到‘升龙胆’的消息,大家都猜测‘升龙胆’已经没有了,秦云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够有幸服用一颗。

    至于皇宫宝库,虽然比不上‘升龙胆’,但也是丝毫不逊于顶级门派的禁地。里面不仅有着大量的神兵利器,珍奇甲胄,奇花异草,更有着大夏朝搜集的众多武学,绝对是皇宫中最重要的地方,比起皇帝的寝宫还要重要不知道多少倍。

    皇帝夏鸿昭看到秦云那狂喜到不可置信的眼神,心中肉疼之余也不禁有些得意。有着如此厚遇在前,在以秦云的秉性,定能够成为他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枚重要棋子。同样,也正是因为秦云的不可取代,皇帝夏鸿昭才会如此厚待秦云。尤其是‘升龙胆’,那可是真正的‘神物’啊!

    有着‘神物’在前,皇宫宝库固然

重要,可是秦云的心思已经不在里面。他匆匆的选择了一门轻功,一件内甲,就急急忙忙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一到家,秦云吩咐丁修等人为自己护法,然后就钻进了练功室中。

    练功室内,秦云望着手上这枚紫色的丹丸,猛地放入嘴里,喉咙一动,顿时吞入腑内。还不等秦云多想,一股温和但是却强大的气流开始从丹田中涌出。

    体内这股气越胀越大,越来越热,秦云只感觉裂腹欲爆。他来不及多想,连忙运转神照经行功路线,将这股气在经脉中运行,原本阻塞的经脉面对着这股强大的气流,没有丝毫抵抗之力,一一突破。原本觉得坚若磐石的穴道,此时也有如热刀切入黄油一般,毫无阻抗之力。

    蓦地里,秦云前阴后阴之间的“会**”上似乎被热气穿破了一个小孔,登时觉得有丝丝热气从“会**”通到脊椎末端的“长强穴”去。人身“会阴”“长强”**相距不过数寸,但“会阴”属于任脉,“长强”却是督脉,两脉的内息决不相通。他体内的内息加上无法宣泄的一股巨大浊气,交迸撞激,竟在危急中自行强冲猛攻,替他打通了任脉和督脉的大难关。

    这内息一通入“长强穴”,登时自腰俞、阳关、命门、悬枢诸穴,一路沿着脊椎上升,走的都是背上督任各个要穴,然后是脊中、中枢、筋缩、至阳、灵台、神道、身柱、陶道、大椎、痖门、风府、脑户、强间、后顶,而最后至顶门的“百会穴”中。

    这股内息冲到百会穴中,秦云只觉得颜面上一阵清凉,一股凉气从额头、鼻梁、口唇下来,通到了唇下的“承浆穴”。这承浆穴已属任脉,这一来自督返任,任脉诸穴都在人体正面,这股清凉的内息一路下行,自廉泉、天突而至璇玑、华盖、紫宫、玉堂、膻中、中庭、鸠尾、巨阙,经上、中、下三脘,而至水分、神厥、气海、石门、关元、中极、曲骨诸穴,又回到了“会**”。如此一个周天行将下来,郁闷之意全消,说不出的畅快受用。内息第一次通行时甚是艰难,任督两脉既通,道路熟了,第二次、第三次时自然而然的飞快运输,顷刻之间,连走了三十六次。

    秦云初通任督二脉,只觉精神大振,体内一股暖流,自前胸而至后背、又自后背而至前胸,周而复始地不停流转。每流转一周,便觉处处都生了些力气出来,力量、速度和反应都有了极大的提升,五脏六腑也有着一定程度的增强。一身精纯至极的内力更是随心所欲,便如摆头举手一般的依意而行,好不畅快。

    半晌后,秦云睁开眼睛,目光变的更加的圆润柔和。他感受了一下体内奔腾不息的内力,嘴角忍不住的挂起了一丝微笑。虽然只是几个时辰,可是现在的青云已经与之前大不一样了。

    如今秦云的个人属性面板如下:

    人物:秦云

    修为:宗师巅峰

    武学:《绝学》神照经(大成/圆满)、

    《顶级武学》龙象般若功(龙象/龙象般若无量)

    《高级武学》金钟罩(第六关/十二关)、拔刀斩(3761/∞)

    《中级武学》破锋刀法(55659/∞)、无名枪法(12063/∞)、无名箭法(11147/∞)

    秦云不仅修为直接跨越一个大境界,由先天巅峰直入宗师巅峰,可谓是脱胎换骨,神照经更是由小成到大成,连龙象般若功都提升了一个境界,达到了第三乘‘龙象’的境界。至于其他一些细微微妙处的好处,那就更不用多说了。

    如果说原本的秦云只是在江湖上是新秀的左右,那么现在的秦云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一

个真正的高手。要是等他突破至大宗师的境界,那么就算是面对顶级门派,对方也会客气一二。

    这一切,都是升龙胆的功效,不愧是被称为‘神物’的存在啊!

