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嫁给三猎户文章推荐_重生嫁给三猎户图文阅读

导读:重生嫁给三猎户文章推荐_重生嫁给三猎户图文阅读虽然掌柜很愤怒,恨不得一巴掌把白发老者拍死,但是掌柜知道,城主府的护卫队惹不起的人,肯定不简单,不能轻易出手。于是掌柜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将一名小伙计叫到身边,低声说道:“你去请东家和云长老过来。...

重生嫁给三猎户文章推荐_重生嫁给三猎户图文阅读

重生嫁给三猎户文章推荐_重生嫁给三猎户图文阅读

    虽然掌柜很愤怒,恨不得一巴掌把白发老者拍死,但是掌柜知道,城主府的护卫队惹不起的人,肯定不简单,不能轻易出手。

    于是掌柜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将一名小伙计叫到身边,低声说道:“你去请东家和云长老过来。”

    就在小伙计准备动身的时候,白发老者得意的笑道:“是不是怕了?赶紧下跪啊,万一惹的我不高兴了,我把你们全都杀了。”

    掌柜气的差点晕过去,站在掌柜的立场,要维护四海阁的尊严,保护四海阁的伙计,还要保证四海阁不得罪大人物,掌柜感觉自己太难了。

    白发老者已经看出掌柜左右为难了,于是更加的嘚瑟了,步步紧逼,说道:“掌柜,马上按照我的要求去做,不然我发飙了,我不仅要毁了四海阁,还要杀了你们所有的人。”

    说

话间,白发老者的身上腾起一股极强的气势,将围观的修真者冲散,掌柜等人面对排山倒海般的强大气势,顿时产生了无法抵挡的想法。

    破!

    一个人影出现,挡住了汹涌的气势。

    嗯?

    白发老者稍微愣了下神,刚才释放出的气势,本可以轻松的碾压掌柜等人,就连掌柜身后的四个合体后期的客卿,也无法抵挡。

    结果瞬间冒出一个年轻人,十分轻松的挡住了排山倒海般的气势。

    掌柜等人见到叶凡后,顿时有了主心骨,掌柜迅速的走到叶凡的身边,沉声说道:“东家,就是这个人,故意找茬闹事,把我们的伙计打成重伤,还口出狂言。”“对了,东家,此人身份不简单,城主府的卫队长见到此人,居然不敢抓。”掌柜继续说道。

    掌柜很希望叶凡出手教训白发老者,但是有担心四海阁惹不起白发老者。

    叶凡轻轻的拍了拍掌柜的肩膀,低声说道:“我早就到了,刚才的一切我都看的清清楚楚,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掌柜十分干脆的带着人后撤,四名客卿走到叶凡的身后,立刻亮出灵器,只要叶凡下达命令,立刻开战。

    白发老者盯着叶凡看了一会,说道:“你应该就是四海阁的东家,叶凡吧,和传言中一样很年轻,行事风格也很强势,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叶凡一脸冷漠的望着白发老者,在叶凡的严重,白发老者和死人没什么区别,因为叶凡已经下定决心要杀白发老者,就算白发老者是天王老子,叶凡也照杀不误,不然,以后四海阁就没办法在北城立足了。

    “少和我扯没用的,你在我四海阁闹事,打伤四海阁的伙计,刚才还扬言杀掉四海阁所有人,甚至还出手攻击四海阁掌柜和伙计。”

    “你成功的激怒了我,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叶凡死死的盯着白发老者,说道:“如果你现在认错,主动赔偿,我可以饶你不死,斩断你一条手臂以示惩罚,如果你不认错,那我就要你的命。”

    白发老者先是愣了下,旋即放声大笑,说道:“早就听说过你很狂妄,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如果你知道了我的身份,肯定就不敢这么狂了。”

    说实话,叶凡对白发老者的身份不感兴趣,不过白发老者想说,叶凡也没拦着。

    白发老者说道:“我是商盟大长老的结拜义弟,之前一直闭关修炼,前几日我出关,听说了你的大名,特意过来看看。”

    怪不得这么嚣张,原来是商盟大长老的结拜义弟,身份尊贵,地位崇高,城主府的卫队长不敢招惹。

    见叶凡不说话,白发老者得意的说道:“是不是吓的不敢说话了?北城的商会,都得以商盟马首是瞻,如果不服从管教,商盟随时可以让你灭亡。”

    叶凡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是商盟大长老派你来的?还是你自作主张?”

    “四海阁和商盟之间已经达成协议,难道你想撕毁协议吗?”

    其实叶凡心里很清楚,表面上四海阁和商盟达成了协议,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实际上

,商盟暗中各种使绊子,想方设法打压四海阁,让四海阁举步维艰。

    商盟是北城最强的势力之一,几乎所有上规模的商会全都是商盟的成员,毫不夸张的说,在北城的商业界,商盟可以只手遮天,让谁活谁就活,让谁死,谁就得死。

    如果不是叶凡硬撑着,四海阁早就在商盟的打压下垮掉了。

    四海阁和商盟之间的协议,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让商盟无法大张旗鼓的对付四海阁。

    叶凡知道,四海阁和商盟之间的爆发战斗,只是时间问题,要么商盟有足够的力量对付四海阁,或者四海阁有了击败商盟的力量。

    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商盟似乎蠢蠢欲动了,这是故意来试探叶凡。

    叶凡心里盘算着,不管是商盟大长老派白发老者来试探,还是白发老者自作主张来闹事,叶凡都不能轻易的放过白发老者,不但不能放过,而且还要强力打击。

    盘算好后,叶凡冷声说道:“我不管你是谁,别说你是商盟大长老的结拜义弟了,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我也照杀不误。”

    “我再重复一遍,如果你主动道歉赔偿,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只断你一条胳膊,如果你执迷不悟,那我就杀了你。”

    白发老者根本没将叶凡的话当回事,满不在乎的说道:“就凭你?”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凭你的修为,也敢说杀我,之前你和我义兄商盟大长老对战,我义兄已经摸清楚了你的底细,我还专门看了你们的战斗记录,你除了敢打敢拼之外,也没什么本事。”

    “我义兄不是怕你,而是不想和你硬拼,不然,你早已经命丧黄泉了。”白发老者面带不屑的说道。

    “今天本尊来会会你,让你知道什么是差距。”白发老者大声的喊道。

    叶凡不屑的冷哼一声,猛然冲到白发老者的面前,冷声说道:“既然你选择死,那我就成全你。”

    什么?

    白发老者吓的够呛,没想到叶凡的速度居然这么快,于是白发老者急忙后撤。

    叶凡立刻追赶,嗜血剑飞出,带着大量的剑光疾驰,与此同时,叶凡凝聚五行神雷。

    白发老者没想到叶凡说打就打,被叶凡打的有些猝不及防,只能迅速的后撤,一边后撤一边积攒力量,准备反击。

    白发老者有信心击败叶凡,在他来之前,商盟大长老曾经和白发老者说过,叶凡的修为大概是合体九层,再强也强不到哪里去,叶凡敢打敢拼,一言不合就玩命,而且身上还有不少威力巨大的灵符。

    在没防备的情况下,很容易被叶凡压住,如果对叶凡有一定的了解,提前做准备,叶凡就无法占据优势了。

    白发老者接连躲过叶凡的三次攻击后,挥手打出一座金钟,一座金色的大钟凭空出现,高月一丈,浑身散发着金色毫光,表面刻画着大量的铭文,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伴随着一阵巨大的钟鸣声,一圈金色的光圈以金钟为中心,迅速的朝着四周扩散,犹如水面激荡的水纹。

    光圈迅速的从叶凡身上穿过,叶凡感觉自己的心头猛然一颤,元神有些不稳,站在叶凡身后的四名客卿,被震的当场吐血,无力的倒在地上。

    叶凡暗道一声好强!

    被震的吐血的四名客卿,全是合体后期的修为,因为散修出身,经常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在不断的厮杀中成长,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反应速度也超过同等级的修真者。即使如此强悍,也被白发老者一招震的吐血,甚至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强横的叶凡,也被打的后撤数步,在后撤的时候,叶凡十分果断的将四名客卿推到一边,然后吩咐掌柜将人带下去疗伤。

    四海阁的两大长老,云中子和屠宿冲了上来,合力抵挡白发老者的攻击。

    叶凡见状,急忙喊道:“不要过来,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就在叶凡喊话的时候,白发老者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猛然用力,金色大钟猛然绽放出更加耀眼的金色光芒,激荡出更加闪亮的金色光圈,云中子和屠宿两人,仅仅是坚持了三个呼吸的时间,就脸色大变,然后被打飞了。