    “嗯?”听了安阳的话,我们皆是眼前一亮,江辰忍不住问道:“这消息准确吗?”

    “当然准确了。”安阳得意地笑了笑,道:“知道你们要参加灵局大赛,我特意去帮你们打听的消息,肯定错不了!”

    见安阳语气笃定,这下我们彻底放心了,到底是安家的人,还是安阳这边消息灵通啊,估计就连陈易都不太清楚这届的赛制如何。

    想到这里,我不禁继续问道:“那你还打听到什么其他的细节没有?”

    “没,灵局大赛的事情家里长辈并未和我细说,我只知道并非是那种一对一的回合式的淘汰赛,而是很复杂的大混战。”

    安阳摇了摇头道:“估计可能是为了比赛隐私吧,或者是处于某些原因,反正他们并未往下说,就这点消息,还是我百般打听才打听到的。”

    “好吧。”我点了点头,感觉挺可惜的,因为如果我们能问到这届灵局大赛的赛制,想必我们接下来将会占据更多的优势。

    不过,光是灵局大赛是群战这一点,就足以让我们占据先机了,我们完全可以趁着灵局大赛尚未开始的一天时间里,多拉拢几个分局。

    只有利益一致,我相信会有分局愿意与我们合作的,比方说黑省我就有很大的把握拉拢过来。<

/p>

    等回去之后,我就找黑省的人私下里谈谈,争取拉到统一战线当中去。

    “说真的,这次灵局大赛你们真得好好把握住。”安阳将杯子斟满酒,说道:“据我所知,这次灵局大赛是一个转折点,上面非常看重这届灵局大赛。如果你们能在其中脱颖而出,能够得到的好处将会难以想象,绝不仅仅是那些奖励而已,还有上面大佬的青睐。”

    我们纷纷点头。

    听了安阳的话,我脑海里又想起临走前苏六六对我的嘱咐,他想表达的意思也和安阳差不多,就是让我不要错过这次改革第一班快车。

    “那是肯定的啊。”叶雨幽说道:“我们好不容易才有资格参加这届灵局大赛,肯定要尽力而为!”

    “嗯,现在正值改革,这届灵局大赛正好赶上好时候了,你们可得好好表现,不要白白错过这次机会。”安阳点头道。

    有关本届灵局大赛的具体内容,安阳也知之不深,于是我们没有在这话题上面久聊,而是很快就扯到了帝城上面去。

    安阳在帝城土生土长,而且还是安家人,要说在场的人里,就属他对帝城的情况最为了解了。因此,我们三人听他简单说明了一下帝城修炼界的具体情况。

    要说帝城最强的势力就是帝局了,不光帝局局长李寻的实力达到了三星中期,其他的高层实力也均是不弱。

    除此之外,帝局里面还汇聚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大量强者,最低的门槛都是二星。因此,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帝局不仅是帝城第一大势力,也是华夏第一大势力。

    怪不得帝局是灵调总局,实力和其他分局一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这个帝字的称呼当之无愧!

    抛去帝局,帝城的强大势力还有八大鬼气家族。按姓氏分,共分为安家、左家、韩家、萧家、刘家、郑家、李家以及唐家。

    这八个家族每个都是华国的顶梁柱,不仅家主个个都是实力通天的三星强者,家族内部也是强者如云,人才济济。

    正因如此,这八大家族在华国有着崇高的地位和权力。

    安阳说到这儿的时候,我们都惊叹不已,没想到安家的实力居然如此之强,居然有三星的顶级强者存在!

    虽然以我现如今的实力,无法想象三星究竟有多强,但这并不妨碍我从二星和一星的差距中去判断三星强者的恐怖。

    连二星和一星圆满的实力都差了十万八千里,何况是三星呢,三星可以说和二星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境界了,用天与地之间的差距来形容都丝毫不为过。

    话说回来,安家家主就是安阳之父,也就是那个与我爸是故交的安易天。想到这里,我心里又泛起了更深的好奇...

    我爸究竟是如何与安易天认识的?

    这个问题已经困惑我三个月之久了,至今也没有找到答案,为了早日得到答案,我忍住心中无限的好奇埋头苦练,就为了早日突破到二星中期,前去安家寻找答案。

    现在想来,这个无法按捺住的好奇心,也是我前进的一大动力,如果没有这个深深的执念,我可能现在还在一星后期徘徊呢。

    而如今,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二重圆满境,二星中期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境界了。我相信,只要给我充足的时间,我一定可以达到这个境界。

    到了那时,我就可以知道我的身世之谜了,我相信那一天不会太远。

    我们在饭店内聊了很久,因为有关帝城的事情,我们实在是知之不深,而安阳却了解很多。因此大多时候都是安阳在说,我们在听。

    直到孙伟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我们方才匆匆离开了这家餐厅,否则我们还不一定要在这家餐厅停留多久。

    孙伟在电话里说,选手区那边出事了,夏梓文和白省(此省虚构)的人吵起来了,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估计有可能要演变为群架了,问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忙。

    这个白省我记得在上届的排名是十二,比起湖省名次还高,就算这届他们再菜,估计实力也远比林局要强。

    林局肯定要吃亏!