    赶到的其他客卿,迅速出手,救下云中子和屠宿。

    叶凡挥手阻拦准备出手的客卿们,沉声说道:“没我的命令,不要轻举妄动。”

    叶凡心里很清楚,差一个小等级,力量就差一倍,甚至更多,如果差两三个等级,可以做到秒杀。

    根据叶凡的猜测,白发老者的修为达到了半步灵寂,而且还是同阶无敌的那种天才,再加上那口金色大钟,就连叶凡心里也没底,更别说云中子等人了。

    云中子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冷冷的盯着白发老者,虽然云中子很愤怒,但是刚才交手后,云中子意识到,整个四海阁,除了叶凡之外,无人是白发老者的对手。

    如果云中子带着人往上冲,完全就是送死,于是云中子示意众人听从叶凡的命令,不要轻举妄动,立刻撑起数个小阵法,保护四海阁内的物资,然后又启动四海阁的护山大阵,对白发老者进行压制。

    随着阵法撑起,白发老者感受到了一些压力,眉毛轻微的跳了下,脸色变的有些凝重了,不过也仅仅是有些凝重,似乎他根本没将四海阁的阵法放在眼里。

    一直紧盯着白发老者的叶凡,见到这一幕,心中顿时咯噔一声,暗道一声不妙,看白发老者的表情,似乎他有破阵的手段。

    就在叶凡猜测的时候,白发老者挥手甩出一道灵符,伴随着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四海阁的护山大阵碎了。

    经过叶凡和上官瑞的不断升级改造,四海阁的护山大阵已经提升到了准七品,这在北城,已经算是很强的阵法了,却被白发老者轻松的破了。

    没错,白发老者破阵的过程确实很轻松,只是打出了一道准七品的灵符,附带金色大钟的力量,就十分轻松的破开了准七品的护山大阵。

    叶凡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就算白发老者打出七品灵符,也很难这么轻松的破开阵法……

    唯一的解释就是,白发老者提前摸清楚了四海阁护山大阵的底细,然后瞬间攻击破绽,轻松的破开了阵法。

    想到这,叶凡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阿玛尼样子对方早有准备,并且准备的很充分。

    叶凡没想到商盟这次玩的这么狠,叶凡刚开始还以为是对方来试探的,或者对方是自作主张来找麻烦,现在看来,对方准备很充分,提前做了准备。

    当初和商盟达成休战协议的时候,叶凡就知道和平只是暂时的,叶凡和商盟之间的和平维持多久,取决于双方是否拥有解决对方的能力。

    叶凡早就猜到商盟会提前动手的,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显然,商盟拥有了解决四海阁的能力,而且还做了十分周全的准备,甚至连四海阁的护山大阵都摸清楚了。

    叶凡猜测,商盟应该在叶凡参加历练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了,之所以一直没下手,是等着叶凡回来再出手,一次性彻底的解决叶凡和四海阁,以绝后患。

    在叶凡思考的时候,云中子等人已经组成了战阵。

    护山大阵被破,让云中子意识到,对方这是要玩真格的,所以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最后的手段就是战阵。

    接连得手的白发老者,狂妄的大笑道:“叶凡,你让我失望了,四海阁让我失望了,在我来之前,我做过调查,你的名字很响亮,你就是煞星的代名词,敢打敢拼,行事风格嚣张,行为疯狂。”

    “在我来之前,我对你充满期待,希望你能给我带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白发老者摇头说道:“结果我发现我高估你了,你很弱,四海阁也很弱。”

    叶凡冷声说道:“你不会失望的,因为我很快让你绝望,对了,你体会过绝望的感觉吗?”

    当白发老者轻松破掉四海阁的护山大阵后,白发老者就认为胜券在握了,没了护山大阵的压制,白发老者自认为可以轻松的收拾叶凡等人。

    叶凡深吸一口气,示意云中子等人后撤,低声说道:“收拾东西,准备跑路,对方有备而来,连咱们的护山大阵都摸清楚了,可想而知他对我们到底有多了解。”

    当云中子和屠宿听到叶凡说收拾东西准备跑路的时候,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跟随叶凡时间不算短了,每次只有叶凡遇到强敌,没有必胜把握的时候,才会这么说。

    云中子重重的点点头,沉声说道:“明白,我们立刻收拾东西,前往剑宗,到时候我们在那里汇合。”

    话音一落,云中子立刻带着人收拾东西,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了,云中子等人的速度相当的迅速,也十分的有效率,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在叶凡和白发老者对峙的时候,东西就收拾的差不多了,准备跑路了。

    白发老者见到这一幕,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想走?你以为你们走的了?”

    话音一落,几十名修真者从四面八方飞来,将四海阁团团围住。

    “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白发老者霸气十足的说道。

    叶凡的伤势尚未痊愈,修为也没恢复巅峰,就算叶凡处于巅峰时期,也未必是白发老者的对手,而且叶凡之前炼制的灵符,也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了,这让叶凡心里相当的没底。不过就算明知道打不过,也得硬着头皮上,叶凡已经没有退路了。

    叶凡不想再次退却,如果叶凡也选择逃走,四海阁必定被白发老者毁掉,一旦四海阁被会毁,被毁的可不是一群建筑,还有四海阁还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声誉和威望。

    四海阁已经被毁掉一次了,不能再出现第二次了。

    叶凡深吸一口气,冷冷的望着白发老者,说道:“本来我想让商盟多存在一段时间,没想到你们活得不耐烦了,居然自己送上门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话间,叶凡的力量飙升,强横的气息在叶凡的周围旋转,与此同时,叶凡手中多了两枚灵符,一枚定身符,一枚雷击符,全都是准七品灵符。

    白发老者不屑的哼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属下动手。

    包围四海阁的几十名修真者立刻出手,犹如饿狼扑食,疯狂的扑向云中子等人。

    “我要把你的人一网打尽,斩草除根,顺便带走四海阁的物资,虽然四海阁成立的时间不长,但是我听说很富有。”白发老者狂笑道。

    云中子和屠宿服下灵丹,暂时压住伤势,然后带着客卿们出手反击,双方人数差不多,几乎一个能对一个,一开始都打的很激烈。

    叶凡扫了一眼,心里大概有数了,四海阁有二十多个合体期后期的高手,其中有部分达到了合体八层,战斗力相当的强横,再加上其他合体中层的散修,绝对可以挡住敌人的攻击,甚至短时间内反杀敌人。

    叶凡冲着云中子点了点头,传音道:“不要恋战,速战速决,然后前往剑宗。”

    得到云中子的肯定后,叶凡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白发老者的身上。

    叶凡冷声说道:“你这次有备而来,不是来试探的,而是来决战的,既然你们想决战,那我就陪你们玩玩。”

    随着叶凡的气息越来越强,白发老者从之前的不屑,逐渐变的重视,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白发老者饶有兴趣的望着叶凡,说道:“我有些期待和你的战斗了,我希望找到一个强大的对手,用来验证下我闭关修炼的成果。”

    叶凡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在等,等云中子等人压住对方,可以突出重围的时候。

    白发老者看了叶凡一眼,又看了看他的属下们,见自己的属下处于下风,顿时皱起眉头,眼角闪过一丝寒光。

    “你的人比我想象中的要强一些,不过,在我的眼中,他们依然是蝼蚁。”白发老者面带不屑的说道。

    “你想故意拖着我,为你的人逃走创造机会,因为你知道我的人不是你的人的对手,用不了多长时间,你的人就能占据绝对的上风。”

    “你自己很清楚,你不是我的对手,如果咱们现在动手的话,估计你的人还没逃走,你就输了,到时候无人牵制我,你的人也休想逃走。”

    “你想多了,我杀你,顶多三招。”白发老者冷笑道。

    叶凡紧了紧手中的灵符,面无表情的盯着白发老者,叶凡心里很清楚,没动手的时候,他对白发老者才最具威胁,白发老者虽然有信心解决叶凡,但是叶凡也有威胁白发老者的能力。

    在没动手之前,白发老者要时刻防着叶凡,防止叶凡搞突然袭击。

    白发老者盯着叶凡看了一会,又看了看激战正酣的云中子等人,白发老者看到云中子等人已经占据了上风,白发老者的被压着打,如果再不出手,云中子等人就跑了。

    但是在出手之前,白发老者必须先解决叶凡这个巨大的威胁,如果白发老者出手解决云中子等人,叶凡搞个突然袭击,即使白发老者修为高深,也有可能被收拾了。

    经过简单的思考,白发老者嘴角微微上扬,眼角闪过一道厉色,操纵金色大钟砸向叶凡。

    动手了!