    我觉着不论如何,我们至少得先过去看看情况,能帮则帮,如果实在帮不了,拦个架我们还是做的到的。

    和安阳说明了一下情况后,安阳立刻结了账,接着我们便一起离开了饭店,朝着选手区方向火速赶去。

    好在两地间距不算太远,我们很快就赶到了选手区。

    等我们赶到后,只见此时的选手区正热闹得很,到处都是年轻的选手。

    而在这群人面前的一处空地上,两拨人正在对峙,气氛颇有些剑拔弩张,其中一边便是林局众人,想必另一边便是白省选手了。

    我环顾一圈,发现阳局一众也聚在人群当中观战,见状我连忙走了过去,开口便是询问道:“这...什么情况?”

    见我们回来,孙伟等人眼前一亮,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然后简单和我们说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白省选手在见到林局众人后,也不知怎么的,就开始纷纷出言嘲讽林局的实力弱,每届都是吊车尾,语气之中多有轻视之意。

    听了这话,林局之人当时就急了,纷纷和白省理论了起来。

    双方都是年轻人,火气都冲,几句话上来,和火上浇油一般,冲突很快便开始升级。好在双方都有理智,目前还没演变为群架,不过看这个架势应该是快了。

    我看了一眼白省的队伍,不愧是排名十二的省份,这届他们的阵容也相当之强,参赛选手有二十一人,各个都是圆满境,而二重境的选手也足足有三个。

    这个阵容,都能横扫两个林局了,真打起来林局一方是肯定要吃亏的。

    “我们帮不帮?”叶雨幽小声问道。

    看着阵容强大的白省一众,我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北方诸省果然势弱啊...在白省面前我们阳省和林省都远远不够看的,更别说前十的省份了。

    在心中权衡了一下利弊后,我决定还是出手帮助林局一把,只要我们出手,定能收获林局的友谊。

    至于会不会得罪白省,这不是我担心的问题,因为严格说来在场的所有队伍都是我们阳局的对手,不是说我们不得罪他们,他们在灵局大赛遇见我们就不会出手了。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而是点了点头,道。

    “帮!”

    大家都准备好了下一步的计划,甚至我都在想今晚就行动。

    管你什么灵神,要是对我不利。

    我们几人联手,直接给他干掉。

    可是这个想法刚出现不久,老秦爷却突然如此开口。

    说出了这样的一段话,还给出了这样的分析。

    这个分析方向,我们都没有想到。

    而且老秦爷说得没错,如果这次过阴。

    我万一,就是为了和那个所谓的灵神斩断联系。

    现在的我,又重新把这个家伙给召唤回来。

    我这样做,是不是就是在反向作死了?

    过阴九死一生的心血,不就白费了?

    我心里这般想着,而且每个人心里,都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的确有这样的可能,如果没有到还好。

    如果是有,那么这后果是怎么样的,那可就不好说了。

    我一时间沉下了脸,老丁和杨雪以及徐澄静也都沉默了,也在想这个问题。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杨雪突然开口道:

    “秦爷爷说的到也并无道理,所以这事儿,我们还是搁置一下。

    回头去看看那灵位,至于施展招魂大法,暂且还是不要。”

    杨雪话音刚落,老丁和徐澄静,也都微微点头。

    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贸然使用招魂大法,就可能造成老秦爷口中的情况出现。

    “杨雪说得没错,一会儿我们回头去老丁铺子看看。”

    老风附喝了一句。

    “丁大叔,那、那这些日子,你还是好好养伤吧!”

    徐澄静也没了之前的激动。

    我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好了,那就消停几天。一会儿大家都去我家坐坐,现在吃,吃……”

    说着,我对着大家开口。

    而我自己,也拿起一只小龙虾开始剥了起了壳。

    随后,众人再没讨论这个问题。

    可是谁都看得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凝重或者是忧郁,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很清楚,他们都被我的事情给烦恼了。

    每个人心里,应该都在想我的事儿。

    吃过饭后,付了钱。

    我们一行五人,直接去了我家。

    在路上,好些熟人都在招呼我。

    因为我们镇上就那么点大,我一年前小伙,生病住院的事儿,很快的就能传开。

    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又是开白铺子的,所以周围的人都认识我。

    见我如今瘦得和晾衣杆差不多,都很惊讶。

    说我这胃肠炎挺严重,一个多月给我瘦了这么多。

    我自然没可能告诉他们真相或者去解释,只是笑了笑。

    和这些左邻右舍的邻里,招呼了几声而已,然后便离开了。

    很快的,我们便来到了我家铺子门口。

    开了门,将大家请进了屋。

    屋子里的霉臭味,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重了。

    也没闲着,直接将之前我放在一边的灵位拿了出来。

    然后对着众人开口道:

    “你们看看,就是这灵牌。”

<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caijing/20201018/18696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