    叶凡也出手了,先是打出定身符,然后又迅速的打出了雷击符。

    叶凡是玩灵符的老手了,出手速度极快,迅雷不及掩耳,让人防不胜防。

    白发老者虽然有防备,但是没想到叶凡居然一开始就用灵符,躲闪不及,运转护体真元抵挡。

    定身符爆发后,一股强大的力量缠住白发老者,不仅压制白发老者的修为,还封住了白发老者的行动能力。

    这……这是定身符!

    白发老者面带惊骇的望着叶凡,没想到叶凡居然有十分罕见的定身符,威力还很强。

    不过白发老者也仅仅有些惊骇,这种程度的定身符无法长时间的定住他,白发老者有信心打破定身符的束缚。

    就在白发老者准备撑破定身符的束缚的时候,雷击符也到了。

    在这一刻,白发老者无法躲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雷击符在他的身前爆开,大量的闪电打在身上,被定身符压住修为的白发老者,护体真元有些虚弱了,坚持了不到三个呼吸,护体真元就被闪电击穿了。

    护体真元消失后,白发老者的护甲挡住了雷击符的攻击。

    白发老者暗道一声,幸亏穿戴了顶级的灵器护甲,不然就被打成重伤了。

    就在白发老者暗自庆幸的时候,第二道雷击符和第三道雷击符几乎同时到达,嗜血剑带着犀利的剑气飞了过来。

    伴随着刺耳的轰鸣声,白发老者遭到了猛烈攻击,护身灵器被撕碎,肉身被闪电轰成了焦黑色,头发眉毛全都烧焦了,样子极为狼狈。

    当啷

    叶凡的嗜血剑撞在了金色大钟上,激荡起了一圈圈的金色光华,嗜血剑被弹开,落在了叶凡的手中。

    白发老者躲在金色大钟后面,气急败坏的喊道:“叶凡,你成功的激怒了我,今天你必须死。”

    叶凡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你已经输了。”

    白发老者手掐法诀,一圈柔和的光芒落在身上,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白发老者的外貌恢复了正常,被闪电毁掉的眉毛和头发,也重新生长了出来,焦黑的皮肤也恢复了白皙。随着白发老者一挥手,身上残破的护体灵器被新的灵器替换了,护体真元也重新恢复。

    刚才白发老者看起来十分的狼狈,让人以为白发老者玩完了,没想到,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白发老者恢复了正常,除了气息稍微的弱了一些之外,没什么变化。

    “刚才你打的很爽的样子,现在轮到我了。”白发老者狠狠的咬着牙,目露凶光,恶狠狠的盯着叶凡。

    叶凡表面上很镇定,心里却十分的紧张,刚才的连环攻击,是叶凡精心准备的,一招接着一招,最后一招,也是最致命的一击,将有嗜血剑完成,一旦嗜血剑击中白发老者,就算不能当场斩杀,也能将其打成重伤。

    前面的攻击都完成的不错,打的白发老者节节败退,护体真元和护身灵器都被打掉了,等最后一击的时候,却被金色大钟挡住了,嗜血剑被弹了回来,导致叶凡的计划失败。

    叶凡用神识扫了嗜血剑一眼,嗜血剑和金色大钟对撞后,没有出现损伤,让叶凡松了口气。

    要知道,同等级的情况下,飞剑和钟鼎之类的灵器对轰,飞剑是比较吃亏的,就好比用一把宝剑和钟鼎之类的大型物品对抗,很容易导致飞剑损伤。

    叶凡的目光又落在了金色大钟上,被嗜血剑击中的位置,有一个小小的痕迹,很轻微,如果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觉。

    能挡住嗜血剑的攻击,还没什么损伤,意味着金色大钟的等级很高,至少是准七品的灵器,甚至有可能是伪七品灵器。

    叶凡扬起嗜血剑,指向白发老者,说道:“你已经输了一次了,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你已经变成尸体了,趁我没发火之前,赶紧滚。”

    “我是信守承诺?

本文地址:https://www.ksxwcm.com/caijing/20201016/18627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